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场晚霞口味的无约之约

文/且历

图片来自网络

许多年后,莫小离再次坐在篮球场边,又想起了曲灏。不知道异国的晚霞照在他清冷的脸上,会不会生出温暖的弧度。

1

莫小离属于情窦开的很晚的女孩,当然也许是因为发育得晚。高一的女孩们,都或隐秘或害羞地穿上了胸罩,悄悄隐去身体欲扬先抑的澎湃。而她还穿着背心,电线杆似的身材没有正面和反面之分。她的女朋友们一个个往羞羞答答的方向发展,她像个爷们一样帮她们买卫生巾、递情书和赶蜗牛。

潮乎乎的南方,只要一下雨,窗边就会出现蜗牛。那些蜗牛一个个肥头肥脑的蠕动,吓得同桌林舒瑜眼泪花花流。

此时莫小离会拿起纸巾,飞速的捉起蜗牛,顾不得软糯恶心的手感,扔到窗外的梧桐树上去。

等她英勇的做完这一系列动作,林舒瑜却娇嗔地说,“小离呀,你这样做,蜗牛会不会很疼,会不会受伤呀?”一副悲天悯人的表情,大大的眼睛盛满了雾气和善良。

周围的男同学们都纷纷谴责莫小离真的是太粗暴,以后桌的大胖为首。他们多少有泄恨之意,毕竟她的存在,使得那些男生们没有了英雄救美的机会。莫小离每次都恨恨的说,大胖,有本事你来呀,然后俏皮的耸了耸肩。

莫小离正被挂在小车上的乒乓球的力学分析绕的七荤八素的时候,林舒瑜的惊呼拯救了她。

“小离,快看快看!”林舒瑜难掩的激动,“那个男生好帅!”

莫小离本对帅哥不感冒,但是总比看挂在小车上的乒乓球养眼。她稍稍测了身子,往窗户外一瞄。梧桐树叶掩映的篮球场上,一个男生正帅气地扣篮。一声哨响,队友们呼拥而上,把男生抛起来。他的头发被汗水打湿,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反射出一个温暖的弧度。

莫小离居然看呆了。

2

林舒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听到了那个男生的名字,曲灏,是高二七班,篮球特长生。

此后,莫小离的耳朵被曲灏承包了,因为林舒瑜词穷的仿佛只会说“曲灏”。怎么说林舒瑜也是个高冷女神,多少男生被她踩在石榴裙下,她眼睛都不眨一下。如今却完全疯癫了。

林舒瑜查了很多的书和资料,深情款款的写了许多情书,却又不敢送出去。莫小离看她柔肠百结的样子,十分不忍。终于在有一天,她拉着林舒瑜截住了曲灏。

“喂,我同桌喜欢你。”莫小离说的云淡风轻。然后把羞红了脸的林舒瑜往前推,顺便把一摞情书塞到曲灏的手上。

彼时曲灏正从操场上回来,身边围着和他一样一身臭汗的男生,嘻嘻哈哈的吹起了口哨。

而曲灏,始终不动声色,像个局外的看客。

林舒瑜羞赧的吼,说“莫小离,你要干什么?”然后转头就跑了。

这和莫小离想的情节不一样啊,难道不是林舒瑜扑进曲灏的怀里,有情人终成眷属吗?

“抱歉,排演有误!”莫小离冲似笑非笑的曲灏说了一声,转身去追林舒瑜了。

回到教室,林舒瑜伏在桌上哭。莫小离不知所措,试图解释:“舒瑜,我只是不想看到你每天不开心,所以想找机会让他认识一下你…”

“莫小离,你个笨蛋。”林舒瑜抽噎着,“我都成了全校的笑柄了!”

莫小离这才发现,自己是好心干了坏事。

3

晚自习下了,莫小离堵在七班的门口。她焦急得张望,却寻不得曲灏的影子。打听了才知道,曲灏经常不按时上课。他是体育特长生,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一连几天,莫小离没有碰到曲灏。她来回打听曲灏的去处,却总是扑空。不知不觉身后总有这样的议论——看,就是那个电线杆女生,天天来找曲灏。也不看自己长得什么样,自不量力。如此云云。莫小离也不争辩。

她有更着急的事情,就是林舒瑜不理她了。她必须弥补自己犯的错。

几天后,莫小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了曲灏家的地址。她顺着地址找到了一个城中村,走到一个矮破的门楼前。门是虚掩的,她敲了门没人应。她轻轻推开门,看见一个妇人在床上呕吐。屋子很小,收拾的算整齐,弥漫的都是不好的气味。有人蹲在地上拿着盆接着秽物。那个背影,像是曲灏,但是莫小离怎么也无法把那个球场上阳光的男孩,和眼前这个人联系起来。

呕吐的妇人眼光看向莫小离,随即曲灏也转过头来。

俩人站在门外。“你找我什么事?”曲灏淡淡的说。

“那个,我叫莫小离,我们见过面的,”莫小离反而觉得自己唐突了,说话不利索起来。“我朋友林舒瑜,她很喜欢你,想和你做朋友。上次我有点鲁莽,所以她不开心…我本想弥补一下的…”

“我不需要这些没用的。”

“你就和她打一个招呼行吗?行行好了,不然我和她朋友都做不成了……”莫小离近乎哀求,可是曲灏还是面无表情的进屋去了,留下莫小离一个人发愣。

林舒瑜彻底觉得没了希望,将这一切归于莫小离的错。她甚至和别人换了座位,搬去了教室的另一个角落,连眼神都不想和莫小离有交集。

莫小离很受伤。当初她一个乡下姑娘来这里上高中,所有的人都暗地里笑她土和丑,只有林舒瑜愿意和她做同桌。她觉得三生有幸,才能碰见林舒瑜只有美丽又善良的女生。可因为自己粗枝大叶,断送了这段友情。

4

转眼到了暑假,高考前的最后一个暑假。某天莫小离回学校拿书,隔着窗户,听见篮球场上咚咚咚的打球声音。

当时接近中午,空旷的操场上,曲灏一个人,挥汗如雨。莫小离看了一会儿,走向了操场。

她买了两个冰淇淋和两瓶水,安静的坐在操场边。终于,等曲灏休息的时候,她朝他挥手示意。

“云都融化成冰淇淋啦,要不要尝一口。”莫小离举起冰淇淋,朝着曲灏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曲灏愣了一愣,接过冰淇淋,回敬一个大大的笑容。

算是化干戈为玉帛了。

此后每隔几天,莫小离都来操场和曲灏赴一场无约之约。他们的话题,可以细小如尘埃,也可以浩瀚如星河。从讨人厌的挂在小车上的乒乓球的力学问题,能侃到篮球巨星科比喜欢吃什么。莫小离从来没有和一个人说过这么多的话,而且是不自主的。就连和林舒瑜,都没有这么多话题可聊。

暑假的最后一天,晚霞红的像妖娆的芍药。莫小离到操场,却没有看到曲灏。她突然觉得有点失落,却又找不到支撑点。她和曲灏,从来没有过什么约定啊。

“今天我请你吃晚霞口味的。”曲灏拿着两个冰淇淋,突然就那么出现了。

两个人的脸都被照的通红,晚霞口味的冰淇淋,果然甜甜的。

临走的时候,莫小离突然问,“我们这样算不算是好朋友?”

曲灏点点头,眼底透出认真。

莫小离欣喜的寻得了曲灏帮她一个忙的允诺。

5

曲灏被拽到林舒瑜的教室门口的时候,场面有些热闹。

莫小离防不胜防的大喊,“林舒瑜,曲灏找你!”林舒瑜的脸像红苹果,曲灏的脸却变成了青苹果。林舒瑜半推半就的走到曲灏面前。曲灏的允诺,就是答应莫小离,到她指定的一个地方,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也不能跑,不能逃。

这件事很快在全校都传开了,校花林舒瑜被校草曲灏追求。各种版本离奇出现,最后竟然演化成,曲灏为了林舒瑜不吃不喝不打篮球,以死相逼,林舒瑜才勉强答应。显然林舒瑜更喜欢最后这个版本,接着莫小离又成功的变回了她的同桌。

莫小离的耳朵再次被曲灏这个名字承包。似乎这一次,眼睛也被承包了,她总能看见林舒瑜走在曲灏的身边。可是她却不明所以的不开心。她以为挽回了和林舒瑜的友情,她就会重回以前单纯快乐的小日子。可是每次看到曲灏,她都觉得他的眼神里藏着不易察觉的哀怨和孤独。

她的心里莫名的空出了一块。她买了很多口味的冰淇淋,却再也找不到和那天一样的晚霞口味。

6

莫小离为了不想听不想看,把高三的最后一年都埋在了书里,恨不得把书都吃进去。也许真的是吃进去了?因为她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她从长高了5厘米,却不再像电线杆了,因为她身体也开始分正面和反面,一年中,她换了三个size的内衣。

林舒瑜和曲灏也不秀恩爱了。偶尔林舒瑜提到他的名字,都是说,曲灏鼓励她好好学习,然后去一个地方上大学。她看见林舒瑜一脸甜蜜,又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日子就像一页页书那样翻过去,读的时候,不求甚解,等翻完了,才发现,不知道这本书讲了什么。

高考结束,莫小离从窗户远远的看着打球的曲灏,还有等在旁边的林舒瑜,他们都报了省会城市的大学。而莫小离,一个人去了非常遥远的北城。不知道为什么要去那么远。只是她有一天从新闻上,看到那个城市晚霞很绚丽,她就下定了决心。

7

上了大学,莫小离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她的大学,有一座很美丽的塔楼,在那座塔楼的顶端,可以看见非常美丽的晚霞。北方城市的晚霞并不常有。每次看见,都像是隔了半个世纪。她很想念那个曾经那个晚霞口味的冰淇淋,可是身边所有的追求者,都不是那个口味。

开学的第一天,林舒瑜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和曲灏的合照。没有文字,照片里的林舒瑜笑颜如花,而曲灏依然面无表情。底下很多郎才女貌的评论。莫小离由衷的点了个赞。

林舒瑜再也没有发过曲灏的消息,也不联系莫小离了。

他们的世界仿佛断了线。

青春,连同记忆,就像来不及吃完的冰淇淋,就那样融化了,看不见,摸不着。

大学毕业后,莫小离留在了北城工作。

林舒瑜张罗了一次高中同学聚会。虽然千里迢迢,但是莫小离还是想办法去了。见面的时候,她想去拥抱林舒瑜,但是林舒瑜却当没看见她,转头迎向了另一个女生。莫小离尴尬的放下手。

来的都是高中几个班和林舒瑜玩的好的同学,酒过三巡之后,大家没了拘束,天南地北的侃了起来。

后桌的大胖说,“莫小离,当初你可是个抓蜗牛的女汉子,现在真是女大十八变啊!”口水喷到莫小离脸上。

“离我家莫小离远点,死大胖。”林舒瑜酒气熏熏的过来,一把搂过莫小离。

莫小离看着眼前这个波兰大卷的美人,熟悉又陌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们再也不能那么交心了。

“莫小离,我恨过你。”林舒瑜口齿不清的说,“不过,你也遭到报应了……”

莫小离听的云里雾里。她几乎贴在林舒瑜的嘴边,才拼凑出个剧情梗概。

她从来就没有和曲灏在一起过。曲灏说过不喜欢她。她一直假装和曲灏很甜蜜。她谎称莫小离喜欢同班的某某。她拿走了曲灏给莫小离的信。

林舒瑜说的零零碎碎,莫小离心里的小浪花,卷起又褪去,翻腾个不停。

“这么多年,我负气夹在你们中间……真的累了……给你们自由吧。”林舒瑜说完这句话,吐了莫小离一身,然后不省人事的睡着了。

莫小离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的。

因为不想夹在林舒瑜和曲灏的中间,她一个人默默的去了一个遥远的城市。可不想,原来真正的剧情比她想象的要复杂。

8

时间不会说谎,过去的事情,谁对谁错,又有什么重要。

她多方打听,得知曲灏已经去了国外。大家都没有他的近况。

终究还是错过了,青春就那么悄无声息的融化了。

莫小离辞去了北城的工作,回到高中当了一名物理老师。命运是个喜欢狗血的编剧,以前她那么讨厌物理,现在却要在课堂上一次次做小车和乒乓球的力学分析。

空闲的时候,她喜欢坐在篮球场旁。场上的少年,换了一拨又一拨,却没有了记忆中的那个身影。而她,逐渐到了被家人催婚的年纪。身边不乏追求者,但她的心,始终像少了一块的拼图,只有那一块,才能完整的补齐。

大雨过后的傍晚,操场上有很多积水,倒映着晚霞旖旎。

莫小离再次看着晚霞发呆。

“要不要来个晚霞口味的冰淇淋?”恍若隔世的声音。

忙不迭的回头,撞上了曲灏像晚霞一样温暖的笑。

突然间她明白了,原来自己一直在等的,是一场晚霞口味的无约之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