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张故事大赛第一期】单身狗的节操掉一地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黄单,老子的女朋友怀孕了,你说是不是你捣的鬼?”张强“扑通”一声把门撞开,使劲捏了一下手里恨不得撕碎的化验单,一把将它甩到蒙头大睡的单仁辉脸上。

瘦成个猴崽子似的单仁辉揉揉惺忪的睡眼,回过神来开始不怀好意地笑:“她怀孕了,你找我干啥?”

张强还没张口,就看见同宿舍的王刚从外面晃晃悠悠回来,咬牙切齿地从大衣兜里掏出个早早孕测试盒:“小黄单,特么的我老婆有了!”

“哈哈哈哈,两位哥们儿中奖率挺高啊!”小黄单兴奋得在被窝里手脚乱舞,乐不可支,一副瞧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张强和王刚互相看了看对方,很有默契地抬起小黄单,呲牙咧嘴直接把他丢到宿舍门外,顺手在里面锁上了门。

“开门,开门!”小黄单光着屁股在冷风中冻得直哆嗦,一边把宿舍门拍得山响,一边左躲右闪避开走廊里熟人的咸猪手,“再不开门我砸玻璃了!”

张强蹑手蹑脚过去,猛地把门打开,小黄单一个踉跄进来,又迫不及待地从地上爬起,抓着衣服就往身上套。

“说,那天到底是不是你干的好事?”王刚一脚把小黄单踹到床上,准备来个严刑逼供,“2月14日那天你干啥缺德事了?”

“2月14日不是情人节吗,我连对象都没有,能干啥?”小黄单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装可怜,心里却早笑抽了筋。

提起单仁辉、张强和王刚,他们是当年一起进厂又住同一宿舍的铁哥们。三个人年龄相仿,都是20出头的毛头小子,光棍一根。平日他们同吃同住,同进同出,走到哪里都如连体婴儿一般,其中单仁辉跟另外两人又显得有些不一样。

张强和王刚都是老实孩子,见到年轻的女孩儿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全。可单仁辉不同,他只要看见模样还算周正的女孩子,就忍不住跟人套近乎,一嘴獠牙恨不得伸到人家脸上。

别看小黄单人长得瘦,可是个子高,面色白净,嘴巴更甜,一眼看上去还是蛮招人喜欢的。曾经有个别女孩被他逗得心动,可惜他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心性不定,对谁都两天热乎劲,看见新鲜的就立马转换目标。一来二去落下了“小黄单”的名号不说,哪个女孩也不愿意跟他来往了。

“姐,啥时候帮我介绍个对象呗?”这句话几乎成了小黄单与每个年长女工交谈必提的一句话。而且他会反复提,经常提,以至于很多女人见了面还没等小黄单张口就会直接说:“小黄单,姐给你想着呢,哪天遇到合适的女孩了就给你介绍介绍。”

可是小黄单依然情路坎坷,见过的女孩子无数却至今单身,偶尔谈得来的几天以后照例就不见了踪影。印象最深的那一次,有个朋友介绍的女孩跟小黄单见过几次面以后,彼此感觉还行,就商定了日期跟小黄单一起回家见他的父母。不管怎么说,小黄单的情史有了进一步发展的苗头。

可那天他们两人准备出发的时候,小黄单才发现手机落在宿舍了,俩人只好一起回小黄单的单位。女孩子很矜持,到了男生宿舍楼下,执意不肯上楼。

小黄单一个人离开了,剩下女孩儿独自在楼下的空地看风景。小黄单的单位远离闹市,整栋宿舍楼红砖白墙依山而建,一眼能望到山坡上苍翠的松树林,周围的环境还是很不错的。

“嘿嘿,快来看!小黄单又钓到新的女朋友了。”一楼的窗口有人在探头探脑。

“哎呦,这才几天又换人了?小黄单的水平真不是吹的。”

“嗯嗯,身材不错,比前几天那个个子高。”

……

女孩子不明就里,感觉自己就像被关进笼子里展览的动物,任人评说。本来男生议论女孩儿很正常,可偏偏这些人给她的感觉就是纯粹在看热闹,而且,多少带着点轻视的味道。

“你说到底怎么回事,他们嘴里说的又换女朋友了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我是你谈的第一个女朋友吗?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你是不是从来就没有对我说过一句真话?”小黄单从宿舍里出来,面对这一连串的问题有些蒙圈。

“多交女朋友怎么了?到市场上买菜还让挑挑拣拣呢!”小黄单被揭了老底,当着众人有些恼羞成怒,面红耳赤地任凭女孩甩手离去。

一段感情又成了泡影,小黄单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还只管愤恨那些女孩没眼光。更可气的是,宿舍里另外两个哥们儿先后都有了对象,其中王刚竟然还结了婚,只是他跟老婆两地分居,平时照样住在这宿舍里。

“看看你俩长的熊样,是有我高、还是有我帅?竟然还能有女人看上你们。特别是你王刚,连个房子都没有,老婆一来就让我们腾宿舍,你们也真好意思!”小黄单心里忍不住冒酸水。

“要你管,”王刚自得其乐,翘着二郎腿在床上一个劲儿地摇啊摇,“出了正月我老婆就能把工作调过来了。然后我们一起在外面租个房,再也不住宿舍了。奋斗几年后攒钱生个孩子,到时候气死你。”

“呸,到时候我把以前所有的女朋友都招呼来,只交一份份子钱,把你老婆吃哭了算!”

情人节前一天晚上,周围很多人都在兴奋地研究明天怎样过节,连个扑克都打不成了,听得小黄单心里一个劲地翻白眼。张强不识趣,笑嘻嘻地凑过来递给小黄单一包烟:“明天上午我女朋友来,宿舍里腾个地方呗!”

“你也要腾地方!干啥,准备动手吗?”小黄单来了兴致,连张强这个实心眼的人都准备打歪主意了。

“情人节,想法付诸行动的最好时机。”张强晃晃手里的一盒安全套,“措施我都准备好了。婚期都定下了,我干嘛还那么老实。”

小黄单的心里极度不平衡起来。想想自己和宿舍里的另外两个人,大家明明年龄不相上下,可王刚结婚了,张强的婚期也定了,唯独自己到现在连个正式的女朋友还没有。小黄单不由自主的有些自卑,觉得自己很可怜。

“什么季节了,怎么你们宿舍里还有苍蝇!”小黄单丢下扑克牌,从床上蹦起来,随手抓起一条枕巾挥舞,驱赶两只在空中互相追逐打闹的异类。

虽然是冬季,但宿舍里集体供暖温度还是很高的,加上男孩子们又不太注重卫生,偶尔有苍蝇蚊子什么的也算正常。恨只恨这两只没有眼色的苍蝇不顾小黄单的心情,一个劲地在他面前秀恩爱。

“可怜的单身娃哟,看见苍蝇在一起你也嫉恨。成双成对的都碍你的眼,那赶明儿筷子你用不用了?莫非也要用单根儿吗?”一样是单身的阿亮在旁边阴阳怪气。

“你不照样也没女朋友吗?”大家凑在一起玩笑开惯了,小黄单也不生气。

“我没女朋友我不着急,谁像你一样啊,天天恨不得立马搂个女的回来。”

苍蝇被消灭,“研讨会”散场,大家收拾起扑克各回各屋。熄灯以后,张强和王刚很快打起鼾来,小黄单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套不住一个女孩,干巴巴的要做什么单身狗。想想张强明天的得意快活,小黄单更是气不打一出来。他轻轻掀被下床,把张强藏在床铺下面的安全套拿出,左手摸索、右手拿针在每个包装袋上,沿着里面“宝贝”的轮廓,狠狠扎上了十几针。

第二天上午,小黄单和王刚一起去隔壁打扑克,张强和女朋友在宿舍里关上了房门。

“对J!”小黄单兴奋地甩着手里的牌,冷不防听坐在对面的王刚说:“小黄单,你晚上还得找别的宿舍睡,今晚我老婆要来找我一起过节。”

小黄单心中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脸上的肌肉笑得直抽抽:“好,我倒地方。”

“就是兄弟,大家互相帮助嘛!”

旁边有人起哄:“你们纯粹是让小黄单白帮忙。等他找到女朋友,还不知道在哪年哪月!”

傍晚,小黄单坐在宿舍区墙外的山坡上,眼见着宿舍楼里的灯陆续亮起,他所在宿舍的灯又早早熄灭。一阵阵山风吹过,冻得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小黄单执意不肯回公司,就在那里死死地盯着黑暗的后窗户。

“哈,王刚,你可悠着点儿!”小黄单把昨晚被自己扎上了针眼的安全套捏在手里,现在它们只剩下九个了。谁不知道王刚准备和张强资源共享,也在打这盒安全套的主意。“那我就来个釜底抽薪,干脆让你下雨天没伞!”

小黄单狠狠地把每个套子包装撕开,将它们当成气球一个个地吹起来。听着空气从针眼“嘶嘶”地漏出,他郁闷的心才有了一点痛快。

“嘿嘿嘿,我真的记不起情人节那天我干嘛了。”小黄单一脸的无赖相,吃准了张强和王刚不能把他怎么样,进而又倒打一耙,“倒是你们两个,自己做过什么心里没一点数?”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