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御天(神话26)

白衣七剑式,太岳五青峰!


第一局,欢喜对玉子,多宝对帝傲,昊天对钟魁。

第一场,欢喜对玉子。

“欢喜道兄,没想到第一个对手就是你,还请手下留情!”玉子一礼,整个人徐徐升起,像是一轮素月。

“哈哈!好说!好说!”欢喜朗声大笑,一个瞬移,人也到了半空中。

“请!”玉子轻摇紫气扇,微步观苍天,口中吟道:“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下一刻,紫色流光宛若水墨般从他身边铺展开来。峨峨山岳,洋洋江河,幽幽芷蕙,萋萋桂兰,萧萧草木,婷婷佳人,一幅唯美画卷瞬间跃然虚空。

秋兮离国,这就是圣门第一神通秋兮离国。

如果说姚青雪的蒹葭苍苍是一条小河,那么这秋兮离国就是整整一个世界。

流动的紫光,眨眼间就到了欢喜的近前。看似无声无息的气韵,落在这位神人眼中却胜过百万神兵。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欢喜左手指天右手指地,锦斓袈裟风舞飞扬。

苍穹之上,渐渐浮现出一尊百亩大小的佛陀轮廓。一时间,漫天红光,如同末日。

两大神域,一个是紫光流,一个是朱笔勾,一个至绵至柔,一个至刚至烈,光与色水火交融,虽无雷霆煌煌之威,却有不死不休之势!

一炷香后,水墨离国缓缓上扬,朱笔大佛则渐渐溃散。

“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玉子吟到此处,周身上下三光琉璃,整个人似乎完全超脱了这个世界。

“玉兄藏得好深!”欢喜冷哼一声,转身跳出了圈外。这一局,他完败。

第二局,昊天对钟魁。

“苍天之力!”玉帝双臂一震,头顶顿时浮现出一个影影绰绰的天球来。

那天球径有千丈,模样与天界一般无二,下面有龙、虎、凤、鳌、麟五道亮丽图腾,上面有梅、兰、竹、菊四条缤纷旋臂。

天球滴溜溜一转,落向了钟魁的头顶。

“莫说是区区一个天球,便是整个三界,老夫也视之为弹丸!”钟魁狂傲一笑,身体突然拔高千丈,直接探出两条山峦般的手臂,硬生生托起了那天球虚影。

“就凭你,也想担起苍天之重,螳臂当车!”玉帝冷笑。

随着他意念一动,那天球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连虚空也似乎承受不住,泛出了一道道坍塌涟漪。

钟魁也弯了腰,火红袍子瞬间崩碎,露出了半裸的上身。

“莽夫!”昊天鄙夷,“苍天岂是你能背负的!”

“盘古开天!”钟魁一声长啸,突然抬起头来,十指一抓,在万众瞩目之下将那天球撕成了两半。

湮灭之光瞬间爆开,在触及逍遥圈后,掀起了一道直达天心的蘑菇云。

玉帝一个瞬移遁出圈外,衣衫褴褛,狼狈不堪。

第三局,多宝对帝傲。

“神之左手!”多宝一掌拍出,登时化作一龙一虎一凤一鳌一麒麟。五尊神兽,每一尊都身长千丈,张牙舞爪,肆虐风云。

帝傲右手一沉,五指虚张,凭空凝出了一幅径尺星图。

紧接着,星图中央的北斗七星突然涌起,一把湛蓝剑柄琉璃成型。

帝傲反手抽出宝剑,隔空就是一斩。

北斗七星剑,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帝剑北斗七星剑。

伴随一道匹练似的蓝光划过,五尊神兽被拦腰斩断。

“承让!”帝傲收手,掌心的北斗七星剑随之消散成一抹淡蓝星光。

再见多宝,已然被这一剑彻底震撼,整个人恍惚不定,哪还像是一尊神,倒像是一个失了魂的凡人。

一个呼吸,胜负定论,帝傲之强,直令诸神色变。

第二局,玉子对项楚,帝傲对钟魁。

“项少侠,你也知道,神人出手等同天诛地灭!”玉子摆出了一副大慈大悲的天人嘴脸,“我敬你一身胆气,不想失手伤了你。你还是自己退出吧。”

他可不是自大,只是相信神与人之间的鸿沟根本无法逾越。再强的人,在神面前,也只是一只强壮的蝼蚁罢了。

堂堂侠门少主若是死在自己手里,那麻烦就大了。更何况,眼前这人可是上面那位傲先生的亲传弟子。

其实,他之所想,也是众人所想。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斗战,人永远不可能战胜神。

“侠门的剑一旦出鞘,就再没有无端放回去的理由!”项楚一句话给出了答案。

“那好吧!”玉子叹息,满脸不忍。

“哈哈!我话说在前头,若是先生不出全力,输了可不能后悔啊!”项楚朗声一笑。

“不识抬举!我看侠门这位少主真是疯了!”

“侠门的人就这样,个个眼高于天!”

“这下侠门要丢人丢大了!”

“如此胆色,是个英雄,可惜呀!”

人群哗然一片,几乎是一边倒站在玉子这一边。

“如此,项少侠要小心了!”玉子摇头,衣带凌风,负手而吟,“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紫气瞬间铺开,一幅水墨图卷如星空般浮现。一笔又一笔,每一笔流动的丹青,都蕴藏着彗星击地般的煌煌天威。

“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

虚空中,他衣青云、披白霓,突然做了个弯弓射天的姿势。

流淌的水墨瞬间凝成一支紫色光箭,锋镝所指,时空定格。

“好个秋兮离国!”

项楚纵身、拔剑、挥斩一气呵成。

这一刻,没有人,没有剑,只有一道碧光,一道仿佛贯穿古今、塞满六合的碧光。

画卷被瞬间撕碎,化作斑斓蝴蝶。

“这一剑,还是一剑隔世吗?”玉子恍然若失。谁能想到,他,堂堂一位神人,竟然真的败在了一只蝼蚁剑下。

整个沉璧汀万籁俱静,落针可闻。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精气神完全定格。

这一场,竟然结束的比上一场还要快。

“不愧是傲先生的亲传弟子!”帝傲双眸一亮,心灵深处燃起了一团火焰。

“此人剑术当真出神入化!”便是目空一切的钟魁,此时也面露忌惮之色。

第二场,钟魁对帝傲。

“素闻麒麟族肉身强横三界第一,在下不服,愿与帝公子近战!”若是用剑,钟魁自问不敌,所以他耍了个小聪明,先发制人,想要用激将法逼帝傲与他近战。

“好!”帝傲朗声一笑,“在下正想领教阁下的盘古之躯!”

两人同时施展法相天地,摇身变成了千丈之高。值得一提的是,钟魁一身筋肉像极了炽红的山石,而帝傲却依旧玉树临风。

“看招!”钟魁一拳砸向帝傲胸口。

帝傲五指一张,反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腕,轻轻一拽,就把对方带了个大跟头。

钟魁大怒,爬起来就是一个虎扑。

帝傲脚尖一移,画出半个圆弧,恰巧错过。

钟魁翻身一卷,又来了个龙翔,两只手臂同时探向对方的大椎和命门。

帝傲转身一拨,不但化去了对方的拳劲,还顺势一掌打在了对方的左肩上。

两个人,一个形意百变,一个太极千演,眨眼间就是万余回合。

“帝公子,你我若是再这样战下去,恐怕就是过三天三夜也未必能分出胜负!”眼见拳术身法上都占不到半点便宜,钟魁又心生一计,“我看不如这样,你我都不拆挡,各吃对方一拳,倒下就算输,如何?”

“好!依你所言!”帝傲爽快接下。

“帝公子,老夫长你几岁,就先受你一掌!”钟魁故意提高了嗓门。

“不!还是在下先接你一拳吧!”帝傲霸气十足。

“哈哈!公子气魄,当真三界第一!”钟魁放浪大笑,“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帝公子,你可要看好了!”

钟魁稳扎大马步,照着帝傲心口就是一拳。

这一拳看似十分寻常,它所暗藏的内劲却已经突破了空间壁垒,其威势不下一颗从天而降的火流星。

咫尺天涯,这就是寸拳的最高境界。

这一拳下去,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然而,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那拳头砸在帝傲心口,竟然被生生震起了一寸。

“心鼓!”钟魁大惊。

按照约定,这一拳算是结束了。哪想钟魁并没有收手,而是顺势来了个黑虎掏心,五指一张,如金刚钻般扎进了帝傲心口,接着用力一抓,撕下一块血肉。

“他竟然偷袭!”

“好卑鄙!”

“无耻小人!”

“此人也如此下作,根本不配做神!”

人群一片嘈杂,咒骂鼎沸。

即便是神,卑劣如此,也免不了万夫所指。

再见帝傲,胸口处一颗丹心灿若烈阳,每一次搏动,都会闪烁出一片湛紫霞光。

霞光中,那血洞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最后完美如初。

“这,这怎么可能!”钟魁目瞪口呆。他自诩盘古转世,却也没有这般血肉再生的变态体质。

“最强不过麒麟心,阁下难道没听说过?”帝傲笑问。

“久闻麒麟族紫霞心经举世无双,今天算是大开眼了!”钟魁垂头丧气。

“我劝阁下还是打起精神好!”帝傲双瞳一缩,透出一丝寒光,“在下可要出掌了!”

钟魁打了个寒颤,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句,“来吧!”

只见他舌尖一顶上牙膛,较丹田一粒混元气,整个人通红透亮,像是刚出炉的镔铁。

帝傲冷笑,右手一掌推出,正中对方心口。

“啊!”钟魁一声惨叫跌出了逍遥圈,整个人像肉山一样堆在地上,呕血如河。

任谁也没想到这七星斗法的决赛竟然是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还不是神。

两人都是一袭白衣,都是剑眉星目,都是玉树临风,都是翩翩美少年。不过,这气象却大不不同,一个孤傲若冰,一个豪情似火,一个桀骜不驯,一个潇洒不羁。

“北斗!”帝傲五指一张,虚空拽出了那把湛蓝宝剑,“三尺六寸!”

“承影!”项楚反手一抓,从背后剑鞘中抽出了一抹碧影,“三尺三寸!”

两把剑,一个琉璃潋滟,一个秋波荡漾,瞬间把两人的白衣染成了一蓝一碧。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同时人剑合一,冲向了对方。

从此以后,再不见人,再不见剑,只有一蓝一碧两道寒光纵横交错,割裂虚空。

这一场激战,从午时一直持续到了申时。

日月交辉,天地澄净,六虚之内静谧如画,唯有两道剑光争奇斗艳。

“你说他们两个谁会赢?”

天香峰上,一人临风而立,翩然白衣,直令日月失色。

他身后是一片空灵烟云,烟云中隐约有参天草木。一根文竹氤氲百丈,一丛兰花星光熠熠,还有无数硕果累累的桃子、李子、苹果,每一颗都有笆斗大小,红艳艳、紫朦朦,流光含露,亦真亦幻。

“一个是你的亲传弟子,一个是你的记名弟子,都不赖!”声音来自他左手指间的蓝色戒珠,“不过,这人神之间的差距还是不可忽视的!”

“所以你赌帝傲会赢?”

“不错!”

“我看未必!”白衣人淡淡一笑,“真正的高手只有境界之分,没有修为之差!单论在剑道上的领悟,项楚还要高出帝傲不少。”

“你说项楚会赢?”

“至少不会输!”

“你这亲传弟子也真是奇葩,不用自己师傅的霸剑术,倒用白衣子的七莲式!”

“白衣子,真乃非常人也!”那人抬起头,双眸中突然流露出一丝莫名寂寥。

眨眼间,又是一个时辰,两道剑光依旧耀眼夺目,没有丝毫暗弱的迹象。

帝傲绝没想会陷入鏖战,对方只用了七个剑式,却偏偏如行云流水,无懈可击。

“星海剑轮!”

随着帝傲北斗七星剑一竖,天心处,突然浮现出了一片盘形星海。那星海径有千丈,深蓝中缀满了密密麻麻的星光,尤其是边缘上,简直已经白炽化,像是刚刚磨砺出的锋刃。

“去!”

帝傲长剑一指,星盘当空滚下,这一刻,整个世界被一道梭形光芒切成了两半。

“太岳五青峰!”

项楚剑指天心,身边突然冲起五道碧绿剑气。剑气直插苍冥,瞬间化成五座巍巍青峰。

青峰之上,一层层涟漪涤荡虚空。

最终,星海不下,青峰不上,两者再次僵持起来。

“天地有剑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天香峰上,白衣人一笑朗笑,步虚而下。

“不用比了,这一局你们平分秋色!”

“傲先生!是傲先生!”

人群立即爆发出一片欢呼,接着纷纷顶礼膜拜。

“既然分不出胜负,那就一纵一横吧!”傲风云声音不大,却震人心魄,“天界、地界、太华归帝傲,东胜、南明、西亘、北元归项楚!”

帝傲闻罢,忙拜于前,高声道:“大人在前,小子怎敢窥窃神器。只望先生悲天悯人,亲御造化!”

“师尊若能出山,天下自可定鼎!”项楚也道。

“我意归隐,不复再出!”傲风云决然推辞。

多宝、欢喜、玉子、昊天、钟魁五人见状,也上前拜道:“先生勿辞,此乃众生之愿!”

此语一出,数以千万的修真者、凡人同声高呼,“风云御天!风云御天……”其声如浪,波澜三界。


上一章:与神一战(神话25) 下一章:逍遥帝君(神话2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