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菁清 | 民国文豪发妻尸骨未寒,遇到她即思第二春

那年,她与鳏居的梁实秋结婚,洞房在她家。

她是当红双栖艺人,却偏偏爱上了大自己28岁,已是耄耋之年的大文豪。

韩菁清,梁实秋的第二任妻子。

梁实秋发妻意外身亡,仅去世半年,遇见她,一段轰轰烈烈的忘年恋开始了。


1.

梁实秋初识韩菁清时,便对她的名字产生了兴趣。

梁实秋说:“箐清”二字读起来太拗口,为什么会取这个名字。

她便一五一十的给这位长辈讲起了自己名字的来源。

原名本来叫韩德荣,因为从小热爱音乐,后来出道做了歌星,便给自己取了个艺名“韩菁清”。

韩德荣,这名字听起来完全像个男孩。

梁秋实有着同样的疑问。

这先要来说一说她的富豪爸爸。

父亲韩惠安人称“韩四爷”,年轻时便从商经营盐业,发了大财,成了当地有名的大盐商。

韩菁清自小生长在富豪家庭,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千金小姐。

那个年代的富商三妻四妾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这位韩四爷当然也不例外,前后娶过八个妻子,却子嗣凋零。

原配夫人陈氏是韩家的童养媳,自幼生长在韩家,生养一子。

二夫人唐慧贞,十二岁便成为韩四爷的妻子。

家中大小事都由她主持,可以说是女强人了,但并没有生育。

三夫人杨氏,学医出身,与韩四爷的婚姻却受到唐慧贞的极力阻挠。

婚礼当天这位霸道的女强人带人打到婚礼现场,只因为杨氏强烈要求明媒正娶才肯嫁给韩四爷。

韩四爷大概是真怕这位二太太,无奈之下只得将杨氏转移到庐山别墅里。

新婚蜜月,没多久杨氏便有了身孕,韩四爷自然喜出望外。


2.

他多么希望心爱的人能为自己生下一名男孩,长大后可以承担起家族的事业。

孩子未出世,韩四爷就为腹中孩儿取好了名字:韩德荣。

韩德荣就是韩菁清,韩四爷唯一的女儿。

杨氏却不知何故,生下女儿以后便远走高飞,没了去向。

韩四爷算是个称职的父亲,一直都没有给女儿讲过母亲的事情。

直到韩菁清长大以后,才从父亲好友口中了解到一些母亲的情况。

韩菁清变成了没有妈妈的孩子,韩四爷却将她视为掌上明珠。

菁取自《诗经——唐风·杕杜》一句“其叶菁菁里”。取了菁菁两个字作为艺名。

“不过,很快就发现,在歌星中用‘菁菁’两个字作艺名的人有好几个,我就改成‘菁清’,而且加上了姓,成了‘韩菁清’,再也不会跟别人重复……”

韩菁清只专心地讲着自己名字的来历,梁实秋却已是一脸惊呆的表情。

原以为歌手不过是多才多艺的花瓶,没想到她还读过《诗经》。


3.

梁实秋与韩菁清的初次接触便有很好的印象,两人便聊得更加投机了。

令梁实秋惊叹不已的是,韩菁清对李清照、李商隐、李白、杜甫这些人的经历、作品都能说得上来,两人聊得不胜欢喜。

韩菁清也有一颗上进的心,原先是歌星、影星,后来还参加研习班学习编导。

梁实秋对韩菁清的人设过低,完全没想到她也这么喜欢文字,这给了梁实秋很大的惊喜。

两人在一起,或者谈文学艺术,或者道国事家常,或者一起吃饭、散步。

这不就是爱情的样子吗?

这样的感情无关年龄,对于耄耋之年的梁实秋来说,已是许久不曾遇到的情感。

梁实秋像丢了魂魄似的,坐卧不安,丧妻之痛也早已抛到脑后。

可对于韩菁清,一直将梁实秋看作敬重的长辈,打心里没有别的念想。

当梁实秋不断向表达爱意时,她心里更多的是恐惧。

此时的她,早已过了对爱情抱有幻想的年纪,爱情于她而言,充满甜蜜却也饱含心酸。

韩菁清不禁回想起第一任丈夫,比她年轻、样貌英俊的乐师罗密欧。

面前这个人毕竟已经71岁,依靠助听器才能正常交流,并患有严重的糖尿病。

如果接受这样一段感情,即将面对怎样的生活。


4.

梁实秋早已忘记两人之间28岁的年龄差距,开始了猛烈的攻势。

他得知韩菁清的住处以后,经常在韩菁清家楼下守着,手里握着写好的情书。

从认识的第六天开始,便一天一封情书,没有邮票没有地址,一定要亲手送到她手中才罢休。

梁实秋写道:“不要说悬崖,就是火山口,我们也只好拥抱着跳下去。”

恋爱中的他变成世上最有才情的人,更何况梁实秋本就是才华横溢。

梁实秋炽热的爱情火焰,终于化开了她所有的理智关隘。

这段忘年恋却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梁实秋的学生一致反对这段恋情。

这群文绉绉的学生,压根从心底里瞧不上这个外表光鲜亮丽的大明星。

有人说,韩菁清是为了钱。

以她当时的名声,梁实秋那点版权费又能有多少钱。

有人说,韩菁清一个演员配不上梁实秋的文采。

“歌星作家”的爱情,是对作家的亵渎。

可只有梁实秋明白,她比任何人都配。

两个人的相互吸引,不在于对方有多优秀。

我喜欢的样子,恰好你都有。

梁实秋曾为韩菁清写下这样的文字:

“我像是一枝奄奄无生气的树干,插在一棵健壮的树身上,顿时生气蓬勃地滋生树叶,说不定还要开花结果。

小娃,你给了我新的生命。你知道么?你知道么?……

我过去偏爱的色彩是忧郁的,你为我拨云雾见青天,你使我的眼睛睁开了,看见了人世间的绚烂色彩。”

对梁实秋来说,这是一份与生命相关的爱情。


5.

这样一份爱情,让梁实秋重新获得了生命,犹如苍老的大树重新获得了生机。

梁实秋身着玫瑰色西装,橘黄色的领带让这个耄耋老人散发着光芒。

手上佩戴着定情戒指,手捧一束鲜花,仿若四下无人,眼中只有倾心已久的那个她。

韩菁清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这段跨越年龄界限的爱情。

婚后,韩菁清一直悉心照顾梁实秋的生活。

老夫少妻的组合,你的健康就是我最大的安慰。

梁实秋却经常不注意饮食问题,韩菁清每次都会生气,跑到洗手间里流眼泪。

梁实秋便像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躲在门外给她唱情歌,直到消气为止。

爱情无论何时都是这般模样,前一秒你恨不得撕了他;

下一秒却蹲在地上边哭边捡,然后两个人破涕为笑。

1975,韩菁清同梁实秋结婚。

1987,梁实秋病逝于台北。

韩菁清一生未曾生育子女,晚年和梁实秋养猫为乐。

韩菁清陪伴梁实秋度过了人生最后13个春秋,也是人生最美好的13年。

直到1994年8月10日,韩菁清去世,年仅63岁。


6.

梁实秋丧妻仅半年,便重拾爱情,仿佛重获新生。

是与前任妻子感情不够深,还是韩菁清太过有魅力。

梁实秋这一国宝级文学大师,喜欢上一个影视界的女明星。

跨越28岁的忘年恋,任何道德的评判在爱情面前都变得格外空洞。

你喜欢我,我喜欢你,遇到的时间刚刚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