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遐想

4字数 2389阅读 2903

晨山双语即将独立,因为“国际”和“双语”的命名都被限制(限制得好),所以只能重新命名,我们准备将它命名为南山。《晨山双语校歌》早已经暗示:南山之南,徽风泱泱。

南山将是别人眼里的南山,不是我们自己悠然所见的南山。如果是我们眼里的南山,我们也就只能站在它的北面远望。

本来嘛,南明教育和全人之美课程,就是一座教育的南山,而“我们”还在南山之南。

从晨山到南山,名字改了一半,最重要的东西没有变化:课程、文化、教师团队。团队还是这个团队,这个从一无所有处开辟出晨山双语的团队。这个团队短短三年,在缥缈之地,从一个班发展到近十个班,从七八个开拓者,发展到五十多优秀人才的团队。这个团队是值得信任的,不仅仅发展的业绩证明了这一切,而且他们还成功地阻击了某些人的恶意——这一切都可以证明,未来他们会走得更远,何况从晨山到南山,它将在南明教育团队内部,拥有了绝对课程核心和学术核心的地位。

对教育而言,对一所学校而言,最最重要的就是课程、文化、人才,而不是校舍比拼、硬件比拼、地段比拼、投资者腰包比拼(何况投资者最终只是想从这里获取,而不是向它输出)。因为宿命,南山学校在课程、文化、人才上,至少成为南明内部第一流的学校。它必须是第一流的,因为这是我们创造它、守护它的原因,也是它必须做出的回报。

小学的课程基本已经完形,即使是数学与英语课程,它的改革框架也完全得到验证,只是需要时间成熟,需要人才加以细化,需要信任促进成长。但所有小学课程仍然需要升级,比如需要加入呼声日高的编程课程,以及全人之美课程3.0最核心的理念“审辨式思维、研究性学习”在智慧课程也需要尽可能早地渗透。张砷镓和杨超的抵达,来此服务一段他们生命中最好的时光,就是为了把这些课程积极地推进,直到学校中课程达到成熟,而课程团队还可以继续向着世界发声。

中学课程其实就是在重重悖论里寻找道路:我们不搞淘汰教育,不搞应试教育,不搞题海战术,但我们却坦然迎战中考(而不是像某些人那样,刻意避开中考,却以为可以在后面赢得高考,甚至赢得人生),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在国家课程和国家教材的框架里,进行深度改革。用我的话说,就是小学是吸星大法,无限汲取美好;而中学需要化功大法,需要把眼前的课本甚至试卷,当成思维锻炼的材料。而火来自生命本身,来自传统,来自导师——重要的是火,中学课程,就是在学生和教材那里,提供足够高温的火,让它能够锤炼一切信息,从中锻出真正的知识和智慧来。

全人之美的一切美好都将保留,但不同的年龄将享受不同的美好,幼稚园的快乐,保留到青春期就可笑了。可惜懂得年龄、岁月、节奏的人太少太少,尊重生命内在创造力的人太少太少了。

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很寂寞,因为没有对话者,更没有对话场。无论在现实中还是网络上,真正能够对话教育和课程的人其实已经是越来越少。十五年前,我初登BBS(网络论坛),那段时光才是我通过对话而思想疯狂成长的岁月。现在请杨超们过来,很大程度上就是为我自己开辟一个可以探讨、推进课程的对话场。这是我的自私,但目前也只有我拥有了现实中的对话场,才可以少走歪路地推进诸课程,所以我的自私也将是我对团队的贡献。这个对话场将拥有一个半硬件,它就叫“全人之美课程研究院江南分院”。杨超、陈冬兰、杨枫、张砷镓、刘江卫、周小娟……名单不必一一罗列,但相信杨超会是一个非常非常棒的掌柜,一个对话场、思想场的主持人。

当然一直在为课程而努力。晨山双语的数学,就是我一手培养的团队,在一开始就不同于其它南明系学校的课程。因为我深知课程研发必须务实,大多数流行于教育舞台的奇奇怪怪的课程创新注定不过是昙花一现。2018我在团队内部提出了课程深耕这一追求,课程深耕,其实就是向事物的内部走,数学走向数学,语文走向语言、文字、文学和文化。过去一年,我约三分之一精力放在全人之美数学课程的推进上(主要借晨山双语和龙美小学这两所学校)。继2010年提出“创造数学、发明数学”和“(数学概念新授课就是)数学精彩概念的诞生”之后,又在本学年谨慎地提出了“数学教学的双重建模(概念或曰知识建模、操作或曰解题建模)”。毕竟,数学的魅力只能来自数学本身,而不源自故事、绘本、游戏(它们是作用非常有限的外部资源)。今年期末考试,晨山双语和龙美小学的数学成绩都卓然可观,令人欢喜——毕竟这是在不搞题海战术、过度练习的前提下获得的成就。这当然主要是老师们的功劳,但未尝不是课程理念正确性的体现。毕竟,错误的改革会劳民伤财、事倍功半,甚至徒劳无功。高过课程的是“全人”,但每个核心课程,依然有它绝对自足的价值。可惜明白这一点的人毕竟太少,于是舍本逐末的教育改革、课程创新层出不穷,却大多不过是镜花水月,各领风骚数百天后,渐渐被戳穿了骗局。

教师培训是真学校的灵魂,教师的成长一靠课程框架,二靠团队。为此我还将动用我的朋友资源,让那些真正的名师、大师,成为教师们开辟课程、推进课程的引导者。如请雪野来推进童诗写作,请陈琴来推进吟诵课程,请张齐华来推进数学课堂教学的艺术……谁不肯来,那就绑来,骂来。当然,这个不限于南山,它向所有南明教育旗下学校和全人之美课程系学校开放。

在南山,我依然属于“归隐”,但归隐的是行政,毕竟我是最最讨厌领导手伸得太长的。投资者手伸得太长,董事长或者总校长手伸得太长,无论事情成败,都已经破坏了我们的原则与文化。我们需要的是绝对的原则和纪律,以及在此基础上的赋权、赋能。任由个别人肆意妄为、一再破坏的故事必须停止了,明星校长的做法必须停止了——某些人正是依仗明星身份所以才敢一再破坏团队纪律、损害团队利益,最后导致所有合伙人(投资者、学生、家长、教师、领导、团队其它机构……)全部遭受巨大损失。纪律是必须的,但自由也同样重要。自由就像舞蹈,它是最严格遵守纪律的创造。

南山,注定是一场教育的舞蹈,为了这片大地,为了真正心怀诚意的父母和他们的孩子,为了每一个来到这里以教育为职业并从中寻找生命意义的同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