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里有个小和尚

字数 3445阅读 592

1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当然,也有一个小和尚。

老和尚只是年纪有点老,看着可一点也不老,一双桃花眼顾盼神飞,周围村子里的大姑娘小寡妇老是冲他抛媚眼儿,老和尚冲着她们笑一笑,就跟一大石头丢进山脚下清凌凌的溪水里似的,哗啦一下溅起一大片水花。

小和尚脑袋圆圆的,踩在小凳子上围着高高的灶台做饭,肥美的大鱼在油锅里一滚,香味儿就慢慢地溢出来了,庙也没个正经名字,庙里只有两个和尚,也不吃素。

早上睡到日上三竿小和尚才伸个懒腰起床,拖着比人高的扫帚慢慢地扫着庙门,老和尚也没个正形,叼着狗尾巴草歪在那里晒太阳,小和尚从小在庙里长大,没见过什么世面,不知道和尚其实是要打坐念经拜佛祖的,只以为脑袋剃得光光的就可以了,老和尚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开口:“道一啊,菜园子里的西瓜熟了,去挑个大的咋们尝尝。”

于是师徒两个一人抱着半个西瓜盘着腿坐在庙门口吃的起劲,夏天嘛,当然是冰镇西瓜最配了,师父随便捏个诀,甜甜凉凉的西瓜就好啦,小和尚把西瓜籽儿一粒一粒吐出来,嘴里嚼着西瓜含混不清的问。

“师父,你今年到底多大年纪了呀?”

“臭小子,知不知道问别人年纪很不礼貌啊。”

“可是昨天牡丹说你已经一千岁啦,她说你是个老东西还整天勾搭小姑娘。”

“牡丹这个老妖精还好意思说我,修了这么多年也没修出个人形,整天就知道背后八卦。”

“那你真的有一千岁了吗?”

“哎呀哎呀,小屁孩管这么多干嘛?昨天教你的东西都学会了没?”

小和尚苦着一张脸在地上画圈圈……

庙里后院有好多成精的花花草草,小和尚晚上的时候喜欢拖着腮帮子蹲在那里和他们聊天,吵吵闹闹嘻嘻哈哈的,一阵风吹过,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师父有时候会带着小和尚下山,主要是给山下的村民看病,穷人少收点,富人就宰一笔,村民都很和善,迎面碰到的时候会打招呼:“于师父来啦,我家那口子上回多亏您啦,前些日子刚挖出的酒,好多年啦,改天送上去您尝尝?”  

所以庙里是从来不缺酒肉的,逢年过节师徒两个老是被村民邀到家里,每逢这会儿,道一就穿着崭新的棉袄,和一群皮孩子走街窜巷拎着鞭炮吓唬小姑娘。

天色快黑的时候,师父会拎着道一的后脖领把他提回来:“女孩子是用来哄的,怎么能吓唬人家呢?”

道一攥着兜里一包松子糖,想着小瓶儿长长的辫子,瞪得大大的眼睛,红云慢慢爬上了脸颊。

初五的时候师徒俩收拾行装准备回庙里,临走时好多村民过来送,都是些平日里受了师父惠泽的,道一在人群中看到了小瓶儿,他悄悄地挪过去,在一群高高的大人中间把一直舍不得吃的松子糖塞到她手里,然后飞快的跑开了。

2

庙里的日子悠闲又舒畅,道一却好像多了点心事,有时候修法术的时候会走神,还傻笑,师父敲他的脑袋瓜,骂他没出息。

道一摸着圆圆的脑袋,和后院里最老的槐树精说悄悄话,风吹得槐树精的叶子哗啦呼啦响,他眯着眼睛抚着胡子,笑得满脸褶皱。

道一噘着嘴嘟囔,满院子我就跟你一个说,你还笑话我。

傻小子,你以为就我一个人听见呐,大家的耳朵都竖着呢,话音刚落,整个院子里响起了一片笑声。

小和尚掩面而逃。

小和尚每次和师父下山都只敢远远地瞄上小瓶儿一眼,没想到她居然会上庙里来,那会儿已经是夏天了,小瓶儿爹左手牵着小瓶儿右手提着酒肉菜蔬把她托给师父照料,说要外出一两个月,想把小瓶儿托在庙里。

其实这也是常有的事,村民们有事的时候常把一些看顾不过来的半大的孩子托在这里,师父也随性,就多了一张吃饭的嘴而已,不打紧,也正好有个伴儿可以陪道一玩儿。

小和尚心跳的跟擂鼓似的,直到师父叫他才有些不自在的走出来,一路低着头,师父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带小瓶儿打扫一间房出来,把人安置好,说完还使了个眼色。

真是为老不尊。

小和尚走在前面,小瓶儿跟在后面,走过后院儿的时候,听到一片嘘声,小和尚赶紧加快了脚步。

后面小瓶儿喊,道一你等等我呀。

小和尚又放慢了脚步,听到嘘声更响了。

一院子的精怪平日里也就吵吵架拌拌嘴,实在没什么好消遣,好不容易有个蠢萌蠢萌的小和尚可以取乐,当然不肯放过。

小和尚给小瓶儿收拾好了房间,想了想,又写了道符贴在房门上,夏天山里蚊子多,贴上蚊子就飞不进来了,小瓶儿大大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道一你好厉害啊,小和尚抿着嘴低下头,但又有些抑制不住的得意,明明是最初级的法术,被小瓶儿一夸,好像自己真的无所不能呢。

晚饭破天荒的多了一道甜点,师父皱着眉,道一啊,你这槐花糕齁死人了,小和尚看了看吃的开心的小瓶儿,闷着头没说话。

师父是个甩手掌柜,自打小瓶儿来了庙里,道一就不掌勺了,灶台成了小瓶儿的,她指挥小和尚洗菜切菜递盐加醋,做出的饭比道一做的好吃多了,师父一边吃一边啧啧赞叹,小瓶儿你干脆别回去了,我收你给道一做小师妹吧。

道一眼睛亮亮的,小瓶儿支支吾吾的羞红了脸,我,我做了女和尚是不是就不能嫁人了?

师父哈哈大笑,道一也跟着小声笑。

3

小孩子熟得快,道一和小瓶儿几天就混熟了,道一不修法术的时候,两人上树捉蝉,下水捞鱼,整片山上都是他们的足迹。

山中有一条小溪,小和尚把脚丫子伸进水里面,冰冰凉凉的,踩起一片水花溅到小瓶儿身上,小瓶儿也把脚伸进去,一只小鱼正好游过脚边,吓得她一声尖叫,那只鱼也被吓着了,摆着尾巴急急忙忙的逃走,小和尚咯吱咯吱的笑。

师父在后院葡萄架下装了一个秋千,道一和小瓶儿晚上坐在秋千上乘凉,天上的星星可亮可亮了,有时候能看到密密麻麻的一片,有时候只有三两颗,可是真漂亮啊,道一给小瓶儿讲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大部分都是从一院子精怪嘴里听过的,大部分是他们自己的故事。

牡丹啊,就是最爱臭美又八卦的那个,她以前一直喜欢一个公子呢,于是就苦心修炼,想着修成人形和公子成一段姻缘,结果她还没修成,公子已经娶妻生子,现在都是个白胡子老头啦,孙子都快成婚了。

还有桃花,整天念着那个对着她作了一首诗的人,什么桃花依旧笑春风,大家听得耳朵都起茧了,我还知道一首诗是说什么千树万树梨花开呢,梨花就从来不说,她一天到晚也不说几句话,最讨人厌的就是猫头鹰啦,那么大年纪还爱抓个老鼠吓唬人,晚上也不好好睡觉,他不睡还老是要把别人吵醒……

小瓶儿托着下巴听得津津有味,然后问那师父呢?

道一抓抓脑袋,谁知道呢?槐树爷爷说他已经在这里好久好久啦。

道一偷偷挖出了一坛师父埋在槐树脚下的果子酒,分给小瓶儿尝,甜甜的,就像这个夏天的味道呢。

第二天一大早庙门还没开,就听见有个女声在外面叫唤,于鹤轩你给老娘出来,道一一个激灵,昨天的酒醒了大半,趿拉上鞋子就往外跑,主要还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谁这么大胆敢直呼师父名讳,难道师父又招惹了山下哪家女儿?

刚冲出去准备找一个刚好看热闹又不会被当成热闹看的地方,小和尚就伸出双手捂住了脸,然后从手指缝里偷偷瞄见师父正抱着一个穿一身红裙子的女施主,啊,登徒子!

登徒子师父抱着不断挣扎的女施主不撒手,女施主中气十足的吼:“好啊你于鹤轩,你不是出家做和尚了吗,做了和尚还不安分,这周围多少姑娘想着要嫁给你呢,不错啊你。”后面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

师父顺着她的头发,像摸着什么失而复得的宝贝:“当和尚也是为了避开红尘俗世,我一直在等着你回来啊。”

你就是我的万丈红尘。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女施主突然就不挣扎了,小和尚看到她眼角有泪要滑下来,又恶狠狠的抹去:“别以为说两句好听的就可以了。”

师父抽空瞪了道一一眼,小和尚连忙捂着刚刚赶出来看热闹的小瓶儿的眼一起回房了。

4

庙里从三个人变成了四个人,哦,已经算不得庙了,因为师父蓄起了发,不算和尚了,师父让道一和小瓶儿叫那位女施主师娘。

师娘在庙里住下之后,更加鸡飞狗跳了,她和师父最初几天还黏黏糊糊腻腻歪歪的,时间长了两人也打架,从地上打到天上,从用法术到直接拎着剑砍,可是师父就算和她打架,也是笑着的,道一估计他睡觉也是笑着的。

师娘长得很好看,但是不会做饭,不会洗衣,不会女红,只爱舞枪弄棒,脾气也火爆的很,但道一还是爱跟着她屁股后边,小瓶儿也是,因为师娘每回下山都会给他们买好多好吃的好玩的,不像师父,抠门的紧。

每次提着一堆东西回来,师父都痛心疾首,师娘白他一眼,他又乖乖的噤声了。

据说他们很久以前就在一起了,但是因为一些事情分开了好多好多年,师父一直等在这里,现在师娘终于回来了。

漆黑的天空撒着一把一把的星星,耳边阵阵虫鸣,四个人盘着腿坐在庙门口吃冰冰凉凉的西瓜,这个夏天呀,不仅像果子酒一样甜甜的,还像西瓜一样凉沁沁的呢。

小瓶儿爹来接她下山的那天,道一附在她耳边说:“我也会像师父等师娘一样等你,不过不用几百年,等你长大,我就去娶你好不好?”

小瓶儿脸红红的,……好呀,她说。


本文原创/图片来自网络

转载请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