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晨光 07 指间有血,怎能爱她?

821bf0d9797c179b682b3eb26f2ccde.png

[此间]

典礼结束的时候雪已经停了,没有阳光,但天空明亮了很多。林雪抿着嘴跟在古晨的后面,缓缓走出礼堂。

她的脸色看不出太大的表情,紧抿着的嘴唇有些不服的微扬起,看着古晨的目光有一丝委屈和不解。

从小一起长大,应该清楚自己的心意吧?为什么你要拒绝我呢?你真的把我当妹妹看么?

林雪在心中想着,看着古晨的眼神越来越委屈。那个身影如今早已显得宽厚高大,不复当年初见时的瘦小,那个人已经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帮会人物,已不是当初那个初见分自己一半馒头的人了。

“哥...”

她还是艰难的开口,声音有些沙哑。可开口后方才心里组织的千言万语却不知道如何说,嗓子仿佛被鱼刺那样卡住,难受,嘴唇不安的蠕动起来,她蹲下身突然像泄气的气球一样的放声哭了起来。

童年一起长大,一起疯,一起艰难的活下来,彼此心意早明了,今日舍弃女儿家的羞怯大着胆子当众表白,怎料会是这样的结果。林雪自由便是在安城长大,哪里的艰难困苦,哪里的血腥冷漠早已明了,心境也不是普通同龄的女孩子能比的。

说到底终究还是女孩子啊,虽然矜持在从小就艰难讨生活的林雪眼里一文不值,可终究还是女孩子。

大声说出来的那一刻,古晨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然后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转身走出礼堂。

没有说话,那就是拒绝!

她跟着古晨出来,心里越来越委屈,在这一刻忍不住痛哭起来。

古晨转身,静静的看着她,漆黑的眸子里波澜不起,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林雪。

“你长大了啊!”

这是古晨从一开始到现在说的第一句话,而后他蹲下习惯性的伸手摸向她的头。

林雪一把打开古晨的手,站起身来,一脸凶狠的看着古晨。

只有你一直把我当小孩子,一直都是把握当小孩子。你以为我还是那个爱哭的小女孩吗?你以为你能接替海哥的责任成为我们的哥哥,就能一直把我们当做小孩子看吗?我,已经长大了。这叫什么事,我都当着那么多人...

又想起方才的事,林雪忍不住又流起泪来。

“总之,你就是个混蛋,最混的混蛋!!”

说我转身跑出校门,跑进风雪里。

古晨没去追,也没必要。林雪的安全他根本就不会担心,安排每天接送她的属下会做好一切。

古晨抬头望着天,雪停了。他伸出手想接住一片雪,可想到雪已经停了,有些自嘲的遥遥头。

他的眉头皱了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转过身去。

身后校门外的矮墙旁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个男子。男子很瘦,皮肤有些黝黑,,他右眼角自上而下有一道浅浅的伤疤,如刀雕刻一般的硬朗线条的面容有些沧桑,但眉宇间还是有一丝未脱的稚气,她穿着件黑色及膝的风衣,静静的站着雪地里,抽着烟。

古晨笑了,他走过去,向那人张开双手。

那人也笑了,也张开双手。

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一会后,两人分开。

“六子,回来了!”古晨说。

叫六子的少年点头,说:“恩,哥回来了。”

古晨点头,打量着六子说:“没伤着吧?”

六子满不在乎的说了句没有,而后看着林雪离去的方向,又看着古晨,眼里流着探寻之意。

从小一起长大,六子也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了,古晨没打算瞒他,把详细经过说了一遍。

六子沉默着听完,点了根烟递给古晨,自己又点了一支抽上,气氛依然沉默、

“你是担心周凯那边,还是五爷那边?”

六子问道。

古晨狠狠地吸着烟,知道那烟燃尽到烟嘴,才把烟头扔下,将烟雾尽数吸进肺里,缓缓吐出烟雾。

“都有吧。你知道现在的形式,警察打击的越来越严,五爷的事不好做,我们这样的人离开了这只有死路一条,何况周凯那边逼得很紧,我没把握能保护好雪儿和小雨。”

顿了顿古晨接着说:“六子,海哥不在了,我就是你们的哥,我得保护好你们。现在是你和我要保护好她们两个女孩,你说我怎么能答应她?”

六子沉默着点头:“我们一定会保护好她们的。对了哥,小雨让我把这个给你,她说要你每天都拿出来看看,这样她才能感觉到哥在身边。”

说着六子掏出一张照片,小心的递给古晨。

古晨磨砂着照片,不知道怎么说。照片上的女孩穿着病号服坐在病床上,苍白的脸上挂着甜甜的微笑,一双明亮的眸子带着希望和勇敢。

古晨在看照片,照片里的人也在看他。

六子说:“回来时小雨一直嘱咐要亲手给你,她说会配合治疗,一定会好起来的,让你不要担心。”

古晨笑道:“我们几个当中,小雨才是看的最明白最懂事的那一个。她总不会让你我担心,虽然我们都很担心,可她总会用他的方式在鼓励我们。哈,还真是个傻丫头。”

六子白了一眼古晨:“你也别老是把她们两当小孩子看了好吧,如雪现在十七,就连小雨都有十五了,我都十六的好吗,你也比我们大不了多少。”

古晨淡淡一笑有些落寞的说:“是啊,她们都不在是小孩子了。”

六子沉声道:“雪儿这件事,你还是要好好处理一下。毕竟杀伐果断才是你,优柔寡断不是我们的生存之道。”

古晨低头看着双手,把双手举到六子的眼前,有些落寞又坚决的说:“指间有血,怎能爱她?”

六子沉默了,也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理解了古晨说的意思。

他们能从安城走出来,是莫大的幸运。之前是海哥他们遮风挡雨,现在是古。

六子永远记得那一天,海哥倒在血中,自己无力的跪在地上走不动。是古晨,是古晨用那把杀鸡的小刀捅进对手的胸腔,狠狠扭动,沾满鲜血的手颤抖着将伤口撕裂,然后他捡起尸体下遗落的刀,转身冲进人群。

血很稠,很黏,很红,像颜料一样染满古晨的身体,最后角笼里只站着他一人,其余的对手或死或伤。

别人死,古晨和他就能活,雪儿能活,小雨能活。

六子叹了口气说:”总会解决的。”

古晨看着雪地,冷漠的说:“不,还有一人活着。他活着我们便不能安生。”

六子说:“周凯那王八蛋当年在安城,寻找食物时就不是我们对手,现在不过是沾了五爷的恩,才敢耀武扬威,不然早死了。”

古晨盯着六子的眼睛说:“记住,你我能活,都是沾了五爷的恩惠。不过,我们要活,谁也不能安排我们死。周凯不能,五爷也不能。谁要我死,我就先让的流血。”

六子双眼一亮,有些兴奋的说:“有计划?”

古晨摇头:“先回会里,五爷要见我。刚好你也回来了,跟我一起去,给五爷请安。”
(简书连载,公众号同步更新。公众号:子夜的孤岛。微信搜索关注,欢迎随时交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神泉域雨》 目录 第一章 相遇 第一回 小雨 第二回 蚀剑 第三回 练功 ...
    子枉然阅读 1,652评论 0 0
  • 在维多利亚港上,看着海面远处的夜景,霓虹灯光闪烁,迷离而诱惑。 近在眼前的海港,却难以企及。仿佛映射这如我这样一般...
    烛笙阅读 158评论 0 0
  • 在我写出不文字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的人是你,给我支持和鼓励;在我伤心难过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的人是你,给我温暖的拥抱;...
    秋燃讲故事阅读 168评论 1 1
  • 《基本演绎法》究竟看了多少次,心里没谱,反正好多次了。 昨晚回去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上午继续烧脑。 上午忙得很啊,边...
    cf302fb8f796阅读 109评论 0 1
  • 世界读书日快到了。 尽管3月底就已经开始做活动策划,还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迟迟没有定下来。省局团委下了通知,要求...
    陌上书77阅读 23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