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的第一站:梦开始的地方.....

字数 1405阅读 105

文/小胖

俊羲哥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心中就开始有了一个小小的梦。记得一个岁时记的午后,在桂花拿铁的香气中我和友人谈到有生之年我一定得去我向往的地方走走,生活在南方都市的我,无端的对大漠荒原,雪域高原有一种情结。只是我是一个吃不了什么苦的人,于是过往的许多年,也给自己找了无数个借口,计划也总是无端被搁浅,今年友人再次相约,早早地定好的机票和行程,再也给自己找不到反悔的理由。

行走在路上的心情总是无比愉悦的,俊羲哥就是一个超级合格的小情人,从进入机场的那一刻开始,他拖着大件行李箱,背着小背包合格完成着照顾老妈的使命,领取登机牌完成行李托运,一切都很顺利,悠闲的过着安检,一点小插曲,我和俊羲哥的畅轻酸奶被卡下了,我和俊羲哥相视一笑,可不能浪费了,一口气喝下大半,无奈我倆都不是吃东西厉害的主,剩下半瓶只能眼睁睁看着工作人员扔进了垃圾桶,临走我倆还不忘记互相调侃一句:“浪费,可不能太任性哟!”

我们预定的航班原定20:20起飞,上天或许就是为了考验我的承受力,机场大厅播音员响起,您乘坐的MU2384号航班由于天气原因还没从机场起飞,起飞时间待定,请您耐心在大厅等候广播通知。我稍微预算了一下最早的起飞时间也会是两个半小时以后,也许经历的越多,心态越平和吧,到时喜欢现在的心境,褪去了浑身的浮躁和不安,安然的可以接受一切不可遇见。

俊羲哥

和俊羲哥商量,与其坐在这傻等,不如试着享受等待的时光,现在的机场还是人文化的,咖啡馆、小吃、商场以及书店都是不错的,与我和俊羲哥而言,一桌一椅一本书,一杯咖啡足以打发延误的时光,得以庆幸的是这个小店的二楼环境很不错,时尚安静完全符合我和俊羲哥的要求,俊羲哥看着他的曹文轩的《野风车》,我悠闲的再次对我的西部之行做做攻略。

微信里总有人关心的询问,喜欢可以如此安然的接受这些不如意,也许生命中当你遭遇过了,什么也会安然放下,旅行的意义终归不是目的地,她一直在路上。

到达西安机场已经很晚了,所幸酒店的接机人员很敬业,我们很快就下榻了宾馆,宾馆坐落在一堆巨石中间,天色暗沉,我实在没有弄懂它为什么叫《天陨石大酒店》,实在困了,梳洗一番或许真的累了,倒头就睡着了。

闹钟叫醒睡梦中的我,俊羲哥翻了一个滚继续睡了,不忍心叫起困意满满的他,让他多睡了20分钟。酒店距机场不远,寂静的清晨不免多了一份喧嚣,我好奇的凝视着酒店的周边,一尊硕大的弥勒佛前摆放着一大块陨石,相传天降陨石,一定会带来幸运的,这或许就是酒店主人的用意吧。

落脚西安,俊羲哥一直忘不了他前几年在西安古城品尝到的肉夹馍,心心念念一定要再次尝尝,可我转战的多方,由于各种缘由,俊羲哥肉夹馍的念想终究没有实现,直到西宁机场,还念叨他的肉夹馍,一丝郁闷挂在他俊朗的小脸上,直到我最后许诺旅行途中一定想办法实现他的这点小愿望,实在没办法我们还可以去长沙的步行街去吃盗版的肉夹馍,不快才从俊羲哥的脸庞散去,孩子总是这样纯粹,喜怒总在转瞬间。

一些文字的存在没有刻意寻找他的意义,喜欢这样在路上,用眼睛看着风景,用文字洗涤灵魂,也许不再刻意寻求结果就是最终意义。

附:第一次尝试在万里高空的飞机上写下这段文字,没有使用华丽的辞藻去渲染心情,用优美的句子堆砌情绪,写下我和俊羲哥在路上的故事,这就足够。当俊羲在我耳旁细语:老妈,要不你睡会吧,我不睡,我会在下飞机的时候叫醒你的,不会残忍地把你一个人扔在飞机上的。我笑了,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安然享受所拥有的何尝不是一种智慧。


路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