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你必须知道的,关于第一季开篇前发生的那些事儿

更多剧评、影评、书评文章欢迎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晶姐札记

回头重新看《权力的游戏》的时候会发现很多伏笔,比如我们会从很多人物的三言两语中拼凑出在第一集之前发生的如下事件:

坦格利安王朝的建立

大概200多年前,维斯特洛大陆原本有七大王国各自为政。“征服者”伊耿·坦格利安一世带着他的龙踏上大陆统一七国,创立坦格利安王朝。伊耿在他最初登陆的黑水湾建立了首都君临城和红堡,他把与他抗争的敌人们的剑拿来铸成铁王座。

铁王座

他把维斯特洛大陆分成四个主要区域——北境、南境、东境和西境,并任命当地的一位封臣为每个区域的守护和管理者:兰尼斯特家族为西境守护,史塔克家族为北境守护,提利尔家族为南境守护,艾林家族为东境守护。大陆基本被分为九个区域,也就是九个主要家族的所在地。


铁王座大厅里的惨案

王位经历坦格利安几代人最后到了“疯王”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手上,他的大儿子雷加·坦格利安深受爱戴,当时的首相泰温·兰尼斯特曾提出将女儿瑟曦许配给雷加,疯王忌惮泰温的势力没有答应,而是让雷加迎娶了多恩马泰尔家族的伊莉亚公主。疯王还在泰温不知情的情况下任命其长子詹姆为御林铁卫,泰温愤怒,辞去首相一职。

赫伦堡比武大会(这个大会出了很多有意思的插曲。此处你们可以百度百科搜索一下莱安娜·史塔克,关于这段故事百科讲的很详细。大致就是莱安娜为了伸张正义假扮笑面树骑士(穿着并不合身特别大的盔甲),雷加因她的美貌和义举一见钟情,公开场合示好莱安娜。此处可以猜测出班扬·史塔克后来为什么加入了守夜人,有可能是他私下帮莱安娜凑齐盔甲,结识雷加,从而间接造成了后面一连串的悲剧

一年之后,雷加在河间地再次碰到莱安娜·史塔克(柰德的妹妹,已经与劳勃·拜拉席恩订婚),然后两人失踪了。(当时流传的说法是雷加私自绑架带走了莱安娜并且强暴了她才有了琼恩·雪诺。不过可以猜测真相是两人私奔了。因为劳勃的风流人尽皆知,他已经有了一个私生女。莱安娜对婚事并不满意,她对于柰德的劝说并不买账,她认为劳勃对她的爱情固然珍贵,却改变不了一个人的本性。)

柰德·史塔克的大哥布兰登·史塔克正准备赶往奔流城迎娶凯特琳·徒利,听闻妹妹莱安娜被绑架,脾气一贯火爆的他直接赶往君临,大闹红堡让雷加出来受死。疯王以“意图谋杀王储”的叛国罪名将布兰登·史塔克逮捕,并作为人质让柰德·史塔克的父亲瑞卡德·史塔克前来对质。当瑞卡德来到铁王座大厅时,疯王不由分说要处死他们。瑞卡德要求比武审判,疯王却宣称烈火是代表王室的骑士,活活烧死了瑞卡德。疯王还将布兰登的脖子套在绞刑架上,并把一柄长剑放在他恰好无法触及的地方。布兰登拼命往前想要拿起剑救自己的父亲,结果绳索被他拉的越来越紧,最终布兰登被自己活活勒死。


簒夺者战争

劳勃:七国的人至今还叫我簒夺者

在残忍杀害史塔克父子之后,疯王还想赶尽杀绝,飞鸽传书要求谷地领主琼恩·艾林公爵献上柰德和劳勃的人头(莱安娜的二哥艾德·史塔克和未婚夫劳勃·拜拉席恩当时都正在谷地领主兼东境守护琼恩·艾林公爵手下做侍从,琼恩·艾林公爵一直把他们两个当作养子视如己出。)

琼恩·艾林忍无可忍,便召集谷地封臣起兵反叛,并将柰德和劳勃各自送回封地,北境、风暴地和河间地随即响应,霍斯特·徒利的两个女儿凯特琳和莱莎分别嫁给了奈德与琼恩·艾林。七大王国一下子反了四个,篡夺者战争全面爆发,劳勃被推举为领袖。

太子雷加下落不明,王室军队群龙无首,焦急的疯王派遣几名铁卫出去寻找雷加。不久雷加出现,他劝说疯王放下身段向西境守护泰温·兰尼斯特公爵求助。此时的泰温·兰尼斯特已经不是首相了,他选择按兵不动,隔岸观火。只有南境的河湾地和多恩站在了疯王的一边。

雷加率军北上在国王大道穿过三叉戟河的渡口与起义军展开决战(就是剧中第二集二丫的冰原狼咬伤乔佛里的地方)。雷加在与劳勃单挑对决时被劳勃一锤击中胸口阵亡。主帅阵亡,王室军队溃败,三叉戟河战役成为战争的转折点。因为劳勃在与雷加的对战中受伤,艾德·史塔克接管了起义军指挥权并带领部队全力奔袭君临,此时的局势已然明朗。

泰温·兰尼斯特在艾德·史塔克的主力部队到达君临几小时前挥师前往君临,他号称向疯王效忠,要求打开城门。疯王并没有听从情报总管瓦里斯极力反对兰尼斯特军队进城的建议,却听从了派席尔学士的建议打开了城门。结果泰温进城后,兰尼斯特军队进行野蛮的屠杀,以劳勃的名义洗劫了君临城。

疯王打算点燃城市下面的火药,将城中所有人都烧成灰烬,并命令侍卫詹姆·兰尼斯特带回父亲泰温·兰尼斯特的项上人头。詹姆从背后杀掉疯王,从此背上了“弑君者”的称号。直到临死疯王一直说着这句:“Burn them all(烧死他们)”。不过詹姆也算阻止了疯王的疯狂行径,救下了君临城的百姓,没有让君临陷入火海之中。

当奈德率军冲进铁王座大厅时,看到詹姆已经杀死疯王,正坐在王座上。所以才有了第一季第七集里瑟曦·兰尼斯特和柰德的这段对话:

瑟曦认为柰德当时本来有机会称王的

泰温·兰尼斯特为了和前朝王室撇清关系,让他的封臣克里冈家族领主“魔山”格雷果·克里冈奸杀了雷加的妻子多恩公主伊利亚·马泰尔,并杀死了雷加尚在襁褓中的两个孩子。

随后赶到的劳勃被泰温所率领的西境军拥立加冕为国王,柰德无法接受劳勃赦免兰尼斯特家族对坦格利安孩童的凶杀,更无法容忍弑君者詹姆继续留在铁卫效命,他与劳勃发生了两人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争吵。琼恩·艾林劝解无果,柰德一怒之下只身带领部队前往南方收拾战场。

坦格利安家族幸免于难的只有早已出逃的蕾拉王后(疯王的妹妹也是疯王的妻子,当时已经怀有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和二王子韦赛里斯·坦格利安。


莱安娜玉殒极乐塔

在解除了保皇的南境军对死守风息堡的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的围困并招降河湾地诸侯后,柰德继续南下寻找妹妹莱安娜。

莱安娜在多恩北部与风暴地交界处的极乐塔里,塔外竟然有三名御林铁卫驻守(疯王之前派出去寻找雷加的两名铁卫以及雷加的挚友)柰德好言相劝对方撤退遭到拒绝,双方发生了激烈战斗,最后交战十人中只有艾德自己和霍兰两人幸存下来。

柰德进入塔中发现了躺在“血床”上虚弱的妹妹莱安娜。莱安娜在弥留之际恳求柰德能收养自己刚刚出生的儿子(也就是琼恩·雪诺)。出于对雪诺的保护(从剧中国王劳勃和柰德在国王大道上的对话可以看出他因为莱安娜对坦格利安恨之入骨,更别说会对莱安娜和雷加·塔格利安的孩子赶尽杀绝),柰德只能说这个孩子是自己的私生子,哪怕让他这样一个有原则的正人君子背负一个不好的名声,遭受妻子凯特琳的误解。

一提起坦格利安劳勃就火冒三丈

柰德回到君临和劳勃一起哀悼莱安娜,两人因此和解。做了国王的劳勃为了拉拢兰尼斯特家族巩固统治,迎娶了瑟曦·兰尼斯特为王后,但却始终忘不了莱安娜,以至于在新婚之夜醉酒,和瑟曦圆房时叫出莱安娜的名字。

下图是第一季第五集中蓝礼·拜拉席恩和百花骑士洛拉斯·提利尔的对话,请重点看字幕:

劳勃对瑟曦并没有感情
现在王国的风气

记得瑟曦和劳勃在剧中的一段对话:

劳勃:“有时我都不知道是什么在维系国家”

瑟曦:“我们的婚姻”

然后两人十分尴尬的大笑起来。

劳勃和瑟曦可以说彼此折磨了很多年。瑟曦曾经是如此喜欢并崇拜着劳勃,所以她才会对柰德说:“我崇拜过他,他是当时七国所有姑娘的梦中情人,却只属于我一个人。婚礼当天,在圣贝勒大教堂看到他蓄着黑须,精壮勇武的模样,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对比现在的劳勃,从一个意气风发的小伙变成了一个臃肿颓废的国王,岁月真是把杀猪刀啊。最讽刺的是他竟然喝醉撞在猪上了,一个国王最后竟然被一只猪杀死(当然了,递酒的侍从蓝赛尔·兰尼斯特百分百在酒里下了药)

第一季第十集中民间流传的关于劳勃的歌谣

瑟曦逐渐从一开始对劳勃满怀期望变成最后的怨恨:

瑟曦:“我们之间曾经有过可能吗,是否有那么一段时期甚至一瞬间?”

劳勃:“没有,这样的回答让你觉得好点还是更难过?”

瑟曦:“没有丝毫感觉。”

臃肿的国王

得不到的往往是最好的。对于一生挚爱莱安娜,劳勃这样说道:“我甚至记不起她的样子,只知道她曾是我唯一的追求,有人把她从我身边夺走,庞然如七国都弥补不了她留下的空白。”


连载文集: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

我的公众号|豆瓣|知乎|微博:晶姐札记

更多文章请点击:公众号【晶姐札记】文章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