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听闻,我始终一个人。

字数 461阅读 126

她还是做了梦,梦里仍是放电影似的,一幕幕的却连不起来。

最后,还是恐慌的伸手去找自己的身子,从梦里到梦外,当手心里触到温热的身躯,才醒了过来。

 这些年养成的习惯可真不少,无论是带耳机听音乐入睡,还是梦里梦外的寻找自己,都是抑郁的那段时间养成的,那时候经常会在醒来的那一瞬间猛地握紧拳头,然后送开,然后握紧,然后到终于醒过来,举起手掌到惺忪的眼前,用模糊的眼睛使劲往手心里看,然后清醒,甩开手臂再睡过去。有些东西,还是抓不住。

手机里的歌还在线放着,耳机已经跑到身子下面去了,硌的背部生疼。翻来覆去好久索性不睡了,披着衣服起来。

鄄城的夜很安静,街上的店铺大都关了门,车也没有。路灯一盏一盏的蔓延,安静又寂寞。

也是在这条街,多年前的冬夜,雪花就那么飘着,一对情侣走在午夜的雪中,脚印一个印着一个。突然他就拉着她使劲的奔跑,边跑边笑,是那样的青春,朝气蓬勃的样子。整条街,还有漫天的雪花,都是属于他们的。直到女孩子喘着气跑不动了才停下来,他伏下身子歪着头问她,“你觉得浪漫吗?宝贝。”她喘着气缓不过来,他便认命的弯下腰说,“我背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