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面插是张扬,从后面插是素质

上午,因为点小事,需要去行政服务中心盖个章。因为怕办事人多,中午办不完,大早上8点半我就抢先到了。找地方停车,上楼,排号,等一切都就绪了,我才舒口气看了看手机,差10分9点。在我前面大概有11个人,我是第12个。为什么是大概呢,因为中间有两个人不在正常的排队线上,一会儿左站站,一会儿右站站,并排的同来就在旁边,不停地说着什么,中间还不时地窃笑着。要是不算上同来,我正好是第12个,要是算上,我就是第13个。

北方小城,几十年如一日的上午都是8点上班,下午上班的时间倒是经常随着五一和十一来回变化。但是行政服务中心是隶属公务员编制,上班的时间全国一致,都是朝九晚五。夏天,北方天亮的早,看着太阳出来老高了,其实才刚刚8点多一点,所以这个时候来排队办事的人也就比别的季节多。

快9点了,明显感觉到周围的人的热浪比刚才浓了很多,我向后看了看,粗略数数,短短几分钟内,就来了大概20几个。我心里刹那间莫名的舒服了很多。那谁谁不是说过?排队的时候什么情况你最开心,不是马上轮到你的时候,而是你后面的人越来越多。

9点整,公务员开始办公。第一个,第二个......大家都有条不紊,前面的办着走着,后面的不停地往前挪着。忽然,一个板寸健步如飞的从侧方目中无人的插到了前面,大家看了看他,脖子上戴着一串大金链子,穿着黑丝绸的无袖上衣,两个上臂满是纹身,下身一条雪白的扎脚裤,脚蹬一双老北京布鞋。大家都没说什么,包括我。我没说话是因为,加上他还有6个人就到我了,我犯不着为了这个小事而得罪这个愣子,谁知道他是不是某种垃圾人,万一一言不合他给我弄死咋整?不就插一下嘛?犯不着犯不着。我偷眼看了看前后,大家的表情仿佛都和我一样,也是,早一个办晚一个办,没多大关系,犯不着。

队伍仍然在往前挪动着。还有两个就到我了,我从包里拿出来要盖章的单子,攥在手里。突然,一个穿着公务员制服的人带着两个熟人,插在我的前面,也插在了后面所有人的前面,期间一句话没有,只冲里面办事的人暧昧的笑了一下,人就走了。像一阵细雨洒落我心底,那感觉如此神秘。瞬间我前面又多了两位,没事没事,马上轮到我了,现在才10点半,中午绝对能顺利办完。

终于轮到我了,我有点激动,伸出攥了半天的单子,单子居然潮潮的。满脸的谄笑,仿佛公务员是我爹,我K,我这辈子真没对我爹这样过,公务员不是公仆吗?,“我盖个章”,“在9号窗口”,“......”。排了这么久,近两个小时,排错了,谁的错?我来前已经做足功课了,问清了才来的,这tm是几个意思?“这个以前不都是在这个窗口盖的吗?”,“改了,上周刚改的,下一个......”。

我真想上去抽ta一顿,操,还是去9号吧。抽了能咋地,抽不抽的住不说,关键我也不是那种粗暴的人,只当遇到狗了。

当我走到9号窗口时,密麻麻一堆人,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排吧。我是队尾,顺着往前走。中间前面来了好几个看似想要插队的人,看了一眼满是人头的队伍,自嘲的笑笑,都默默的走到了队尾,插在了后面。最后果然没有赶在中午盖完章。还好下午1点半就上班,等我顺利盖完,看看表,4点20,这个点单位是去不了,回家尚早,关键是不想这么早就回去,心里窝憋,一个烂P章,一上午能几分钟能搞定的事,耽误老子一天的时间,P民的时间不是时间,是个P。

不是自夸,什么时候排队,我都是很自觉的插在后面,我是队尾。我很少主动插在前面的,我始终觉得在前面插队,是对公众的挑衅,是对规则的蔑视,是一种变态的张扬,“老子有本事,我就喜欢插你前面,你能把老子怎样?”,这种心态不属于我,我受的教育不允许我插在别人前面,从前面插我会很脸红,这个时代还能脸红的人不多了,这个时代还能脸红的事情不多了,这个时代还能脸红的场所不多了,不知道是这个时代的进步,还是这个时代的倒退。

职业原因,很多学生上课迟到,有的3,5分钟,有的10分8分,甚者半个小时,你来晚就来晚了,偷偷的从后门溜进来赶紧找个位子坐下就完了。可并不是,居然堂而皇之的从前门大摇大摆的踱进来,惹得满堂注目,间或不小心踢了桌角,亦或碰了椅子,悉悉索索没个5分钟消停不下来,上课的进程往往被扰乱。刚上来我也呐喊过,但是几乎每一届学生都是这样,就像考试,考及格倒是意外,挂科竟成了常态,“不会吧?这门课你小子居然过了?”,后来我也就噤声了,也许这个时代就是处处表现张扬的时代吧。

来晚了,从后面插;做错了,办砸了,小心翼翼,低个头,软软的,是自身素养高的展现,是个人价值更好实现的基础。

来晚了,从前面插;做错了,办砸了,趾高气扬,仰着脸,硬硬的,是自身素养差的展现,是个人价值扭曲的起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