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传》读后感---终结篇

《苏东坡传》终于全部读完了。我合上书,平躺在沙发上,长长地出了口气。此时,燕子已经上班,儿子还未起床。外面虽然吵闹,但隔着门窗,尤如另外一个世界,与我并无叨扰。从去年十月中旬买上这本书起到今天,我共耗费了将近七个月时间来阅读,来思索。时间长吗?的确够长的了。这样做值吗?我认为,值!

首先来评价一下作者。毫无疑问,林语堂老先生是苏东坡的“铁杆粉丝”。对于苏东坡,林老先生打心眼里是把他作为心中偶像来顶礼膜拜的。爱屋及乌,对于那些曾与苏轼为友,甚至帮助苏轼的人,老先生把他们描写成为谦谦君子,描写成不畏强权的斗士,言语中不吝赞美之辞。但对那些曾经与苏轼政见不和,甚至打压过苏东坡的人,老先生就毫不客气地用“奸邪小人”来称呼,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这恩怨分明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颇像不经世事、天真无邪的孩童。但历史终究不是评书,不是演义。把个人感情掺杂到人物传记中的做法,我是不敢苟同的。历史上的改革派,也许就人而言,可能的确有这样或那样的缺点;就事而言,也的确会有偏激且冒进的做法,但你不能否认变法的必要性。你更不能因为苏轼反对变法导至被贬官,就认为所有参与变法的人都是奸臣、是小人。客观、公正是人物传记最该遵守的底线,但显然,作者性情所致,是做不到这点的。

这让我想到我曾经的一位老前辈,现在已然退休。曾一日与之交谈,谈到我所带班级的某位学生时,他厉声喝道:“那就是个坏蛋!”愕然之余,我竟不知何言以对。我始终认为学生并无好坏之分,如果天分已定,那还要老师干什么?现在看来,我的这位老前辈与林语堂老先生一样都是性情中人呀!

关于苏轼,所写的东西实在多的。首先得感谢作者,如果没有作者的记述,我的思维依然会停留在“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或者“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层面上。正因为读了这本书,我才看到一个活生生的苏东坡。他同我们一样,是人不是神。他有恐惧,也有书生意气,会为长生而炼丹寻药,更会因头脑冲动而一掷千金。他贪杯嗜酒,口无遮拦,以至往往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得罪同聊,得罪上级,但我们仍然喜欢他。他是那个时代一颗闪耀的明星。他有才情,出口成章;他有贤妻,举亲齐眉;他有情怀,忠于王事,体恤百姓;他生性乐观,幽默风趣;他坚韧豁达,与民同乐;他不畏强权,敢直言事;他从不循私,无党无派。

有人把苏轼归于旧党,只是因为他因言事,而同王安石等人结怨,但常人并不知,苏同王之间并无刻骨仇恨,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于是又有人因他指摘司马光而把他归于新党,他坦然对之,因为他知道“不可与夏虫语冰”的道理。苏轼与他人不同之处在于他心中有国、有民,却无党、无私。居陋室,而乐观豁达,处黎庶间,却毫无拘谨。他有种天生的亲和力,无论官员士人,还有贩夫走卒,甚至僧道,都愿与他相交,他也总是来者不拒。

“君子坦荡荡”,苏轼这一生,无愧于天地,无愧于家人,他也许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当然更不是一个所谓完人,但他却真的是一个大丈夫,好男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