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许我爱你,当不在一起

        1

五月份的天气,虽阳光高照,却还有凉风袭来。我坐在云梯上摇晃着双腿,手中拿着棒棒糖,视线随着前方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生移动。当那个女生终于走进教室后,我才转过头,继续咬着棒棒糖。

“江书白,你真俗!”我转头对着坐在我身边的人说。

江书白把手中的易拉罐准确无误扔进我身后的垃圾桶,然后拍了拍手掌,邪笑着说:“比起你关注周傲,我觉得这个字眼扣在你身上更合适。”

我白了他一眼,单手翻下云梯,仰望着上方依旧一脸邪笑的江书白,也露出一个邪笑:“用我的俗来成全你的俗,一百个棒棒糖。”

        2

我拿着一瓶易拉罐装美年达假装很随性的递给路边走过的一个人,又假装很随意的说了句:“帅哥,帮开下呗。”

感觉到手中的重量没了,我抬起头,看着眼前一身白色运动服刚从篮球场上下来的少年径直拉开拉环,然后仰头一饮而尽。最后才看着我说:“虽然知道你的目的,但这个理由还算新颖。不过,下次买水的话会更好。”

我接过他手中即将脱手落地的易拉罐,露出和江书白待在一起太久便感染来的邪笑:“我觉得,下次你买的话才更好。”

或许是见多了唯唯诺诺向他告白的女生,难得一见像我这么不自觉的,他干脆点头,把双手插进裤兜,走在前面。而后便有毫无所谓的声音传来:“那现在请你喝啤酒吧。”

“恭敬不如从命。”我点头,跟在他身后,眼神瞥到了不远处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女生,和她身边永远T恤配牛仔裤白球鞋的江书白。

高一新生中比较受欢迎米歌,高二年级篮球队队长周傲,全校人最看好的一对金童玉女。特别是两人都偏爱白衣,走在一起更是天造地设。

当我喝完半架啤酒后周傲才正了眼色瞧我,不过并没有说话,只是拿起了剩下的啤酒一起喝,顺便碰了碰我的酒瓶。

“你说,拆散你和她,要花多长时间。”我看似漫不经心的问。

周傲边喝着啤酒边斜着眼看我,带着不屑说:“我和她在一起半年了。如果坐在我面前是个绝世美女的话,或许我会认真回答。”

“周傲,我叫米涂,一个月的时间。”我笑着摇头,然后站起来,丢下这句话后便扬长而去。

关注了半年的人,即使不上心,但论了解,我的洞察能力不会亚于米歌。

        3

我开始明目张胆的追周傲,即使米歌在他身边我也不避讳,丝毫不觉得丢脸的跟在他们身后。仅半个月时间,我便把他身边的大部分朋友混熟了。

直到周傲终于不耐烦,转过头怒视着我说:“别再这么死皮赖脸了行不行!你这样连开始给我的那点特殊感和好奇都没有了。”

我看着与他紧紧握在一起的手的主人,她只是转过了头,我冷哼一声,然后抬起头对上周傲的眼说:“我在追你没错,但不一定所有追你的人都喜欢你,我只负责做这些,至于你的感受和对我的感觉,跟我毫不相干。”

我不知道这句话对周傲有什么影响,但我在他眼中又看到了第一次相遇时那一闪而过的惊讶,以及米歌眼中的受伤。我第一次在他们面前高傲的转身离去。

在米涂的字典里,永远不会有两个词:放弃。后悔。

坐在操场上,我还是含着着糖,我身上可能会什么都没有,但绝不会没有糖。这并不是从小到大的嗜好,只是这两年,能让我觉得甜的,只有糖。

“原来你真是女的。”江书白很自然的坐在我身边。

“原来你真是男的。”我也学着他的语气回敬他,顺带附上一个招牌笑容。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和米歌走在一起时说说笑笑的场景,骄傲如我,断不会这么坚决的选择眼下跟在他人身后受尽鄙视和白眼的日子。

可是,我不在乎,我最在乎的人,现在就坐在我身边。最在乎,没有之一。

我知道,以江书白的性格,能对一个女生体贴温柔,一定是上了心。我和他相识两年,一直以哥们相称,在他眼中,我不算女生,而且,他也不曾对我温柔过。

“喂,你是认真的?”很久,他又凑到我身边,以一副看好戏的表情问。

我歪着头,拿掉口中的棒棒糖,很认真的回答:“江书白,我说我真的是女生你信吗。”

否则,我怎么会喜欢你两年。又怎么甘心暗恋你两年。

可是,你听完这句话后的捧腹大笑,还是伤到了我。

江书白,其实你不知道,米涂是个多缺乏安全感和自信的女孩,她可以俯视天下所有她不在乎的人,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去面对他们。可对于她在乎的人,她会随着在乎的程度而越发懦弱。

        4

知道江书白和周傲在后山广场打架的时候,我正在游戏室里杀老怪。一个朋友告诉我时我几乎是一路狂跑到了广场,竟忘记了世界上还有一种交通工具叫出租车。

赶到的时候,周傲正举着酒瓶砸向江书白,我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勇气让我相信这一瓶砸下去我还可以相安无事从而直接冲过去挡在了江书白的面前。

感觉到有黏黏的液体自发间流出,我用手轻轻一抹,便是刺眼的红。

我讪讪的对着周傲笑道:“如果我说我只是不想你因此被派出所追究你信不信。”说完又转过身,还没有看到江书白的表情,眼前一黑,便没了意识。

江书白,我这么说,你会不会有一点失望,可是,我这么做,只是不想看到你受伤害。哪怕只是一点,都不行。

特别啊,还是在我面前。

醒来的时候,旁边坐着周傲,还有他身后的江书白,我从来没有想过,妈妈离开后,再一次入院,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居然没有糖,江书白你还是不是我哥们儿啊!”这是我醒来说的第一句话,无理取闹且理直气壮。

周傲疑惑的看着我,然后又看着江书白不情不愿的从口袋里掏出两根棒棒糖扔到我床上,最后露出一抹颠倒众生的笑。

我剥开糖纸把糖塞进嘴里,白了周傲一眼:“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知道现在的我更丑,等哪天你学会用心看人的时候就会发现我有多美了。”

“不,现在已经很美了。”周傲咧开嘴,两排牙齿白而整齐,特别好看。

“那你肯做我男朋友了?”我歪着头反问。

一向多话又喜欢和我顶嘴的江书白今天却出奇的安静,即使周傲最后特别亲昵的摸着着我的头说好的时候他也没有出声,只是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在门关上的那一刻,我脸上的笑容也不自觉收敛。只要关于江书白的事情,我永远学不会自己去控制。

可是江书白,我能让你快乐吗。能让她,给你幸福吗。

        5

因为不喜欢医院的味道,醒来当天我就出院了,江书白没有来接我,我顶着一头纱布在大街上招摇过市,其实就是想碰到他。

就在我的眼睛还在到处瞄的时候,两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内。我的脚步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看着江书白一直笑着逗正在落泪的米歌。

他们两个看到我和周傲时也停住了脚步,收敛了表情,我刚艰难的扯出一个微笑,周傲已经握紧了我的手,拉着我向他们走去。

“恭喜你也找到了幸福,我也可以心安理得的和她在一起了。”周傲握紧了我的手,言语中,没有分手的措辞,却比其更伤人万分。

一个月的时间,我真的做到了。

“幸福?”米歌苦笑一声,怔怔地看着周傲,而后又艰难的把视线移至我脸上。然后点点头,转身,离开。

唯一和我相像的一点,便是同样的做事毫不拖泥带水。

江书白看了我一眼,最后也转过身,追上了前面的人。

我以为,当我看到江书白和他喜欢的女生在一起时,也会跟他一起开心快乐。但当泪水滑落脸庞时,我才知道,米涂她也不是圣人。

        6

米歌和周傲分手,而后又促成了米歌和江书白,周傲和米涂两对这一消息的突如其来让一直看好这对金童玉女的学生们颇有些难以置信。但好在江书白长得和周傲不相上下,所以江书白自然而然的代替了金童的位置。

伤好后我立刻回了学校,这期间,我从未见过江书白,倒是一进校门就被米歌拦截,用她的执拗让我最后不得不跟着她进了一条小巷。

我知道米歌虽心高气傲,心地却很好,我一直都知道,可是每一次看见她我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过去,那如梦魇般挥之不去的画面。

“姐。”这是她两年来第一次开口叫我,话一出,眼泪也夺眶而出。

我转过头,不去看她,任由她从无声哭泣到小声啜泣。

“我知道在你眼中我有多势利,我也知道我很自私,但我自认为我没有错。可是姐,你就这么恨我吗,你明知道周傲在我心中的位置,为什么还要这样做。”米歌终于开口,一直望着我。

我仰起头,尽量控制自己的眼泪,我不会告诉她,我费尽心思的拆散她和周傲,只是为了给江书白一个机会。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我还有亲人,可是在我心中,已经没有谁可以比得上江书白。

“我知道你恨爸爸对不起妈妈,导致妈妈最后跳楼自尽,我也知道你恨我当初没有选择跟你一起离开。所以,你觉得我是为了爸爸的钱吗?姐,你知不知道,你和妈妈很像,偏激,极端。所以,和你不同的我不受她的喜爱,她对我就像对她情敌的孩子一样。从小到大,只有爸爸给了我爱,我没有理由也不可能会在他同时失去妻子和一个女儿时离开。我错了吗。”米歌咬住唇,这些往事,她也不想提起。

“你闭嘴!”我冷喝一声,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如果,这两年的坚持,两年的恨,没有一个足够的理由去支撑,我该怎么办。

“现在的郑阿姨,她很好。她给了我全部的母爱,即使是因为不能生育。可是爸爸爱她,她也爱爸爸,他们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我选择留下,就是因为爱。我知道妈妈给你的钱足够你挥霍几辈子,可即使爸爸的公司倒闭,他一无所有了,我依旧不会跟你走。我知道你不会回来,所以我和爸爸一直在偷偷关注你,我特地从上海跑来了深圳,只为和你在同一个学校。姐,无论你怎样对我,我都毫无怨言,我只希望你可以放下过去,重新开始。你扪心自问,现在的你,快乐吗?”米歌前进一步,更靠近我。

“我让你闭嘴!”我后退一步,最后才看向米歌,“如果你可以给江书白幸福的话,我便会快乐。”

偏激,极端。我知道我一直如此,一意孤行,所以恨了自己亲生父亲那么多年。可是现在,因为江书白的陪伴,我才懂得,没有爱,就没有必要伪装,政治婚姻,只能怪妈妈丢了心。

可我,已不能回头。

离米歌几米远的地方,我停下,对着她开口:“我关注周傲,只是看他配不配得上你,我不希望自己的妹妹被骗。他的确很优秀,可他对你不够钟情,即使没有我,你们一样会分开。谁都没有错,我也不恨谁。只是,以后,你,还有他,都不要再找我,我会生活得很好。”

逃避了两年,我终是没有勇气再顺着原路返回。

我知道他们都还在,可这一切到现在,早就物是人非了。

        7

我站在墙角一边,听着周傲和江书白的对话,慢慢闭上了眼睛。

所有的对话只汇成了两句对白。

“你喜欢谁?”

“她姓米。”

“为什么”

“在我心里她和谁都不一样。”

江书白,我一直都知道你喜欢米歌,可当听到你亲口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疼。

是不是不曾表白,那么离开,就不用说再见。就像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

那么,祝你幸福。

“江书白,你一定要好好对她。你们都是我在乎的人,如果你够哥们儿,答应我,如果你够爷们儿,对她好。”我握着手机,对背对着我站在不远处的人说。看不见他的表情,我只能一直浅笑。

不等他说话,我直接挂了线。可为什么,我好像看到他手中掉落的东西,不是花,而且糖。

“你喜欢的根本就不是我,对吗?”周傲突然站在我身后,“是江书白吗?”

江书白,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认识他的,又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呢。

好像是两年前,中考过后,妈妈跳楼自尽,我离开了上海那座生活了十五年的城市来到了深圳。一个朋友对我说,如果我见到江书白的话,一定会喜欢上他,因为在某种程度上,我跟他太像。

所以,在游戏室里,江书白看我一个女生技压群雄。在我回过头时,对我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只这一个笑,便让我生出一种我们是同类人的错觉。

所以,我在他家附近租了房子,进了他考入的学校,和他一起打游戏,通宵,逃课,形影不离。我从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变成了温顺的绵羊,可是这温顺,我只让它埋在心底,只关于江书白。

从十五岁到十七岁,我把两年的时间,耗在了一场关于暗恋的友情上。我们称兄道弟,不分彼此,唯一的界限,就是不能在一起。

若不是如此,我怎么舍得就此分离。

“你愿意陪我一起离开吗?”我转过身,抱住周傲。

感觉到他点头,我终于抛开一切,在他怀中失声痛哭。

江书白,你不会知道,曾有一个和你关系那么亲密的女孩,她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到最后选择离开你,甚至会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她都那么,那么那么喜欢你。

        8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周傲坐在地板上玩电脑,我从厨房里端出一杯咖啡放在他身边,他转过头,咧开嘴角对着我笑。

我笑着站起来,他突然拉住我的手,望着我说:“你还记得两年前我用酒瓶砸江书白被你挡住的那次吗,其实当时是我说,如果他甘愿挨这一瓶的话我就跟你在一起,还有我问过他,就在他准备向你告白的时候,当时他手中捧着一大束花型棒棒糖,他说,他喜欢的人姓米,他告诉我,他知道米歌是你妹妹,他一直希望你有一个正常的家庭……你怎么了?”

“没有。”我挣开他的手,尽量一直微笑,然后转过身。

转身的那一刻,泪如雨下。

我怎么可以忘了问,江书白为什么和周傲打架。我怎么可以忘了问,他和米歌是怎么认识的。我怎么可以忘了,我自己也姓米。我怎么可以忘了,每次我伤心难过时,他都会第一个出现在我身边。我怎么可以忽略,他身上一直带着糖。我怎么可以忽略,两年来,他对我的好。我怎么可以……

我怎么可以,如此坚决的就离开。

如果,如果我可以大胆一点,自信一点,不再害怕失去。

如果,如果我可以细心一点,不只是一味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如果……

江书白,如果我不离开,我们会不会是另一种结局。

可是,我们比谁都清楚,这世上没有如果。

现在,我在这里。

天涯海角,你在哪里。

江书白。

时光许我爱你,当不在一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想起了之前妈妈用过的几种老偏方: 脚气:生姜2两,食盐1两,加水煮沸,倒入盆里后加适量的陈醋,然后泡脚30分钟...
    菱520阅读 76评论 0 0
  • 停下来,你自己对话:人生最重要的不是别人的期待,而是真正地活出自己,这样到老了,才不会后悔。 健身操半小时+听书2...
    彩之堂主阅读 90评论 0 0
  • 那时的少年 常在忧郁的傍晚 无端找寻傍晚的忧郁 身后叮咚水滴偷学着少年局促的徘徊 三沟两壑的菜畦里种着老头的孤独 ...
    辉格hg阅读 1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