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先生和Q小姐的故事

96
贝玛小丸子
2017.03.25 17:33* 字数 1338

今日重读安如意的《人生若只如初见》,最勾动我心魄的还是有关戚夫人的那一篇——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图片发自简书App


《汉乐府》中记下我对你的誓言:“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我说:请苍天为证,我愿与你相知,相爱,希望上天让我们的爱情永不衰绝。除非,山峰消失在眼前,江水枯竭,冬天旱雷阵阵,夏天雨雪霏霏,天地闭合,混沌不开,你我,重归洪荒之时,生命不在我才能与你分开。

多么声势浩大的山盟海誓呀,在举手,开口的那一刻,想必也未能料到会有那般悲惨的结局吧,如果知道,你还会如此吗?

当时的你必定对时光的力量还无所畏惧,还不懂得感情终将被时间晾干,所有的思念,到最后也不过枯竭紧缩成心口的那一点朱砂。

沧海桑田,之于时光你的洪荒中,亦不过是一须臾,至于我们心心念念的地老天荒,亦不过是以卵击石,作茧自缚罢了。纵然如此,你的思念依然不断,千丝万缕,像那盘丝洞里天真的妖精,缚住了别人也牵住了自己。

初遇刘邦时,你是否曾想过自己会是夫人?即便成了他的心头好又如何?却是凄凄惨惨戚戚。命里名里带劳了一个“戚”字。

说什么,天命攸归,其实是身不由己,人世间多少情事,最后都以一句身不由己,尔后灰飞烟灭。

文中有这样一段话:这个卑贱,恶毒的女人。她知道,你爱我宠我。她嫉妒我桃花般娇嫩的容颜。她嫉妒我的青丝能在暗夜里幽幽闪光,而她的一寸寸一丝丝,凋零,断裂。我的青春浓艳得让她一无是处。即使她换了最新的发髻,抹了再艳的胭脂,也掩不住呆滞如鱼目的眼珠,枯老似橘皮的脸色。甚至,连她的身体走近了些,也闻得到落叶般腐烂的气息。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想起了近来网络上流传的那句话:“我不化妆也比你美!”

女人之间的嫉妒大都是因为一个男人或者是一群男人,更确切的说是因为男人这个物种。必经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嘛。

可是刘邦死后,就是这个那里都不如她的女人,将她贬为奴隶,囚在永巷中,剃去他引以为傲的青丝,剥落其绫裳,并给她的脖子带上沉重的铁箍,日夜不可停歇的舂米。

这本轰轰烈烈的爱情,最后的结局还不是:子为王,母为奴,终日舂薄暮,长于死为伍。相离三千里,谁当使告汝?(《永巷歌》即《戚夫人歌》又名《舂米》)天大的宠爱,也难敌生死的相隔。

你以为这是结局了吗?那就太小看吕后那积压许久的妒忌的情绪了。这不是戚夫人最后的结局,或许是不够解恨,或许有别的原因但终归逃不过嫉妒。

如意被毒死了,戚夫人也再被处以极刑,我不能想象那是怎么样的刑罚——人彘、写到这里,我看到这个词语还是会忍不住的浑身战栗。戚夫人最终被灌了哑药,熏聋耳朵,挖去眼珠,割去四肢,割去舌头,然后人到茅坑里。如花如玉,倾国倾城的人儿,被人叫做——人彘。在茅坑里爬了三天三夜,才能如愿以偿的死去。

死去的刘邦在此时又有何用?

无用。

誓,言,不见都带着口子 吗?偏偏是有口无心。

我再想如果有重来的机会,戚夫人还会不会选择做戚夫人。相较之,我们普通人的爱可能回来的容易一些。

我想大概还是会的,因为想起那个人时胸口的朱砂定会蔓延成血。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有时候,爱只是输给了生死,时间,以及欲望。

当我们回归心海深处,那片幽蓝深静中,我是鲛人,依然会为你落泪成珠。爱是沧海遗珠——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