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说话成瘾的猪

造物主真是神奇,赐予我们眼耳鼻舌身,使我们欣赏花花世界盛景,品尝万丈红尘美味。唐太宗用一双耳朵,从谏如流,缔造贞观之治。秦穆公慧眼识才,用五张羊皮从市井中换回日后一代名相百里奚。苏秦张仪用一张嘴,游说天下,用合纵连横,改写九州版图……五官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赏美景,听美乐,尝美食,甚至,还会成为我们的安身之本,使我们最大程度实现个人价值。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说起我的五官,搭配还算和谐。但鼻子扁平,不够挺。耳朵还算机敏,但大众化。眼睛有点小,不过呢,聚光。我最爱的,还是我这张嘴巴,当然了,不仅仅因为它是樱桃小口,长得美……

我爱说话,确切说,是爱“演讲”,全身上下,我对自己的嘴最满意。因为它总能侃侃而谈,逗得身旁人哈哈大笑。用老李的话说,我只要张口,就会控制不住地激动。甚至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我自行脑补了一下这幅画面……嗯……一定很美……像女“风子”——风一样的女子……摇头晃脑,神经兮兮,在自己的世界里陶醉。

自小,我就是一枚文静女子。柔声细语,性格内敛。小学,初中,莫不如此。要说,我是何时打开“话匣子”并从此一发而不可收?那便是高中时代。初相识,同学眼中的我是笑不露齿的淑女,以为我说话是黛玉般袅袅娜娜。熟识后,他们才意识到我声如洪钟,“如雷贯耳”,而且说起话来没完没了,根本停不下来。

要说,真正让我以说话为乐的,就是大三时期。那时候亲爱的舍友们忙着考研,每每泡在图书馆,早出晚归。我呢,就随同大家一起,去图书馆,看书——看图书馆各种文学、历史、人物传记类书籍,要说当时最痴迷的,就是《明朝那些事》了,一系列八本,直看得我“三月不知肉味”。晚间回到宿舍,大家洗漱完毕躺下之后,一天中我最幸福最享受的时光开始了。她们学了一天,想要放松。我呢,看了一天,恨不得一吐为快。就这样,我们极有默契地配合,开出了一场场别开生面的卧谈会。我滔滔不绝白天书中的故事,喋喋不休。每一段我看过的文字,全都转化为脑中的一幅幅图画,放电影般,循环往复,直至我把它们全部讲出来。就这样,每晚熄灯之后,我给大家讲我白天看过的故事,她们躺着听。我呢,原本躺着,讲到动情处,就会爬起来,甚至还会配以手势。虽然,我知道大伙儿看不到,但我一“演讲”就容易动情,激动得手舞足蹈。我“演讲”时有个习惯,讲到高潮处,如若舍友们有人打断,我会遗憾会“愤怒”,会用手示意她们“听我说”。每每她们会回馈我以“白眼”,努着嘴,极为不屑我的表现。现在想想,真的感谢那段时间,感谢亲爱的舍友们,听我胡吹海夸,听我天南地北天上地下的聊。是她们历练了我,不仅是表达能力,还有心智和思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毕业后,我的工作就是以“说话”为主。这,太符合我了。说话本就是我的乐趣。我每次只要一站在讲台上,我就忘我了,动情了,如一江春水,滚滚东流。我不断给学生们讲古今中外的故事,让他们体味“悲惨世界”的涵义,带他们到“巴黎圣母院”中遨游,带着他们去看“项链”,去看“麦琪的礼物”,甚至还要到先秦时期去随同远古人们唱“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我觉着,讲台就是我的舞台。一站上去讲课,就使我快乐。全身的细胞动起来,活起来。宛若初春的小草,经过一场春风春雨的洗礼,顾盼神飞,摇曳生姿,换得重生。

我爱我这张嘴,因为它能带给周边人快乐。

但我也心疼它,因为它不停在工作,很辛苦。只要它的主人不眠,它便不休。

不过,我得好好爱它,加倍爱。假若有一天它罢工了,那我岂不遭罪了?

阿弥陀佛,佑我。

——2017.9.5于淫雨霏霏之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