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往的旅行

      每次出行都会有一餐让人赞不绝口、意犹未尽!

      云南之行是大理的“花时间餐厅”,皖南小川藏线上储家滩的农家乐,这次是安徽广德丁冲村的一个农家乐。我们是打听路人附近是否有吃饭的地方,才被指引到这里的。

      这家店位于一条支路的山坡上,被前面的几家住户挡住,车子开不上去,远处可以看见招牌,走近路边却看不到了。只有一块砖头大小的木牌做指引,一个不注意就会错过。

      这家的生意确属佛系,我们上去后房前屋后不见人。几分钟后女主人才急匆匆地从外面回来,说是听村里人讲有人要到她家吃饭。我们点好菜后她又打电话叫她老公回来帮忙,一个婆婆也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在帮忙洗菜。

      菜是很简单的家常菜,丝瓜毛豆、红烧鸡块、蒸小鱼干、粉蒸肉、番茄炒蛋、豇豆茄子等。鸡是现杀的小公鸡,配上明炉越烧越入味,吃到最好只剩下几块老姜在里面,还几次被误以为是肉拣起来又被失望地放下。鱼干是自家晒的,配上酱油和一种山上的干草,鱼肉脱骨、鲜香可口。蔬菜是自家地里种的,豇豆厚实软糯、丝瓜茄子嫩滑,就连最普通的番茄炒蛋也被大加称赞了一番。米饭是土灶上烧的,带着香脆的锅巴,勾起了很多童年回忆。

      美味不是一定要昂贵的食材,往往就是那些简单的、平常的食材带给你舌尖和内心的满足。正是这种从舌尖愉悦到内心满足的过程,让人对食物产生了无从言喻的情感。

      最近观看的纪录片《风味人间》里有句话,大概意思是:“没有美食的人生就像没有客栈的旅行”,由此可见美食在我们人生旅程中的重要性。

      美食不是一定要出自大厨,也不是一定要外观精美。《风味人间》里介绍的很多美食都是出自市井里弄或者农家小院,美食深入人心的不仅仅是它的味道、色泽,还有它背后寄托的情感和故事。在我们摆脱了饥饿和贫穷以后,食物带给我们更多的是一种品位和情怀。

      填饱了肚子,满足了味蕾,接下来要去寻找那旅途中的客栈。

      珀洱山庄就是我们要寻找的理想中的客栈。

      这是朋友介绍给我的地方,是名副其实的山庄。龙笔山上或单独、或三五成群建着二到三层的房子,房子依山势而建,或隐秘在竹林之中、或昂然屹立于山前,每栋均不相同且各具特色。

      房屋以灰色系为主,浅灰色的外墙、深灰色的屋顶,外形尺寸接近正方,没有特别的凹凸造型,朝南为落地大窗和超大露台,配以坡度较缓的屋面,给人的感觉是沉稳、幽雅。

      我们预订的是一套有三个房间和一个大客厅的两层房屋,一进门就是二楼客厅,房间都在向下的一楼。客厅的装饰是田园风结合北欧风格,色调感觉极度舒适。宽敞的客厅分配了四个功能区,有舒适沙发的影视观赏区;长条桌、靠背凳的茶饮闲聊区;有麻将桌的自然是娱乐区;还有就是可以料理、洗涮的自主操作区。可谓功能齐全,适合不同人群的需要。客厅的外面是一个大露台,可远眺群山、可闲坐发呆…。

      房间的落地大窗前就是竹林,透过或疏或密的竹林可见对面郁郁葱葱的山坡和山下的村落。打开窗,虫鸣鸟叫之声入耳,热气裹挟着各类植物生涩的味道冲进室内。深吸一口这大自然蒸腾的气味,在这炎热之季竟毫无燥热之感。

      好想停驻在这样的生活里,不愿自拔!

      前一段时间陪儿子一起看湖南卫视《向往的生活》,这是一个明星综艺节目。各类明星走马灯式的来体验田园生活,用心用力地来表演这段“生活”,有的呆萌、有的浮夸、有的高冷、有的单纯“吃瓜”。我向来不喜这类节目,但我却喜欢他们“生活”的那个地方。

      这个客厅让我有了这种生活的感觉。孩子们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或者打游戏,我们几个大人每人泡上一杯茶,分坐在长条桌的两侧,天南海北、家长里短随意地聊着。没有限定的话题,没有发言的时限,也没有人来指导你的姿势和表情,更没有摄像头来窥探你的生活。

      这就是那种舒适的、随性的生活。就算生活真的是一种表演,那也要自导自演,慎重地编排、真诚地表演。

      我们是住在半山腰,听说山顶有个观景平台,有更好的风景。出发的决定毫无犹豫,但路上的辛苦却总是超乎想象!

      虽然已经是下午三点半,阳光也躲进了云层,但暴晒了一天的大山却在缓慢地释放它积累的热情。山路和台阶时陡时缓、弯来绕去,当你以为已经到达山顶了,可转过一片树林却还是一段山路。当你以为那块小平台就是山顶了,却发现你视角45°的上方还有一段山峰。

      就这样俯身缓行,表现着对山林最大的敬意,时走时歇,终于来到了山顶。此时浑身已经湿透,但感觉心肺通透,一种力尽筋疲后的虚脱和空灵之感。

    缓了一会儿,环顾四周。山顶除了一个观景平台外还有一个茶室、一个小型泳池。在观景平台上可以看到我们早上去过的卢湖水库,更远处还能看到几年前曾经去过的浙江长兴仙山湖。放眼四周皆是翠绿的竹林,随山势起伏。偶尔可见几块巨石突出,远处的几块巨石在丛林中若隐若现,仿佛在藏匿,也可能是在拼力博取眼球。近处山脊上的几块巨石像斜倚在山脚的巨人,历经风雨侵蚀却愈加风骨傲然。

      山顶的泳池虽然极为少见,但并不实用,不过是为了提升品位而已。给我印象深刻的不是那一池清水,而是泳池救生员。泳池里虽然没有人游泳,但救生员仍坐在边上坚守岗位。就是他走开一会儿也关照同事照看一下,同事还戏谑道:“我会帮你看好这一池水的”。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万一走开的时候有人来游泳,碰巧又有危险怎么办?”真是太敬业了!

      山庄的晚餐也是以农家菜为主,但有了中午那一餐先入为主,晚餐感觉并不出彩。这并不影响我们把酒言欢、畅饮山林,虽不及竹林七贤“竹林欢”、“竹林会”的格调,但无虚情掩饰、假意奉迎,酒酣言畅,人生难得几次如此乐事。

      很久没有遇到如此寂静的夜了,酒后回住处的路上,只有微弱的灯光在草丛中。它只是提示你路在哪里,而不会对你的步伐、姿态指手画脚,更不会给你个追光把你暴露在大庭广众。

      夜,就应该是它该有的样子,漆黑、静寂、低沉…。我觉得跟夜相处是最难的,尤其是现代的夜已经失去它原有的样子。霓虹闪烁、歌舞喧嚣,人们脱下白天的伪装出入夜店、酒肆,宣泄疲惫和抑郁。我不认为这是最好的方法,这无异于饮鸩止渴。我们改造了夜的形式,我们也逃避了夜对我们的治愈。

      前段时间看了一本书《分开旅行》,女作者写了几段她情伤之后的旅行。她描写的夜和拍的图片除了灯火辉煌、美酒珍馐以外就是失眠和孤寂,我断定她如果无法和黑夜独处,就只能一个人旅行。

     


我喜欢这样的夜,这样识趣的灯光。也喜欢这样的旅行,有朋友、有家人,还有美食和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