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游泳记

我脾气暴躁,情商低,和很多人类似,对亲近的人冷漠而不耐烦,对陌生不熟的人彬彬有礼。家人朋友都叫我暴君 。

(一)弥补去年夏天的遗憾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年暑假,可以打工、可以支教、可以旅游,但是我却选择去珠海学游泳。去年,和作为教练的堂哥说我要去学游泳,刚开始老哥说他太忙了,要教很多孩子,照看不了我,要看看情况再决定。后来我考完试当天,老哥却痛快的答应下来。泳衣,行李什么都准备得当了,但是堂弟的一通电话,让我开始了人生第一次痛苦不堪的经历,并且这份痛苦会伴随一生。

堂弟:“你弟弟病了,从四月份起或者更早,你什么都不知道。”

然后,我定了当时最早的车票,来到弟弟所在的医院,开始了陪伴。

又是一年夏天,考虑到以后都没有机会了,没有下一个夏天可以让我挥霍。不想留下遗憾,义无反顾,想做自己要做的事。

(二)暴君的气场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哥当时还在他的工作地处理事情,珠海的房子被我未来的教练,他的师弟暂住着,于是我去了也在珠海工作的表姐那里住了两天。我是到了才知道,我是要和她老公的妹妹同一间房,且称她为大嘴吧。

这两天可以说是又给我的人生经历添了一笔,让我在未正式踏入社会之前好好了解这世间的人心的灰暗。

不知是不是7月准备的考试太过疲惫,一向精力充沛,喜欢到处游玩的我在表姐的住处,靠着一大瓶饮料和一包手工锅巴度过了两个白天,哪里也没去,像家里蹲一样睡醒了玩会儿手机,玩累了又沉沉睡去。

也许是平日里太过自我,也许是身边的人对我太过宽容,从未考虑自己的行为举止会给别人带来不便的我,却被大嘴悄悄打电话告诉她妈妈,说我在她们的住处如何碍事。然后她的妈妈,也就是我表姐的家婆,狠骂了我表姐。最后我表姐一通电话打回给她妈妈,向她诉苦,说事情不是大嘴说的那样,也说大嘴平日里如何欺负她。

后来,一整个家族都知道了这件事,我外公外婆素来疼我,舍不得我受半点委屈,大声呵斥大嘴又小声地安慰我不必在意。老爸老妈问明缘由,叫我赶紧联系老哥,远离这是非之地。老哥一接到我电话,叫我第二天一大早就可以去找他。

我以为大嘴和我是年纪相仿,没想到她已经25岁,已有两个孩子。独自一人出来工作,但却和别的男人搞到一起。这么大人,做事情却和小孩一样。赌气不吃饭、爱告状、懒惰、依赖母亲。

也许是平日里的我比较冷,少话,很少有人敢指责我,就算是上级和老板,也只是叫我多注意。就算大嘴心有怨言也不敢在我面前表露,背地里偷偷添油加醋罢了,我没把她的抱怨放心上。

矛盾是一时激发的,而矛盾背后的各种冲突已是由来已久。我是压在他们剑拔弩张,争吵一触即发的最后一根稻草。短短两天,我已经看清我表姐和大嘴的关系、大嘴和我表姐夫的关系、表姐和她夫家人的关系…每个人都是自私的、每个人都是软弱的、每个人都是有依赖性的。

表姐依赖我,向我诉说丈夫是如何殴打和辱骂她,但我的回应很冷淡。我不想插手任何人的感情事,也讨厌别人向我诉苦。人生够短的了,我不想把自己的时间纠结于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暴君也会害羞 我来到游泳池的时候,堂哥还在远方处理事情,来接我的,是我的堂弟。他是来当救生员,顺便学习如何当教练,...
    爽子全君阅读 55评论 0 0
  • “前人的思考,我们的阶梯。”本系列为得到APP中《5分钟商学院》专栏笔记,主讲人刘润,号称中国最贵的商业顾问之一。...
    海涛笔记阅读 2,618评论 0 2
  • 背景 业务系统库数据包含了大量历史数据,核心的表超过千万级甚至亿级后,传统在业务库上做数据分析已不合时宜,需要迁移...
    MichaelFly阅读 2,227评论 0 6
  • 不一定要当诗人,但是可以写诗。 不一定要当记者,但是可以记录。 不一定要当歌手,但是可以吟咏。 可以悄悄生长却不能...
    裕祺阅读 11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