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残月

96
中羊
2016.05.06 19:08* 字数 1565

圆月·残月

月儿又从东山升起,伴着点点闪烁的星星,沉浸在深蓝的夜空中。灯火未熄,家家户户依然亮着灯。已经晚上七点了,餐桌上的菜依旧未动。今天是元宵节,照理来说,大姨二姨两家人该到我们家聚餐,可是如今一个人都没有来。妈妈本来也在家,可在六点时接到一个电话,和爸爸匆匆出去了,只留我一个人在家。

突然,电话响起,是妈妈的声音:“儿子啊!”她的声音微微颤抖:“今晚可能没有吃饭了!”她顿了顿:“你大姨在高速上开车出车祸了!”我一听,第一感觉便觉得不可能——我从来未遇到这种事。“天涯哥哥头都流血了,……”我一听,心中不禁一震。“今晚我们会回来的……你一个人吃晚饭吧!”我答应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我爱我的哥哥,我从小就觉得他特别体贴,特别风趣,我还记得以前读幼儿园的时候,我到他家玩,他让我坐在有滑轮的椅子上,玩开车的游戏,快十年了,我依然印象深刻,虽然现在想想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当时就只觉得:太好玩了!在我上一年级时,哥哥到北京读大学了,一年只能两三个月回来了,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伤心极了,一个晚上蒙在被子里哭……而如今,哥哥出了车祸,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啊!想着想着,我便脚一软,无力地瘫坐在床上,却一点都感受不到饿,看了看时间,将近八点了,必须要吃饭了。我坐在餐桌边上,看着周围空荡荡的椅子,与那丰盛的美食,霎然间感到一种孤独。周围一片沉寂,一个人吃着冷冷的饭菜,口中却感到一种莫名的无味,只是一个劲地将食物往嘴里送——似乎那些食物失去了灵魂。

吃完了,洗了几个碗,便靠在床头,看看时钟,已经八点半了。我不禁叹了口气,心想着: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而我现在能做的,却只能静下心来默默等待着那似乎永远也无法到来的东西。

不觉想起了八九年前那个晚上,见爷爷的最后一面——他静静地躺在冰冷的木床上,被人退走……那是我第一次面对着死亡,也是生来唯一一次,而如今只是隐隐觉得,死神又靠近了……

我不禁打了了寒战,我坐了起来,深深叹了口气,不觉转过头,看向窗外,晚上无风,抬头一看,只见乌云已遮蔽了大半个圆月,变成了残月,在乌云后躲躲闪闪,树林中一片死寂,黑得像个无底洞,只有一盏路灯,孤零零地亮着,没有一个行人,周围只是无尽的夜。

……不觉九点的钟声响了,我转过身,盯着墙上的时钟,那秒针一下一下地转动着,发出微弱的响声,滴答,滴答,滴答……每一声都在我心头回荡着……

哥哥到底怎么样了啊!他们到底什么时候会回来啊!我不禁又叹了口气,心中挂念着,他,仿佛有一块沉重的石头,挂在我的心头,同千钧一发一般,生怕它掉下去,而又只能让它来折磨着我的精神,与肉体,甚至让我抓狂……

也许这就是等待的痛苦。一直等待着它,让你迷失在时光的海洋中,失去了开头与结束,而它却一直不来,让人想放弃去等待,却又让人放不下来。等待,就是这样折磨人啊……

……不知不觉,我竟然睡着了!我看看时钟,已经十一点多了,我便想睡下了,但是洗漱完之后,正式地躺在床上了,而这时却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睡不着,只是一个劲地翻来覆去,全身直冒汗……终于,我受不了了,坐了起来,而这时,我看见窗外的月儿又变圆了,天空异常明亮,我把手靠在窗台上,只见点灯的人家已经稀稀落落,路灯仍旧开着,而一切,却这样明亮!微微的晚风吹来,只感到一阵清凉,我的心也渐渐清静了下来……不知不觉,睡意袭来。“他们会没事的。”我对自己说。

我又躺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见家里的门“砰”的一声,之后传来了妈妈的声音,她似乎在打电话:“……是是是,还好!车上三个人都还没有事,那个开大客的一定开车睡着了,大姐车停服务区,那大客一下就撞过来,现场检查不出一点大客刹车的痕迹!大姐和姐夫在前座就直接出来了,只是天涯在后座,后脑勺撞在玻璃上,不过医生说没事,做完护理已经回来了,还好还好……”听着听着,我的嘴角情不自禁扬了起来……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