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小岛·同题】‖ 谁在为你负重前行......

谨以此文献给故去的肖老师,献给寒门苦读的韩颖学姐,献给即将进入大学校门的学子,献给所有默默负重前行的人们。

写在前面

2020年的高考,学子们在疫情和汛情中各自书写不同的人生答卷,从那一刻起,他们的命运就被自己改写。就这样一届又一届。几家欢喜几家愁,但不管怎样,总有人要负重前行继续走好接下来的人生之路。

虽然高考是人生道路上的一次小小检验,但还是将人们分出了三六九等。大家重新站在属于自己的起跑线上,负重前行。

唐山体育公园 2020年夏

谁在为你负重前行......

妮妮盯着各省市的录取分数线,就像二十年前一样。

她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如此关心高考,就连今年的高考作文都要亲自写一写,她不知道为什么还如此念念不忘,或许那些远去的学生时代始终在向她招手——一次一次捡拾不可重来的往昔。

对于妮妮来说,大学是一个不再束缚自我而是放飞自我的理想之地。

可能是多年埋头苦学压抑的结果,刚刚进入大学的妮妮,她的自我放飞确实飞得有些高了,各种社团组织的活动经常与学习冲撞,她经常万分尴尬与愧疚地退出教室,一路跑向社团,留下同学们低头读写的身影在脑后晃来晃去。

但对于不知天高地厚的妮妮来说,学校通讯社里喷香的油墨味是世界上最好闻的味道,一张张带着墨香的校报新鲜出炉,上面有她辛勤汗水凝结的果实,上面有她不为人知的人生理想。

妮妮喜欢通讯员那种疯疯癫癫东跑西颠的疯狂状态,喜欢收集素材后灵机一动灵光乍现的灵感就像呼呼喷发的火山,喜欢夜晚灯下摒心静气的遣词造句琢磨文字。她这种半脱离专业的学习生活时常引来班主任的侧目。

“有一个校园采访的任务,通讯社选来选去还是决定要你去完成。”一天课间,办公室里端坐的班主任喊住匆匆路过的妮妮,郑重其事地说。

“采访?我没做过啊,我向来是写散文的。”妮妮对于新鲜事物始终充满了畏惧感,这是人性的弱点。

“喜欢写作不能只写散文,要什么都敢于尝试,对你也有好处。”班主任慢条斯理,丝毫不顾及已经嗡嗡响的上课铃。

“好吧,好吧。我上课去了。”妮妮被上课铃催促的不耐烦,想都没有仔细想就糊里糊涂的答应了,甚至连采访对象是谁都忘记了问一下。

妮妮的性格大大咧咧,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说好听点是直爽,说难听点是不圆滑。这种性情或许自内蒙古高原天然带来,或许是后天不自觉萌发自由进化。她就这样安然度过了大半天,完全忘记了采访这回事,似乎这件事还那么遥远。

直到下午,班主任好不容易逮住太阳从西边出来好好上自习的妮妮,直到妮妮在自习室见到了她,妮妮愣住了,将疑问抛给了班主任,“这是......”

“这就是要采访的对象啊,你不是答应了要完成采访任务吗?有采访了就要写采访报道,这才锻炼写作。”班主任留下意味深长的笑,留下妮妮和她。

“其实,我真的没啥好采访的,也没啥好写的,哎......”坐在妮妮对面的她,利落短发,军绿色的薄上衣,深蓝色的裤子,运动鞋,没有校园漂亮女生那飘逸的长裙,更没有优质的胶原蛋白皮肤,却脸色蜡黄像大病初愈。

见妮妮呆若木鸡不知所措,她继续说道:“我先做自我介绍吧。我叫韩颖,来自山东菏泽,是学校大三的一名自考生。”

“我是妮妮,英语专业,大一新生,在学校通讯社做通讯员。老师告诉我有一个采访,我没做过,不知道该采访啥。”

“哈哈,老师就是这样小题大做,我真得没什么好采访的。咱们随便聊聊吧。”

尴尬到极点的妮妮完全不能放松自己,面对陌生人,平常侃侃而谈的她倒显得不合体态嘴巴笨拙了,心中暗暗埋怨班主任不告知详情。

放飞自我的天空

“这么快就采访完了?怎么样?都聊些什么了?”班主任邪恶地笑看灰头土脸的妮妮。

“老师,你简直坑人啊,连个采访对象的基本情况都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要采访什么?没有话题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快点结束了。”

“这就是要你去采访的目的啊,要想写出不一样的东西来,就要身临其境经历一些。不是没有话题,而是你不会找话题,所以你没得写。写作是考验很多方面的能力的,不是只会写散文那么简单。而对于学习,你还真要向韩颖学习一下。”

被班主任这么一说,妮妮瞬间醒悟,她倔强的性格中有着执着与坚持,这是人性的优点。

“我真羡慕你们。”再次见到韩颖,是晴朗的周末,她依旧穿着军绿色的上衣深蓝色的裤子外加运动鞋,随意坐在草地上,歪头第一句就是莫名其妙羡慕妮妮的话。

“有什么好羡慕的?”妮妮好奇地反问。

“我高考失利,没有办法只好选择自考这条路。其实这条路很不好走,要有很强烈的意志和信念坚持下去。我用三年的时间已经提前完成了英语本科的自考,就等着拿证了,现在第二个专业法律本科自考已经考了一半。”

韩颖淡淡地说着,好像说的不是自己。可一旁认真倾听的妮妮倒吸一口冷气,刚上大学的新鲜感还没过去,每天奔忙学习之外的社团活动从来不曾认真想过学习的妮妮,自愧不如的将头深深埋进双膝间,莫非这就是人比人气死人。

“我家在山东菏泽一个偏远的农村,父母都是庄稼人,种了一辈子地,家里还有一个弟弟。我曾梦想着考上好大学,学喜欢的专业,找一份工作,早点帮家里分担经济负担,供弟弟读大学。可高考失利,不允许我再次重来一回了,所以只能自考了。”

“那我们有什么好羡慕的?我还是不明白。”妮妮继续不解地问。

“我羡慕的是你们不用被迫接受命运安排去走自己的路,家庭条件艰苦的我就要被迫去接受。我家很穷,现在我一天的伙食费要控制在十元以内,否则没有钱做其他的事情了。前不久腹部刚做完手术,现在还没拆线呢,不敢笑不敢咳嗽,因为刀口会疼,可就是这样我也得看书考试。”

妮妮接不上话,只好继续聆听,她始终在拿眼前这个寒门苦学的韩颖与放荡不羁的自己做比较,不自觉的做比较。

“我要尽快拿到自考毕业证,有了这两个专业,我再考一个律师证,赶在大四毕业前找好实习单位,这样就可以尽快挣钱了。”

听听人家韩颖明明大三却想着大四甚至是毕业以后的事情,这场比较注定妮妮是个惨烈的失败者。

“所以啊,小妹妹,不要浪费时间,不管你们的条件有多好都不能浪费时间,将精力放在学习上,不要荒废学业。”韩颖黝黑的脸庞虽然没有胭脂香粉,却比那些玲珑剔透的脸都要纯净自然和亲切。

“我知道了。老师就是故意安排我来采访,实际是拿你当榜样来教育我的。”妮妮好像刚刚醒悟过来,总是后知后觉的她不知道是遗传了谁的基因,说好听点是大智若愚,说难听点是傻笨到家反应慢半拍。

“可以这么说吧,但谈不上什么榜样更谈不上教育。班主任是农村苦孩子长大的,他能理解我,他也很关心你们。若自己不努力,是没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的,我不信命,所以要抗争一下,至于成功与否,最起码我努力过了。

落日余晖下的思量

妮妮紧紧盯着工作不停的印刷机,“唰——唰——唰——”的声音比起任何流行歌曲都好听,坚定的字迹就像坚定了自己的心坚定了自己的信仰,她欣喜万分地等待着人生第一则采访通稿的大功告成完美呈现。

妮妮心底千万遍默默重复着采访对话的每一字每一句,反复思量着班主任和韩颖学姐那深切的关爱。

那一刻,她懂得了负重前行的道理,她懂得了只有自己的负重前行才有的未来。

妮妮望着家乡傍晚落日的天空,想起了二十年前,想起了很多。

这一刻,她知道,杳无音信的学姐已消失在茫茫人海但却真的为妮妮树立了一个负重前行的榜样;她知道,已在天国的老师看见了负重前行的妮妮正奔忙在人间;她也知道,命运不同境遇各异的人们都在各自负重前行的生活......这样的负重前行,不是为了别的,只为在时光的背影中留下一个更好的自己。

只有自己负重前行,生活才能称之为生活——生下来,活下去。仔细考虑后,本文以第三人称的角度叙事,或许这样做是为了更好地看清那个自己吧,那个曾经不懂负重前行的自己。

声明:文章图文均为作者“追阳葵花”原创,未经允许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引用转载!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