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川岁月长

图片发自简书App

苏未没有想到,在临近三十岁的时候,被公司优化了,看着招进来的那些小伙子小姑娘,他也觉得自己老了,再也熬不动夜,头发似乎也越来越少。

三十而立,什么都没立起来,反倒一无所有。

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办好辞职手续回了家,说是家,也不过是租来的房子,五六万一平的价格,是他遥不可及的梦。

家里没吃的了,苏未到楼下的超市买点,狠狠地往购物车里塞了几大包方便面,这在以后不知道多久的日子里会成为他的标准口粮了。

他站在鸡蛋面前,拿起一盒,犹豫了一会,又放了回去,嘴角泛起一丝苦笑,现在连吃个鸡蛋都要犹豫再三,当真是在大城市里混的白领吗?

算了,总归会有办法的,总不能太委屈自己吧,鸡蛋被他重新放进了购物车,他还买了包火腿肠,还有一打啤酒。

吃着面,喝着啤酒,看着新闻,最近出了个很有名的大师,捡废品的沈巍,隔着屏幕,苏未看着被许多人围着的样子,觉得这社会真讽刺,正经工作的活成了乞丐,而真当了乞丐的,却被人捧成了大师。

算啦,不想啦,今朝有酒今朝醉,哪还管得了明天,吃饱喝足的苏未一头躺在床上,他想好好睡一觉,希望醒来,这一切都是梦。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未被电话吵醒,睁开眼,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地板上。

他接通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女声。

“你好,是苏先生吗?是这样的,我们在前程无忧上看到了你的简历,方便的话,明天可以来面试吗?”

他诧异,自己压根还没往外投简历,原来的简历也是很早以前的了,怎么就有电话打来,但既然有机会,当然要去试一试。

“可以,可以。”

“好,稍后我会把具体的地址和面试时间发给你。”

“好的,好的,谢谢。”

挂了电话,苏未心里涌起一阵小兴奋,果然天无绝人之路,赶紧好好收拾一下,就这颓废样肯定得被淘汰。

苏未按照给他的地址找到了地方,面试他的就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叫白凌,唇红齿白,肤如凝脂,苏未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竟愣在原地,要不是被身旁助理发出的咯咯笑声拉了回来,还不知道要花痴到什么时候。

苏未觉得对她有种莫名的亲近,这亲近从心底深处无法抑制地涌起,他在心里嘲笑自己,看到漂亮姑娘就觉得亲近,他们之前从来没有见过。

“你的简历我们已经看了,符合我们公司的要求,如果你没有什么意见的话,明天就可以来上班,月薪两万吧,你觉得怎么样?”白凌坐在办公桌后的老板椅上,朱唇轻启,声音犹如天籁。

“啊?”苏未听到月薪有这么多,惊得说不出话来,要知道他以前的工资才这一半,还被裁了。

“嫌少啊,那就三万吧。”白凌看他的表情,以为他对待遇不满意,又往上加了一万,“而且,公司还可以提供一笔钱,没有利息,让你在这座城市买下一套房,二十年还清就行,怎么样?”

苏未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还有这么好的公司,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这都不吃,那岂不是暴殄天物,“满意,满意,明天就来上班。”

“好,那就这么定了,秦青,带他去签合同吧。”

苏未签完合同,走出大楼,狠狠吸了口气,就连这混着雾霾的空气他都觉得香甜了起来,带着对未来一片美好的憧憬,他愉快地走向地铁口。

白凌站在落地窗前,望着苏未远去的背影,默默不语。

“姐,你说,他能认出你吗?”秦青出现在她背后,看着白凌痴痴发呆的背影,问道。

“已经过去千年,要让他记起来,谈何容易,不急,慢慢来,总算找到人了,这已经是最大的收获。”

苏未在过完三个月正式转正之后,立马就向公司申请了一笔钱,付了首付,买了一套房,他过够了租房的生活,房东动不动就涨房租,现在好了,有了自己的房子,住着舒服,还能升值,简直就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苏未在借款合同上签字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哪怕就是卖身了,也要先把房买了。

老板对他也挺好,还经常关心他的个人生活,苏未虽然心里也有喜欢,可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敢高攀,所以总是小心翼翼保持着距离。

白凌经常会留他加班,公司本来人就不多,最后往往就只剩下他和白凌。

“喝杯咖啡,歇会再做吧。”苏未正在写代码,白凌走到他身边,手里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她轻轻放在桌上,缓缓推到他面前。

苏未受宠若惊,“谢谢老板。”他端起来抿了一口,温暖的液体充斥着他的口腔,唇齿间都萦绕着香气,好喝,苏未忍不住又喝了一口。

他抬起头,看到白凌正看着他笑,心跳突然就快了起来,就连呼吸都开始急促,他偷偷地在自己腿上掐了一把。

“苏未,我,好看吗?”白凌把脸凑得很近,在他耳边柔声说道,呼出的热气,让苏未忍不住微微一颤,整个人都酥软了。

“好,好看。”苏未感觉得到,自己说出的声音都在颤抖。

“那你,喜欢我吗?”白凌将手搭在他的肩上。

“老板,天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苏未像个逃兵,丢盔弃甲,仓皇而逃。

白凌看着他狼狈不堪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这个呆子,不解风情。”

一连几天,白凌再没找过苏未,看到了也当是空气一般,苏未心里莫名失落,竟有些后悔那天自己的懦弱,他想做些什么,可没有勇气的人,始终没有勇气,连一步,他都跨不出去。

埋头加班吧,失去的再也回不来。

苏未想用加班麻醉自己,他总是最后一个离开,走出大楼,看霓虹闪烁,独自一人体会着寂寞,影子缩短又拉长,孤单,如影随形。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苏未听到不远处有女人的声音,好熟悉,好像是白凌,他循着声音快步跑去。

白凌被两个男子逼到了墙角,一看便知,不是善类。

“嘻嘻,你说我们想干嘛呢?陪我们哥俩耍耍呗,看你这漂亮的小脸蛋,真让人心疼。”

“住手。”苏未不知哪来的勇气,大声吼了出来。

“苏未,救救我。”白凌躲到苏未身后。

“嘿,我说,不要坏了哥们的好事,识相的赶紧走,不然要你好看。”

“不行,不能让你们为非作歹。”苏未把白凌护在身后。

“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两人上前和苏未扭打起来,苏未看起来弱不禁风,却学过散打,一般人并不是他的对手,不多时两人变被他打趴在地上。

“你没受伤吧?”苏未回过头来问白凌的情况,眼里满是关切。

白凌眼里含着泪水,“我没事,多亏了你,不然我都不知道今天会有什么后果。”

强大的保护欲让苏未忍不住伸出手,替她轻轻抹去眼泪,“好了,好了,现在没事了。”

白凌一下扑进他的怀里,苏未愣住了,整个人僵在那里,隔了一会,他才伸出手,轻轻搂着她。

“老板,真打啊,这可是要加钱的。”

白凌原本偷偷露出的笑容突然消失了,她从苏未的怀里探出头,恶狠狠瞪了那两人一眼,“知道啦,还不赶紧走。”

苏未被这一幕搞蒙了,好一会才想明白,无奈苦笑,还真是为难她了,想出这出来。

“我不管,是你救了我,我要以身相许。”白凌拉着苏未的手,生怕他跑了。

“好,好,以身相许。”苏未心里满是感动,能让一个女孩子放下脸面到这种地步,自己最起码要像个男人吧,再退缩,活该单身一辈子了。

那之后,上班时他们是老板和员工,下了班,他们就是情侣。

手牵手,走在大街小巷,吃烤串,喝奶茶,看电影,连空气都是甜的,苏未常常想,就一直这样下去,挺好。

苏未还像往常一样加班,白凌就坐在里面的小办公室等他,有时候也会出来和他聊几句,尽量不影响他工作。

苏未做得差不多了,伸了个懒腰,他决定去看看白凌。

到了门口,伸手扭动门锁,他推门进去,映入眼帘的,是白花花的,大腿?苏未仔细一看,竟是一条巨大的尾巴。

他顿时瘫坐在地上。

白凌看他进来,也吓了一跳,“你怎么进来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苏未想拔腿就跑,可是腿完全不听使唤,恐惧笼罩他的全身,现在,只能任人宰割。

“你不记得我了吗?”白凌的尾巴又重新变成双腿,她走到苏未面前,“千年以前,我是一条小白蛇,而你,是个砍柴少年,我被猎人的兽夹夹住,是你救了我,之后我修炼成人形,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你,就是来报恩的。”

“不不不,不用了,恩你就别报了,我能不能辞职不干了?”

“不行,你忘了你签的合同了,那些钱都让你买房子了,你还得了吗?”

苏未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你哪来那么多钱,不会是变的吧。”

“笑话,活了千年,那些埋在地里的古董多少我还是知道的,随便挖几件卖了就是一大笔,还用变?”

“是真的就好,真的就好。”苏未这时候还想着钱,没办法,这现在等于是他拿命换的了,这要都是假的,那不亏大了。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别无他求。”

“可是,人妖殊途,终归不会有好结局吧?”

“只要我们愿意,有什么不可以,什么时代了,观念也不改改。”

“唉。”苏未叹了口气,“你让我回去考虑考虑吧,这事,太大了。”

“好。”白凌点点头,“你可别想着逃跑,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苏未失魂落魄回了家,把自己埋在沙发里,脑袋里一片空白,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细想,白凌并不是要害他,扪心自问,自己喜欢她吗?似乎,要离开她,心里也有不舍。

既然这样,那就坦然接受,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第二天,苏未一直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才走进白凌的办公室。

“那个,我想好了,我们在一起吧,无论你是人是妖,我喜欢你,这都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嘻嘻,真的呀!”白凌原本坐在椅子上,咻的一下就站在他面前,仰着头,笑盈盈看着她。

“真,真的。”被她这么盯着,苏未有些不自然,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走,我们吃火锅去。”白凌挽过他的手,两人一起下了楼。

刚出门口,从暗处走出一人。

“白凌。”来人喊出她的名字,白凌转头一看,脸色猛然变了。

“怎么是你,你来干什么?”

“接你,回去。”来人越走越近,苏未终于看清那人的脸,面无表情,冷若冰霜。

“你休想,我是不会和你回去的,我已经找到我喜欢的人了,希望你不要再纠缠我。”白凌回得斩钉截铁。

“人妖殊途,你们终归不会有好结果,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悟,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杀了他,也就断了你的念想。”

苏未一看这人要动手,在白凌面前也不想示弱,散打不是白练的,他松开白凌的手,快步上前。

“苏未,不要。”白凌想要拉住他,可没来得及。

苏未还没接近那人,只见他轻轻挥了挥手,自己瞬间被压趴在了地上,丝毫无法动弹,脑袋里嗡嗡作响。

“不要伤害他。”白凌上前和他对峙,两股力量碰撞,周围狂风四起,飞沙走石,一旁的树木齐刷刷被斩断。

“就凭你,道行还不够吧!”来人眼中红光一闪,力量瞬间压制白凌,她一时撑不住,砰地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一口鲜血涌出,已然没了再战的能力。

“白凌。”苏未不知哪来的力气,竟挣脱束缚,跑到白凌身边,将她搂在怀里。

“你快走,不要管我了,你打不过他的。”白凌的气息弱了许多。

“我走了就留你一个人在这,我还算什么男人,大不了,要死一起死。”苏未替她轻轻抹去嘴角的血迹。

“好,还算有点骨气,那我就成全你们。”那人没有丝毫犹豫,一掌下来,苏未闭上眼,已然放弃抵抗。

只听砰的一声,苏未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睁开眼,却没有想到,那人竟然被震飞了。

“何苦呢,这么执着,既然得不到,不如就此放手,成全了他们,岂不是一件好事?”从不远处走来一人,衣衫褴褛却神采奕奕,苏未定睛细看,竟是沈大师,原本他以为都是网红在炒作,没想到他居然是深藏不露的高人。

“沈大师,救救我们。”苏未向他求救。

“老头,不要多管闲事,你是人,我是妖,井水不犯河水。”

“你既然要害人,我不管你是人是妖,就不能袖手旁观。”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那人也不多说,瞬间动了手,攻势凌厉,招招致命,却不想沈大师在云淡风轻间竟一一躲过,趁着他攻击的间隙,抓住破绽,一击即中,那人又被打飞了出去,好不容易稳住身形,他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吐着鲜血。

“还不收手?”沈大师望着他,淡然一笑。

“我还会回来的,你们等着。”那人不再纠缠,消失在夜色里。

“你们没事吧?”沈大师转过身询问苏未和白凌。

“我也是妖,你是不是连我也要一起收拾?”白凌虚弱地问道。

“不不不,怎么会呢,不管是人是妖,只要不伤天害理,怎样生活那是你们的自由,既然已经没有危险了,那我就先走了。”沈大师也不啰嗦,转头就走,很快便消失不见。

“你还好吧,走,我带你回去。”苏未将白凌抱在怀里,隐没于夜色中。

苏未睁开眼的时候,晨光熹微,他轻轻下了床,推开阳台的门,眼前是广阔的千岛湖,空气清新,不远处的树上,小鸟叽叽喳喳,他回过头,白凌正躺在床上熟睡,一片祥和温暖。

就这样吧,挺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四季(长篇小说) 作者 李直 放学时间一到,马上天...
    老李耕田阅读 1,699评论 2 0
  • “像在天地间行走了一趟,又仿佛通过岁月深不可测的瞳孔,看到了山河间所有的壮阔、平静、苦痛与欢笑。” 这本献...
    Sue_9a83阅读 2,270评论 0 5
  • 记得前几天到朋友那喝茶聊天。期间聊到一个管理上话题,朋友说,自从他最近升级为部门经理后,他和同事们的关系再也不...
    君临成长日记阅读 221评论 0 0
  • 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们都曾遇到过一个了不起的学霸和一个低到尘埃里的学渣,可是他们之间的本质区别是什么呢? 是家庭环境...
    悦然星空阅读 3,585评论 6 98
  • 喜欢席慕蓉的一句话:“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我们含着泪,一读再读。”生活又何尝不是一本无字的书?我们用双脚写下脚印...
    南栀半暖阅读 633评论 0 1
  • 中午去园区遛弯,看到湛蓝的天空瞬间释怀了许多。一上午还因为工作的事憋屈极了呢。 生活时不时给你一个苦果,让你痛苦难...
    吉祥在路上阅读 103评论 0 0
  • 在这优美的夜色,我欣赏着月亮的本体 看着闪个不停的星星,当我静静地观赏时,我却闻到了,清香入鼻的酒,走过去倒了一杯...
    三更梦醒书当枕阅读 267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