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觉醒还是沦陷

你问我最近过得怎么样。

我的双手停在键盘上,片刻之后,只好回答,还好。

还好,就是没有什么十分不好的事情,令人悲伤令人愤怒令人一蹶不振。

乐观的人的说法是,没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那便是最大的快乐,我在想,能够发自内心,能够将这样的信念充斥在自己的每一个发丝,每一个细胞,并在生活的细节中处处展现出来,那必定是一个经历苦难,劫后余生的人,如此才能对一成不变的,冗长的平淡感到幸福。

同时,必定具备头脑清醒,睿智,冷静,豁达,智慧,条件太多,好像很难,尤其是处在这样一个日新月益的世界里。

否则,不过是阿Q精神的自我安慰。

你问我过得快不快乐。

我应该很快乐,但是不开心,其实并不矛盾,开心是暂时的,很容易获得,而长久的快乐却是难以寻觅。

最近一年时间里,我给自己订了好几个目标,听了很多课,上了多个培训班,有的已经实现,而有的还在缓慢的进行,或是停顿。

然而焦虑这样的困兽,依然如洪水,以摧枯拉朽之势袭卷而来。

之所以为了每个月微薄的收入作困兽之斗,是因为我并不具有成为有钱人的必备条件。

之所以家庭关紧张,是因为我不愿意面对,或是臣服生活的阴暗面和自己的错误。

别人早已像坐着魔法扫帚屁股冒烟一咕噜呼啸远去,我还在原地匍腹前行,做着看似没有任何起色的努力。

我一边懊悔时间宝贵,不可浪费,却总任由自己时常在虚无中颓废。

这好像不只是我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一类人的烦恼,所有在生活中企图突飞猛进却又备感无力的,一事无成的我们。

有一天我看到一只小白狗,它追着自己的尾巴,在原地不停的打转,逗得众人哈哈大笑,我觉得,我跟它很像,一直在打转。

有时候,我不得不做思想上的清道夫,视以上负面思考如击球,来一个击一个,来一又击一对。

我们从来不相信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因为那过程,过于艰苦漫长,而贪图安逸,更像是将要灭顶的旋涡,任你撕吼喊叫,也要拉扯着你坠落。

我们所做的,只能去和现实抗争,对现实不满,对他人不满,想要改变环境,改变他人,却总徒劳无功,甚至适得其反。

每个人都有明暗善恶两面,如同这个世界一样,我们耳听四方眼观八方,接受了我们所看到的一切,却独独不想面对自己内在的那个部分。

它更像一个黑洞,幽暗而不可触摸,我们不愿意进去探索,将里面的阴冷摊在阳光下晒酿,或是将光带进去,趋散黑暗。

于是,我们产生了很多的信念,三观,标准,态度来约束自己,与此同时,也用来衡量批判他人,这就是我们每日所思所想的基础,可是我们从来不去检测思想的正确性。

许多困挠便源于此,所有的愤怒,不满,痛苦并不是因为事情本身,而是出于你对这个事情的理解,痛苦由此而来。

我们没有随时查看自己的思想,并检验自己的正确性。

看过一篇文章,关于人世间种种烦忧,他说,如果你能深谙“关我屁事,关你屁事”的心理态度,能消除世上90%的烦恼。

深以为然,关我屁事,是提醒自己,界线清晰,不要逾越,所有的人事物都是自己内在的投射,任何能触动你的东西,请先看看是否有旧伤被碰触,是否有阴影在散发寒气。

关你屁事,则是告诉自己,不要在那些外在的,不可改变的,不可抗拒的东西上浪费能量,坚定自己的内心,在内在层面做一个调和整理,然后再集中精力去应付可以改变的部分。

成长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认知层面的升级,如同天梯,高不可及,我不愿停留在最低端的无知状态,在攀爬的过程中或许会困难重重,会头破血流。

给自己一点时间,一点信心和耐心,有一天,我会感谢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每一件事情,无论是怨言还是恐惧,是欢喜还是感恩,还有在这一切迷雾重重的混沌世界中,仍踽踽独行的自己。

今晚夜凉如水,窗外的绿叶在小雨的淋刷下油亮油亮的,孩子卷在床边发出均匀的呼吸,也许,秋天是个容易思虑的季节,才导致我这么多胡言乱语,也许我真的只是,书读得不多,想得却不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