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资本角度做生意

做管理及生意这些年来,一直聚焦于业务,一些财务知识也是用以日常管理,资本也是接触一些投资人,大多也是在项目层面的投资测算,没有太多资本管理的事。

但是,我也一直隐隐约约觉得应该有更好的看企业、运营企业的视角,就是没有琢磨出来,直到看到亚马逊的创始人贝索斯的管理企业的新视角。

贝索斯

先看一下贝索斯创造的亚马逊的业绩:22年接近1000倍的回报,36%的IRR(内部收益率:资金流入现值总额与资金流出现值总额相等、净现值等于零时的折现率),亚马逊在中国市场份额远低于京东的情况下,在全球依然是市值最大的企业。

看看他是如何做到的?

如果去看贝索斯在1997年写给股东的第一封信,就会发现他其实在谈论具体业务之前,一直在说一件事:长期投资。

“我们用长期创造的股东价值作为衡量我们成功的根本标准。我们的投资决策将基于对长期市场领导地位的考虑,而非短期盈利或华尔街的反应。我们将持续分析评估旗下项目及投资,退出不能产生合理回报的项目,并加大对优秀项目的投资。我们将不断从成功和失败中学习。对于有充分可能性获取市场领导地位的项目,我们将采取勇敢而非胆怯的投资决策。有的投资会成功,有的不会,但无论哪种情况我们都会学到宝贵的经验。”

贝索斯嘴里一直说的词,不是利润,不是收入,不是利润率,而是每股自由现金流和资本回报率。

也就是,做企业,追求的应该是长期每股自由现金流的最大化。

换句话说,贝索斯其实不是在管理企业或者业务,他在做资本管理。

还有很多业绩超群的企业的CEO也是这样做的,共同特点如下:

1、精力分配:主要花在资本管理上,具体业务管理交给COO。把自己定位为投资者,而不是管理者。这样的CEO基本上业务管理上放权,通过预算定好目标,然后放手让业务负责人自己去干,超额完成爽快升职加薪,持续落后的直接走人。

但是资本管理上集权,把主要精力花在评估新机会和老项目的资本回报、考虑各种资本决策对公司价值的影响,甚至CEO自己一个人做分析和谈判,而不是交给CFO、战投团队或投行。

2、财务知识:懂财务懂金融,知道各种资本运作选项背后的金融逻辑和计算过程。简单来说就是低买高卖。算得清不同融资方式的成本,算得清不同项目的资本回报率,对短期长期的数字变化保持敏感。公司被低估的时候,回购自己股票;被高估的时候,用股票去收购被低估的资产。避开高隐含成本的股权融资,利息低的时候发债囤钱,投到资本回报高的项目里;项目资本回报低于门槛时及时止损。最重要的是,做这些动作时,心理有明确的条件函数,知道背后的每一个数学计算长啥样。

3、追求目标:讲数字而不是情怀,追求资本回报而不是简单的规模增长或模糊的战略协同。只要价格足够有吸引力,可以把占公司半条命的业务卖掉;如果资本回报率下降到低于最低要求,祖传家业也可以狠心关掉。他们的思考是闭环到公司价值和资本回报的,而不是停留在报表第一行的收入规模增长。无法量化到公司价值的伪协同统统被无视,并购时只认最保守假设也能带来充分回报的项目。

4、决策考量:关注现金流而不是会计利润,机智避税。CEO配置的是现金,公司估值的基础也是现金流折现,但华尔街关注的会计利润是另一回事,利润越高可是纳税越多。自由现金流和会计利润之间的差异主要是是资本支出、折旧摊销和营运资本变化,要尽量通过灵活的资本配置调整这些变量,做到现金流强劲却利润微薄,减少公司税负。

5、信托义务:对股东有责任感,拿股东回报说话。既然拿了股东的钱,就要对股东负责。通常他们自己持有公司大量股份,也给员工股权激励,所以对股东负责也是对自己和员工负责。他们把时间花在了为股东创造长期价值上,因为他们而赚到钱的股东会永远铭记他们。

我也应该这样做。

但是,我仔细一想,我可以以一个投资人的角度去看自己的企业,但是没有一个职业经理人能够作为创业者去思考,结果还是两个活都自己干了。

资本和业务一体的管理,真的挺难。

再难,也要前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