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往事(9)

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11 异类


再见章远已是夏天,在一场盛大的满月宴上,远远地他大笑着冲我挥手。宴席的主人拉着俞建平和白马寒暄,没空搭理我,于是我趁机从人群中蹿过,躲到角落里,生怕被他缠住。

章远这个人其实也不是一无是处,就拿自来熟和没脸没皮来说,全场估计没谁比得过他。我以为我躲得远远的了,最后还是被他找到,还有一段距离,他就不怀好意的冲我挤眉弄眼。不过命运这玩意儿,什么事情都爱插一脚。俞建平和那个什么国土局还是什么局的张局长捷足先登。

“老俞啊,这就是你家闺女啊,两年不见已经长这么大了啊。”那个张局长个子只到俞建平下巴,但肚子却比俞建平更向外凸。

“欢喜,过来叫人。”俞建平红光满面,冲我招手。

说场面话的游戏又开始了,我马上换上另外一副嘴脸,乖巧的走到张局长的油肚面前,用我自己听了都恶心的声音叫了声张叔叔。

“好,真好。长得乖巧,嘴又甜。将来肯定有大出息。”

张局长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来,随即冲俞建平大肆夸奖了我一番。我本来以为我的劫难就这样过去了,游戏到此为止。没想到张局长话匣子又打开了。

“老俞你还记得我家那小子吧,比欢喜还大两岁呢?一点出息也没有。”

“小孩子嘛,还没长大呢?长大了就出息了。”俞建平笑呵呵地应着。

“对了,那小子今天也来了,刚刚还在这儿呢?”

张局长左顾右盼四处打量起来。然后我看见本来直直朝我走过来的章远一百八十度来了个大转弯。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感觉到事情不妙。张局长?章远?章局长?

“章远,过来!”

我内心翻了一个白眼,冤家路窄。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看着章远假模假式地把我之前那套流程走了一遭,我反倒觉得他比我还可怜。因为在我的意识里,章远勉强还算个纯粹的人,讨厌就是讨厌,喜欢就是喜欢,爱恨随心。不像我,有无数张虚伪的假面。随时切换面具的我,让那些看见我光线外表的人喜欢,也让那些深知我本性的人憎恶。

很显然俞建平已经认出章远来了,原本满带笑容的脸多了几分阴沉。或许只有章局长不知道其实我们三个人算是互相认识的,他一个人话里话外都想借孩子拉近与俞建平的关系,却不知道我们三个人内心分外煎熬。当然最煎熬的还属俞建平眼中女儿的绯闻男友章远。

就在章局长提出让章远多向我学习学习的时候,我看着章远那张生无可恋的脸时,突然觉得他有些可怜。

所谓的大人们的寒暄客套,实在是拉锯得太久,白马的妈妈过来后,最后借找白马的借口提前先开溜。章远好像也找了个什么借口吧,我还没走远他就追了上来。

我在楼上看见了白马和莫循,他们两个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为了避免尴尬,我没有再过去,返身下楼,找了一个空桌子坐下。

“俞欢喜,你不觉得这个场合有些无聊吗?”

章远坐在我旁边的桌上,拆开桌上的烟取出一根,烟熏火燎地抽起来。周围的环境有些嘈杂,我知道他在和我说话,但又听不清他究竟在说些什么。

“太无聊了,要不要去一个有趣的地方?”他将香烟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起身走到我的另外一侧。

我看着正朝我走过来的男女,犹豫了两秒,点头答应。起身离开前,我看见莫循的母亲的眼神落在了我的身上,似乎要开口说些什么。她是个温柔美丽的女人,但是那一天我没给她开口的机会,不知道为什么和莫循的关系变得尴尬起来后,面对他的父母我居然也无法像以前一样,嘻嘻哈哈地打招呼,亲切地喊叔叔阿姨。莫循好像是一座桥,而我和他父母就是桥两端的人,尽管他的父母和我已不在了的妈妈是挚友,如今唯一的桥塌了,两岸的人自然无法像从前一样亲密。我装出一副没有看到他们的样子匆匆离开,希望能给人一种桥没有塌的假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要知道会静守内心躁动的人才能在猝不及防的暴露现实中全身而退且深刻坚守自我价值!
    诗酒趁年华6008762315阅读 20评论 0 0
  • (1)莫扎特《土耳其进行曲》,没听过多少莫扎特的曲子,这是经常听的一首,这里还有李云迪和周杰伦的四手联弹。(2)舒...
    无知者云阅读 130评论 0 4
  • 我不奢望有太多太多的钱,唯一希望的就是爱的人在身边,一家人相守相依伴终身。 我不喜欢分割两地的生活,我喜欢像现在这...
    扬尘之花阅读 19评论 0 0
  • 分别卅十载,再聚长寿,耳闻目睹,诸多感受,特赋打油诗一首: 战友重阳喜重逢, 此时岂与彼时同。 枪林弹雨猫耳洞, ...
    冉俊昌阅读 686评论 10 37
  • 第一次见到胜杰老师,我们就被他的气场和声音的魔力给撼动,庆幸自己上完教练课后第一时间报名唤醒课! 上午胜杰老师主要...
    黄博_阅读 1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