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花草面对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是越来越仰视这些花草了!首先我侍弄了它们,而它们也重塑,革新着我的生活阶梯。

先说这盆长寿花吧,夏日里我到家的时候,它刚开过花,败花残留在枝头。我看不得它杂乱无章的样子,遂拿了剪刀,一把就拦腰剪断,即除根,把剪下的那一寸长的枝叶重新栽了。

在整个过程中,它简直就是位铁人。没有喊疼,更无说怨言。说话间,一天天碧绿粗壮起来。倒像对我的泼妇行为予以赏识,听之,任之的态度,每每让我无颜以对。

再说这盆仙人指样的花,确切的名字我也叫不上。我从母亲家带来。弄来时,它不过拇指粗细一根。那还是去年夏季,天热,我懒得去挖土,就家里剩下的沙把它栽了。

它真是耐克,对我的收养更是加倍感恩,眼见着“噌噌”成山,还不将歇,并其长势融融,让我不得不刮目相待。

再说这盆多肉箭莲,它原是掉在土里的一片叶,沾土后,其叶柄处便长出米粒大的小花来,渐渐的越长越大,长成了现在样子。

青灰的枝叶,莲一般干净素洁,越看,越让人觉得超凡脱俗。

这盆吊兰是门前一个开婚介所的大姐从她家吊兰的枝头给我撷下来的。刚看到时小孩子的手掌那么大,几片小叶倒也精神。置于盆中,这才几个月,便长得水灵,婷婷玉立了。

我最想说的是这盆天竺葵。它是前一月我回母亲家搬来的。搬的时候一不小心塑料花盆脆裂从手中脱落,不光土撒了一半,还折断了一枝叶。后我换了这盆。哎,其实还不是这盆。当时我是栽在现栽铁线蕨的那个花盆里。可刚有两天功夫,又一熟人喊我去拿她给我挖的铁线蕨。对于铁线蕨我是从骨头缝里喜欢的。所以,我要给它一个我认为最适合它的盆。于是,我又把刚栽了两天的天竺葵从那盆里挖出来,栽到现在的盆中。

就这么来回折腾,不定损耗了它多少元气,但它还是顽强地绽放出了自己的新绿。那些肾形的叶片,网状的脉络,绿盈盈的铺织过去,常常的让我一看就是大半天。最值得称颂的是掉下来的那枝叶,我安插在一小花盆里,它不光渡过了危险期,现在还冒出了新叶,简直了简……

当然,所有这些花草,它们都喜欢阳光。往往,它们的头都会像向日葵一样朝有阳光的方向倾倒。时间长了,我没打理,看着就有些歪脖。但,只要我一调整位置,没两天它们又帅气逼人。

它们似乎也都统一口径,咬死了也不向我告密:诸如它挡住了它的阳光;它的枝叶越过了雷池,进入了它的地盘。它们是那么的不卑不亢,不挑肥拣瘦,不择席,不择人,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巻云舒。实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欸!

竹有其高清,花草也有其生动神态。和它们面对面,沏壶茶,放段音乐,或坐或卧,腻歪着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