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路漫漫其修远

字数 5010阅读 281
来自网络

1

尹石坚这次没有随便抓起一瓶沐浴液就挤到泡泡球上,而是仔细看了花花绿绿斑驳的中英文介绍,挑了味道最可心的一个。洗完澡擦干净,关灯出门。站在地垫上停了一秒,又扭身回来,把洗手池上镜子的水汽抹出一块晶亮的位置,梳了梳头。

苏小灿已经上了床,手机关机,放到远离自己的一侧。家里暖气不是很足,单人鸭绒的被子裹在身上,像是一只成茧的肉虫。听着老公踢踢踏踏从浴室到客厅然后进屋由远及近的声音,刺眼的顶灯啪声瞬灭。

后背一凉。

尹石坚的手很温柔,这儿捏捏,那儿揉揉的,总是恰到好处点到为止。鼻子紧贴着苏小灿的脖颈,呼呼的热气让她的耳朵有些发痒。小灿浑圆紧实的屁股后面顶着火烫的一坨,越来越硌,木代尔的内衣不堪一击。

只是有些冷。

尹石坚忙乎半天,明明已经三垒成功,可能是冬天太过干燥,冲刺几个来回都弄疼了,不得已败下阵来。前两天一直加班,回到自己的被窝尽管透心凉,可没五分钟,着了。

仿佛刚闭眼就被踢醒,“你侧着点儿睡,吵死啦!”不知什么时候,尹石坚开始有打呼噜的习惯,被媳妇儿踹不是第一次,可今天的力道尤其重些。

再想睡已经很难,白天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桩桩跳跃出来,忸怩作态卖力地抢镜。尹石坚叹了口气,索性起身,拽外套,出了卧室。

2

尹石坚和寇老西是同乡,从考到北京算起,在帝都已经待了十五年的时间。

据班主任说,他是县城高中有史以来考得最好的一个,不是清华北大,但北京邮电大学在IT圈里也算是响当当的NO.1了。

家里是农村的,条件一般,他又是独子,没法继续读研究生。毕业就进了一家集团央企做服务器工程师。后来股份制改革,内部信息化部门独立为三产公司,老领导看中尹石坚的吃苦耐劳,一并带到新部门,给了个技术总监的位置。

一干就是五年,没涨薪也没升职。

虽然当年起点不错,可和CPI一比,那点微薄的优势顿无。

当然也有收获,就是认识了集团物流公司的财务,苏小灿。

是公司HR七月七组织的联谊活动上见的面。

尹石坚正是年富力强的中层干部,属于公司重点关怀的对象。而苏小灿这样没结婚的女孩子,有一个算一个被工会填表报名,威逼利诱着押来参会。

苏小灿根本没想来,父母苦口婆心介绍的还不愿意见呢,这种官方的活动更是鄙夷躲之不及。可听说有抽奖,普吉岛免费十日游,全程豪华五星级酒店,还不占年假,立马打扮得漂漂亮亮出门了。

从此鲜花插到了牛粪上。

3

苏小灿是黑龙江人,家里四个孩子排在最末,父亲是市检察院的二把手,母亲是区重点高中的校长。

打小含着捧着,可惜不爱学习,坚持到大专勉强毕业,托关系找路子落户北京,进了铁饭碗的央企。

苏小灿大大咧咧,说话不绕圈子,尽管有点儿背景,可这些年也得罪不少人,一直是个副科级的待遇。好在工作压力不大,时间多,又爱玩,插花健身摄影旅游,结婚大事反倒耽搁下来。

眼看28岁,虽说眉眼稍逊,皮肤有些粗糙,可1米68婀娜玉立大长腿,前凸后撅披肩发,绝对是99%回头率的大美女。

尹石坚第一眼就被苏小灿吸引了。

可追苏小灿却花了一年半。

苏小灿喜欢的,是那种太阳后裔里九头身的欧巴,没想到最后摊上尹石坚这样腿短腰长的板凳狗。不止一次,苏小灿掐着自己男人胳膊上的肉,质问他是不是下了什么药,让她上了贼船。

尹石坚对自己的好,苏小灿心知肚明,人家甚至比亲爹亲妈还要迁就呵护。每每看韩剧顾影自怜嗟叹命薄的时候,大脑自动建立批判见色忘义的防卫机制。

今晚春宵难度,是她有闹心的事,这过年的假期,尹石坚又要加班。

4

其实去年十一,借着月底出差的机会,尹石坚绕道回了趟家。

时间过于匆忙,也没有和小灿打招呼,只住了一晚。问同事借了2000块钱,偷偷塞到了爸妈衣柜里,上了车才打电话告诉他们。

这几年赶上集团私有云项目建设,尹石坚又是出国考察,又是封闭开发,连着两个春节没回家过年。要不是母亲说父亲重感冒,在医院打点滴躺好几天了,他的日程表应该是带着尹小博去参加京郊的社会实践课。

父亲嘴上说着没事,可见着大夫慌张的神情,和自己4岁的儿子无异。尹石坚有些心酸,当母亲抱怨两年没见着大孙子,脑袋一热当即拍胸口应承下来,今年春节都回来。

火车开动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

家里的房子老旧,自己又不在身边,没人帮着打理翻修。同族亲戚还住在村里的,也隔了几辈,早已疏远。左邻右舍的房檐越垫越高,几乎遮住了东升西落的太阳。放假时他想找去说理,被父母拉住。

都是乡里乡亲的,也没有过去那些封建迷信的讲究了,这样挺好,我们不碍事。

可夏天外面凉快,冬天里面更冷,这是不争的事实。

老两口那屋的炕灶还拾掇过一回,勉强凑乎过冬,可另一间房加了电暖器也不过十度。

苏小灿结婚时回来过一趟,就那一趟。

5

别说小灿,连尹石坚自己回了老家也要两三天才缓得过来。

厕所还是那种三面砖墙一垒,当中挖个长方形斜坡的样子。7,8月份恶味辣眼呛鼻,脚下稍不小心就是噼噼啪啪一片白花花蠕动的尸体。腊月寒冬倒没了这些麻烦,可隔三差五要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拿墙角立着的木棍,杵塌冻瓷实的粪山。

厨房修在两间卧室的北面,巴掌大的地方,哪有什么抽油烟机、微波炉,煤气灶还是两年前才换的。天气暖和一点的时候能用,每每烟熏火燎,做顿饭出来和张飞一般。天冷了就在屋里炕头的灶台做饭,被子褥子一股熏肠腊肉的味道。

洗漱全靠院子当间的水龙头,常年放一个塑料的大盆,拧到只滴水的程度。据说这样水表不走字,全村都这么干。一家人每天洗脸洗脚刷牙,如果烧热水,那至少要1个多小时起。小灿本来还想洗洗下面,一看架子上盆总共才两个,她也不洗了。

尹石坚其实做了充分准备的,提前买了全新的洗漱用品,加上母亲置办的新床单被罩,满以为坚持个三四天不成问题。可百密一疏。

结婚那次也是赶着春节回的老家。刚下过一场大雪,路上泥泞不堪,白天浆水四溢,晚上又冻得沟壑崎岖,小灿一双新鞋愣是扭掉了鞋跟。

老家的规矩多,挨桌敬酒递烟是小事,关键尹石坚也不认识几个。被红着眼敞着怀的汉子们搂着肩膀称兄道弟,干了几杯就不省人事。小灿酒量不错,但没了老公陪着,又听不太懂乡音土语,一晚上像装笑的不倒翁,被一会儿推到这边,一会儿搡到那边。

幸亏开始说好了不闹婚,省却了一众恶俗的玩笑,否则回了北京就得离。

因为这次老家办事,尹石坚道了几年的歉,索性以后再不提过年回乡的事了。

6

苏小灿的父母,基本上都是来北京,一年两次。

主要是心疼老姑娘辛苦,老两口不但帮着带孩子,还买菜做饭收拾屋。

尹石坚也乐得老丈人丈母娘上门,他可以不用早起送尹小博上幼儿园,也能名正言顺加班,回家还能有口热乎饭吃。哪怕是剩的,也味道鲜美。尤其老丈人,做的一手好菜,红烧肉、清蒸鱼、炸蘑菇比五星级酒店的大厨差不到哪儿去。只是老头最引以为傲的煸炒蝉蛹,尹石坚始终接受不了。

苏小灿还有一对双胞胎的哥哥,一个比她大两岁的姐姐,都在沈阳长春哈尔滨工作,每年比她回去的多。前两天,自家群里大哥发话,说腊月十八是老父亲66岁生日,应该好好热闹一下,要大办。特意嘱咐两个妹妹一定回来,给老爷子贺寿,时间定在大年初六。

苏小灿根本没记着老爹的生日,更别说66岁了。先是心里一凛,赶紧附和同意,表着忠心,还请教哥哥姐姐应该买个什么礼物。大家对小妹怜爱有加,只是说能回来就好。

因为在苏家,数这妹夫最忙,几年也见不着面,要不是老头老太太拦着,两个哥哥早就发飙了。

别看苏小灿对尹石坚态度刁蛮,那是在家里撒娇。对外,哪怕是自己的兄弟姐妹,甚至父亲母亲,还是向着老公说话,有空就解释,什么公司离不开、明年就提干等等。

关键是这几年一直没回陕西,全靠尹石坚忍让,从礼数上讲,苏小灿也觉着该回去一次了。

7

尹石坚前段做项目技术攻关立了标杆,公司大会小会拿奖。除了集团发的是现金,其他都是给票报销。尹石坚乖乖把红包上缴,博得媳妇儿好评。

单单这点打动不了苏小灿。

尹石坚几次从浏览记录里发现老婆在看一款法国产的口红,要价不菲,而且国内没有卖的。不过,现在海淘这么多,身边年轻时尚的女孩子不少,于是早早请教,取了私房钱,联系了一家比较靠谱的。

午夜被踢醒,尹石坚索性打着哈欠上网和商家沟通。时差正好,你情我愿,还了还价,下单。

离着过年放假没几天,尹石坚选了最快的递送方式,一周不到就摆在了苏小灿的办公桌上。

手机一早收到了签收的记录,尹石坚觉着总该有个感谢或者问候吧,可直到回了家,也没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喜悦。

典雅精致的盒子就在门口的鞋柜上,包装已经撕开,东西却还在里面。

颜色错了。

苏小灿斜躺在沙发里,手机发出收割三叶草清脆的声音。尹石坚一边换鞋一边瞄着女人的表情。

死水微澜,荣辱不惊。

8

财务只有月初月底最忙,今年除夕恰好是情人节,所以2月头一周,办公室的同事就有请假休假的。

6月退休的马老师,早早买好了去澳洲的机票,准备和老伴一起去找留学的姑娘过年。

过节的机票最贵,您不等着淡季了再去?

知道知道,等你们活到我们这把岁数,就知道什么叫时不我待,要抓住每个难得的机会去感受生活的幸福。留学生很多,大家都过年,那边就剩她一个,这边就我们老两口,大家都该难过了。

刚毕业分配来的小胡,买不到回成都的火车票,居然租了辆越野约着几个老乡一起开回去。

几千公里,一路冰天雪地的,你们累不累啊!

姐姐,我妈给我说了女朋友呢,我肯定得回去。北京就是工资高点儿,真不如在家舒服,年后我如果离职了,你们别觉着突然啊,哈哈。

大家主意都那么正,小灿想着谁要能给她出个谋划个策就好了。

当然回你家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男人就不能迁就,越惯越得寸进尺,你看看我。

话没说两句,大学上下铺的闺蜜就在电话那头哭嚎起来。已经念叨了三百遍的血泪史,又开始祥林嫂喋喋不休。苏小灿早就不看好朋友的婚姻,终于走向尽头,本来想劝劝她赶紧往前看,结果每次都被对方哀怨的气场盖过了风头,沦为宣泄的垃圾桶。

男人啊,是不靠谱。

苏小灿扬手推翻了眼前的口红盒子。

9

尹石坚今年春节,原计划是要突击上私有云二期的。

没想到一期成果喜人,各子分公司纷纷效仿改造,集团也还没有能力统一规划统一管理,只能把异军突起做成了普降甘霖。项目组几个骨干被安排到大的业务单元,负责技术指导。原来紧锣密鼓的计划松弛下来,过节不用加班了。

本来是好事,可没了公家的说辞,尹石坚顿时没了依靠,复又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答应了母亲,自己还是要努力一把,万一成功呢?如果小灿不同意,就执行B计划,只带小博回去,不完美总好过失败。

可他也知道,苏小灿结婚前天马行空惯了,这几年被孩子拴着哪儿也去不了。好容易尹小博上了大班,有些自理能力,如果不赶着小学前出去疯几次,以后就更没了时间。上个月同班的一个妈妈,微信里晒了帕劳水母湖的全家合影,让小博羡慕得直流口水,哭喊着也要去,让他们这为人父母的心乱如麻。

该来的总要面对,尹石坚特意按时下了班,去附近进口超市买了特级的车厘子和儿子爱吃的榴莲饼。提前打电话,没让苏小灿做饭,一家三口在小区旁边的南京大牌档吃了晚餐。

回到家已经八点多,赶孩子上了床。尹石坚洗澡,换内衣,挤到老婆身边,把《恋爱先生》摁了暂停。

“美女,今年过节,怎么弄?”

“我爸过66大寿,初六要咱们都回去。”

“啊,没听你说过呢。时间能调吗?”

“我们那儿挺看重这个年纪的寿宴,大哥二哥就怕咱们掉链子,特意嘱咐了。你说怎么弄?”

沉默。

10

腊月二十八,应该是当地最好的酒店,尹小博和大哥二哥的孩子打闹作一团,围着寿星老咯咯咯地又笑又叫。

尹石坚舌头有点儿大,晃晃悠悠拿着瓶子给众人又满了一圈葡萄酒。

小灿脸颊绯红,娇态百媚,伸手托住丈夫的胳膊,才没让酒洒出来。

“石坚少喝点儿,明天你们还要赶路,替我们问你父母好。没想到,你妈妈还记着我的生日,相比之下我们这亲家当的不合格啊。等明年暖和点儿,邀请你爸妈来我们这儿住几天,或者都去北京,应该再见见,这一晃多少年了。”

“另外,咱们都是一家人,要不是小灿说,我们都不知道你爸爸生病的事。以后可不能只报喜不报忧啊,要不是我这腿脚不方便,真是该看望看望老哥哥。”


吃完年夜饭,尹石坚叫了出租车,父亲坐在副驾驶,自己一家三口和母亲挤在后座。

“小灿,家里条件不好,委屈你了。这次石坚他爸生病没什么大事儿,还让你父母担心。要我说你们就好好在东北过年,给你爸贺寿,别改日子了。要不是石坚提醒,我们真是少了礼数。”

“就是,石坚啊,我和你妈商量过了,村头酒店是你二大爷表侄新开的,不贵,条件还行,你们就住那儿吧,不用争了,别再把小博冻感冒了。你们挣钱不容易,明天再待一天,初二就回去吧,别耽误了工作。”


正月初三,某国机场出口,三副墨镜,三套夏威夷碎花的亲子装。

“大家辛苦了,秘密行动开始,除了不能发朋友圈,其他的尽情high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