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情侣的真实现状

网红情侣

晚上十点,一对情侣正对着架在桌子上的手机镜头笑得灿烂。

男的高大帅气,一手搂着边上的女人满脸宠溺。

女的相比之下却普通了许多,五官平平,身形还略微有些肥胖,但看向男人的眼神里,也满是星光。

“撒狗粮?哪里有,这就是我们的日常啊,你说对不对,老婆?”

此时男人凑近了手机看了眼屏幕,突然扭头对着女人的脑门就是一个亲亲。

“哎呀,你干嘛,这么多人看着呢!”女人娇羞地捶了下男人的肩膀,脸直接红了,显然是对着镜头有些不好意思。

此时屏幕里的弹幕刷得更加疯狂了。

“这口狗粮塞死我了。”

“好羡慕你们的爱情啊。”

“我一个单身狗为什么要在深夜看这个,瑟瑟发抖。”

还有不少网友直接刷起来礼物。

这时女人也凑到了手机屏幕前,开始一个个感谢起了给自己和男友刷礼物的网友。

不时回答着网友的提问。

“网恋么?对呀,我们是打游戏认识的,他是大神哦,操作超厉害!”

同样的问题女人已经回答了无数遍,却还是在每次回答的时候,语气里都不自觉流露出一丝甜蜜。

“哪有,那是因为你在,所以我不得不表现得好点啊,不然你怎么会注意到我呢。”

听见女友夸自己,男人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摸了摸脑袋反驳道。

又是一波狗粮,弹幕再次陷入疯狂刷屏。

男人看了眼时间,快十点半了,这个“日常唠嗑”差不多唠了有一个小时了。

便朝女友使了个眼色。

女人立刻秒懂,再次凑到镜头前回答了几个问题,便开口准备结束今天的直播了。

“好咯,不早了,我们要睡养生觉了,大家都早点睡哦!”

“后天有我们的上新直播,感兴趣的记得关注哦!”

伴随着屏幕陷入黑暗,一个小时的直播终于结束。

姜娴起身伸了个懒腰,正准备和男友商量下后天的上新直播推什么产品的时候,对方却直接起身穿起外套,拿着手机,一副要出门的装扮。

“大晚上的你出门?”

“嗯,和朋友约好了吃夜宵,你睡吧,不用等我。”方宏邈冷淡地回答女友的问话,全然没有刚才直播中的温柔耐心。

姜娴愣了愣,似乎还没有从男友温柔的形象中转换过来,便听到了一阵“哐当”的关门声。

容不得她多想,放在一边的手机随着直播的结束开始了疯狂的震动。

有加好友的,也有买东西的。

是的,姜娴是个网红狗粮博主,因为在“晃啊”平台上秀恩爱小火了一把,开始有商家找过来让她帮忙带货,时间久了,也累积了一批自己的客户。

还有一些就是被姜娴和男友的经历所感动,过来咨询感情问题的。

颜值上的差距,网恋,奔现,姐弟恋,每一个标签都充满了爆点。

就像在直播里说的,姜娴和男友方宏邈,是打游戏认识的。

方宏邈是个十八线游戏主播,不出名的那种,姜娴是在一次无意中的直播里刷到的他。

抱着好玩的心态打赏了十块钱,没想到对方马上在直播里感谢了自己。

那一刻,姜娴决定粉这个主播了。

花了一百块钱,姜娴拿到了主播的私人微信,算是粉丝团成员了,虽然一共也就十个人。

也因此得到了主播带着粉丝直播开黑的机会。

“没想到娴子声音这么好听呢。”

这是方宏邈听到姜娴的声音时,第一反应。

屏幕这头的姜娴,当下就羞得满脸通红,磕磕绊绊地打完了这场游戏。

这之后,两人的交流明显多了起来。

得知方宏邈在另一个平台有挂单陪玩,姜娴也去注册了一个账号,几乎每天都会下单让方宏邈陪自己玩半小时。

其实她是个游戏渣,对游戏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为了能拉近两个人的距离。

真要说起来,姜娴可以算是方宏邈的骨灰级粉丝了,因为别的粉丝都太水,直播平台上帅气的小哥哥很多,没一会儿,就都变心了。

只有姜娴,始终默默支持着方宏邈。

“娴子,我后天来禹城参加活动,我们面基吧。”

终于,在两人加好友的第三个月,方宏邈率先提出了见面的请求。

姜娴心里有预感,见了面,两人的关系将会发生彻底的改变。

这段时间的暧昧她不是不清楚,可自己实在是长得太过普通了,除了好听的声音,一无是处。

会不会见光死?

可她更舍不得放弃这次有可能奔现的机会。

距离见面还有一个礼拜,姜娴每天只喝水吃苹果,从140斤瘦到了135,约等于没瘦。

想穿的衣服还是穿不上,临时补课学的化妆技巧在她的脸上依旧是面目全非。

见面的那天早上,姜娴看着镜子里别扭的自己,对这次面基的结果基本上已经放弃了,太丑了。

到达见面的地点,方宏邈本人比镜头里的更帅,姜娴看得双眼直发愣。

“嗨,是娴子姐姐嘛!”修长白皙的手掌在姜娴的视线里晃动,将她从混乱的思绪中拉出。

“对,对呀,主播,没想到你本人这么帅!”姜娴稳了稳心神,尽量让自己显得正常点。

方宏邈不愧是做主播的,很能聊,两人一起吃了顿饭,全程气氛很和谐,让姜娴对这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好感更甚,也更加自卑。

临别的时候,姜娴都快哭出来了,因为她觉得这绝对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对方这么帅,怎么可能会看上自己,除非瞎了眼。

方宏邈还真瞎了眼,在面基后的第三天,向姜娴表白了。

“娴子,我喜欢你,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嘭”,姜娴的脑海里瞬间炸开了花。

有什么比梦想成真更让人高兴的。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方宏邈说,异地恋不利于感情的长远发展,他要过来和姜娴一起生活。

看着一件件属于对方的物件搬入了自己的小房子里,姜娴觉得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样。

男神就这么和自己在一起了?

“怎么办,老婆,我现在要靠你养我了。”方宏邈可怜兮兮地看着女友。

方宏邈是全职游戏主播,但从毕业后做了一年多了,也没什么起色,长得好看也没用,合约到期后,平台就和他解约了。

姜娴很是替男友感到委屈。

方宏邈却抱着气愤不已的女友说:“至少让我认识了你这么好的老婆啊。”

姜娴的脸瞬间爆红。

在认识方宏邈之前,姜娴从来不知道,原来恋爱是件这么甜蜜的事情。

每天都是不重样的甜言蜜语,各种花心思的小惊喜,那种被人放在心上眼里的感觉,真的太美好了。

在爱情的滋润下,所有人见到姜娴,都觉得她,变好看了。

心疼男友刚搬过来需要时间适应,姜娴并没有催着对方赶紧找工作,而是让男友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她目前的工资虽然不算高,负担两个人的正常吃喝,还是够的。

把方宏邈感动的,抱着女友就来了个法式热吻。

那段日子可以说是姜娴最幸福的时刻了,每天下班回到家,热乎的饭菜,都是自己爱吃的。

自己加班的夜晚,对方也会风雨无阻地来接自己下班,怕自己一个人回家不安全,其实家离公司就十分钟的路。

把一众同事羡慕的,都觉得姜娴大概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为了纪念两人在一起的每时每刻,姜娴开始以小视频的方式记录两人的日常点滴。

没想到,突然就在某短视频网站上火了。

各种不友好的评论,让姜娴好不容易建立起的自信,又粉碎得稀里哗啦。

“建议楼主减肥,这么丑,配不上你男友。”

“辣眼睛。”

“演的吧。”

“我猜楼主肯定很有钱。”

方宏邈见了很生气,专门注册了一个账号,拍了段视频力证两人的感情是纯洁无瑕的。

姜娴见了是又难过又感动,扒拉着男友反复问着对方爱不爱自己。

也是因为这次契机,一个网红孵化公司找上了他们。

因为两人站在一起太有话题性了,只要持续地输出内容,绝对会爆火。

“不要了吧,我就是晒下日常,总感觉刻意秀恩爱的话就变了味了。”姜娴有些犹豫,并不是很想把自己的私生活拍出来给这么多不认识的人观看,更何况一些评论真的很不友好。

“哪有刻意,我们的日常本来就很甜啊,又能赚到钱,不是两全其美么。”方宏邈却不这么觉得,他本身就是做游戏主播的,对这个很看好。

见女友还在犹豫,继续道:“再说,我不能老让你养我啊,你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我压力也很大,答应吧,老婆~~”

“……好吧……”

很快,两人就开始尝到了甜头。

当时短视频网站上同类型的狗粮博主并不多,姜娴和方宏邈在公司的运作下顺势而上,粉丝量开始暴增。

靠着帮品牌方带货和做一些推广插入,公司更是乘势让两人注册了一家网店,开始在上面卖货。

两人的收入开始直线上升。

姜娴白天要上班,晚上回来还要拍视频,剪辑,兼顾回答一些粉丝的私信,尽管有男友一起帮忙,但很快精力就有些不够用了。

更让两人感到压力的是,秀恩爱的素材不够了。

毕竟日常说到底还是过日子,哪里有每天这么多的狗粮可以撒。

眼看着数据开始下滑,方宏邈率先着急了,照这个趋势下去,短短半年,两人就要过气了。

“老婆,来,一会吃饭我们按着这个来拍。”

在姜娴下班到家后,方宏邈拿出了一个本子,上面写满了台词和基本情节场景。

“啊?!”姜娴一脸疑惑地看向男友。

“你没发现最近我们的视频浏览量和点赞数开始下滑了么,肯定是网友觉得我们的内容没什么新意了。这是我这几天在网上找的改了一下,我们按着这个来拍,看看效果,要是可以,以后我们就按着这个来。”

“可是……这不就是骗人么。”姜娴犹豫地低头看向手里的本子,剧情很完善,对话很甜,拍出来效果应该不会差。

“老婆,这是我们的工作,怎么能说是骗人呢。”

见女友面露纠结,方宏邈上前抱住了对方柔声解释道:“再说,拍视频的不也是我们么,也算是我们在秀恩爱啊,不然观看量不断下滑,怎么办?你不之前说了,要给叔叔阿姨重新装修下房子么,我们努努力,估计很快就会实现了。”

姜娴沉默了一会,算是默认了。

男友说得没错,这半年两人赚的钱,比之前累死累活赚的还要多,姜娴已近开始计划给老家的房子重新装修了。

方宏邈也攒了不少钱,说要在这边买房结婚。

如果不保持住热度,那这一切就只能是昙花一现。

为了更加专注地产出更好的内容,也因为身体实在是吃不消两边的工作量,姜娴辞职了,正式开始了全职网红博主的生活。

两人分工明确,一个找素材、写剧本,一个剪辑后期,然后找时间找地点录视频。

很快,两人迎来了再一次的爆红。

姜娴的父母早已住上了新装修的房子。

两人也搬离了狭小逼仄的出租屋,另外租了一个宽敞明亮的大房子,专门弄了个房间做直播。

一切都朝着越来越好的方向前进。

可是……

姜娴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的视频内容,几乎都是剧本。

“方宏邈!我的蕾丝小吊带呢!”

视频里,姜娴正在衣柜里翻找着什么,似乎很气愤,朝房门外正举着镜头的男友怒吼。

“还拍,还拍!我的那几件吊带哪里去了!”

姜娴佯装生气地冲上前揪住了男友的耳朵,画面里很快便传来方宏邈讨饶的声音。

“哎呦,老婆轻点轻点,哪里有什么吊带,没看见啊……”

见询问无果,姜娴只得讪讪地放弃,一个人坐在床上生闷气,颇有一种,我知道是你干的,但就是找不到证据的感觉。

镜头一转,是拍摄者方宏邈的单独视角。

只见姜娴苦苦寻找的几件蕾丝吊带,早已被方宏邈剪得稀碎丢垃圾桶了,准备晚上下楼丢垃圾的时候一起偷偷丢了。

画面里,方宏邈还碎碎念着:“我发现姜娴开始飘了,居然穿起了吊带,太过分了,这是吊带么,这就是一块布,哪里都遮不住。”

一脸的醋味颇是好玩。

姜娴看着手机里十几万的赞和数不清的评论,面上却没有一丝笑容。

因为身材问题,她几乎从不穿吊带,更别说蕾丝了,怕是塞也塞不进,这一切,都是为了拍摄准备的素材。

包括自己的愤怒委屈,方宏邈的吃醋,全是剧本。

可她不得不承认,网友很吃这一套,银行卡里的存款很好地证明了这一切。

整理好后天要上新的产品,回复完一些粉丝的消息,不知不觉已经是十二点多了。

方宏邈一个消息都没发给自己。

姜娴有些不舒服,自从两人开始赚钱以后,对方好像就变了。

不再像刚开始那样,对自己嘘寒问暖,出门必打卡上报那种,而是说走就走,招呼都不打一个。

两人最甜的部分,居然是在拍视频的时候……

想到这,姜娴等不住了,直接给方宏邈打了个电话,接通后响了两声,被迅速挂断。

姜娴的心也跟着沉了沉,最近对方的行踪飘忽不定,他在这边根本没什么朋友,哪里来的那么多应酬。

盯着手机屏幕愣了会儿,像是想到了什么,姜娴猛地低头用手指在屏幕上划拉着。

当初异地的时候,为了知道彼此的位置和状态,两人各自在手机里安装了一个定位软件,搬到一起以后就不怎么用了,估计方宏邈自己,都忘了这个APP的存在。

而此刻,软件里代表对方定位的小红点,就在离家一公里的一个酒店里。

深夜,酒店,能有什么好事。

“方宏邈,你可千万别干对不起我的事……”姜娴盯着屏幕里的小红点,蹭地起身冲了出去。

凌晨的酒店大堂空荡荡的,只有前台扶着脑袋在柜台上昏昏欲睡。

“有没有一个叫方宏邈的来开过房?”

女人气喘吁吁的质问声将前台从朦胧中惊醒。

“啊?没,没有……”

作为一个专业的前台,只要一眼,就能判断出客人是什么身份。

居家服,发丝凌乱,表情生硬,问的又是一个男人的名字,年纪看上去也不大,一看就是住在附近,来捉奸的。

最怕碰到这种闹事的,下意识地便说了没有。

但很快,女人从兜里翻了翻,似乎有什么东西握在了手心里,缓缓递了过来。

“我再问一遍,有没有?”

“哦……我想想,挺帅的一个男孩子是吧,有,有,在502房,十一点半来的!”前台看着手心里露出的粉色,会心地笑了笑,末了,还同情地看了眼女人道:“两个人,小姑娘挺漂亮的。”

姜娴冷哼了两声没再说话,转身朝电梯方向走去。

小地方,谈什么客户隐私,给点钱就能解决的事。

502房间内。

幽暗的灯光,女人穿着浴袍躺在床上玩着手机,领口处白嫩的肌肤若隐若现,引人遐想。

浴室里传来水流划过的声响,想到一会要发生的事,女人的脸上不自觉浮出了一朵红晕。

“叮咚、叮咚。”

急促的门铃声打断了女人的思绪,皱了皱眉,起身朝门口走去。

“谁啊?”

“你们刚才有东西落在前台了,给你们送过来。”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有东西丢了吗?女人狐疑地打开了房门,正准备问点什么,一股蛮力从门外猛地顶了进来,将她一把撞了出去。

与此同时,浴室里,刚洗完澡,半裸着擦身的方宏邈,就这么和冲进来的姜娴,碰了个正着。

“姜娴……你怎么过来了?”

被推倒在地的女人正准备让男友给自己出气,听到了对方的话,脸上闪过一丝心虚,尽可能地隐藏起了自己,默默往边上躲去。

看到这一幕,姜娴还有什么不明白,什么朋友喝酒,这是背着自己来外面找女人来了!

她没想到方宏邈真的敢这么明目张胆地给自己戴绿帽子!这么近的距离,他怎么敢!

“方宏邈!你对得起我么!”姜娴伤心欲绝地看向自己的男友,对方的脸上却只有被抓包的尴尬。

其实早在半年前,方宏邈就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了。女人是自己的女粉丝,明知道自己有女朋友的情况下还是不介意,甘愿做自己的地下情人。这让他很骄傲,更何况,还是个漂亮的女人。

没有男人不喜欢美女,他也不例外。

趁着两人对峙的空档,女人早已偷偷换好了衣服准备溜了,反正事后方宏邈肯定还会来找她,她就不在这添乱了。

却不想刚挪动了脚步,就被姜娴一把拉住了头发,生生拖在了地上。

“你要去哪里?我让你走了么!你不知道他有女朋友么!”

姜娴都快恨死了这个破坏自己和男友关系的小三了,她狠不下心对方宏邈,难道还会对这个小三心软么。

“啊!宏邈!”女人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炸了,瞬间泪流满面,可怜兮兮地望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男人。

“你干嘛!我们这不是什么都没发生么!”眼见场面越来越混乱,方宏邈站不住了,只得上前将两个女人分开,一把抱住了姜娴不让她再乱动,一边向倒地哭泣的女人使了个眼色。

女人迅速起身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眼看着小三在自己面前被放跑了,姜娴气得反手就是一个巴掌,“那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才算出轨?!”

今晚简直就是一场闹剧,方宏邈现在恨不得撕了姜娴,却也知道不是闹开的时候,缓了缓情绪,开始哄起了愤怒的女友。

“对不起,老婆,我就是一时没想开。你最近一门心思都放在了打理号上,都不和我沟通,你以前从来不这样的,是我错了,你打我吧!”

方宏邈拉起姜娴的手就往自己的脸上扇,一副诚恳认错的态度。

“这真的是第一次,我压力太大了,看着你越来越优秀,越来越好看,我觉得我一点忙都帮不上你,我好怕你被人抢走,对不起,对不起……”

男儿膝下有黄金,男儿有泪不轻弹。

姜娴有再大的气,在方宏邈的这番操作下,也慢慢消了下来。

“真的?你爱我?”姜娴泛红着眼眶看向男友,回应自己的是对方一个缠绵的吻。

风波似乎就这么过去了,方宏邈安分了不少,对女友又恢复了刚在一起时的嘘寒问暖,两人又回到了热恋时的状态。

姜娴看在眼里,尽管心里清楚男友是因为愧疚才做了这么多,却还是选择了原谅。

谁没开小差的时候呢,只要知错就改,能回头,一切就都不晚。

只是……

“你去哪儿?”

两人录完了后面几天的视频,姜娴正准备和男友商量下之后的拍摄主题,对方却捞起手机外套,一副要出门的打扮。

下意识地,将人喊住了。

到底,还是不放心啊……

“阿斌他们来这边玩,我怎么也得招待他们一下吧,今晚就不回来了,老婆你辛苦点嘛~”

像是没有发现女友语气里的怀疑,方宏邈神态自若地将手机通讯信息递给了对方。

姜娴瞄了一眼,确实是老家的朋友。

略尴尬地笑了笑,“你干嘛呢,去吧去吧,剩下的我来弄就好了。”

自己可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可姜娴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忙着忙着,才突然想起,这个阿斌,不是单位组织去国外团建了么?!

方宏邈的朋友姜娴认识的不多,这个阿斌算一个,她不可能记错。

一丝不祥地预感从心底升起。

第二天一早,方宏邈是打着哈欠回到家的。

姜娴貌似无意地扫了眼被对方随意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犹疑了一会儿,还是上前拿了过来。

微信对话栏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痕迹,明显是被处理过了,这让姜娴心底的不安更加被放大了。

她知道这种行为很不耻,甚至可能会给两人的感情增加裂缝,但她忍不住。

“你就不能对我多点信任么,我都答应过你不会再做对不起你的事了!”方宏邈见状,面上显露出一丝不快,换了谁被另一半这么怀疑,心情都不会太好吧。

姜娴有些讪讪,正准备将手机还给对方道歉,对话框里却突然弹出了一条信息:“到家了么?今晚还来不来?”

发件人正是昨晚和男友出去见面的好友,阿斌。

“这个阿斌,昨天差点没把我灌死,你看人难得来一趟……”方宏邈扫了眼消息,有些无奈地向女友抱怨着,看那意思是今晚又要出门了。

姜娴盯着男友脸上毫无破绽的表情,突然按下了语音通话按键。

“喂??”响了好一会儿,一个轻柔的有些忐忑的女声从手机里传出。

这个声音,化成灰姜娴都认得,是那个小三的。

“你还没和她断?!”

姜娴没想到自己的猜测竟然成了真,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好友,而是披着好友皮的小三!

她没想到方宏邈居然还敢和对方藕断丝连,在自己眼皮底下做出这种事!

气氛有些凝滞,方宏邈怎么也没想到女友会有这脑子,让他根本来不及做准备。

见被拆穿了,索性也不装了。

“对,我和她一直有联系,但我的女朋友始终只有你一个。”

潜台词就是,名分我给你,但我在外面怎么玩,你就别管了。

姜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回忆起上次在酒店见到的场景,再联系到这次对方的态度,想来两人背着自己,不知道约过多少回了吧!

“方宏邈,你对得起我么!我为你付出了多少!”姜娴顺手抄起边上的纸巾朝对方砸去,红着眼眶警告方宏邈,“马上和那个女人断了!”

却见对方不屑地笑了笑,似乎觉得这个要求有些可笑。

“你笑什么!如果你不和那个女人断了,我们就分手!你玩你的去!”

姜娴咬着嘴唇忍着鼻腔里的酸涩,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分手?你舍得么?你能有今天不还是靠我!离了我,你每个月能赚这么多钱?!”

方宏邈看向姜娴的眼神里充满了嘲讽,如果说之前他还担心姜娴会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现在却是一点都不怕了。

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享受过有钱人的日子,怎么可能还会愿意回到之前苦巴巴的穷日子。

更何况,他看得出,姜娴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

“你!”姜娴气愤得想上前打方宏邈,却被对方轻松拦住。

“你别忘了,我们是利益共同体,没了我,你就是个普通女人,一无是处!”

“我劝你想开点,这样在外人面前,我们还是模范情侣。”

说完,方宏邈头也不回地出门了。

“啊!!!!呜呜呜……”身后是姜娴撕心裂肺的痛哭声。

她不得不承认,方宏邈的话,没错。

她现在每个月的收入最少也有两万,更不要说旺季的时候了,在这个三四线小城,绝对是绰绰有余,财富自由,她在三十岁前就已经实现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和高颜值男友的秀恩爱狗粮视频。

在她的身上,许多平凡的女孩都看到了现实里也有白马王子的可能性,如果一旦两人分手的消息爆出……

所以方宏邈也只敢在外面找人,却不会和姜娴提分手。

只要炒作顺利,两人结婚,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姐姐,我和我男友也是网恋异地恋,我们都不愿意远离家人去对方的城市,请问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啊?”

有个加了微信的粉丝,向姜娴求助。

如果是以前,姜娴肯定会说“因为爱啊”,可现在,她苦笑地看着这个提问,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告诉她,因为钱么?

朋友圈,视频,几乎都是两个人的恩爱日常,可现实里,除了工作,两人几乎是零交流。

姜娴觉得自己好像被分裂成了两个人,一个是给外人看的,幸福地被帅气男友宠溺的平凡女孩;另一个是真实的,现实里的,被男友冷暴力,嫌弃,没有一丝爱情只有合作关系的失败丑女人。

短短一个月,姜娴暴瘦了十斤。

却不能在镜头里露出一丝痛苦,还得专门拍个视频,告诉广大网友,她是为爱减肥。

“你不嫌弃我,我却不忍心让你在外人面前没面子。”

视频里,是姜娴嘟着嘴拒绝男友方宏邈的美食投喂,从最胖的140斤到现在120斤的变化照片。

这个视频一发出来,又是无数网友开始拍手称赞这才是爱情该有的样子。

呵呵……该有的样子?

屏幕后的姜娴看着一条条评论,只觉得讽刺至极。

却还是不忘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自己和方宏邈的亲密合照,宣传了一波新品上新活动。

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

许是因为说开了的缘故,方宏邈最近的行为越来越放肆,隔三岔五就夜不归宿,姜娴明知道对方去做什么,却什么也做不了。

“我下周要出差两天,顺便去看下我大学闺蜜,你别老往外跑,店里的生意稍微管下。”

见方宏邈又要出门,姜娴有些不耐烦地阻止道。

要说这段时间,两人在视频和直播里配合得依旧是天衣无缝,私下的关系却已经降到了冰点。

方宏邈有些稀奇地扫了眼女友,“知道了,几天?”

“五天,你家里收拾下,回来我们就要开上新直播。”姜娴指了指被堆在角落里无人处理的产品交代着。

其实出差,看闺蜜,都只是姜娴逃避现实与虚拟巨大差距的借口而已,她怕自己在家里再对着方宏邈,会发疯。

正好最近她的视频内容在逐步转型,从减肥健身,到学习新技能,不再只是单一的秀恩爱内容,毕竟貌合神离的两个人,拍多了,怕露馅。

大学毕业以后,姜娴就没再和当年的那些好姐妹见过面了,只是保持着网上的交流。

拍短视频火了以后,交流的时间就更少了。

“姜娴!这里!”从下飞机开始,她就举着摄像机录了。

镜头里,好友小茹正和男友在出口处朝自己挥着手。

五年未见,两人却还是像在大学里那样不见一丝生疏。

“姜娴,我可羡慕死你了,你男朋友又帅又会撩,还这么爱你,不像我们家这个,跟个木头似的!”

小茹嘴上嫌弃着,手却闲不住地给坐在一边插不上话的男友夹了一筷子菜,免得对方无聊。

男人傻笑了一下,似乎不知道怎么回应,倒是真跟个木头似的。

如果换了方宏邈,肯定直接顺着话题撒狗粮了。

有他在的地方,从来不会冷场。

可此刻姜娴看向闺蜜和男友的眼神里却满是艳羡,会撩懂浪漫有什么用,最终要的是爱你啊……否则都只是套路罢了。

这几天下来,闺蜜的男友始终不嫌麻烦地忙前忙后,脸上没有一丝不耐烦。

在他们身上,姜娴看到了什么叫“平平淡淡才是真”。

想到了自己和方宏邈的关系,也许,真的应该好好谈谈了……

这种精神分裂式的生活模式她实在是受不了了,她也做不到像方宏邈那样,各玩各的,她的三观还没开放到这个程度。

谈得拢,就放下之前的一切,重新开始;谈不拢……

只是姜娴怎么也没想到,打开门迎接自己的,是一双纯白的女士细高跟,而她,从来不穿高跟鞋。

一阵阵呻吟从卧室里传出……

“嘭!”

房门被姜娴用力推开,两具白花花的肉体映入眼帘。

“啊!”

“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不是明天么?”

女人惊慌失措的声音,男人惊讶的表情,混着空气里糜烂的气味,不断地冲刷着姜娴的大脑。

“好,你很好,方宏邈,你真的很好!”

姜娴哽咽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知道已经没有谈判的必要了,因为方宏邈,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丝愧疚。

是自己,沉溺在一段不平等的关系中,不可自拔,不愿相信。

只要一想到两人在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在这个充满自己和方宏邈回忆的房子里缠绵,姜娴就觉得一阵恶心。

她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迅速收拾了几件行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宏邈……”

女人小心翼翼地问坐在床上还没反应过来的男人。

“你先回去,没事的,她不敢做什么,下次我们低调点。”

方宏邈也是吓傻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女友会提前回来。

想到对方临走前的表情,方宏邈的心底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到了晚上,一段被姜娴单方面发上平台的分手通知预示着他的预感,成真了。

而他根本登不上去这个号,因为注册人是姜娴,估计对方早已把密码给改了。

先是一段方宏邈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姜娴保存下来的大量出轨聊天记录截图,然后是酒店的开房记录,如果这些都可以找借口否认的话,最后甩出的一段录音和偷拍视频,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录音是上次两人吵架时,方宏邈情急之下说出的开放式关系;视频是自己带女人回家从进门开始就搂搂抱抱的画面,自己的脸,清清楚楚挂在上面。

方宏邈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向大门上方那个小到微不可见的摄像头,他怎么也没想到,姜娴会背着自己偷偷做了这么多!

几个证据连番上传以后,姜娴又声泪俱下地控诉了这段时间以来方宏邈的冷暴力、出轨、表里不一、不负责任,包括刚在一起时姜娴砸钱养了人好几个月……

所有粉丝都震惊了,毕竟前两天还在秀恩爱的两人,居然说分就分了,还是以这种方式分手。

姜娴的视频短短几分钟内又点赞过万,路人粉丝都在评论区大骂渣男。

短短一个晚上,方宏邈之前塑造的深情小狼狗人设彻底翻车了。

“你疯了!搞死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这一个晚上方宏邈的私信都被聊爆了,无数的人在骂他,他打了姜娴一个晚上的电话,终于在天亮时,打通了。

本来就算是分手,大不了找个理由好聚好散,再换个平台,总归还是能混的,现在好了,自己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以后怎么在这一行混!

电话那头的姜娴一个晚上没睡,一直在盯着数据和评论,她在赌。

只要成功了,脱离了方宏邈,她依旧可以做个励志人设的主播。

惨遭渣男欺骗,崩溃反击,重新开始,自我增值,蜕变,多好的标签和话题。

早在方宏邈威胁自己离不开他的时候,姜娴就已经开始在准备了。

她找私家侦探查了方宏邈的出轨记录,不止一个女的。

她在家里安装了摄像头,故意给了对方机会带女人回家,录下了这一幕。

她还偷偷调出了方宏邈的聊天记录,更是故意和对方吵架,录下了对方粗鄙的一面。

这一切,都被她偷偷存了起来。

她给过机会,是方宏邈自己不珍惜,以为她姜娴离了他就活不下去。

“是啊,当然是对我有好处,是你对不起我,方宏邈。”

姜娴冰冷的声音透着话筒传了过来,方宏邈从未见过对方这一面,愣住了。

很快,他就明白了,自己是被姜娴当成踏脚板了!

这么多的证据,怎么可能是一朝一夕临时起意,她早就开始计划借着出轨这件事,搞死自己,单干了。

“贱人!”

咬牙切齿地对着电话那头的人愤愤道,回应他的是电话被挂断的“嘟嘟”声。

姜娴面无表情地挂断了电话,将人直接拉黑,开始点开评论和私聊,一个个回复了过去。

“没事,谢谢你们关心,我很好,以后我会做更好的自己。”

“没关系,我可能需要缓一段时间,之后我不会再更新和他相关的视频了。”

“大家也别再说他了,其实我也有问题,各自选择而已。”

盯着屏幕里一个晚上猛增的粉丝量和不断上升的成交量,姜娴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也变了。

她离不开的不再是他方宏邈,而是这让人迷花了眼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