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没钱惹的祸!

字数 2588阅读 171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学毕业后,我一个人来到广东,身上只有两千块,租不起房子,吃不起15元一碗的牛肉面,那时候实习期的工资一个月1000块,每一天过得战战兢兢,不敢生病,不敢得罪人,因为稍不留意这1000块也没了。

实习三个月后,谈了三年的女朋友提出了分手,在流了一场可有可无的眼泪之后宣告这段感情结束,这之间没有过多的纠缠,没有双方谁对谁错的争执,一切都很理所当然。


在公司初来匝道,被老员工欺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我被迫包揽了很多粗活累活,出了大学我才知道,真的社会往往比师兄师姐宣扬的还要残忍。

别人放假的时候,我必须留下来处理剩下的任务,虽然领导没有说让谁加班,但我心里清楚,在假期前我必须得把这些东西做完。而“老前辈”们都会把这些任务留给新人。

我以为我是唯一一个过得这么凄惨的,家里没有背景,没有钱,就靠这样的辛勤,在没有任何人理解的情况下,独自前行。但是有好几个朋友告诉我,他们也过得不好,我的心里得到了一丝慰藉。

第二年,我终于从新人的圈子里脱离出来,成了正式职员,生活也有了好转,也不用再看那些老员工的脸色,可是新来的一批新人又重复着我过去的心路历程。我看着他们被欺负,却无能为力,只能和大多数人一样冷眼旁观。

第三年,公司实习来了一个身材瘦小,黄皮肤的小姑娘,和那些小伙子一样,被人欺负,只是她更加弱小,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作为丑小鸭的她被欺负了只能默默蜷缩在公司的角落哭泣。

第一次我有些于心不忍,我能从我的过去了解她的处境,那晚,我请她吃了一碗15块钱的牛肉面,看着她一边吃一边哭,还一直和我说谢谢。我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刺激了,原来帮助一个人是这种感觉。

在一碗牛肉面之后小姑娘觉得我是一个好人,和我建立了革命友谊,我也知道了她叫郭佳,来自农村。其实这一点我早猜到了,从她营养不良的身体和略微黄色的皮肤得出的结论。

公司里以大欺小的行为太常见了,我想帮助她,却不敢破坏这种体制,只能帮她分担一些任务,不同于以往的是,这一次我是因为帮助她而感到高兴的,而两年前我只是因为不敢拒绝。

相处了六个月,小姑娘把我当成值得信赖的长辈,听她叫了半年的师傅,我说叫她改口叫大哥,因为实际上我并没有比她大多少,我才26岁,她24岁。

她却总说:“不不不…四舍五入一下你就30了,我才20呢,不能乱了辈分!”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她也会开玩笑,只是要面对足够亲近的人才有调侃的勇气。

我们的关系在这之后像做了过山车一样,为了报答我在她最穷困无助的时候伸出援手,她决定我们应该一起努力,于是我们稀里糊涂的成为了男女朋友。

既然已经是男女朋友,为了节省开支,我们退掉了以前的房子,租了一个两室一厅,餐厅还隔了一小块做厨房。

第一次我们不用再在公司吃那些没有油水的食物,我们买了一个小电饭煲,自己做饭,后来陆陆续续买了许多工具,我们两商量好一人隔一天做饭,不过我的南方口味和她的北方口味差别确实很大,我喜欢吃辣,她却吃不得辣,无奈我只得抛弃自己的口味去迎合她。

我们有过最穷困潦倒的时候,有一次我见到郭佳洗头用的沐浴露,一点也不讲究……我纳闷了,进厕所一看洗发水早没了,我问她为什么不再买一瓶。

她说:“没钱了…”

前一周刚发过工资,没钱?我狠狠地批评她问她把钱花去哪儿了,她就是不肯说,后来我才知道是她爸得了糖尿病。她每个月的钱大部分都邮寄给家里。

那一晚我坐在阳台吸了一宿的烟。

第二天郭佳看到了我的样子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提着包就去上班了,那天晚上我没有回家,去酒吧宿醉一宿,第二天直接去了公司,可是没有见到郭佳的身影,我四处打听,领导告诉我说:“她昨天辞职了。”

突兀的消息像是一颗定时炸弹,让我的恐慌一秒比一秒严重,我急匆匆的跑回家里,桌上留下一封信。

“我走了,不要难过…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我爸的病你肯定知道了,我不想让你为难,今后你要好好生活…不要找我…”

快乐的日子总是很短暂,这像是老天爷给我和郭佳开的一个玩笑,他总是这么刻薄,我不敢去想象郭佳身上担负着什么,但是我却知道我做错了事。

我在公司找认识她的人打听她的住址,可是一无所获,就连她的求职简历上也只是一个大的范围,大到了一个县,而一个县里有多少个村,我想找到她的可能微乎其微。

为了生活我不得不继续工作,郭佳的事情我只能继续打听,可是我自己也知道希望渺茫,可是还是给了自己一个心里安慰。我想着,等到放假我就去找她。

等待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每天面对工作无精打采的我,工作效率也越来越低,被领导点名臭骂了一顿,可是我依旧提不起劲,我担心的只是现在郭佳过得怎么样。

到了暑假,我直接去了她所在的县,一个一个村的打听:“叔叔,你认不认识一个叫郭佳的女生!”一天天重复的问,终于在许多天后问到了她的具体位置,我匆匆忙忙的赶到她的家里,想要和她共同面对一切困难,可是当我到她家的时候一个影子都没有,我问她的邻居才知道,她爸爸在两个月前过世了,给她爸举办完丧事后她就离开了,去了哪里谁都不知道。

我询问到她爸的墓地,得知了出丧的日期,我决定每年的今天都来这里祭拜,或许还有遇到郭佳的可能,同时给她的邻居留下了联系方式,让他们有郭佳的消息就联系我。

回到广东,又是大城市的水深火热,我把自己埋在繁杂的工作中,以此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同时希望接到郭佳的联系方式,可是一无所获,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过着日子。

不用再去刻意吃清淡的食物,两室一厅的房子房租很贵,可是我没有搬家,因为这里有我和郭佳的回忆,她的房间我也定期打扫,闲暇下家我就会去吃15块一碗的牛肉面。就这样的生活了一年。

再过几天就是郭佳父亲的祭日,我提前请好假,去了她的老家,在她邻居家借助几天,终于在她爸祭日的当天见到了她。

她皮肤的黄色已经褪去了,变得白皙,比以前更漂亮了,也学会化妆了,以前的单马尾变成了长长的波浪卷,这一年来看来她过得不错。

就隔着两米的距离,我们对视着,她眼里有错愕,惊慌,我说:“这一年你还好吗…”

她回答:“还好,你呢…”

“不好…你为什么不吭一声就走了。”

郭佳看着我不说话,眼里已经热泪盈眶,她说:“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我心里酸楚,却无法去责备她,我们只是看着彼此,想要读懂对方的心。

我想我已经知道她这一年里经历了什么,她的选择让我难过,我却不能去批判那是错的,因为只有那样才能让她很轻松的过上好的生活。

我们各自道着珍重,然后我离开了那个让我伤心的地方,回到了车水马龙的大城市,继续我日复一日的单身生活,那间两室一厅终于被我退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