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了,我家那位有些不对劲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小贾和阿茹在七夕这天大吵了一架。

两人已经结婚多年,这些节日也只是象征性地过一过。阿茹在七夕前一晚问小贾要不要一起吃饭,小贾皱眉说可能要去应酬,下班前跟她确定。

然而七夕这天,阿茹从下班前等到下班后,没有收到小贾一点消息。

微信不回,电话无法接通。阿茹只能气鼓鼓独自回家了。

晚上十点多,小贾醉醺醺从外面回来。阿茹劈头盖脸痛斥他一通,甩了一床被子在沙发上,“嘭”地关上卧室门。

小贾觉得很委屈,他嚷嚷了几句,衣服都没换就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

躺在床上的阿茹也很委屈,她觉得两个人最近很不对劲,难道是因为在一起太久感情已经淡漠?她思前想后,终于浑浑噩噩地睡着了。


2.

小贾早上是被疼醒的。

他感到小腹涨的厉害,不时传来一阵阵刺痛,心里异常烦躁,就连原本舒服的床和被子都变得难以忍受。

阿茹也醒了,头涨得厉害,浑身酸痛,可能因为一直蜷缩着,腿都麻了,费了好大力气才从沙发上坐起来。

她强撑着痛得要裂开的脑袋,努力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低头看着沙发和早已经掉到地上的被子,不知自己是何时睡到沙发上的。

一抬头看到对面镜子,映出的却是目光呆滞神情恍惚的小贾。镜子里的小贾突然狠狠甩了自己一耳光,干脆疼痛。

她低头看了看,确实是小贾的身体,还穿着昨晚的西装裤白衬衫。她心里默念着幻觉一定是幻觉,抱着希望撑起身走进卧室,却看到自己的身体在床上痛苦地缩成一团。

“小贾?”她试着喊了一声。

床上的人抬起了头,一幅要哭出来的表情,有气无力地冲她说,“阿茹,我昨天可能吃坏东西了,肚子好痛。”

那个人说完就僵住了,一幅大白天见了鬼,灵魂已经出窍的模样。


3.

小贾和阿茹花了很长时间,尝试了各种办法,最终无奈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他们互换了身体。

其实促使他们如此迅速接受这匪夷所思的设定,最关键的原因是,上班快迟到了。

阿茹一边匆匆给小贾化妆一边讲解上班注意事项,以及如何对付肚子痛的罪魁祸首——大姨妈,然后换小贾帮阿茹打领带收拾公文包。两个人手忙脚乱地一起出门奔向地铁站,喊住了习惯性走向熟悉站台的对方,交换方向汇入地铁大军。

小贾拼了命挤上了地铁,夏天早高峰的车厢令人难以忍受,空调形同虚设,乘客们像罐头里的沙丁鱼紧紧贴在一起,动弹不得。突然他发现自己背后的男人,不仅身体紧紧挤过来,手也不老实地动来动去。

飞驰的列车渐渐停住,小贾怒不可遏,忘了自己还没到站,跟着那个男人挤下车,然后飞起一脚朝他狠狠踹去,边踹嘴里边骂“你要死啊,敢占我老婆便宜,我今天跟你没完”。

油腻男人边闪躲边震惊地看着这个女人,似乎没有办法理解眼前的场景,只得选择抱头鼠窜。小贾出了口气,不顾周围人惊异的眼光,拍拍衣服接着回去挤地铁了。


4.

阿茹原本是有点幸灾乐祸的,这两天大姨妈折腾得她生不如死,而小贾只会让她多喝热水,现在换小贾去接待姨妈,有点莫名开心。

不过她很快就发现自己过于乐观了,宿醉威力不可小觑,脑袋像要裂开,胃里也一阵阵抽搐,加上在沙发上蜷了一夜,腰酸背痛。

她强打起精神,找出小贾写给她的账号密码,登录进工作平台,看到一堆待处理的文件名称,感觉脑袋疼得又厉害了些。

小贾叮嘱她只要领导不催,先不要动任何文件,于是她只能百无聊赖地在系统里点来点去,顺便核实了一下小贾的工资单,发现这几个月他都如实报告上缴收入,满意地笑了。

这时老板突然走过来,当着其他同事的面大声训斥道:“你还有脸笑啊,昨天那个客户到现在还没动静,合作的事情估计没戏了。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一定要陪他喝高兴,怎么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阿茹不知道如何应对,只能站起身连连向老板道歉。老板哼了一声头一甩走了,周围同事纷纷投来同情的目光。

5.

灰头土脸的阿茹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未接来电显示着“老婆大人”,赶紧跑去楼梯间回拨过去。对面传来虚弱的声音,“老婆我肚子痛得不行,你说的止痛片我怎么找不到啊”。

阿茹赶紧跟小贾详细说明了一下止痛片的位置,挂电话前,她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刚刚被老板骂的狗血淋头的事,而是换成了一句嘱托,“屋里空调冷,记得把我椅子上的披肩搭到腿上保暖”。

电话那头的小贾沉默了一下,轻声说了句,谢谢老婆。

阿茹突然眼睛有点湿,想穿过电话到那头抱一下小贾。其实她从来不知道小贾工作压力这么大。以前小贾跟自己讲过,可是她完全没当回事,随口敷衍几句就过去了。后来小贾就再不提工作的事情。

她好想穿越时空回到小贾第一次跟她诉苦的时候,紧紧抱住他,跟他说一句老公你辛苦了,你们老板就是傻X不要跟他一般见识,我知道你很棒。可是想到自己出来已经有一会儿,怕老板寻不见又要发脾气,只能强行结束万千思绪匆匆挂掉电话。

刚回工位坐定,同事把一摞文件放在阿茹面前,说,王总让我拿给你,他出差要用,最迟明早把这个项目的分析报告做好。

阿茹翻了一下材料,暗暗替小贾叫苦,就算白天拼命做晚上怕是也得熬夜,更何况现在这个局面。

能做多少是多少吧,阿茹不想小贾通宵,开始找以前材料做参考,艰难地做了起来。

6.

吃了止痛片的小贾稍微好过一些,也有点能理解为何阿茹每次生理期都一副与全世界为敌的架势。身体本来就虚弱,还要挤地铁,要忍受单位冷到发指的空调和繁重的工作,自然容易烦躁发怒。

小贾叹口气,心里暗暗发誓下次再不说多喝热水这种废话,直接去买老婆最喜欢的那家餐馆的虾饺和皮蛋瘦肉粥带回去,帮她烧热水好好泡脚驱除一下寒气,把手机扔到一边,静静坐她身旁听她吐槽,说说哪个同事又挑她刺儿了,老板又提了什么不合理的要求。

小贾想到这里,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和阿茹好好聊天了。想起当年两个人刚在一起时,每天似乎都有说不完的话。如今虽然朝夕相处,却越来越忽视彼此的感受。

小贾揉揉头发,暗暗责怪自己忙于工作,怠慢了最亲近的人。尽管到现在也不明白这互换身体的局面,到底是个漫长而诡异的梦境,还是老天爷不忍心看他们背道而驰渐行渐远,给了一个弥补的机会。

但是不管怎样,小贾心里是感激的。

7.

小贾下班后匆匆赶去了自己单位,其他同事都走了,只剩阿茹一人在愁眉苦脸地憋报告。

阿茹看到小贾来了,喜笑颜开,跳起来一把抱住小贾。小贾笑了,说,“看到自己的身体扑过来真是吓一跳”。

阿茹也笑了,道,“我今天为了少去厕所,水都不敢喝”。

两个人看着对方哈哈大笑,笑罢,眼神里却是满满的深情与疼惜,不约而同地轻声说了句,谢谢你。

谢谢这不对劲的一天,谢谢这不对劲的我们,让我有机会感受到你的辛苦与不易,让你有机会了解我的无奈与压力。

这身体的互换是不是个逼真的梦境,我们不得而知;这一切到底从何而来又如何能结束,我们不得而知;未来还会有怎样的风雨波折,我们更是不得而知。

但我们知道,尽管爱情最初的热情已有所消退,长久的陪伴却是更深情的告白。生活一地鸡毛,那就一一捡起;有很多的抱怨和牢骚,那就倾听开导。

理解与沟通,关怀与抚慰是一剂剂良药,能治好不对劲的我们与不对劲的关系,能让我们更好的陪伴在彼此身旁,坚定而温柔地走下去。

因为,再不对劲也是曾经深爱的彼此,那句甘苦与共,此生不弃,不只是假如,而是一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