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以为我是没有故事的人,我不过是守口如瓶罢了(上)

1

父母赐给了我美丽的外表,但我自恋的还是自己理性而又坚定的性格,待人一诺千金,对不该说的事永远守口如瓶。

我38岁,经营着一家不错的英语培训学校,有10来个员工,兼职上课的老师有几百个。

我的学校不大,不过两百平米,但装修别致,都是按我的心意设计的,安静优雅,鹅卵石的墙面,静谧的欧式灯光,低缓的音乐,芬芳的百合花每天都是新鲜的,鱼儿在潺潺的流水盆景中悠闲自在。

来参加培训的人,不论学生还是成年人,一进门便跨入了另一个世界,隔断了大街上的车水马龙,尘埃喧嚣,心一下子就静了。

我做事情总是追求完美到极致,从来不惜成本,哪怕少赚钱、不赚钱甚至赔钱,我只做自己满意的事情,绝不凑活。

室内一年四季都保持最舒服的温度,我的员工都是美丽的,是我精心挑选的,我不怎么看重学历,而是非常看重相貌、身材与气质,还有说话的声音与魅力。

新员工都是需要严格培训的,头几年是我亲自培训,后来就由老员工接替,我只管考核。

每个女孩都是温柔浪漫的,都有仙女的飘逸与洒脱,且各有千秋。

我不像别的培训学校,让员工穿刻板统一的工作服,女孩们可以穿她们最美丽的衣服,化完美的淡妆,展示她们迷人的一面,这是上岗前最主要的培训内容,如何走路,如何微笑,眼睛如何看人,如何说话,如何让声音更加迷人,如何保持适当的沉默等。

有人会觉得我在培训服务行业,或者色情服务,其实不然,每个女人都应该以最美的容颜存在,无论示人还是独处,这不是每个女人活着的最爱吗?

进了我单位的女孩,只能是越来越美丽,越来越优雅。她们都喜欢这种感觉,这种自信,迷恋这种纯女人的氛围,女人天生爱美丽、爱打扮。

我只允许她们气质高雅,温柔可亲,任何庸俗、过分暴露、性感的打扮在上班时间是不允许的,毕竟我们不是KTV.

很多同行为了完成业绩,让女孩们死乞白赖地向客户推销课程,我严禁这种做法,一定要保持优雅。

我们也需要推销,却是优雅、温柔、自然的。

我们的客户,更是受到国王般的待遇,随时供应免费的饮料,我的工作人员特别高雅,客户一进门也变得高雅,从没有发生过争执事件,从进了我机构的瞬间,他们就在享受美女、美色、美的环境、音乐,动人的话语,服务人员的尊敬。

我的教学质量也是严格的,这才是我成功的保证,我有追求完美的强迫症,即便客户不苛求质量,在我这里也是过不了关的。

我在员工待遇上也是非常慷慨的,尽可能把利润分给员工,我的钱早已足够花了,我不贪心,只喜欢做完美的一点小事。

我做人虽然仗义,不计钱财,但做事太严格了,有时候显得吹毛求疵,可正因为如此,我的机构才发展顺利,越来越有名气,我不想扩张,担心兼顾不暇,坏了质量于声誉。

小机构一直运转良好,收入颇丰。

2

我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女儿上幼儿园了,丈夫跟我一起管理学校,我们过得幸福平静,他是一个儒雅的人,跟我一样也是英语专业的。

在别人眼里,我算得上幸福,甚至完美,连丈夫都不知道我曾经的经历。

我曾经结过婚,差点生下孩子,并且还做过别人的小三,我曾经穷困潦倒,婚姻破裂,这些都是我难以启齿的秘密。

10年前,我只身来到现在的城市,除了为数不多的几个故人,谁都不知道我这些经历。

12年前,我大学毕业,就跟着相恋四年的男友,义无反顾地奔向他的家乡——外省的一个小县城,我们双双进入了当地中学,做了英语老师。

我们已订婚,我很想结婚,无奈那时候当地的法律规定女方不满23岁,是无法登记结婚的,我还差几个月,但不小心怀孕了。

男友的父母是农村的,觉得未婚先孕不体面,就按当地习俗在村里为我们办了婚礼与酒席,还在县城为我们买了一套80平的二手房,就算正式结婚了,只等我满23岁,再去补办结婚证。

那时我想自己一生就在这小县城平安地度过了。

可是,一件意外很快就改变了我的命运。

怀孕头两个月,我吐得厉害,单位允许我请假一周休息,我想念远方的父母,就借难得的假期回去看望他们。

每天我和新婚丈夫通电话,报告小宝宝的情况,几天后我提钱回家,想给他一个惊喜。

我踮着脚尖推开卧室的门,电影中的镜头就出现了,再俗不过,他和另一个女人在我们新婚不久的床上,虽然没有喘息,只是静静地搂在一起,可也不能解释为友谊吧?

我又以身体原因跟学校请了两周的假期,一个人坐车去了N市,也就是现在呆的这个城市,之所以选择N市,是因为小时候有个亲戚在这里,父母带着来我来过好多次,还住过不少日子,对这个城市相对熟悉些,那个亲戚年老退休后,就关掉生意铺子回老家了,正好我也不想遇见熟人。

我找了一家私人医院打了胎,住在一家宾馆中休养,我爱惜自己的身体,要了宾馆门口饭店的电话,请他们给我送饭菜,我吃鸡蛋红糖小米,还有炖鸡汤,都是女人坐月子吃的,我孤身一人,心灵受挫,可不想落下什么毛病。

休息了两周,我也好好思考了两周,康复之后,我向学校递交了辞职信,就再也没去过那个小县城。

反正我也没办理结婚证,也用不着离婚,就又返回N市,先租了一套房子,安心呆了几天,心情稳定后,就回老家跟父母说清楚,毕竟他们知道我结婚怀孕了。

父母听了很震惊,也很气愤,他们一向尊重我的决定,问我想清楚了吗?我说是的,他们便关心我以后的打算。

我的婚事父母这边还没有操办,他们想等我领了证,再通知亲戚朋友举办仪式,因此父母这边没有人知道我结过婚、怀过孕。

我请父母替我保密,永远不要对任何人提起那段经历。

我告诉了父母自己想在N市落脚,已经租了房子,换了新的电话号码,父母陪我在出租房里住了一段日子,发现我真的很好,就放心回去了。

我也经常回家,N市离父母不远,父母也常来看我,我又恢复了从前的快乐坚强。

那个所谓的丈夫也去父母家里找过我,父母一点信息也没透露,无论他说什么,父母一直一言不发,到了最后,父母连门都不让他进了。

我是个性很强的人,又是完美主义,一个心爱的花瓶摔碎了,我是不会修补好了再珍藏的。

我根本不想知道任何真相,不会关心那个女人是谁,前男友和她是怎样的故事,怎样的结局。了解越多,痛苦就越深,那是羞辱的无底洞,我不想再为他伤心难过,浪费青春。

我的人生重新开始,往事也渐渐地模糊远去。

3

刚开始,我在一个英语培训机构做教师,我教得认真耐心,还特别注意仪表言行举止。渐渐有了口碑,很多机构都请我代课,收入也逐渐增加,心里就有了自己做培训机构的想法。

但我没有资金,要想做得有模有样,也得需要近百万的资金。

没想到,机会来得那么快,完全在我预料之外。

一天,我代课的一家培训机构打来电话,说是一个贸易公司要和外国人谈生意,需要一名翻译,问我可以吗?

我觉得应该没问题,大四实习阶段,我就在外企公司工作过,跟外国人打交道还是不少的,要不是为了我那虚伪的爱情,我不会舍弃外企的高薪,跟他跑到小县城去的。

我就谦虚地答应下来,说试试看吧,以前还是有过经验的。

就这样,我第一次见到了斌,他是这家公司的老总。

他给我的第一印象特别深,30来岁,中等个头,非常强壮,脸红红的,脖子很短,眉毛又粗又浓,眼睛不大,却非常有神,牙齿很白、下颌很发达结实。

他算不上英俊,但有着火山一样的爆发力,留着板寸头,虽不像其他暴发户那样穿金戴银,但也是一身的名牌休闲装,还有价值不菲的豪车。

我的直觉是喜欢斌的,那充沛的精力,公牛一般的犟劲,一看就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我喜欢那劲头,可能我也是同类吧?

我的翻译工作很顺利,文雅大方,不亢不卑,镇定自若,跟我平时上课一样。

工作结束后,斌邀请我一起与他的生意伙伴共进晚餐,我婉言拒绝了。斌说,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我说,中介方当时没给我说明白,没提到晚餐,说的只是翻译工作,您还是再找别人吧。

斌笑了,就没有勉强我。

我明白那笑的含义,其实他跟我一样倔。

第二天,我接到了他秘书的电话,说还是要我去做翻译,我客气地申明了一下,只做翻译不陪吃饭。秘书肯定回答说是。

就这样,我成了他公司的专职翻译,收入比在培训公司代课高好几倍。

我和斌很客气,没有过多交流,保持着距离与尊重。(未完待续)

e��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喜欢他的十年,为了一件事不曾放弃,我也想拥有自己的十年,一件事,一个习惯,一个人,一辈子。 我执着认为对的
    稻草人hdy阅读 27评论 0 0
  • 自古有云:仁者如射,射者正己而后发,发而不中,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 每个人的生活不同,遇到的问题也就会各有...
    未__央阅读 615评论 3 1
  • 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心情。我生病老公出轨了。 今天我听到居然还在我们县城租了房子住。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现在就...
    爱随风飘零阅读 22评论 0 0
  • 文|南方好姑娘 -1- 我们马不停蹄地向前,却从不曾停下来看看自己。 时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走,走到2017年...
    桔里阅读 188评论 5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