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散散步

文/李小六六


01

晚饭后,陪着父母在去村子后边小路上散步。

好久没出来,一看,呦呵,人还挺多。

年轻点的都在跑步,各跑各的,左臂挂着计步器,右裤兜装着手机,耳上挂着耳机,正好是周六,要不还见不到这帮年轻的。

在大点的,大多数四五人成群,说说笑笑快走着,和五六年前他们散步不同,现在多了一两条狗,金毛、萨摩耶还有最多的泰迪。

在大点的,就是老夫老妻,老头骑着电动三轮车,带着老婆子出来兜风。

走着,老爸又重复着我已把我耳朵磨出茧的他年轻的故事,每次只要和他散步,害羞的老爸总是滔滔不绝,我简简单单会附着“嗯”!

行走的大军中,我瞥到一对年轻的夫妇,慢悠悠地身姿配合西下的夕阳,宛如已步入晚年的厮守。

我问我妈那是谁,看着背影有点熟悉。你不记得了?那是李虎斗儿子和儿媳妇。

想起来了。


02

李虎斗,比我爸小,我家在村西头,他家在村东头,虽是一队的,但住的远,平时也不打照面,和他联系仅限年年农忙和村里赶集的时候。

李虎斗和他媳妇一起做批发服装的生意,起早贪黑,每天去批发市场进衣服,在拉回集市上去卖。我们这边每逢几哪村有集市我们这都是固定的,初一前村,初二区去后村,初五在我们村,按阴历来,每天都很忙,起早贪黑。每年的衣服都趁着我们村集市,爸妈都在他这买,便宜,质量上虽然没法和正品牌相比较,但对付一年还是绰绰有余的。一来二往,每次见面,总要和我寒暄几句。也是我们村早些时候富起来的一帮人,毕竟整个村里人都还是打工思想的时候,他们做起了生意,做了十几年,也攒了不少钱。

那年寒假回家,正好初五,我们村集会,逛了一圈,买点吃的。卖衣服的也不多,就那几家,唯独没看到李虎斗和他媳妇。一直到过年前的几次集会上,也都没见着。心想不干了?

那个寒假,春节时,已是春暖花开。

庄稼地里,嗷嗷待哺的小麦需要肥料的充饥。老爸搬了几袋肥料,拉着小化肥楼,叫上我去了朝村后地里走去。老爸拆开一袋肥料,把化肥楼倒满,他手扶着把手,我在前边用绳子系住钩,用身体拉着。来回两三次,走到地旁边,才发现,我家地旁李虎斗家地里小麦泛黄还小,不是一般的不好。虽说我不像我爸,是个正经的种地人,但我也在这片土地长大,还是能看出,即使麦子长势再不好也不会长成这样。我就问我爸,他家的小麦是怎么回事?

“自从十月种完麦子,他家人就再也没人来管过,就成这样了......哎,忙着呢,他就是想管,他也没那份精力。”

“出什么事了?”

“虎斗他儿子得了肾衰竭,照顾孩子呢。生意也不做,地也不种了,只能家照顾儿子,听说也该给他儿子换肾了。老百姓,遇到这事,只能挨着”


03

李虎斗家儿子叫李文,听我妈说起过,是大学生,大学学的好像是地质学,毕业后去做了勘探,天天风吹日晒,跋山涉水,最终忍受不了那种孤独,一年后,辞职回来了。之后又去了北京他大学同学那里临时帮忙。再后来就回家了,经别人介绍娶了个媳妇。

有段时间,身体突然慢慢变差了,就去了医院一查,说情况不好。去省城医院进一步检查,确诊了肾衰竭。他父母听了这些简直是晴天霹雳。前期稳定住了,天天靠激素药治疗,人也从一个精瘦的小伙子变成了180浮肿男孩。

好景不长,半年后,情况恶化了,必须得换肾,可这肾从哪来?第一肾源当然是亲人为主。李虎斗和媳妇同时做了与儿子的肾源匹配测试,结果是虎斗的肾匹配成功了。这让本身晴天霹雳的家庭看到了希望,起码还有希望。李虎斗一点也不纠结,为了儿子,该给就得给!手术进行的很顺利,没几个月李文就回家了,从此李文和老爸李虎斗的身上都多条疤,两人关系更紧密了。

虽然换了肾,李文的身体还是比较虚弱,暂时无法工作,只能依靠老婆来赚点微薄的收入。大家都爱在网上买衣服了,李虎斗和他老婆的生意就不好了,再加上这么长时间的搁置,不打算干了,可总有个赚钱的路子吧?俩人看集市上卖鸡蛋糕的生意不错,于是便托人找找这方面的由头,俩人跟着别人学习了一段时间,夫妻俩便买齐了工具,又风风火火地干了起来。周围人常说,别看虎斗只有一个肾,干起活来照样比正常人还用力。

李文在家休养着,看到一家子又火起来了,甚是高兴,偶尔显得出悲伤,觉得自己是个废人一样,不甘心。便想在家能做点什么又不费力赚钱,几经考虑和观察,决定做起蛋糕来。他找班学习,负责做,他媳妇就帮他打理,在朋友圈卖。做蛋糕,得有耐心,这个李文最不差耐心,毕竟在床上躺了那么久了,早就练出来了。渐渐地,做的蛋糕也经得起了市场的考验,虽然不稳定赚的不多,但总是条路。有一天,一个蛋糕店老板找到他,说观察他有一段时间了,也看过吃过你做的蛋糕,他们店里缺人,想让他过来上班。他二话没说答应了,毕竟是份稳定的工作,收入可以稳定点,他也和老板说了自己的情况,老板说没事,不会太累的。

又过了差不多一年多的时间,李文有了自己的孩子,李虎斗看到孙子的那一刻,流下了积攒了多年了眼泪“我有孙子了!”。在他儿子刚得知孩子患病的时候,他只是反复吸烟。


04

之后的日子里,常常从村里老人们的口里听到,李文多么的不幸,李虎斗多么的爱自己的儿子,李文媳妇多么的真心,不离不弃。

每每听到这些,我脑海里始终会出现,夕阳西下,穿着睡衣他俩,在路上牵着手,懒散散地走着,向远方,走去。守护,无言,只是这画面,再加上父母和孩子就好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