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字如面·书世界」芳华散尽后

『见字如面·书世界』征文


林黛玉――《红楼梦》


亲爱的颦儿:

    你好!

    这封信写给你,写给多愁善感、还未嫁给如意郎就已香消玉殒的你。这封信来自距离你生活年代的,三百多年后。

    写信的我,前不久才过完了二十三周岁的生日。那是一个,按照传统推论,你并没有活到的年龄。传统或说你十六,或说你十九,就在听到心爱的竹马和另一位青梅定下姻亲,娶亲之时,便旧疾复发、一命归西。你至终没有等到那个心所属、情投意合的宝哥哥,抬着花轿,娶回头戴凤冠的你。你控诉着,“宝玉,宝玉,你好……”,就咽了气,连遗言都从没给你曾最爱的人留下一句。

    你太聪慧,你早看透了一切。你生错了时代。你明知道你和他很难有结果。你也大概知道,如果你卑躬屈膝,四面迎合,讨好了每一个家长的心,让老太君继续宠着你,让王夫人开始欣赏你,让凤姐儿渐渐信任你,你还有些微出线的可能。其实你也有不输于宝钗、探春治事的能力,你也洞察人心深悉世故,你明知道怎样开口说话说得天衣无缝、博人欢心,可你却不肯稍稍背乎本心。你不会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你纵使极其想和宝玉在一起,也不曾为此而让你不再是你自己。其实哪怕不做其他事,只稍微几次,劝宝玉好好读书,热心功名,这也足够为你加分,无论宝玉听与不听,最反对你们的王夫人也会夸你识大体。

    可你却只是在做你自己。如同寒冬腊梅,在肃杀的死寂里,用微薄之力抗争着、反对着、渴求着。你想要你和宝玉的感情,最终有一个好的结果;但你不强求,不违心去求。这是你特别吸引我的点:在一个坏掉了的圈子里,只有你,质本洁来洁还去。你并非完美,可你甚至不仅是贾府,也是大观园里最干净的一个。你不曾热衷功名,不曾城府计深。你对施展自己的行政能力毫无兴趣,更不会为了谋取一己之私陷害告密。你寄情在花花草草,一鸟一人,飞英的残败、圆月的孤悬、凄雨的夜吟、素雪的飘零,全都触动着你的情思,你太轻易就会触景伤怀,你太轻易就会有好多的眼泪流下来。

    这样的日子,你在离外寄居里,可能过了五年多。也许你曾思故乡,思生母生父;慢慢,你也思情郎;再,你也思那飘摇难成的未来。这所有的思,都铭成刻骨的荒凉,镌进你的梦里,种到你的诗里,揉入你的每一声叹息里。是那么无奈,而凄厉。

    要是你,要是你生活在现代,生活在我这个时代就好了。这个时代够开放,这个时代足够允许自由恋爱,这个时代医疗很发达完全可治好后来要了你命的肺病。这个时代没有严严的封建礼教,也不用每天三叩九拜请安奉茶。

    ――只是你若身在这个时代的大户人家,你也还是会有许多的身不由己。因为人心还一样坏。还有人想争权夺利,依然踩在别人头上也要来证明自己,依然工于心计,苦心经营,只为利己。太多的人,还在极力抓,抓,抓,要更多的权、更多的钱、更多的乐。他们,并不在少数。

    这是一个已有了最好的制度和最好的科技的年代。却依然是一个:若成不了制度的制定者,所发之声就很难被听到的时代。你活的世代,尊严不值钱,弱者得不着应有的保护,强权决定一切,只有爬到越高的位置才越可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你是那个时代的闺阁女子,你改变不了整个的大局势:那是一坛染液,你是掉在里面的珍珠。你最好的选择只能是洁身自好,不染罪污,不让自己变得像府里的其他人一样坏一样处心积虑。不似今天,虽然社会依然有冷漠灰暗的面,但弱女子却可能起来,影响更多的人行动起来,让一盏灯照在暗夜,让世界变好一点点。

    曾经的曾经,你对着明月,数着花开花落,画着眉、点着唇、卸着妆,感叹着一朝春残花落尽,过完了你在世短短的十几年。你若生在现在,或许是一个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影响这个时代的人。但不管怎样,你一定不会违背初心,而只将纯净地生活下去的。

    这对我,也是一个激励和挑战。而今的我,已虚岁24岁,活到了你没有活到的年龄。虽然有时我却连明月、落花都看不见,不过在洗面奶、水乳套装、气垫cc、卸妆水、面膜里,快速消耗着我的青春。但我也要,也想,勇敢地不违初心地活下去,不因为任何而让我变得不像我自己。反而要固守心中的美好,即使在现实利益要来腐蚀时,依然纯净地:不伤人以利己,不卑己以媚人。

    这样这样,及至芳华散尽后,也都还配得一抔净土,掩这一世晴天的风流。就像你一样,香消以后,萦留在后世读者心头,是一片不被玷污的冰清玉洁。

芳华散尽后,还可留一片,冰清玉洁

                          17年11月30日

                                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