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圈

直到十二岁去北京,我才知道“面包圈”。两个大人,领着一个孩子,懵懂地在这个庞大的都市摸索,为的是一个苦涩的目的——看病。在孩子的眼里,世界是灰色的,是苦楚的。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面包圈,他被吸引了:圆形中空的面包,那是从没有见过的形状,浓浓的棕黑色,一看就是醇厚的巧克力,上面撒了五颜六色的糖片,织成了孩子心里美丽的梦。

那时候,面包圈很贵,可是我再也不肯走,满心里想的,只有那个梦一样的面包圈。父亲看我这样,只能叹一口气,买下一个。

今天每次看到面包圈,我就会想起到北京看病的经历,想起那个在暗淡的、苦涩的岁月里坚持的男孩,想起他看到最喜欢的面包圈时的雀跃,想起父亲的叹息和宠爱。那是段艰苦的岁月,可我却更想说,它其实很甜,很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