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美的选择,是缺口也是下弦月

96
林蓠
2017.05.12 17:41* 字数 4043
图片来源:电影《彗星来的那一夜》


很久以前和闺蜜旅行时,她偷偷跟我讲曾经暗恋过隔壁班的某某。

我八卦地问:“告白了吗?”

闺蜜笑笑,遗憾摇头。

也难怪,我闺蜜是一个由内到外发散着“冷漠”气息的高冷少女,不了解她的人多半会觉得她很难相处,我也完全想象不出她跟人告白会是什么情形。

怎么讲,告白这种事不符合她这种酷女孩的人设。

但她却坦白:“其实有时候我会好奇,不知道当初告诉他,我们会怎样。”

我们在盛夏江南的民宿客栈里并肩聊着这些有一搭没一搭的往事,听她碎碎念着那些少女时期千回百转的小心思,我笑得不怀好意打趣她:“没告白后悔吗?”

她笃定地告诉我:“那倒没有。”

她是聪明通透的女孩子,从来不妄图追求圆满。

既然没能在最应该疯狂的年纪冲动告白,后悔也是无用。

与其总是回想当初,暗示自己有多遗憾,还不如把那段没能宣之于口的喜欢当做青春期里美好的留白。

它是十七岁的缺口,也是皎洁的下弦月。

***

和闺蜜能成为好朋友完全是因为彼此的性格里有太多相似的地方。

我俩都不是在和睦的家庭环境下长大的女孩子,从很小的年纪开始就学会了独立生活,以至于到了少女时期,都是外表棱角分明,内心过于敏感的模样。

她在单亲家庭中长大,后来有一个继母,继母带来一个儿子。生父和继母的关系不大好,偶尔放假她也从不回家,都是去亲戚家住,大概厌倦了争吵,所以修炼出眼不见心不烦的本事,只管让自己活得开心满足,其他的家庭琐事从来不过问一句。

毕业后她跑到南方工作,一年回家一次,本来工资就不算高,还要依着家里人的意愿,给他们买各种价格不菲的礼物。

谈及这些事,她从来都是苦中作乐地跟我玩笑吐槽,没有正儿八经地埋怨过生活的糟糕。

我喜欢她敢于为人生中所有的不美好漂亮买单的样子,不管是外在导致的不公平还是因为她一念之间作出的决定。

她说生命很短,不想浪费时间去抱怨无法改变的事。

世界上有那么多才华与美貌并存的人,她自知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就算再加速奔跑也未必能看到山顶的日出,所以不曾有什么宏图大志,只想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做一个平凡的小人物。不抱怨,不遗憾,顺其自然过生活。

***

和闺蜜相比我算是在完整的家庭中长大的女孩子了。

不过我从小就被送到姨妈家寄养,直到上小学才回到父母身边,大概是他们觉得亏欠我太多父爱母爱,导致在我后来的成长过程中,他们都非常尊重我的个人意愿。

2002年,父母准备离开黑龙江,去河北工作。

为此他们询问我的意见。那时我十岁,小学三年级,完全不懂一个决定代表着什么,傻乎乎地翻找地图,觉得河北离我真远,我好想去看看除了黑龙江以外的世界,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做出了搬去河北的选择。

刚搬到河北我就后悔了,整什么幺蛾子,好好活着不好吗?

干燥闷热的天气,污染严重的空气,听不懂的方言,陌生的城市,跟不上的教学进度……这些一度让我怀疑人生。

担心我跟不上课程进度,妈妈说服我降级一年,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自信,愣是没答应。于是我在河北吃力地学习了6年,终于在初中毕业后迎来了第二次选择。

因为户籍所在地在黑龙江,我必须从留在河北念书高三再回去参加高考,还是直接回去念高中之间做选择。

河北教学质量高,但教材和黑龙江有所区别,留下读书难保高三回去考试时不能快速适应题型,影响考试发挥。可是回黑龙江意味着离开父母,住进全封闭式学校,从此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一年只能在春节的时候回一次家。

当时父母频繁吵架,一度要闹到离婚的地步,我实在烦透了那种耳边全是嗡嗡嗡吵骂的生活,最后选择独自北上,回黑龙江住校念高中。

由于中考没在黑龙江考试的缘故,我不能在市里的高中就读,只能去农垦系统的重点高中住校,同时学籍要挂到别处,只有高三最后一年考进年级前十名,才有资格把学籍转回来。

知道自己特殊,高中三年只有拼命读书。父母都在河北,每次考试后的家长会没人参加,要硬着头皮去和班主任说明情况。学校校规严格,不敢犯错误,生怕给父母带来麻烦还要让他们千里迢迢回来解决。

2009年,H1N1禽流感爆发,校内大批学生发烧,学校领导恐怕大家患上禽流感,全面停课,采取隔离治疗。很多同学在隔离前被父母接回了家,而我大姨妈造访发着高烧躺在校医院输液,连输三天也不见好,因为上火嘴里口腔溃疡,学校发放的盒饭水果一口也吃不下,一个星期瘦了11斤,那是我长这么大减肥最成功的一次。

被隔离的时候特别后悔。

为什么非要离开父母,一个人可怜兮兮地回来读书呢?

2011年高考前夕,和异地恋男朋友约好要考到南方的某所大学,怪我不争气,考试前一个星期黑龙江大范围降温,全班多人中枪,我也没逃过。低烧参加高考,一直怀疑自己没发挥好,最后在估分时过于保守,纠结来纠结去,选择了省内的大学。

成绩出来的时候特别后悔。

明明可以考进心仪的大学,怎么就没勇敢赌一次呢?

报考填志愿是大事,全家关注。老爸建议我考金融,因为家里有好几个亲友都在银行系统工作,以后找工作不愁。老妈建议我考师范,给出的理由是女孩子当老师工作环境单纯赚钱轻松。

但我早就一个人做决定惯了,谁的话也没听,选择了从高一开始就感兴趣的编辑出版专业,决定以后去图书公司做编辑。对父母来说,这是一个极其小众的职业,可以说是不务正业了,他们轮番来做我的思想工作,最后还是没拗过我。

没能考进心仪的大学,读一个喜欢的专业也不错啊。

万万没想到入学前得知这个专业在老校区,老校区都是八人寝,校区环境老旧,白天限电,基础设施不如新校区便利,我手欠,去百度一查,整个人简直绝望。

入学报到时亲眼见证了校区的古老,内心其实特别后悔。

可选择性那么多,怎么就偏偏选了一个在老校区的专业呢?

人人都说高考是人生大事,它将决定着你的一生。

可是回头看,人生重要的瞬间又何止高考一件?

从小到大那么多选择,都在咄咄逼人地质问我,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我认真地做了选择,后悔的同时也享受着每一个选择带给我的意外惊喜。

如果没有去人生地不熟的河北读书,我不会过早的接触到那些在黑龙江没有的新鲜事物,不会学会在东北完全用不到的自行车,不会意识到世界很大我很渺小,不会结识那么多十年老友,更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包容心;

如果没有回黑龙江念高中,我不会知道全封闭住校生活也可以那么有趣,不会在后来升入大学后那么快速地融入寝室集体,不会认识我的闺蜜,更不会遇见给我文学启蒙让我的文章登上报纸的杨老师;

如果没有报考母校,我可能会如愿远赴杭州读大学,不供暖的南方对我这种北方妹子来说简直是人间地狱,就算我能适应南方的气候长久地留在那里,我和男朋友该分手还是会分手,没能在同一所城市生活不是问题,异地恋也不是问题,有问题的是我们的相处模式;

如果没有报考编辑出版专业,我可能现在已经在老家的某个学校当老师,或者进入某家银行工作了,远离我感兴趣的行业,成为朝九晚五机械工作的人,对生活缺少热情,所做的一切只为了谋生度日。我不会来北京,也不会认识那么多灵魂有趣的作者和出版界前辈,可能……也不会继续写字了吧。

我曾为自己做出的选择后悔,但正是因为那些不完美的选择让我成为了现在喜欢的样子。

人生是环环相扣的注定,如果逃不掉命运的翻云覆雨,就安心享受它带来的一切。你脚下的路是你自己选的,开心也是走,不开心也是走,不如对它负责,好好欣赏沿途风景。

***

大一下学期,在网上认识一个姑娘。

她正在准备艺考,学的是广播电视编导专业,得知我们学校的这个专业在全国排行靠前,一门心思想要考来哈尔滨。

听说我是校内师姐,她立刻询问了我的联系方式,以请教的名义让我给她一些建议。作为过来人,我非常坦诚地分析了利弊,最后建议她,如果有更好的选择机会,别来。

不仅是担心学校整体环境与她期待的有出入,更因为她是南方人,突然来哈尔滨念书,担心她会不习惯。

但她一腔热血,义正严辞地告诉我——

“校园环境差不要紧,我是去学习的,不在乎这些。”

“八人寝没关系,我能吃苦,不嫌挤。”

“北方气候和我们南方不一样?无所谓,我适应能力强。”

“我就是想考你们学校,它是我的梦想,我参加高考的唯一目标。”

豪言壮语没少说,我也就没再继续劝阻,反正利弊都分析过了,怎么选择就是她的事了。

后来,她如愿考上了我们学校,却完全没有兑现当初的话。

因为是校友的关系,我们的微博是互关的,她从入校以来每天都在微博上抱怨学校的种种不好,环境差、校区老、宿舍挤、图书馆资源少……这些都是我曾经跟她说过的问题,她一口一个没关系无所谓,现实却是不停地刷屏抱怨,有时候甚至连发数条,语气抓狂又焦躁。

新生入学,发现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一时难以接受也算喜闻乐见。

可是整整一个学期过去了,她依然如此。

虽然现在“正能量”这个词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褒义词了,但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挺正能量并且愿意熬鸡汤羊汤排骨汤的元气少女,最不喜欢的就是成天满腹牢骚对生活不满又不去积极改变它的人。

那时候微博还没有屏蔽功能,更何况我和学妹平时也没什么交集,实在受不了她动不动就十几条霸屏,我就把她取关了。

从此首页一片岁月静好,安静祥和:)

其实吐槽无所谓,对生活现状不满抱怨几句也没什么。

可是你非要撞南墙,撞完又满世界嚷嚷太疼了,你明明知道会疼,不是吗?

生活不会因为你撒泼耍赖就饶过你,人要为自己的选择买单啊。

***

曾经看过一部电影,《彗星来的那一夜》。

故事围绕“平行时空”和“选择”展开。电影中的几个主人公在彗星来的这一夜聚餐,因为彗星的影响,时空出现交错,他们不停地穿越进了其他的平行时空,遇见了在人生不同阶段做出不同选择的自己。

其中一个时空所有主人公都生活美满,婚姻幸福,没有遭遇任何不幸。

女主误打误撞闯入,不敢相信另一个自己的人生会如此圆满。她的心态从难以置信,渐渐变成羡慕,最后被欲望和恐惧支配着产生了要杀死这个时空的自己取而代之的想法。

到现在我都记得女主把另一个自己拖进浴室里的画面。

是对自己曾经做出的选择有多后悔,要全盘否定掉整个人生,甘愿成为他人的替代品?

我们都希望凡事十全十美,贪心鱼和熊掌能兼得。

可是现实不是电影,没有永远的好事成双。

更多时候,可怕的不是选择错、走崎路,而是一次次给自己的选择宣判死刑。

夜太长,你说圆月难得,我说下弦月才美。

已有的生活或许很糟,我们要做不是逃避它谋杀它,而是接受它改变它。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