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定西安情

今天的夜晚好像特别的不一样,盼望了很久的星空让我想起了悟空传里关于阿月在银河里轻舞银沙的嫚妙,是的,西安的天空也有无数的星辰,伴着皎洁的月光轻抚着这个城市里所有不安的心灵。华灯初上,霓虹漫漫,高耸看不见端的楼群在黑夜里点缀着或晕黄或银白的珍珠。万千灯火为谁燃,总有一天我们总会找到属于我们的一盏灯。

来到这个古城13天了,好像一直没有动笔来描绘这里的生活,只是因为我自认为自己没有完全了解这里的一切,就像裹着面纱去触摸着那里的空气,忐忑不安,又满怀期待,直到今天,我想可以了。

对西安最初的印象就是西安可能是一座雨城。第一次来西安工业大学复试的时候,那是三月多份,春天刚刚探出头来,微微有些冷意。在高铁站下车来,随着人流走出了黑黑的地下通道,就像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中,邻近水源,便得一山,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才知道原来西安的天下着雨,白色的天空,隐隐着雾气,淋淋沙沙的小雨漂浮在空中,台阶下的人流纷纷撑起小伞来,红色的映山红,黄色的杜鹃,白色的凝雪,蓝色的海洋,那雨滴点在上面,晶晶莹莹的,不禁想起来梨花带雨的楚楚之怜来。那些美丽的伞便构成了西安高铁站春天的大花园。不巧,我没有带伞,也没有办法加入那些人群中成为百花园中的一员。

打了车,和司机唠了一路,司机是一个很帅的哥哥,他大致给我介绍了西安古城的情况,透过车窗,我看到路边的建筑城墙和风情梧桐,朵朵梨花,便陶醉其中了,一时兴起,后悔没有带单反出来留下这一方的风景,完全忘记了我是来复试的,也忘记了在去西安路上发生的事情。本来经历爷爷去世,我没有来得及见他最后一面,令老人家在四年中不断的思念孙女中度过余生。我的心里长时间处于一种内疚,想起便会红了眼眶。便荒废了考研调剂的时间和机会。幸亏我在湖南有一个朋友,地北天南,相识于网上,从没见面,却胜似亲人。是他拿着我的简历材料在湖南的各个高校里跑,找导师介绍,我一直给他和哥哥打电话,哭着诉说着自己对爷爷的悔恨,对自己努力一年结果的失望,种种负面情绪在不断的凝结周围的一切。如今想来是非常感谢长沙理工的院党委书记和老师,加我微信,耐心的帮我去招生办通知我情况,在我准备好一切,去湖南面试见我朋友的时候,我却首先接到了西安工业大学学长的电话,要去西安面试,经过发生的一切,我突然觉得距离真的可以让你来不及做一些事情,背井离乡是不是考虑身边亲人的感受,于是买了西安的车票,路上我给朋友和长理的老师打了电话,说了我的选择,他们没有怪我浪费别人的心血,反而很平静的说开心就好,那位导师还给我发了短信鼓励我要好好学习,一切向前看。这些事情并没有消失一直压着我的心理,三月是一个多事的月份。

一路上,我静静的看着西安的景色,想着如果有一天我是否会留下来,又该会是什么样子,一座城一座回忆,我不断流连于各个城市到处跑,从青岛到河南再到西安,记得看过的一本杂志上问题:为什么但凡我们有机会,都要往外跑,是别处的生活更有诗意,还是别处的生活风景更加美丽?我更倾向于这样的答案:只要能逃离我们每日千篇一律的生活,就算再苦,我们都愿意呆。因为那些每日前篇一律的生活,再也给不了我们新鲜感或者说痛感。

就像明亮的色彩刺痛莫奈的视觉神经,就像阿尔的阳光刺痛敏感的内心,就像塔布堤的原始野性和神性刺痛了寻找已久的梦想。下车后,雨还一直下,司机很善良的等着我找到旅馆,帮我把行李搬下来后才离开,我说谢谢的时候他的一句:“离家在外的照顾好自己。”我竟呆呆的难过起来,漫天的情绪不能自己,一直知道自己是很感性,却也不知道陌生人的一句话也能不可自控。有时候你的感情如洪水猛兽一旦决堤,便一发不可收拾,在迷蒙的雨季里挥霍一空。

因为早来了两天,约好的小伙伴还在路上,西安的天依然在下着雨,我窝在旅馆里听着窗外小贩的叫卖声,冷饮店的音乐声,人群的说话声,连着雨声汇成咕噜噜的音乐,偶尔急躁不安,想着该看看书,又闷闷的看不进去,索性扔掉书,蒙着被子,卷这一起默默想着事情。孤单蔓延整个屋子。复试两天过得很快,隐约觉得不太好,面试的时候我一直和老师就周口的文化聊了全场,专业课问题回答的总有些遗憾,更有趣的时候,途中我以为结束了,抬起脚又被老师叫了回来。这些都以后成为我和别人聊天的笑料。不过我记住了那个一直对我微笑的程老师,温柔美丽英语较好的白老师,喜欢和我聊文化的孙老师,还有旁边鼓励我们的学姐,以及一直在网上关注我们复试的鹏鹏学长,这些都是我们这些小伙伴在这个陌生城市里拥抱的温暖。爱上一座城,缘分定于一座城,你可能不会明白我和西安的缘分有多深,又有多奇妙和惊喜,三进西安城。

没错,过了两天又来了西安,小伙伴笑着说看来西安是爱上你了,可能觉得第一次复试不太好,于是在漫长的等待中,以凌晨1点多给西北政法大学的新传院长孙江老师发了一封邮件,那封邮件我写了2000多字,只是把一路考研的情况还有自己的诚心,写了下来,我一直都是语言表达能力不太好,承认自己的确没有勇气去打电话这个事实后,我开始发邮件,当然这也需要技巧的,从传播学的角度考虑,一般白天大家都发邮件,很多都被积压下来,而夜晚12点以后大家都清空脑袋准备休息,这个时候发信息,使得早晨一起床打开手机第一眼就会看到,而且又可以表现出发件人是熬夜发的,等待回信的渴望,有句话,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果然早晨6点多手机响了一声,眯着眼睛,便看到邮件的回复,后来就接到电话去西安面试的消息。

去的那天,天放晴了,其实西安的晴天也是另一番美景,滚云翻腾,天空蓝澈,阳光明亮而不刺眼,我大口的吸了新鲜的空气,在车站的广场休息了半小时,高高的城墙远没有夜晚的彩灯闪耀,应该是属于他本来面部的古朴美,红砖瓦黛,盛世古韵。风吹来宛若青铜钟声,月舞升歌,这些都给了我好的心情,可是这一次是我一个人来的,在网上提前联系了一个小伙伴,他要比我晚几个小时,所以我完全迷失了道路,打了滴滴车,司机打电话让我去某某个路口找他,我拉着箱子跑遍了所有的路口,也没有找到他口中的某某路口,万念俱灰的打过去给司机说不想坐车了,我真的找不到路,可是那位司机也是很性情,坚持让我过去,在他用微信的远程遥控下,半小后我终于见到了真颜,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哦,我也跟着着急上火,直冒汗!”那幽默的话语再配上他皱眉的表情,像蜡笔小新般可爱,本来一肚子的火气化成忍不住的笑意。他看到我笑的前仰后合,大概也摸不着头脑,皱着眉头帮我拿了行李,便催着我上车。从车站到学校大约一个小时多,有点困,那位司机大叔便开始给我讲了他们家的亲戚是怎样上研究生,后出国去了日本等等,其大概的意思就是要让我好好学习,他认真的样子真的特别像我的父亲,我默默的不说话,看着他,想象着父亲的模样,忽然想着他的孩子如果有一天会不会像我一样,觉得自己的父亲是如此的伟大。

我是上午复试,当时简历出了点问题,在校园里转了好久都没有走回复试的教室,心里一急,完了,肯定来不急了,索性不去了算了。便坐在台阶上想着以后的生活怎么办,既然放弃了,就好好地游玩,当成告别吧,毕竟千里来了一次,校园很漂亮,各种花都开了,五颜六色的,偶尔你也会看到湖中央的鱼儿,白色的水鸟。听说西安有个大唐芙蓉园,梦回唐朝,重温贵妃梦。白居易的一首长恨歌把一代皇帝和妃子的爱情唱出千古恩怨。眼前仿佛出现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女子,一步一步的告别诉说着这座城市的故事。要不下午去看看吧,散散心也好,朋友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坐在湖边看着鱼儿发呆,他说:“哎呀,你怎么还在这,快点去呀。”我说我找不到地方了,反正也没希望,算了就这样吧。我承认自己有时候是带有点悲观点色彩的,后来还是被拉着去了。这次面试,并没有像之前那样记忆深刻,反正出了考场我眼泪就流了出来,然后下午我并没有出来,心里还是有点纠结,我藏着小旅馆里抱着被子慢慢想着睡觉,阳光这个时候却有点想让人流眼泪。下午四点多,我等来了第一次面试的学校西安工业大学的拟录取电话。小眯一会,朋友也回来了,以及和我复试一起来的本科班长和他小女朋友。小学妹很可爱,惹人欢喜。顿时我的房间多了许多人气,活泼跳跃起来。大家谈了一下午,嘘嘘嘻嘻,梦想这东西,有人为它着魔,有人淡之已然,每个人为之拼搏,落幕无悔就好。

我走的那天,西安又下起雨来,很大,路上堵车很严重,司机因为要为一位乘客送遗落的手机等了点时间,尽了最大的努力,最后还是没有赶上火车,索性就不急了,他带着我到西安的城墙,大钟楼等景点转了转,给我讲解西安的一草一木,我让他把车窗摇了下来,手伸出窗外,抚摸着风,闻着带着梨花的清香的空气,看着遮着天空的绿树,感受着它的枝叶在慢慢的延长伸张。感受着春天的呼吸,那雨滴滴落手臂的凉意,让我突然想起了前不久看过的一部电影《橙甜之味》,那位老奶奶感受着红豆的心事,听红豆千里而来的故事,等着太阳先生,嗅着樱花的柔软,她爱着这个世界,触动生命的美妙,所以才能做出世界上最美妙的豆沙。我也在试图和它们打招呼,默默的熟识。

第三次去西安时候,西安还在下雨,直到今天依旧在下雨,白天下雨,夜晚下雨,城市下雨,乡村也在下雨,早晨下雨,中午下雨,下午依旧下雨。当然下雨的西安别有一番风味,她很温柔,附和着她古城的古韵生香,像极了我梦想着的江南水乡的婉雅,郑愁予的《雨巷》中撑着油纸伞像丁香一样结着幽怨的姑娘的诗意蔓延,有点凉,有点梦幻。

人总是低估自己对环境的适应能力的,不到一星期,我总算知道我们的教室在4号楼,公寓在13号,食堂在西边,图书馆有5层,门卫都是又高又帅的小鲜肉,门口小吃一条街。选了自己钦慕的导师,也上了心心念念的课,昨天大家和导师一起聚餐吃饭,我见到了师母,同时也看见了真正的爱情应该是什么样子,深深的被导师和师母的幽默互动所打动,优秀的人总是会发出温暖温馨的光芒。很感谢老师对我提出问题的解答,他和师母的讲话内容让我迷茫不安定的心终于雾散云开。第一次我是真正的觉得,这个城市里有着我,可能渺小,但事实是存在的,总有一天万家灯火中有一盏等着你回家。

写到这,连我自己都会觉得这应该是我写过的最朴素的文字了,本想好好地写一写,到最后都无颜面对地问自己,这真的是你写的吗?我想可能一旦涉及到我们自己的生活,我都不知道该如何用词来描绘它,因为它本身就是淡于荒野,滋味个人品,慢慢的岁月中,该如何去描绘色彩,只看自己修行吧,用导师和学姐的一句话:“一切靠自己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