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叔同突然出家后,他的妻子哭诉:你慈悲对世人,为何独独伤我

1918年的春天,一个哀怨的日本女人,站在杭州“虎跑”的寺庙前,流流满面地和一个神色静淡,漠然如空的僧人说出了下面的话。

“叔同——”日本女人叫唤道。

“请叫我弘一。”僧人纠正道。

“弘一法师,请告诉我什么是爱?”

“爱,就是慈悲。”僧人回答道。

“先生,你慈悲对世人,为何独独伤我?”

这段对话让无数人动容,也震撼了我,可是却感动不了这个僧人。这个僧人是李叔同,泪流满面的日本女子是他的妻子诚子,他们一起11年,有了一个儿子,可是李叔同却决绝地离开了她,遁入空门。李叔同成了一代高僧,可是很多人都说,他慈悲对世人,却独独辜负了自己情深义重的妻子。

一,李叔同去日本留学,恋上女模特。

李叔同才华横溢,不过一直就和佛有缘,不仅他的父母信佛,据说他出生的时候,就有喜鹊口衔松枝送了过来。懂事后的李叔同一直就将这松枝带在身边,因为他坚信是佛赐给自己的祥瑞,也坚信自己和佛是有缘的。

李叔同是在日本留学的时候认识这个日本妻子的,据说叫诚子,她原本是李叔同房东的女儿。那时候李叔同正痴迷于绘画,可是却一直找不到女模特,然后就看中了这个女子。李叔同有次试探性问了她是否愿意做模特,没想到,诚子居然答应了。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那就是李叔同要找的是裸模了,所以这个女子能够答应,李叔同还是很意外,最后交往多了,才明白,这个日本女子是觉得李叔同有才华,很仰慕他了。爱情总是让人犯傻,别说是做模特了,估计当时喊她上刀山下火海,她也会很乐意了。

两个人就这样开始交往了,李叔同画着画着,也喜欢上了这个单纯执着的女孩,他和国内的妻子分开,正式和这个女子走在了一起,不过也没有持续多久了,因为李叔同要出家。

二,李叔同告别尘世,出家为僧。

1918年,李叔同给诚子留下一封信,无比决绝地走进了寺庙,此时的他再也不是那个“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的浪荡才子,有的只是一个看透红尘,青灯古佛的弘一大师。

很多人说他抛弃妻子很绝情,他给挚友夏丏尊是这样说的:“人生无常,如抱病而死,想不抛,也做不到。”他离开的时候,给自己的日本妻子也写了一封信,信的内容如下:

做这样的决定,非我寡情薄意,为了那更永远、更艰难的佛道历程,我必须放下一切。我放下了你,也放下了在世间累积的声名与财富。这些都是过眼云烟,不值得留恋的。我们要建立的是未来光华的佛国,在西天无极乐土,我们再相逢吧。为了不增加你的痛苦,我将不再回上海去了。我们那个家里的一切,全数由你支配,并作为纪念。人生短暂数十载,大限总是要来,如今不过是将它提前罢了,我们是早晚要分别的,愿你能看破。

我们可以看出,李叔同并非绝情寡义,他对妻子是有了安排的,他知道妻子有技术,回了日本还是能生存下去,他知道大限总会来临,他现在“想建立的是未来光华的佛国”,并且也希望与妻子“在西天无极乐土,我们再相逢。”

1942年4月13日,弘一法师圆寂,这个写下凄美《送别》的男子和这个世界做了永别。荒凉尘世中,他活了63年,俗世39年,在佛24年。李叔同舍弃了功名利禄,舍弃了情深义重的妻子遁入空门,我想他的这个选择是真的看透了人生苦短,明白最终想要的还是佛法中的那方净土吧。

爱憎会,恨别离,求不得,又放不下只会一生痛苦。我不知道李叔同的这个日本妻子的结局如何,但是既然李叔同说过他们会在极乐世界重逢,还是祝福她吧。

本人原创,已签维权,抄袭必究。

湘西小木鱼.2019.4.13

愿和你在历史长河中,寻找至纯的爱恋。

更多的民国爱恋故事在民国女人传

更多的古代爱恋故事在古代女人传

更多的散文杂文随笔在尘世随想录

更多的历史小故事在历史小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