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桥

      这篇文章曾经写过,是初一的时候。幼稚得要命,但是也好得要命。重写也写不成那么好了吧。

      已经记不得是几岁了,记忆启蒙的时候。爷爷带我去公园,拉着爷爷像皱纸一样的手,一路蹦哒着、跑着。脸永远是红扑扑的,永远是笑的。细节已然是记不清了,就记得那座桥,一座雕有几尊白象的石桥。那么白,那么润,那么好看。小小的桥,成人十来步便能走过去,立在一条小河之上,河里翠嫩的水草和着白桥的影子,清清白白,通透干净。

      爷爷举起我坐在那白象上,我高兴的拍着白象,爷爷高兴的搂着我。无论怎么乱动、叫闹,都不会跌下去。

      爷爷好像一直穿着一身藏蓝色的衣服,很旧,很干净。有一点旧书的味道。那天太阳很大,晃得我眼睛流出了泪,阳光照在石桥和小河里,发亮发白。河水蒸腾上来一股青草的味道。一阵风吹过,吹散了热气,吹凉了泪水。爷爷把我举起来,骑在他瘦癯的肩膀上。硌得我屁股生疼,又高兴得不行。那时候,好像永远都是夏天,永远是阳光明媚。

      这些记忆很安静,安静得可以听见云的声音。又很模糊,不能分辨,就远远的这样看着,看着他们越来越远。我已经记不清曾经有那么快乐了,我记不起爷爷什么时候像那样快乐了。是因为我现在不够顺遂吧,这些个模糊的记忆像泉眼一样冒突突的涌出来。那时候真是可爱啊,爸爸可爱、妈妈可爱、爷爷可爱、奶奶可爱、哥哥可爱、妹妹可爱。怎么就越来越远了呢?也许是因为我不可爱了吧。

      许久没去过那公园了,许久没见过那座石桥了。那几尊白象肯定还在那,老老实实的站在那。还是那么白,那么润。还是有一个老人,牵着自己的孙子,在那高兴的玩着,闹着。浑然不知时光已过去了十几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