我要不要给婆婆做保姆

在问这个问题之前,我先问自己另一个问题:“我是不是可以不用这么敏感?”,至于答案,我已经写在问题里了。

事情还得从婆婆脑梗开始说起。

婆婆脑梗之后,二个儿子很担心,她自己也很重视,许先生借此重提给她找保姆的议案,在得到老太太批准之后,儿子联系她中意的一个学生,婆婆要全天候的保姆,她的这个学生家庭原因无法脱身,许先生就只好想别的办法。

不想在中介找,只想在熟人中找,这也增加了一定的难度。后来有一个朋友介绍了她在朗乡(距离哈尔滨300公里)认识的一个保姆,人好,还能干,别看年龄已经69岁,身体还特别好,性格很开朗。

就这样,约好周末让费姐(朗乡的保姆)过来,让婆婆面试一下。面试的结果就是没通过,婆婆嫌弃保姆岁数大。尽管我觉得她们在一起做伴在合适不过,有共同话题,没代沟,而且费姐真的很显年轻,腿脚好,性格好,爱干净,做饭还好。可婆婆享有一票否决权,我这个儿媳不好多发表言论。

那天许先生和我说完婆婆的决定的时候,我能理解婆婆阅人无数的眼光,也能接受慎重考虑的想法,但还是因为对婆婆一个人生活,没保姆照顾多了些忧虑。

许先生总是出差,经常不在家。临出差前,他和我开玩笑,“要不让老妈每月给你3500块钱,你给老妈当保姆吧?”,他这一句自认的玩笑话,让我郁闷了两天,心情跌落谷底。

作为子女,照顾父母是应该应分的事,每次公公婆婆住院都是我陪护,从来没有怨言,从来不怕脏不怕累。接公婆在家住过很久,就连我自己的爸妈都没在我家常住过。公公重病,我一日三餐好吃好喝伺候,把老人家送走。还曾经陪婆婆在北京小住,只为她能天天去看孙子。疫情期间,把婆婆接到身边,每天三饱两倒,陪吃陪玩。这些的一切,我觉得我该做的都做了。甚至早年还为婆婆的妹妹在我家附近买了一所房子,只因她孤单一人,无儿无女,只因她是婆婆的妹妹,对许先生有过照看的恩情。出钱出力,家里大事小情,没有一件我不是尽心尽力,我觉得自己问心无愧。

回归到日常生活,我因为单位改制进行中,一直没复工,我很珍惜这样的一段空档时光,恨不得把一天掰成两天三天来过,我有我的人生课题。

要让我每天陪着婆婆在街上闲逛半天,以此来打发时间,还要经常被灌输活着真难的负能量,我相信用不了一个月,我的生命之花必将枯竭。

如果3500元的保姆能做的事,我希望用钱买回属于我的生命自由。

话说回来,你要给我3500块钱,“雇”一个儿媳伺候婆婆,这又是哪一出?你当玩笑,我可是认真的,这种事怎么能开玩笑?

最近每次见婆婆,她都会问我单位的事,她难道也是看我不上班,要“雇”我?年近半百,找份工作容易吗?人家这么抬举我,我就别太矫情了。

难道是我太敏感?人家说的话总要品一品?哎,苦闷啊,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呢?

如果......,如果......,我都是可以的。

我想掌控我的人生,想要过有意义的生活,生命中有一些重要的东西我还在寻觅,还想追求。

爱屋及乌,爱许先生就要爱她的妈妈,给她她所需要的一切?

作为子女,就要陪伴父母,这样的道德绑架,千万别生搬硬套!

可我还是生生地套在自己的脖子上,而且越套越紧,越来越憋闷。

是我矫情吗?是我不孝吗?是我太自我了吗?

可是我怎么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自我。总愿意往自己身上揽责任,总愿意在自己身上查找问题,总觉得自己错了,总是认为我还有很多没做好的地方,总认为别人不快乐和我有关。

可我自己快不快乐,我在乎了吗?

现在我就很不快乐!

我要不要给婆婆做保姆?上天快给我神启吧!拜托!拜托!

可我的心里明明写满了不情愿,如果我错了,请告诉我错在哪了?

(可乐写于2020年9月28日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