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续篇

文/快乐心

今天高考结束了,我们楼上有个高三复读生,却没有参加高考。他是雪梅的儿子,他的求学路是屡次休学,又反复被父母劝返回校。

今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因为疫灾,武汉所有的学生至今都没有复课。一直都是以网课形式学习。今年能参加高考、中考的学生都是了不起的,为这些孩子们在艰难中的坚持点赞!

雪梅前几天就把儿子的准考证领到手,说拿着准备在手,若那一天,儿子一根神经突然想通了,可能会去参加高考的!

她竟然是抱着这种态度来揣摩孩子的心思。那天我们一起在湖边散步。雪梅说,她是罪人,这后半生就是为儿子赎罪。自打在孩子二年级时她因病住院,托人把孩子从十堰转学到武汉,交由心理变态狂前夫,帮忙照顾,一切的后果从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了结局,埋下了苦果。前夫教会了孩子如何用脏话骂妈妈,如何打妈妈,如何恨妈妈,如何疏远妈妈,再也不听妈妈的话。

雪梅就在那迈错的一步中遗成千古恨,追悔莫及。然而,做错了事,及时亡羊补牢,为时也不晚。她平时看似很有主见,但从对待孩子的心理健康教育方面,可以看出她是一个很失败的母亲。

如果当初雪梅病愈后,发现孩子苗头不对,立即远离前夫,哪怕是搬家,换学校,学习"孟母三迁"。给孩子找心理医生,找出症结所在,及时治疗,必能让孩子从扭曲的病态中康复过来。

而她没有这么做。而是一步步被前夫所牵制,更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小魔兽牵制。孩子小学屡次逃课,中学休学一年,高中被前夫压迫去借读,继续休学,复读。如今孩子彻底爆发,坚决不参加高考。

高考日,雪梅像没事一样,今天本来说约着散步的,后来竟然说看网剧看得天昏地暗,都没有看到我发的信息。我不知道她对儿子的赎罪,原来只是体现在陪伴上,只是伺候一日三餐,把他养得膘肥体壮。她自己沉浸在自我的世界里,一个一个网友聊着,一段一段恋情不告而终,却从没有想到如何去救治儿子。小学时没有,中学没有,如今孩子已经成人,她彻底无能为力,只能听天由命。

从雪梅对待孩子的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和妥协,我的内心只能为这个孩子可惜,也为雪梅的无为一生哀叹!

我仍然要比较另一对母子。我曾写过几次的,在公交站熟识的母子。

那天下着很大的雨,我在公交站等车。他们从760公家车上下来换乘。孩子妈抖抖雨伞,用一个塑料袋把雨伞套好,装进包里。小家伙穿得很精神,我还特意表扬他酷酷的。

小家伙很开心!好像也认得我了,每次我跟他妈妈说话,他都望着我笑。

"妈妈,你包里带饭了吧!我都有点饿了!"

"带了,早上不是吃了吗?这是我们的午饭,等上完课我们才能吃。"

"他上课是学什么呢!"我一直佩服这个个头矮矮,却一股子母性力量的年轻妈妈的勇气。也很好奇,越来越觉得这孩子也没啥毛病。

"是寓教于乐,开发智力的培训课。他很喜欢这种学习方式,如果正儿八经让他去做作业,或正规上课,他一刻也听不见,待不住。"

"你真不错啊!风雨无阻,为孩子付出了很多心血。"

车上,有一位爷爷给母子让座。快谢谢爷爷。"谢谢爷爷!坐下来后,小家伙一直叽哩哇啦,嘴巴一刻不停歇。

"妈妈,我要玩手机,跟我打开。"他一直为达到目的,纠缠着他妈妈,时而提高音量,时而拉着哭腔,不管怎么软膜硬泡,他妈妈一直没有妥协。

"他就这样抓住我的软肋,觉得趁人多,一哭一闹,我就会满足他要求。我也识破他的伎俩,只要坚持不理他,他就会自己转弯。"她偷偷小声跟我说,她是如何制服孩子。

我看过很多的爷爷奶奶,还有妈妈,都是在车上经不住孩子的磨蹭打闹,同意孩子玩手机,在颠簸的车上抱着手机,玩得不亦乐乎。

"妈妈,看我拍照。"小家伙打不开手机,却能玩拍照功能。乱拍一气。

"快给我,手机没电了,待会不知道吃饭时间了,你得饿肚子了!"

多么睿智的年轻妈妈,她跟孩子技巧斗智,也不一味妥协,让孩子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不该做。

鲜明对比的两对母子,让我情不自禁就联想在一起。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