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L君

字数 650阅读 103

今早晨起,得知高中同学L君昨日去世的消息,以为是个恶劣的玩笑。后几番证实,与其他同学一同匆匆前往殡仪馆。

但直到此刻我已坐在家中,仍觉得这是一个十分恶劣的玩笑。

我记得的L君,是班上最爱穿衬衫的男孩子。尤爱穿深色的格子衬衫。衬衫的衣角永远塞在裤子里,有时系一根皮带。因为微胖,衬衫紧紧地贴在肚皮上,好像再稍微用力动一动,纽扣就要被崩开的样子。

看起来太像爸爸了。

我现在回忆起来,对L君最深的印象大约是高三。

彼时已临近高考,那是压抑又快乐的时光。有时我从外面回座位,经过L君,他会突然抓住我,一脸老鹰抓到小鸡的表情,说XX,XX,坐下来玩会儿啊。

把我吓得。

我扑到旁边女同学的身上,大喊救我救我,女同学大义凛然地打掉他的手,说你不要欺负她。

有次他没抓住我,站起来指着我说,XX,你真可爱。

我不甘示弱,横竖他逮不着我了,回了他一句,你真帅。

后来我只见过L君一次。今年3月底,我回家乡实习,在路上碰到过一次。彼时他单手拿着只像模像样的公文包,脚上一双正儿八经的皮鞋,身上还是一件深色衬衫,衣角塞进裤子里。他缓缓朝我走过来,我们认出对方,寒暄几句,然后告别。

我望着他的背影,感慨非常。

真的很像爸爸啊。

还有么,也只在别人的相片里见到过几次。无论怎么回忆,他总该还是那副样子,永远买小了的深色格子衬衫,纽扣似崩未崩。

多么可爱的人啊……

我实在不知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悼念一个人,面对几近崩溃的家长,也笨拙地不知说什么是安慰。也许,旁人的“记得”、“没有忘记”也是一种安慰吧。

人一旦离开,就只留下为别人制造的回忆。王家卫这话太毒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万里尘埃归喧嚣,千里雾霾遮望眼 。 定神远眺无尽处,宛若仙境绮秀丽。 轻吸雾霾饮浊气,入肺引得几声咳。 全副武装出...
  • (7):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在《大理的游侠时光》那本书里有一张双廊镇的图片,暮色下,一只圆圆的像荷包蛋的小岛,很多...
  • 合并单元格单击“开始”选项卡下的“对齐方式”组中的“合并与居中”按钮 合并后居中是指将所选单元格合并后,同时将合并...
  • 早上6点40分起,在仅能容纳我转个身的厨房变出一桌丰盛的早餐。面对一张臭脸的儿子一顿狠骂,收拾好桌子,洗好碗筷,坐...
  • 所谓印痕,无非是我关于家庭和社会的牢骚而已。幼年乃至高中时受过的伤太深,我在这方面是慢性子,或者说有点笨,满腹的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