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绿色遥遥的望


     生命的角落里,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故事,被尘封起来,深藏在时光的河底,不曾被打捞上来。我与旧时光,隔着一条河的距离,需要借助某种东西泅渡到彼岸,而往日那些琐碎的记忆,瞬间把我拉回往昔岁月。人只有经历这样的“穿越”,才能明白曾经那些斑驳的时光之痕,是怎样凸凹了心路。往事历历,所有的故事都在时光里发酵,散发出别样的味道。

     我诧异于自己最近几年喜欢上了绿色,有翠绿色的丝巾,嫩绿色波西米亚风的连衣裙,果绿色的大衣,薄荷绿色的开衫,墨绿色的连衣裙、衬衣、小西服及羽绒服。一年四季迷恋上了绿色。

     曾经我是那样的嫌弃绿色,反感绿色。当有人问我为什么不穿绿色的衣服,我总是说,我驾驭不了绿色,穿上不好看。其实原因说起来话长。

     小时候每年过年父母早早都给孩子们备好新衣,尤其女孩子过年总要打扮的花枝招展,我也不例外,每年也有新衣服的,还有漂亮的头花。父亲总说:我女儿穿什么都好看。但那时候要照顾到许多亲戚,难免委屈了女儿。母亲常常把自己的衣服改小了给我穿;更有甚者,哥哥的衣服小了也给我。从小爱美的我心里很是不爽。小时候常常盼望当老大,家里有姊妹几个的老大,那样就不用拾旧衣服,老大理所当然穿新衣服,下面有弟弟妹妹们依次穿下去。遗憾的是我既是最小的,又是唯一的女孩,既拾不了姐姐的花衣服,又没人拾我穿小的衣服。小孩子个子长的快,衣服小了只要还能穿上,都不敢放弃,母亲严格的监督我,不准丢弃旧衣服。(以至于现在每每丢了过气的衣物或买了贵衣服都深感罪过。)必须要买新的衣服,那是要到重大节日或者走亲戚的时候才可以穿出来的。

     小学的时候,我外面穿的衣服,常常罩不住里面的棉袄,露了一圈。因为母亲给我做棉袄总是尽可能的做大,唯恐袄很快小了。外面的罩衣不能及时更新,只好将就着穿外面。终于有一年过新年,母亲早早给我准备新衣,买了块墨绿色布料,好像是那时流行的地卡,用心裁剪,并说质量上乘,怎么穿都不会烂的,要让你穿的久些。我很欢喜,怎么着是好衣服啊,虽然颜色老气些。过年的时候邻居家三姐妹穿着花衣服漂漂亮亮的。看看自己的衣服,颜色过于暗淡,心里有些不高兴。母亲开导我说,她们是的确良的,你的衣服质量比她们的好,经穿。开学了,我就高高兴兴的穿着上学去,一进班级,班主任看到我哈哈大笑,边笑边说:你终于有一件衣服能盖着袄了。没想到我的这些生活细节,老师都留心了。想不起来当时是什么心情,但这句话我记忆犹新。

      这件衣服让我美美的穿了一阵子,可是好景不长,很快就发现问题了,衣服很结实,又很大,除了夏天,三个季节都可以穿。穿了几年还是老样子,还是不小,还是不烂,还不能不穿。让我苦恼极了,真想扔了那衣服,可是哪敢浪费,只好凑合着又穿了几年。好像它陪我走过了整个小学阶段(或更久记不太清了),以至于后来不能看到绿色,厌烦所有的绿色。

     现在不知怎的,自己都很诧异,慢慢地接受了绿色,喜欢上了绿色。也许生活中最难实现的是永恒,往昔那些平淡平凡岁月里,充满着酸甜苦辣种种滋味儿的事,早已经成为一桩桩青梅往事中的缩影,那些年的经历给我的生命染上了深沉厚重的底色,让我无论何时,都不会虚荣和狂妄。

      生命中的最初的母亲绿,在我四十多年的岁月蹉跎里,时时给我以眷顾,给我以最美的温暖,给我以最安稳的摆渡,渡我阅尽人间春色!母亲,我该是您生命里最好的绿色小袄,可您却不再能享受到那怕最后一丝的暖意。    

      时光有一双温柔手,会把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幸福快乐的日子留下清香,即使苦难和痛苦也可以在时光中发酵出别样芳醇的味道。时光把往事推远,只有芬芳依旧停留在生命中。

     长长的路,慢慢的走,懂得转弯,也是一种人生的智慧。

  春花秋月,往事依稀。岁月流逝,时光留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