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的话且听着,路还得你自己走

96
土狗寻钱记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2017.02.06 23:25* 字数 6632

01

“伟,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电话突然响了,是T(化名)

"你又要生二胎了?"我一边清理电脑上的灰尘,一边调侃着;

“去你的,不是”听到这个话题,电话那头无奈大笑起来,我想,若是这消息,对他来说应该算惊吓吧。

“还是年终奖又翻了一倍?”我又开始胡乱猜测了,也挺好奇;

“我升上主管了!”

听到这消息,不知道为什么,鼻子突然酸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

“真的吗?什么时候的事?”此刻我也压制不住自己的心情

“就在刚刚,部门上级有调动,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 ...”接着我大概了解了整件事儿~

T,是一个很喜欢开玩笑的阳光帅小伙,已婚,2015年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年底晋升为爸爸;已经从事酒店服务行业快六年了,目前在五星级酒店工作,刚刚荣升中餐厅主管。

听到这消息,打从心里为他感到开心,回想他这一路走来遇到的坎坷,不觉间有点小感慨⋯⋯

02

我们是06年认识的,那个时候还是懵懂的初中生,因为投缘,关系一直很好,后来高中又考入了同一所学校,在高一那年,T因为家庭的特殊情况,几经痛苦的挣扎考虑,最终选择了辍学,出去赚钱减轻父母的经济负担。

还依稀记得当时他踏出校园那一刻,离去时孤独无助的背影。

出了校门,他像是迷失在了十字路口,不知道该往哪儿走。后来,家人们建议他从事鞋模设计,他堂哥在这行业做了多年,还不错,收入挺高,可以带带他,比较容易入行,就这样,他跟着他堂哥去广东学鞋模设计,晚上就借住在亲戚家里。

为了能尽快上手,那段时间他没少熬夜,半夜三更还跑去敲师傅的门问问题;但是对于自己不喜欢的行业,就算再拼再努力,终归也很难全身心投入。况且,当时借住在亲戚家,有诸多不方便之处,他师傅和堂哥也并没有太多时间教他;后来烧了不少钱、花了大把的精力,很无奈地证明了自己并不适合这个行业。

那段时间的他,状态很糟糕,要背负的责任和来自家庭的经济压力也很大,好长一段时间都在抑郁中度过;

再后来,他转行走进了服务领域,在酒楼当起了服务员,来来回回换了好几家酒楼;当时偶尔会听他说挺辛苦,让我好好珍惜在校的时光,当初因为家庭情况而选择辍学,现在想想,真的很后悔⋯⋯

我只知道,当时他好像已经有两年春节没能回家好好陪家人吃个团圆饭了⋯⋯

直到2012年夏天,高考结束,我们同个圈子里玩的好的一帮兄弟,借着暑假体验生活的理儿,全奔着他来了,那个时候,他在酒楼混到了部长的职位;

去酒楼当临时工的那阵子,我亲身体验了下他的处境,也干着他曾经做过的活儿:老少十来人挤在一间堆满生锈铁床的老宿舍、一个人换掉单人抬不动的大转盘底下的桌布、浑身大汗地躲在不让开空调的包厢里擦拭餐具、一个人看着三五间包厢、疯狂夺命似扛着收台后的餐具往厨房跑、站在滴着雨水的屋檐下吃着大锅菜⋯⋯

若非亲身体验,我也没法感同身受,然而我知道,从当时他踏出校园步入社会后,干过的活、受过的苦远远不止这些;再回过头看着他现在在酒楼里,能帮我们撑起小小的一片天,处处顾着我们,护着我们,一边是欣慰,一边心里却在哽咽,所有的情感都默默化在了心里。

没事,至少现在我们都在这儿,陪着你走⋯⋯

两个月的假期很快就结束了,我们各自带着高考落榜后的心态,和他道别,大家收拾好心情,各自上路,后来,那家酒楼因为运营不当,倒了。他带着这两年积累的经验去了另外一家相对上档次的酒楼。那时在电话里,听他说新酒楼的大厅很豪华,而且还有个挺大气的楼梯⋯⋯

03

2014年,我在苏州上学,他还在厦门,一天下课的时候突然接到他的电话,电话里那头一阵沉默,过了会突然传来痛哭的声音,我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从未见过他如此失态;

后来才知道,最疼爱他的奶奶去世了。听到消息,我的眼角也开始湿润了。

印象中奶奶是很慈祥、很瘦弱的一个人,经常拄着一根拐杖,在门边站着,老人近90高龄,所有世事尘烟放佛都已从她身上褪去,岁月在她脸上刻下了深深的皱纹,每次都能从老人那深陷的双眸中,看到浓浓的关怀和疼爱,对了,还有那一双离别时常常搭在你手心不断颤抖的双手;

知道奶奶那阵时间身体不好,估计撑不了多久,他心中五味陈杂,毅然请了多天假回家照顾奶奶,天天守在床前,用勺子把粥和菜捣烂了,一口口喂奶奶吃下。

奶奶已经没法独自行动了,也开始有点不大清醒了,知道他回来了,那段时间竟然身体竟有点好转,脸上开始有了笑容,还和他说了好多话;她说有次半夜不小心滚到地上了,没力气喊人,一个人又爬不起来,冷的躲进床底哆嗦了一晚;有些饭菜吃不下,嚼不动,一顿饭吃不了几口,经常肚子饿⋯⋯看着床前这个最疼爱自己的老人,他哭的跟个泪人一样,用这几天假期的时间安静地陪着奶奶,照顾奶奶。那几天奶奶身体好了一些,假期也快结束了,临走前,老人用皮包骨的双手紧紧抓住他,眼神还是像从前一样疼爱,嘴里还是那句口头禅:出门有好人帮助,天公保佑!

看着奶奶有点好转,他才有点放心,含着泪离开;没过几天,他在公交车上,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奶奶去世了!

看着车窗,他使劲控制住自己不断往下掉的泪水,告诉自己不能哭,窗外的景象却也慢慢模糊了⋯⋯

奶奶有什么好的东西都会想到他,留给他,因为没什么文化,也只能在背后默默支持着他,用爱滋润这个刚刚步入社会的少年,祈祷他在外能平安快乐、一帆风顺⋯⋯

电话那头沉默许久,只剩下哽咽声,我也曾感受过他和奶奶那一方暖心的世界。奶奶是与他一直一路同行的人,在精神上是非常大的支撑,他拼命闯,也希望有出息了,能带着奶奶好好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如今,奶奶却离开了,这条路上,他是否会孤独前行?

04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15年暑假,我毕业了,最终决定回厦门工作!

16年3月份,我到新公司上班,很巧,这次工作在同一个园区,更近了,心情无比激动,这个时候,我们已经认识近10年了,当初各自出发,折腾了一圈,很幸运又有了机会同行,不得不说,这段友谊已经深深植入心底了;

过了不久,他说有个五星级酒店目前在招聘,这个机会挺好,他想试试,足足做了一番准备,后来面试没有通过,还挺失望,倒是他挺好的一个同事面试通过了。过了一段时间,那个同事告诉他,这家酒店旗下的另外一家五星级酒店即将开业,准备储备人才,也快到招聘期了,估计今年下半年就要开业了,让他好好做个准备,这消息又燃气了他的希望~

那个时候临近5月份了,他了解了一下,发现这个机会挺好,只是也意味着他要放弃这一切,从服务员,重新来过,而这个时候,他在一家中端的酒楼已经当了主任,由于表现一直不错,走上经理的职位可能也指日可待了,再度回到服务员,他要接受的反差很大;

按他的来说,苦点累点并不是他最怕的,而是这个时候他也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宝宝还小,各方面的开销很大,重新来过也就意味着他要放弃这一份算还可以的工作,工作变动带来的经济压力、家人是否能理解和支持才是他目前最大的难题;

路是要自己走的,眼光放长远些,他终究还是做了决定,哪怕暂时苦点,也选择踏上这一条新的征程,这次,力争通过五星级酒店的面试,给自己一个更好的平台;

做了决定,当然,接下来是家人朋友的反对、不理解、强行劝阻,不过既然决定了,他就想着拼一把,面试能不能通过还是一回事,先和家人打个招呼,能面试上了再说~

平台越高,对能力要求也越高,我记得当时摆在他面前的就是学历和英语水平这两道门槛,学历勉强将就,英语就有够头疼了,后来的一段时间,我看他兜里放的都是写的英语单词、句子的纸条,顿时觉得刮目相看,这股劲,比当时中考还拼呢,出于佩服,我把自己以前买的一本的英语“宝典”也直接送他修行去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面试那一天,突然发现自己极度紧张,他平时还算挺爱开玩笑,是挺放的开的一个人,经常逗得同事一顿大笑,但这次却莫名的失态了,这是一种来源于对差距和希望的恐惧,这次面临的竞争对手几乎都是高学历、酒店管理专业毕业的,他却只能靠着这几年经验勉强去碰看看,在这种差距下,不可否认,心里确实没多大底的;

去面试的路上,在车里一路低着头继续背着服务流程,手心都冒出了汗;下了车,腿还是抖得⋯⋯

面试还算顺利,但是面试官也没表多大的态,只说回去等消息,有通过他们会发邮件通知的;

都说等待是最痛苦的一件事,不排除有点小小的期待,但更多的是未知,从面试回来,他时不时就得查查邮箱有没有新邮件,希望和恐惧并存⋯

过了几天,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他有点等不住,最终还是决定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情况,行政人员说帮他查查,晚点给他回复;

到了那天下午,临近18:00,行政的人员快下班了,他依旧没有接到回复,这个时候心里已经有点小小失望了,不过有点不甘心,这个境况下,他想到了当时王子变青蛙里面他蛮喜欢的一句话,是困境下单钧昊安慰叶天瑜的:“紧要关头不放弃,绝望就会变成希望”,想想决定再打一通电话确认看看,就算没通过,至少也要问明白了,不想空等,备受煎熬。

电话接通后,行政人员问清楚情况后,说帮他再确认看看,晚点给他答复,就在之后的这一个半小时里,他仿佛在等着审判,能做的都做了,希望这一次,等到的是好消息⋯⋯

到了临近19点半时,手机铃声响了,屏幕上的号码让他放佛看到了黑暗中的灯塔,他激动的接起电话,礼貌性问好、小心翼翼的回答对方要确认的问题;

“恭喜你通过了我们的面试,稍后我们会将入职通知书以及相关资料发到你的邮箱,请注意查收”

随后,我就接到了他的报喜电话,电话里完完全全感受到他的激动,也为他感到由衷的开心,所努力的和等待的结果终没被辜负⋯⋯

05

他终于是凭着这几年的工作经验在面试中取得优势,顺利通过,这结果对于他之前的努力算是一个满意的交代;但是,别忘了,这次的代价很高,这个选择意味着他要承受适应新环境、家人分歧、经济问题这三重压力,这个对于二十出头的他,也是不小的坎。

家人的反对声和不解让他很苦恼,不过已经选择了,他只能好好表现,解除家人的担心和质疑;

从领导变成最底层的员工,不得不说,对他来说,是个挺大的落差,换上服务员工作服的那一刻,我相信他心里是很不好受的,放佛回到了五年前,不觉间,镜子里的自己却慢慢模糊了,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也给自己定了小小的目标,至少年底,争取走上主管的位置,给自己一个交代;

接下来工作内容和地位的落差不免让他有点不适应,从给别人安排工作到现在自己摆台、擦餐具、打扫卫生,这种改变很考验一个人的心性,还好公司定期的培训课程和工作、宿舍环境让他有点安慰。

06

一段时间过去了,刚刚适应了新的工作和环境,来自家庭的矛盾也开始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箭头直指经济问题,搞得他焦头烂额。

这个时候因为他爸妈也忙着工作,几乎没有时间帮忙带孩子,他也刚刚在起步最困难的时候,孩子和他老婆都暂且住在娘家,有经验的岳母在帮忙带着,后来因为地方习俗不同、筹备孩子满月席闹了矛盾,紧接着又因为孩子开始出现了一系列问题,因为没协调好,开始加深了双方家庭的矛盾,这个时候的他才刚刚起步,薪资很低,时间很少,除了每天不间断的电话给两边家人,劝阻宽慰,几乎没法做什么;

这个时候的他开始感受到了来自自己小家庭的压力,很不幸,偏偏是在自己低谷期,遇到了这种棘手的问题,再长远的打算、目标、规划反倒变得特别可笑,出来这么多年,在家人、爱人、孩子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却显得那么无能为力;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当时的选择,是不是有点太不负责任了⋯⋯

后来双方家庭的以及夫妻俩的矛盾不断激化,他提出把孩子带回来,让他妈妈帮忙带,这样可能会好一点,可他老婆却不放心,怕他妈妈照顾不好孩子,还是要选择自己带,在娘家生活;直到后面矛盾发展到白热化阶段,两地分居的生活让他们夫妻越来越难以沟通,双方现在所处的环境不同,遇到的事情也不同,导致婚姻差点走到了尽头。

其实,他老婆对他挺好的,他也蛮顾老婆的,但是生活中遇到琐碎事情带来的负面情绪却往往会不断放大对方的缺点,到最后导致谁也说不上理,感觉日子过不下去,既然这么痛苦,那是不是真的要弃了那一纸婚书才算解脱?

后来,夫妻俩各自冷静下来,双方家人也开始劝说,他仔细想想,还是选择把孩子带回来给他妈妈带,他老婆提出自己也要出来打工挣钱,后来,他妈妈辞了职,专门在家带孩子⋯⋯

可能是因为在家带孩子,很少有社交活动,生活太封闭,他老婆对他的埋怨也越来越多,对他现在的处境也不大满意,甚至有时还拉出别人家的老公出来对比说事,双方为此也没少大吵⋯⋯

从待遇颇丰,春风得意到现在薪资还不到自己老婆的一半,心底的落差和痛苦不是文字所能传递出来的,我只知道,那个时候对于他来说,真正让他痛苦的并非经济压力,如果只是钱,哪怕下班再兼职、或者借、贷款都不会让家人为钱烦恼,而是最亲最爱的人,在自己做出选择、想重新拼一把的低谷期却不是最懂自己的人,在累的时候,连以前最温暖的港湾都狂风咆哮,云翻浪涌⋯⋯

后来,他和他老婆租在一起,回归两个人的生活,虽然还是经常因为这事矛盾不断,但至少有了当面吵架、理论、认错、拥抱的机会⋯⋯

07

那个阶段,在人生的低谷期,也少不了有尴尬的时候,大家可能知道,农村里街坊邻居大部分喜欢寒暄的问题经常是和孩子有关的,每逢节日回老家,他和他妈妈经常被人问的很尴尬,他妈妈在外头顾着他的面子,也笑笑只说挺好,也不大深入去聊,让他心里有点安慰,但在家里头却也少不了小小的唠叨,偶尔提提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的风光无限,而质疑他这个选择,不听劝告⋯⋯

这个阶段,怎么会不苦呢?是的,自己选择了一条大家不理解的路,备感孤独,累了,最在乎最亲最爱的人却还没能腾出怀抱,给个肩膀,反倒是积怨不少,每天顶着巨大的家庭压力,在工作岗位上还得强颜欢笑,用微笑送走一波波客人;冷静想想,好像也不能怪谁,自己只是想尝试看看,好像也没错,但无奈家庭琐事却往往能让大家深陷其中,理不清思绪⋯⋯

他只能苦笑,这个阶段真的让他成长了,第一次知道什么是责任,家庭的背后有多少事需要自己站起来承担,他下班很晚,体谅他老婆上班辛苦,也会帮他老婆把衣服洗了,用生疏的厨艺学着给老婆煮一碗难吃却热腾腾的夜宵,一有休息就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回家帮忙带带孩子;工作上,为了表现好一点,多拿点客人的鼓励信,不得不学会积极调整心态,从心事陈杂、强颜欢笑到心情、事情能逐渐分开,阶段处理,不断学会管理自己的情绪⋯⋯

我总觉得,这个年龄他做的够可以了,多年兄弟,看着他一路走来,真心不容易,有多少次湿了眼眶;差不多的年纪,我们出入社会,还在摸滚打爬,你却已经带着责任,小心翼翼地走着自己的人生路,他可能觉得,自己身上背负的担子让他不能走太多的弯路⋯⋯

08

听着电话那头最放肆的笑声,我也笑了,松了一口气,这一路坚持了这么久,挺不容易,终见花开... ...

“对了,这一路走来,挺不容易的,到今天也算有点小小收获了,你老婆是这一路过来的大半个主角,有什么话想对你老婆说的吗?”我试着陶侃着问

“有”,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

“其实我真心挺感谢她的,虽然经常会有抱怨、有指责,也闹过很多矛盾,差点离婚了,但是,我明白她是真心对我好的,虽然嘴上不饶人,但在我最困难最穷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却一直不离不弃,嘴上嫌我没钱,却一直把自己仅有的私房钱塞给了我,怕我在外面苦了自己;一天没有我的消息,坐立不安;有时闹了矛盾,也会主动认错;从她跟了我之后,她的世界好像就只剩下我了,我真心谢谢她,希望折腾了这一阵,我们会更珍惜彼此,带着宝宝,一路幸福地走下去”

这些话让我很意外,突然间心里流过一阵暖流,不知为何,打从心里挺佩服他的;

“哈哈”我直接瘫倒在沙发上,对这个回答真的很意外、很欣慰,

“折腾了这一路,终于完成定下的小目标,还有什么大大的感想要抒发吗?”我笑着陶侃着

他大笑过后,认真想了想说“好像没有了,就只觉得,这一切都值了”

“对了,我昨晚又梦到奶奶了,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拄着拐杖,在门边站着,看着我要出门工作了,紧紧托着我的手,慈祥地看着我,口中还不断念着出门有好人帮助,天公保佑,我得让我妈妈去帮我上个香,把这好消息告诉她了”

阳光大好,挂了电话我满载喜悦走到窗边,发现窗台上那一株枯萎了大半的吊兰抽出了新芽;

“擦,这货还认着老主人么?都抽新芽庆祝了!”

本来我想说,别人的话且听着,路还得你自己走;现在我觉得有必要补上一句话:假设走过了那段坎坷的路,喜获丰收,也别忘了回头看看,风雨中一路陪你同行的那个人!

结语:这世上多得是议论,话是别人的,听着就好,选择的路,却得自己走;假设你有足够的远见、智慧和勇气,那么也请带上良好的心态和坚韧的毅力出发,沿途播撒,春暖花自开!

加油,兄弟!


每篇一推荐:看完故事,推荐用心去听听GALA的《追梦赤子心》,也许此时,发自内心的呐喊声会给你一丝触动,新的一年,望大家能带着更坚定的目标出发,加油!

都市·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