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2017-09

字数 3187阅读 31

本篇收集作者 2017 年 09 月期间的一些或成熟的或不成熟的想法。
字数约 3100 字;阅读时间约 7 分钟。
本篇胡乱记写九月生活中的一些小趣事。


九月生活素描

1. 'Damn It'、'Bless You' 的正确语法

好学的 L 君某日提出了这个问题——「你有没有想过,『God bless you』这个句子似乎并不符合语法?」我独自想了片刻,试图从 'God' 这个词的特殊性入手去解释,但发现行不通——God 指的就是那唯一的三位一体的上帝啊,不可能是复数性质的集体名词,原版圣经(KJV 版和 ASV 版)中上帝用的动词也是第三人称单数形式。我自己也联想到了其它诸如 'God damn it' 这样不太好的句子,我以前则一直以为是祈使语气的句子。最终我跟 L 君说我暂时没能解答她这个疑问。

无事乱翻书显然是有好处的。在 L 君提出问题之后,某次我随手翻着一本语法书居然碰巧让我找到了答案——

虚拟式动词原形亦常用在独立句中,表愿望。如:

  • Long live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
  • God bless you!
    上帝保佑你。
  • God damn it!
    该死的!
  • The devil take you!
    见鬼去吧!
  • So be it then.
    就那样吧。

摘自:薄冰, 何政安. 薄冰英语语法[M]. 北京: 开明出版社, 2003: 370.

这一章是在讲「虚拟语气」的,上述列举的句子都是虚拟语气表愿望的用法。所以,我们其实是在用较为委婉的语气表达 'God bless you' 和 'Long live my Lord' 这些美好愿望的(此处应有 [微笑] 表情);同时,'So be it' 这种无奈而稍带乐观的句子也得到了很好解释;当然,我们同时也友好而委婉地表达 'God damn it' 和 'Damn you' 这样的诅咒(此处更该有 [微笑] 表情了)。

而当我们再细细思索的话,就会发现 'Damn you' 和有名的 'Fxxk you' 其实并不是同一种语法。此前我一直将 'Damn it'、'Damn you' 连同 'Fxxk you' 这样的句子理解为祈使句,但现在看来不是了。如若我们把 'Damn you' 或 'Damn it' 理解为 'God damn it' 或 'God damn you' 的话,那这两句就不该是祈使句,而是如上所述的虚拟语气动词原形表愿望的句子。

但 'Fxxk you' 应该还算是祈使句,至少,当我们不得不使用这个句子的时候——上帝保佑你们开开心心,永远不要使用这个句子吧——我们心中钦定的那个主语,可能会是自己,或者多半是对方。(不太可能是其它什么东西了吧?)在这两种情况下,'fxxk' 尽管作为动词原形,无疑跟上述虚拟语气的用法是不相符的,因为——

  • 假设你造句时心中的潜台词是 'I fxxk you',那其实你造的是一个时态正确无比的句子,你用了现在一般时表将来,毕竟这事儿还没发生,你目前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 假设,你造句时你其实想表达 'Go fxxk yourself',那么,此时的 'Fxxk you' 就是一个祈使句了。我猜这种解释也应该是这句话的原始语境。毕竟,你请别人去干,自己不用代劳,这不挺好嘛?

By the way,说了这么远,我来抖个包袱——

哪一个单词,以 f 开头,以 k 结尾,一听就让人兴奋,甚至开始有紧张情绪呢?

《薄冰英语语法》封面

By the way,我们顺便复习一下、涨涨知识:英语只有三种语气——直陈语气、祈使语气和虚拟语气。

By the way,答案是「Firetruck (消防车)」啦。

2017年09月28日18:34:04


2. 把《动物世界》当恐怖片看的 L 君

L 君怕蛇,或者应该这么说吧,L 君惧怕绝大多数爬行类动物。这本来无可厚非,似乎大部分女性都是如此,即使身经百战者如我母亲大人,也对爬行纲动物——如壁虎等——深恶痛绝。

不过虽则怕蛇,L 君却总按捺不住砰砰作祟的好奇心,一有机会从杂志图片或科普书籍或纪录片里看蛇虫们的影视图像,窥探究竟,还偏得拉上我一起看。

所以,一到了《动物世界》或类似的纪录片作品里有蛇出镜,L 君既兴奋又害怕。随着我们观看时间的递增,她身体的蜷缩度和曲率也在递增,抓着我臂膀的双手的力度也跟着递增。此时我若不识相轻轻一动,她定会风声鹤唳,仿佛画面中的蛇已然穿越屏幕、游走至她跟前,她猛然倒吸一口凉气,「喂!千钧一发的时刻,不要乱动好不好!」偏偏国外的捕蛇大师如奥斯汀 · 史蒂文斯等,在抓到蛇之后总爱环抱于手臂之间把弄、赏玩、喟叹,向镜头展示着它们的优美身段,捏住其颈部上下颚咬合处使之露出獠牙呈现其天然的造物之美,并顺便对其毒汁收集取样……此刻的 L 君真的无法再故作镇静——「为什么他还在玩呀!赶紧放走它吧!」

终于等到蛇的戏份完结,切到了企鹅或者考拉的专场。L 君瘫软无力地倚在沙发上,携其手覆而观其手心,见汗涔涔一片。

2017年09月19日20:37:45


3. 不老传说 Pt.2

在人生无限公司的几位老总跟五迷朋友们约好要把演唱会开到他们 60 岁、70 岁的同时,我也真的跑去听了一位现年 69 岁,也曾经摇滚过的「歌神」的演唱会了。

「歌神」许冠杰

许冠杰在香港歌坛的地位无须赘言——粤语流行歌曲的奠基者和开山鼻祖、香港乐坛自作自唱的先驱、「歌神」……他推出第一张个人唱片的 1970 年,对于许多流行乐迷而言,可能是个无比遥远、难以想象的上古时代。

2005 年,我还是小学五年级,在《南方都市报》上读到当时许歌神到广州开个唱的娱乐新闻——那篇文章的标题我到现在都记得非常清楚——《57 岁「老人」 一晚唱足 38 首》。12 年后的这一晚,我终于亲临这位上古「歌神」的演唱会现场。老许以他老牌港式的台风,舞蹈动作也不多也不花哨,曲间唠的家常也十分亲切近人,他用稍稍颤巍的歌声,为我们演绎那批旋律老旧年代感强烈、而歌词至今不算过时的老歌。

老许要唱七十年代情歌《纸船》之前,让全场观众一起点亮手机闪光灯边晃边合唱,这是最让同行的 L 君感到震撼的一刻。她说,老伯伯和老奶奶、大叔和大妈全场合唱,还跟着节奏晃手机,这种场景在很多流行歌手的演唱会上相信都是少见的。

而让我感触深刻的另一个场景,是老许唱起《有酒今朝醉》的时候。这首歌改编自北美民谣《Oh Susanna》,许冠杰从八岁、十八岁、二十八岁和六十八岁四个人生阶段的不同境遇里唱出了「有酒今朝醉」这种不变的乐观情怀。他开始组乐队唱歌大约是十八岁,而写这歌的时候差不多二十八岁。而在当晚他开始唱「行年六十八岁,腰骨都脆……」这一段,我想,过了四五十年,这时的歌词,还算不算是老许的自况呢?他是不是偶尔「叹下双蒸,打牌抽下水」呢?从毛头少年到七旬老者,这么多年一直在唱歌,究竟是什么样的经历呢?当然,我可以肯定,他现在,一定还是「回头望过去,始终个句,有酒应该今朝醉」的。

回头望过去
始终个句——
有酒应该今朝醉

若非要说这一晚有什么遗憾,那应该是,我长大了,我懂了。这一晚来了三四位暖场嘉宾——似乎比平常的演唱会都要多——他们或与许冠杰合唱、或独唱,占去全场约有五、六分之一的时间。我知道,许歌神老了,他要时间休息,他不能像年轻的时候那样「唱足四五粒钟」了。他那 25 岁左右的灵魂可能确实不需要休息,但他 69 岁的躯体,需要趁换装、暖场、前奏或间奏的时间休息。暖场的嘉宾,除了为歌神争取时间,可能还有商业合作的关系在。这些,在我小时候,我都是不懂或者不知道的。

2017年09月11日17:36:09


4. 所以,我的投篮真的像拉希德 · 华莱士?

傍晚我去打球,在一块空场上投篮,一老兄也过来一起投着玩。我没充分热身,并不打算做大开大合的跳投或上篮动作,只是先练习立定投篮和内线脚步:很慵懒地背打「假想中的防守者」,在几乎是 0.5 倍于常速地转身甩开假想敌后,再微微后仰高举投篮。

那老兄看我耍了几遍后,惊呼:「哎哟!大兄弟,你这技术动作,尤其是投篮,是不是以拉希德 · 华莱士为模板的啊?我看可是像极了!」这是我的投篮第一次被说像怒吼天尊华莱士啊!虽然我确实是 2004 年 NBA 冠军底特律活塞队以及活塞五虎将的忠实球迷,不过,在我那傲娇的心中,我可是把自己想象成了汉密尔顿的角色啊。当时我懒得解释,哼哼哈哈地应付了一下,心里:反正待会儿要是组队打起来,让老兄你看几个我 catch 'n shoot 跑位接球跳投,你应该就不会把我跟拉希德 · 华莱士挂钩了吧?

不久人一多,也真的 3V3 对打了起来。天已经快黑了,能见度越来越低,大家都是拿了球自己打,没什么战术配合了,防守积极性也不高。我也在左右侧中距离接到了几个球,试探步之后转身面框,防守者只是象征性地举直了手臂,并没有贴紧我,我也就立定微仰投出去了。在这样投了有两个之后,我突然意识到:那一刻,在那位老兄心中,「模板:拉希德 · 华莱士」这个属性应该是被钉死在我身上了。

Rasheed Wallace

后来我仔细一想,说我的模板是拉希德 · 华莱士——那潜台词可能是说我虚胖。欣慰的是,至少我没被说成像普林斯啊。

2017年09月08日08:53:3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再也写不出那种暖心的句子;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再也不愿说出真实的想法;岁月终将把我们所有的...
  •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 你不认识我 十年之后的今天 我依然不知道你 你也不知道我 就像没来过北方的人儿 不知道北国的飞...
  • 山顶的风马 迎着风飘曳着 山谷的风声 像寺庙边老喇嘛的诵经声 这是记忆中的白马山 滚滚的金沙江 散落草甸上金黄色的...
  • 平静温暖的午后,同事外出就将办公室就给我一个,这样安静的下午总让人忍不住怀念起最温暖的时光。平房、小院。院里的人物...
  • 这种感觉是虚幻的,飘渺的,“自以为是”的幻想很不好,明明很清楚,但小梦的心还是不知不觉沉陷了。可能是崇拜他为人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