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爱情

96
四海WX
2016.04.27 11:23* 字数 6600

有多少爱情至死不渝,为世人所传颂。可世间,不仅仅有男欢女爱那般撼天动地,也有另一种爱情,同样那么轰轰烈烈!

落日西垂,秦浩坐在小山上灌着啤酒,十几罐空酒瓶散落在他的周围。又猛的喝了一口酒,一罐啤酒见了底,那只有力的手使劲一捏,便把瘪了的酒瓶扔在了脚边。他看向那将落的夕阳,不知道想着什么,刚毅的脸上却长着双感伤的眸子,可感伤中又透着一丝愤怒。他看了会儿落日,一转身便下了山。

“秦浩!加油!突破他们的拦截!”身材火辣的拉拉队队长柳淼淼在那里呐喊助威着。

今天中午的篮球比赛是两大学院的决赛。场上的每一个人都压榨着自己的力量。两只球队的实力不相上下,打的十分激烈。这时候离比赛结束还有一分钟,秦浩所在的球队落后对方两分,作为队长的秦浩颇有压力,要想胜利就意味着他们要在最后一分钟内投进一个三分球,然而对方的拦截甚为强势,这谈何容易!柳淼淼也是在这个时候为队员加油鼓气。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面对对方的强势拦截,秦浩渐渐生出无力感。

“咻!”一声嘹亮的哨声预示着比赛的结束。

这时,球恰好在秦浩的手里,他并没有找到机会投球。秦浩站在操场中间,双手拿着球,垂着头,听着对方胜利的欢呼。他回过头,刚毅且不沮丧,看着自己的队员,满是斗志的眼光从每个队员身上掠过。

“真正的球队,不畏困难,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败而颓废,我们要迎难而上才会更加强大!我们才会越挫越勇!兄弟们,走!我们去喝酒!”

最后他看了一眼王阳,又看了一眼一旁的柳淼淼,说道,“叫上你的姐妹们一起玩吧。”

柳淼淼转身去叫拉拉队的姐妹们,其他球员在前面走着,这里只剩下了秦浩和王阳。秦浩看着王阳,多少有点不开心。

“不就是输了一场比赛!有什么不高兴的!走!跟哥去喝酒!”王阳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说着又一只胳膊挎上了他的脖子,有说有笑的走着。

酒桌上,柳淼淼很自然地坐在了秦浩的旁边,其目的不言而喻,惹得兄弟们一通乱叫。推杯又换盏,大家都喝了不少,柳淼淼脸上早已泛起一片红霞,略有醉意的眼眸盯着秦浩,突然站起来,拿着手里的酒对秦浩说,

“秦浩,做我的男朋友吧!”富有侵略性的目光咄咄逼人。

“这么有魅力的妞儿快点儿答应啊!”王阳在一旁挤眉弄眼道,兄弟们也起着哄。

秦浩缓缓的站起来,有些不自然的看着柳淼淼:“你很优秀,我,我可能配不上你。”

“我看上你了,何来配不上我之说!”

“我可能真配不上你。那么多人追你,总有比我好的。”秦浩讪讪地说到。

柳淼淼明亮的眸子突然暗了下来,“你怎么配不上我,是看不上我吧。”柳淼淼瘫坐在椅子上,手里的酒全洒了,嘴里喃喃的说着。

本来热闹的场面瞬间安静下来,大家看着柳淼淼,她如溺水的蝴蝶般,美丽而脆弱。“别太在意,他喝多了,以后再说,昂,以后再说。”王阳在那里缓解着尴尬。那些女生也是怔怔的看着,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缩在椅子里的柳淼淼突然站起来,强颜欢笑的她眼里明明噙着泪水,又好似笑着给自己倒了杯酒,举起,对着众人嚷道“干!”,话罢,未等众人拦下,混着泪一股脑地喝了下去。秦浩那里也是眼神木讷,表情痛苦,抓起一瓶酒喝了下去。

最终,不欢而散。

“昨天你小子抽什么风,那么好的妞,你怎么给拒绝了?”宿舍里秦浩对铺的王阳问着。

“我配不上人家。”

“滚!在我这还跟我装大尾巴狼!”王阳直接从床上坐起来一脚踹在了他的头上。“那妞胸那么大,腿也那么长,长得也标致,多少人追呢,可你倒好,到了嘴边的肉,愣是让你给扔了!”

“怎么,你对她有兴趣?”秦浩傑傑地笑着,“要不,我给你撮合撮合!”

“滚开,你这小子越来越不要脸了!人冲你来的,关我毛事儿!”

他不知道,满脸笑容的秦浩心里到底想的什么,虽然是同班同宿舍,整天像情侣一样的形影不离。

大学生活就这样古井不波的流逝着,秦浩的生活也很平静,无非就是上课,打球,上网,或者出去转转。不过打球的时候却从没见过拉拉队队长柳淼淼。他觉得有些愧对她,却不知道如何弥补。他逼迫自己尝试着去爱她,可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的。他很苦恼,也很愤怒。为何对如此漂亮的女子却没有丝毫的兴趣。秦浩很无力,他弥补不了她什么,他只能给她带来伤害。

夜深了,他的思绪很乱,他不在思考这个问题,看了眼对铺熟睡的王阳,他也睡着了。

两具完美的胴体在纠缠,在剧烈的喘息,大汗淋漓,伴随着高亢的吼声,硬朗线条的躯体却如蛇般柔软,相互缠绕,翻滚,无休无止。

“呼!”秦浩突兀的醒来。太阳初升,宿舍里已有些亮光。他看着王阳,王阳平躺着,一条腿露在被子外面,胳膊也露在外面,脸侧着,头发乱糟糟的,秦浩看着阳光从他的脚爬上他的面庞,这就是千百次出现在他梦里的那个人,与他纠缠不休的躯体!他的思绪万千,并没有注意到王阳已经醒了。

“瞅啥呢!我有那么帅吗?”王阳看着他看的自己发愣打趣着。

“啊?!”秦浩吓了一跳,似被人看出了心思,“没,没瞅啥。”

“呦!怎么变成小娘皮了!脸还红了,不会是看上老子了吧。老子虽然帅,你也不用这样啊!”王阳在那里一边胡扯一边穿着衣服,他没有看见秦浩越发僵硬的脸。

王阳穿完衣服,看着还一直发愣的秦浩,“走啊,洗漱去了!不去吃饭了啊!”

秦浩腾地从床上跳下来,抓住王阳的肩膀,面目狰狞,眸子里似有猛兽,“我就是看上你了,我是个gay,我做你的人怎样!”

王阳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不轻,他看出来此时的秦浩绝非说笑。他赶紧扒开秦浩的胳膊丢下句“我去洗漱”便匆匆跑了,留下秦浩一人在宿舍里。秦浩在那里傻笑着,男人的泪汹涌着,旋即,他像被剔了骨头的烂肉般倒在床上,他早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可真正的结果到来时,他还是接受不了。

不知过了多久,门吱呀一声开了,王阳从门缝里挤了进来,看着躺在床上的秦浩,“我们还是最好的兄弟,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如死尸般躺着的秦浩突然笑了,“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哈哈,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你先出去吧,让我自己呆会。”

王阳一时间也是愁眉不展,“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说完,静悄悄地出了门。

渐渐的,落日西垂,秦浩一直没有出门,他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世界。期间,王阳来了两次,都是来给他送饭,可那两盒饭依旧在床头扔着,秦浩看了一眼,出了门。向小山的方向走着,手里拎着刚买的啤酒,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他都喜欢来到这个小山上吹着风,看着落日,喝着酒。

眼神空洞,机械的向前走,所以他没有注意到尾随的王阳,也没有注意到迎面而来的柳淼淼。柳淼淼慢吞吞地走到他的身前不远处,低着头掰弄着手指,所以她没有看到秦浩的失常。

“秦浩,我真的喜欢你。我知道你不太喜欢我,我改还不行么?有我的男朋友好吗?”柳淼淼的声音细弱蚊蝇,失魂落魄的秦浩根本没有听见她说的话就径直从她的身边走了过去。柳淼淼当时救急了,冲着秦浩的背影喊,“秦浩,到底怎样你才会喜欢我!”

秦浩木然地回过头,看着是柳淼淼,似笑非笑地说:“我说过我配不上你,我不值得你喜欢。”

柳淼淼看到秦浩的状态吓了一跳,一把抓住要离开的秦浩,焦急地问道:“秦浩,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候,王阳突然跑过来,“今天你别问他了,改天再说。”说着就要拉着柳淼淼走。

秦浩看到突然冒出来的王阳,一把搂了过来,有些恶狠狠地吼道:“发生了什么!我告诉你发生了什么!我是个gay!我爱的是王阳,我根本不会喜欢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了吧!”秦浩又突然放开搂着王阳的手,拎着啤酒向小山走去。

“秦浩,你不喜欢我就直说,为什么要编出这么荒唐的理由!”柳淼淼歇斯底里地喊着,一副将欲崩溃的样子。

走了几步的秦浩回过头来指着柳淼淼,刚要说些什么,王阳嚷了起来,“够了!什么都别说了!”

秦浩完全没有理会,有些戏谑的看着柳淼淼,“我真的是个gay,要不然怎么会对你这种美女完全没有兴趣,你趁早对我死心吧!”

“不!我不会死心的!我会接受你!我爱你!”

“你接受我有什么用!我不能接受我自己!我是个男人!我不能接受!”

柳淼淼在原地站着,仿佛没有了灵魂,王阳也在那里站着,双眼空洞,只有秦浩一步一步地走向小山。拎着他仅有的啤酒,去小山上看夕阳。

山虽小,却怪石嶙峋,甚是陡峭。不知这个状态的秦浩怎么爬上山。山顶处,秦浩坐在一块石头上,吹着风,看着夕阳,喝着酒。恰巧,在夕阳即将落下的时候,他喝完了最后一口酒。他回头看了看他们刚刚吵架的地方,似乎在寻找着某个熟悉的影子。可惜,天暗了,什么也看不清楚。他看着那太阳缓缓地沉到地下,天彻底的黑了,他抬了抬头,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也看不见,然后倏地一弯腰,趁着夜色,像一块石头一样滚了下去。

脑袋浑浑噩噩的不知道到底在思考着什么,鼻腔里满是消毒液的味道,秦浩感觉有暖暖的光照着自己的眼睛,可眼皮沉得很,怎么睁也睁不开。

“浩浩,快醒醒啊!有什么事和妈妈说。别做傻事好不好。”

他的脑袋嗡嗡的,不清楚那是现在还是梦。他明明记得自己跳下了山,可他还听见有女人在他旁边嘤嘤的哭着。他一定要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浩浩,你醒啦!以后不许做傻事!”刚睁开眼,便有一个女人扑了上来搂着他嚎啕大哭。

“妈,你怎么来了?”他感觉到,那就是他最熟悉,最温暖的怀抱。

“你都这样了我怎么能不来!接到电话的时候快吓死妈妈了!以后不许再吓妈妈,到底怎么了?”

“婷婷,浩浩刚醒让他休息会吧。”和秦浩有六分相似的男人从一旁走过来说到。

“爸……”

“你先休息会,我和你妈妈给你买点粥回来,那会买的粥都凉了。”那男人抬了抬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阿姨,我们先出去一会吧。”原来,柳淼淼也一直在身边。

“你在这里陪陪他吧,我们去买就好了。”

“我……”柳淼淼还想说些什么,可秦浩的爸妈已经转身走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秦浩眉头皱着,“还有,我爸妈知道我的事吗?”

“叔叔阿姨不知道你的那件事情,我……我和他们说是我们分手,所以,你才……”

柳淼淼以为秦浩会很不高兴自己擅做主张,结果,秦浩出奇的平静,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盯着天花板。

“那个、至于你怎么会在这里,是因为我一直跟着你,我怕你出事嘛!”柳淼淼又怕秦浩情绪激动,稍稍提高了声音快速的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她用眼睛偷瞄着秦浩,他发现秦浩偏着头微笑的看着她。“谢谢你,谢谢你帮我处理了这么多事情。”秦浩由衷的说道。

秦浩的父母在医院呆了几天,从秦浩的口中证实了他做傻事的原因。他们见秦浩并无大碍了,又对秦浩叮嘱了很多,才有些不放心的走了。因为公司实在太忙,脱不开身。

在后来的一个多星期里,都是柳淼淼一直在身边照顾,日夜不离。期间,王阳偷偷地来了几次,却从来不敢见秦浩,生怕秦浩在出点什么意外。

住院两个星期的秦浩终于可以出院了。腿还没有完全好,拄着一只单拐,身边还是需要有人照顾。柳淼淼并没有说什么,还是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为了照顾他方便,柳淼淼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而且,秦浩也不想回去面对王阳,即使秦浩什么有没有说。

“哎,这不是那个同性恋吗?怎么还有脸回来?”

“他旁边不就是那个追求他的女生吗?怎么还在他身边?”

……

一回到学校,同学们看到他们总是议论纷纷。这给三个当事人带来了不少困扰。作为拉拉队队长的柳淼淼只能利用自己的人缘去对事实做一些改变。

“哦,原来秦浩真的是为了拒绝柳淼淼才说自己是gay的,我就说嘛,那么硬朗的汉子怎么会是gay呢!”

“我觉得也是啊!真不知道当时是谁造谣说秦浩是gay,不过,现在柳淼淼不是追到秦浩了!”

“那天吵完架,秦浩到山上喝酒不小心滚了下去,还不是柳淼淼救了他,也是柳淼淼一直在医院照顾他,现在不也是柳淼淼一直照顾他!只要是个人总会感动的!”

之后,关于秦浩是同性恋的事情就再也没人议论,说的都是柳淼淼的各种好,都说秦浩找到了一个好姑娘。可是,没人注意到秦浩和王阳不在是好兄弟。

一晃大学四年过去了,柳淼淼和秦浩一直在一起,郎才女貌,不知羡煞多少学弟学妹。好似秦浩和柳淼淼的爱情已经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所有人都这么觉得。

“哈哈,好多年不见了吧!大学之后就好少联系了!”大学毕业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同学组织了同学聚会。

“是啊,好久不见了!今天要好好的喝一顿!”见了面的同学们相互寒暄着。

“哎,这不是秦浩和柳淼淼嘛!快来快来!你们当年的事情可是动静不小啊!不过,有情人终成眷属!”见到他们的到来,同学呢热情的招待着。

“哈哈,当年太年轻了,弄出不少事来!别说那些丢人的事了!”秦浩打着哈哈,他不想在提起当年的事情。

“这是你们的闺女啊!长得就是漂亮,还是你们两个的基因好啊!”

这时候柳淼淼和同学们聊着天,秦浩在那里东张西望着,不知道找着什么。突然,门口一个身影出现,秦浩的眸子突然亮了,向门口急走了两步,可又讪讪地退了回来。一旁的柳淼淼全都看在了眼里。

之后的饭局秦浩一直都心不在焉,独自在角落里喝着酒,眼镜一直暼着一个地方。那里的那个身影起身去厕所的时候他也跟了过去。

“王阳,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呵呵,怎么没有带老婆来?”厕所里秦浩问着有些不自然的王阳。

“我啊,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哪里来的老婆。我看你和柳淼淼过得不错,哥祝福你!哥也会找到一个好女人的。”王阳拍着秦浩的肩膀说。

秦浩心底突兀的一阵窃喜,“我和柳淼淼过得并不好,你难道不知道我……”秦浩顿了顿,“要不,我和你走吧!”

“秦浩!柳淼淼付出了那么多你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感动?要是没有她,你早就死了!你怎么还忍心伤害她!”王阳怒气冲冲的嚷道。

“她?!我要她救我了吗?!我这么多年活的生不如死你知道吗?!她,最多也不过是我在世界正常活下去的一张皮!伤害她又能怎样!”

“秦浩!你简直不可理喻!你真的不再是我以前认识的秦浩了!”王阳拉开门就要冲出去,却看见了门口一脸呆滞的柳淼淼。

“淼淼,不是那样的!你听错了!”秦浩看到站在这里的柳淼淼仓促的解释着。

柳淼淼面无表情,泪无声的流着。扒开秦浩不放开的手,好似听不到秦浩的嘶吼,默默地转身带着女儿走了。

她没有回家,漫无目的的游荡着,泪早已经不流了,什么是泪,什么是痛,柳淼淼已经不知道,她早已被伤的体无完肤,可她还跟犯贱似得爬起来笑着说我爱你。她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贱人!任人蹂躏,任人伤害。在街上逛了很久很久,天都黑了,手机也关了机。

“妈妈,我好饿,我也好冷,咱们去哪啊?”牵着柳淼淼手的小女孩泪眼婆娑的问着。

“回家!”柳淼淼看着她,竟是恶狠狠地,好像在看一个前世的仇人!

家里没有人,可能秦浩一直在外面找她吧,柳淼淼看着这熟悉的屋子,想起了往昔的一幕幕,她的嘴角咧着一个奇怪的笑容。她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撕了一张纸,写着什么,完全不顾女儿的哭闹。纸上写着,

“你若爱过一个人,就知道自我之轻贱。你若被人爱过,便知道自我之珍贵。一切,不怪你,怪的你什么!是我太自轻自贱了!”

写完,轻轻地把笔放下,拿着那张纸,领着孩子到了厨房,拿起了明晃晃的刀。

天亮了,秦浩还没有找到柳淼淼,已经整整一天,还是没有找到,秦浩无奈报了警。秦浩拖着疲惫的身心回了家。门却是开着的。

“淼淼!淼淼是你吗?你回来了?”秦浩疯了一样的冲进了屋子,在屋子里面喊着,找着,最后在厨房里找到母女俩。她们倒在血泊里,柳淼淼的胸膛上还插着一把刀。手还握着刀,之间还有一张纸。

“你若爱过一个人,就知道自我之轻贱。你若被人爱过,便知道自我之珍贵。一切,不怪你,怪的你什么!是我太自轻自贱了!”秦浩一字一字的读着,“怪的你什么!是我太自轻自贱了!怪的你什么!怪的你什么!”

“怪的我什么!都怪我!为什么我是一个那样的人!我即是那样的一个人为什么还要找你!都怪我!你不只是我在世界的一张皮!你还是我的亲人!你是我的亲人!”秦浩抱着柳淼淼的尸体如一只崩溃的野兽嘶嚎着。他拿起刀,狠狠地刺进了自己的心脏,一股股鲜红的血液喷薄而出,犹如那一年他喝完最后一口酒看的夕阳。

“喂,是有线索了吗?”警察给王阳打来电话。王阳和秦浩一起找失踪的柳淼淼,然后报了警,所以也留了他的电话。

“还请你要冷静。可能事实对您打击比较大。”

“说……到底,到底怎么了。”王阳颤抖地拿着手机。

“他们一家全部自杀了,就在他们家的厨房。”

“啪!”手机直接摔在了地上,王阳楞在了那里。

“先生!先生你还好吗……”

王阳当时就觉得天塌了,全部砸在了自己的身上。他不能接受,怎么就死了。“死了!全部自杀!”王阳抓着头目眦尽裂的吼着,“是我的原因吗!因为我才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我的存在!没有我秦浩会喜欢柳淼淼,他们会过的很好!我不应该出现!我不应该的!”

那是一座新坟,墓碑的照片上是幸福的三口之家,郎才女貌,女儿也很可爱,听说是出了车祸。只是,这里时不时地有个疯癫的男人来,大声地哭诉着什么。经常来,虽然他记不得其他的什么。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