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花的日子丨8 前妻

杨红花第一次见到方勇的前妻梅云是方子杰生日那天。她显得很拘束,敲门后没有进来,就站在门口把礼物递给方子杰。短短几分钟,他们并没有什么交谈。尽管那天极其劳累,但杨红花还是不时从厨房探出眼睛瞥向门外。

梅云穿着素色的外套和裸色的线衫,脸上没有妆,整个人看上去很疲惫,说话的时候,原本就一条接着一条的鱼尾纹和法令纹更加清晰了。杨红花把眼睛收回来,再想想自己,突然很得意。

之前杨红花在方子杰的房间见过梅云的照片,他就放在书柜的最上层,杨红花每次进去打扫,都会拿着相框看很久。照片是几年前拍的,梅云留着黑色的长头发,穿着天蓝色的连衣裙,蹲在方子杰身边,双手从后面抱着他,母子俩都笑的很灿烂。杨红花有时会羡慕,有时会唏嘘,但她对这个女人没有好感。

第二次见梅云是方子杰开家长会,杨红花觉得那天很难堪,回头想想也觉得很不是滋味。

前一天晚上,杨红花听到方子杰说班上要开家长会,方勇回答:“我没时间,叫你妈去。”

杨红花听到后,自以为这件事就落到自己身上。饭桌上,她问方子杰:“明天你们家长会什么时候?”

方子杰以为父亲告诉她的,说:“下午5点。”

杨红花点点头,没再说话。

到了第二天下午,杨红花早早在家梳妆打扮,她想着,这是第一次以方子杰妈妈的身份去学校,一定不能给他丢面子。要是能给其他老师和同学留下好印象是最好了,让他们知道,虽然是重组家庭,但方子杰的继母很疼爱他。带着这样的想法,杨红花仔细挑选合适的衣服和鞋子。

等到了班级门口,乌泱泱全是人,杨红花一时没有找到方子杰。

“请问您是哪位学生的家长?”突然有声音从杨红花的身后传来。

杨红花转身,看见一个中等个头的男人,带着老式眼镜眼镜,手上拿着教科书和试卷。杨红花立马变出笑脸,说:“是班主任吧?您好,我是方子杰的妈妈,来开家长会。”

班主任先是一愣,又似乎是没听清,问道:“您是来找方子杰的妈妈?”

杨红花连忙摆手,重复道:“不不,我是方子杰的妈妈,我来给他开家长会。”

班主任一脸不解,指着教室说:“可方子杰的妈妈已经来了。”

杨红花觉得好像有人在她脑袋上砸出一个窟窿,任凭乱七八糟的东西塞在里面,因为这时,她看见梅云和方子杰出了教室,正往自己的方向走来。杨红花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但已经来不及了。

“你怎么来了?”方子杰走到杨红花面前,没有打招呼,直接质问道。

杨红花瞥了梅云一眼,又抱歉地看了班主任一眼,觉得自己太丢人了,可她也不能装作没听见方子杰的问题,只能如实回答说:“我来给你开家长会。”她的声音很小,几乎小到不想让任何人听见。

“我妈来给我开家长会了,你回去吧。”方子杰既没给杨红花面子,也没给她好脸色,甚至说话的时候都没正眼看她。从他的眼神中,杨红花看到了嫌弃和鄙夷,还有想生生撇开这个人的厌恶。

班主任很识趣的先行离开了,方子杰拉着自己的妈妈走往另一个方向。临走前,梅云既尴尬又抱歉的看了杨红花一眼,杨红花却觉得那个眼神火辣辣的,灼在自己身上浑身不舒服。最后只有她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学生和家长,她觉得自己是多余的。

从学校回来,杨红花直接去了店里。方勇并不忙,正边看手机边嗑瓜子,瓜子壳掉了一地。杨红花看到,便放下包拿起扫帚,方勇很自然地侧身让出空间。杨红花一边低头打扫,一边说起刚刚开家长会的事。她觉得自己有些自作多情,不仅在班主任和方勇前妻面前丢了面子,就连方子杰也有些瞧不起她。

方勇的眼睛没有离开手机屏幕,吃瓜子的嘴也没停下来。他对杨红花说的话不以为意,甚至觉得没有谈论的必要,只淡淡说了句:“开家长会的事让他妈去,你去凑什么热闹。”

这句话让杨红花彻底怒了,她把扫帚摆在一边,走到方勇面前,抓起他的手机,盯着他说:“是我想去凑热闹吗?再说,我也是他妈啊!”

方勇盯着自己的手机,伸手从杨红花手上抢回来,有些不耐烦地说:“你是他妈,但梅云是他亲妈。”

杨红花从这句话里读出了自己永远比不上梅云的意思,敏感的心遭到重创。她觉得委屈,这么长时间以来,自己都努力做好新妈妈的角色,可似乎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个人总是无法真正成为一家人,就算自己对方子杰不比两个女儿差,也一直把他当亲生儿子看待,可到头来,任何继母超越亲母的努力都会被理解为“威胁”。不管是方子杰还是方勇,都觉得自己不能替代梅云。对方子杰来说,自己始终是个外人,冒充亲生妈妈的行为让他很讨厌;而对于方勇来说,这仅仅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根本不值一提。这些都让杨红花觉得心酸,而更难过的是,对此,她却无可奈何。

张小凡依旧总是跟方子杰发生冲突,杨红花也照旧不管缘由只责骂张小凡。张小凡每次只能跟姐姐抱怨,而得到的回应也都是:“后妈永远不能打骂其他女人生的孩子,不然她就是恶毒的后妈,所以,受委屈的都是亲生的。”

张小凡不服气,觉得方子杰抢了自己的母亲,又重新冲出房间去找他。他们俩先是对峙,接着就动起手来。张小柔好不容易才把两个人拉开,可结果,方子杰被张小凡打掉一颗牙,张小凡也挨了几巴掌,左半边脸被打的通红。

杨红花正好这时候回来,方子杰突然就哭了。杨红花看到方子杰捂着嘴,嘴角有血,地上有颗牙,眼泪掺着血水流下来,又看了看对面的张小凡,立刻明白怎么回事。

“走,赶紧去医院。”杨红花拉着哭到停不下来的方子杰。

方子杰只是不停地哭,也不理杨红花,等杨红花再一次伸手试图拉他的时候,他挣脱了,“嗖”地冲出门,边跑边说:“我去找我妈,我去找我妈。”

杨红花一直跟在方子杰后面追到楼梯口,等拐弯的时候已经不见他踪影了,她只好先回家。

杨红花板着脸,正准备批评张小凡,被张小柔抢先开口:“妈,你每次不管什么事都骂小凡,你就不先问问到底发生什么事,谁对谁错吗?”

“她把人家牙都打掉了,她还有理了?”杨红花指着地上沾着血的牙。

“小凡也被方子杰打了好几巴掌,脸都被扇红了。”

杨红花这才关心起来,她眉头一紧,快步走到张小凡面前,拿开她的手,把脸对着光,发现小女儿左半边脸不仅通红,还有明显的五指印。“这是方子杰打的?”杨红花心疼地问。

张小柔生气地回答:“不然呢,除了他还有谁?”张小凡也点点头。

杨红花不知道该说什么,再也不忍心责骂女儿。她倒了一盆水,把毛巾浸湿,又从冰箱里拿了冰块,用毛巾把冰块裹起来,轻轻敷着张小凡的左脸。

“以后不要跟男孩子打架,你是女生,总是打不过他们,会吃亏的。”杨红花说道。

“是方子杰先欺负我的。”

“以后他欺负你,你跟我说。”

“可是你总是帮着方子杰。”张小凡瘪着嘴,小声地说,样子委屈极了。

杨红花叹了口气,因为事实正如张小凡说的那样,可她也很无奈。

杨红花烧了饭菜,晚上只有母女三人一起吃。刚吃好饭,杨红花收拾好碗筷,两个女孩也准备回房间休息,就听见门口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不间断的门铃声。

杨红花跑到跟前,从猫眼往外看,是梅云。如果再看仔细点,她就能注意到梅云脸上怒不可遏的表情。

门刚打开一条缝,梅云就猛地把门拽开,一只脚跨进门槛,又回头把身后的方子杰拉进来,就好像他不会自己走进来。方子杰嘴里咬着棉花,腮帮子肿了一块。见到梅云气势汹汹,张小柔立刻把妹妹护在身后,面无表情地瞪着门口。

“你是怎么教育小孩的?你看把我儿子打的。”梅云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上来就要找杨红花理论。

杨红花被她的样子吓到,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就是小孩子间的打闹,不小心才会失手,小凡也不是故意的。”

梅云鼻孔出了一口气,“失手?牙都给打掉了,再重点搞不好都要出人命了。”

“出人命?至于这么夸张吗?方子杰也打了我妹妹,下手也不轻,几个巴掌印还清清楚楚的在脸上。”张小柔看不下去,在一旁接话。

梅云瞥了张小柔一眼,余光扫过她身后的张小凡,压根没放在心上。她往后退一步,伸出手来回指指点点,说:“平时你们三个就是这样欺负我儿子的吧,你一句我一句,欺负我们人少是吧!”

“是方子杰先欺负我的。”张小凡突然从姐姐身后冒出脑袋,快速说完又缩回脑袋。张小柔虽然表情坚定,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她也担心梅云会突然冲过来对张小凡动手,所以一直用手护着妹妹,身体挡在前面。

梅云白了姐妹俩一眼,依旧拿眼睛瞪着杨红花,好像非得从她嘴里要个说法。

恰好这时,方勇回来了,这下更热闹了。梅云听见脚步声,像是看到了救兵。方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等梅云火急火燎地说完,心疼地看着方子杰,双手捧着他的脸,仔细看着,不肯放过任何一处细节。

接着,他开始安抚梅云,可梅云压根不听他的,一直重复说:“你就让别人这样欺负你儿子,那可是你亲生儿子!”说着说着,她几乎快要哭出来。

杨红花在一旁干瞪眼。方勇走到她身边,小声说:“要不你让小凡给子杰道个歉,这件事就算了,不然你看她那样子,肯定不肯罢休。”他向前妻偏了偏头。

原本,杨红花一是觉得家丑不可外扬,大门敞开着,楼上楼下听见了会笑话;二是自己和两个女儿以后还要跟方子杰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关系弄得太僵也不好,所以她能少说一句是一句,不愿再争吵下去。可现在,她的丈夫竟然当着他前妻的面,在还没有了解情况的前提下,就要她女儿向他们的儿子道歉。事情最开始是方子杰挑起来的,他作为男生,竟然动手打女生,张小凡才是受害者。方子杰虽然被打掉了一颗牙,但连法律上都讲究个“正当防卫”,杨红花并没有觉得张小凡防卫过当。更何况,张小凡长这么大,就算做错事,自己和张更生都舍不得打她,现在却被一个小男生扇了巴掌,杨红花也是积了一肚子火气,原本底气不足的样子完全消失了。

“我女儿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道歉?”杨红花不理方勇,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梅云,孩子之间的玩闹变成了两个女人之间的斗争,杨红花觉得自己不能输。

“她把我儿子牙都打掉了,还说没做错?”梅云气的直瞪眼,指着张小凡,又指了指方子杰。

杨红花双手叉腰,把藏在张小柔身后的张小凡拉到自己身边,指着她的脸说:“那你让你儿子先道歉,难道他一个男生打女生就有理了?”

方勇这才看到张小凡脸上还未消退的巴掌印,他上前一步,仔细看了看,然后转头怒视着方子杰。“你竟然动手打女孩子?”方勇的声音低沉,但咬牙切齿的样子使整张脸面目狰狞。

杨红花和梅云你说一句,我回一句,谁也不让谁,三个孩子在一旁显得很狼狈。方勇终归是心疼自己儿子的,虽然表面上责骂方子杰,但眼睛都不往张小凡的方向看,却一直看着方子杰鼓起来的腮帮子,他的责骂似乎都是说给杨红花听得,为的是向她证明,自己并没有偏袒谁。

可一切骗过了杨红花,却没有骗过张小柔,她都明明白白看在眼里。

事情最后以方子杰拉着他妈妈的胳膊,说他饿了,告一段落。方勇也抓着机会对梅云说,闹到现在,赶紧带子杰去吃饭,吃好了再把他送回来,明天还要上学,晚上早点休息。

梅云这次上门没有讨到一点好处,拉着儿子,头也不回地走了。高跟鞋的声音很清脆,砸在水泥地上也觉得生疼。

杨红花不喜欢这个女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更不喜欢她出现在方勇的视线范围内,扰乱了原本的安宁和平静,可她不知道,再过不了多久,自己就要跟这个女人朝夕相处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年我18岁,上高三,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时常逃课打架,抽烟,不交作业,老师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怎么管我。大概他...
    子衿98阅读 6,990评论 87 276
  • 弟弟结婚那晚,给了弟妹一个脆生生的耳光,我们大家都在吃饭,听到声音都愣住了,都以为是弟妹打弟弟,后来却听到弟妹呜呜...
    苍榆阅读 3,398评论 19 100
  • 是不是所有的家长跟我一样,平时,神经正常,一旦到了孩子写作业的时候就变得歇斯底里,情绪不受控制,成了疯子...
    黃橙阅读 750评论 13 27
  • 1 刚刚凌晨三四点的时候,张妮就慌里慌张的到了莲莲家,她径直把还躺在睡觉的莲莲从被窝里揪出来,冰冷的手伸进莲莲的秋...
    98Tina缇娜阅读 93评论 0 7
  • 01 前几天看了一篇报道,记录了香港一对年轻情侣,挤住在5平米房间里生活的场景。 5平米什么概念?普通人家的厕所都...
    精读君阅读 45,246评论 118 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