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艾丽丝·门罗,李文俊[精品]》-想法

字数 11126阅读 100

2018-10-12
原文:卡拉已经清完了马厩里的粪便。她做得不慌不忙——她喜欢干日常杂活时的那种节奏,喜欢畜棚屋顶底下那宽阔的空间,以及这里的气味
想法:

2018-10-12
原文:。他再也不去镇上的那家海-罗伯特·伯克利建材商店了,他已经把那店改称为海-鸡奸犯·捞大利商店,因为他欠了他们不少钱,而且还跟他们打过一架。
想法:

2018-10-12
原文:从那时起,她开始用“活动房屋”这个说法,而且注意起别人是怎么装修和布置的了。他们挂的是什么样的窗帘,他们是怎么油漆饰条,又是怎么搭出很有气派的平台、阳台和附属披屋的。
想法:

2018-10-12
原文:卡拉对待马匹的态度是温和的,同时也是很严格要求的,有点像母亲的态度
想法:

2018-10-12
原文:气氛会变得和缓一些。
想法:

2018-10-12
原文:她伏在他的背上,垮了似的尽情哭了起来。
想法:

2018-10-12
原文:他算得上是皮实和活跃的了。
想法:

2018-10-13
原文:时不时,她教的植物学班上会有个挺特别的女生,其聪明勤奋、表现得很幼稚的自我中心甚至是对自然世界的真诚热爱,会使她想起年轻时的自己。
想法:

2018-10-13
原文:—她们聪明,可又不是聪明得过了头,她们是天生的运动员,却并不计较名次,乐乐和和却不喧闹烦人,连快活都是快活得自自然然的。
想法:

2018-10-13
原文:”卡拉便在一把椅子的边上坐了下来,叉着双腿,两手放在双膝之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想法:

2018-10-13
原文:她穿短裤时露出的两条强壮的腿、
想法:

2018-10-13
原文:“就单单是能见到家中还有另外一个人——如此健康、充满青春活力的一个人,这就很不一样了。”
想法:

2018-10-13
原文:“先别着急,你是在这儿,在这儿,你没什么好害怕的。”她说,心想是不是将这姑娘揽入怀里会更好些。
想法:

2018-10-13
原文:他对她也没有什么感情。他老婆更是狗眼看人低。
想法:

2018-10-13
原文:“你有没考虑过去妇女庇护所?” “除非是给打得遍体鳞伤,否则那儿是不会收留的。反而会惹得一身骚,影响到我们的生意。”
想法:

2018-10-13
原文:年轻人多么快就能从绝望中走出来呀,换一身打扮又会显得多么漂亮呀。
想法:

2018-10-13
原文:她有着淡淡雀斑痕的皮肤因为刚冲过澡而显得有些泛红
想法:

2018-10-13
原文:他在一家精神病院当过护工,在艾伯塔省莱斯布里奇一家电台里当过放流行音乐唱片的管理员,在雷霆港附近当过公路维修工人,还学过理发,在处理军用品商店里当过店员。这些还仅仅是他愿意告诉她的一部分他干过的活计。
想法:

2018-10-13
原文:雨正在一点点地歇住
想法:

2018-10-13
原文:春天那会儿,她还上这儿来过一次,为他采撷了一束犬齿紫罗兰,可是他看它们的时候现出一副无精打采、不以为然的样子——就跟有时候看她的神情没什么两样
想法:

2018-10-13
原文:她的感谢是真诚的,但是几乎已经很随便了,她的挥别显得无忧无虑的。对自己的被拯救已经视为理所当然的了。
想法:

2018-10-14
原文:她把他看作是二人未来生活的设计师
想法:

2018-10-14
原文:他们有时会像游客那样,上一些黑黢黢的小旅店酒吧间去品尝几道特色菜。猪脚啦、德式泡菜啦、土豆煎饼啦、啤酒啦。然后他们会像疯疯癫癫的乡巴佬一样,一边唱着歌一边驱车回家。 可是没过多久,所有这样的漫游就被看成是既浪费时间又浪费金钱的了。那样的事都是不懂得人生艰辛的小青年才会去干的。
想法:

2018-10-14
原文:她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哭泣,可是又开始浑身颤抖起来了。她现在的状态特别糟糕,她得抑制住、控制住自己
想法:

2018-10-14
原文:她双脚此时距离她的身体似乎很远。她的膝盖,穿在不是自己的硬绷绷料子的裤子里,犹如灌了铅般的沉重。她像匹被捶击过的马似的,怎么也站不起来。
想法:

2018-10-14
原文:那副稚气十足的笑容说变就能变成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想法:

2018-10-14
原文:她像是肺里什么地方扎进去了一根致命的针,浅一些呼吸时可以不感到疼。可是每当她需要深深吸进去一口气时,她便能觉出那根针依然存在。
想法:

2018-10-15
原文:到外面的世界去闯一闯吧。去体验一下真正的生活吧。
想法:

2018-10-15
原文:“方才我瞅见你独自在看书,我就寻思,没准她也是一个人走远路,那么我们岂不是可以搭伙儿聊聊?”
想法:

2018-10-15
原文:生活中最令人沮丧的事情之一就是,有时候会遇到一些笨嘴拙舌、孤独而又没有吸引力的男子,他们赤裸裸地向她示意,让她明白,她跟他们一样同是天涯沦落人
想法:

2018-10-15
原文:不过这个男人倒不是这样做。他要一个朋友,并不是一个女朋友。他要的是一个可以搭伙儿聊聊的人。
想法:

2018-10-15
原文:紧接着,一阵摇晃——或者说是一阵颤抖,传遍了整列火车
想法:

2018-10-16
原文:顶风行事
想法:

2018-10-16
原文:她和她的父母亲一直是认真注意这样做的,但凡遇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便一定要带回家来告诉大家
想法:

2018-10-16
原文:这就需要有一种精致的判断力,不仅是对事情而且也是对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得有这样的判断能力。至少朱丽叶是这样认为的,当时她的世界就是学校。她让自己成为一名高屋建瓴、无懈可击的观察家。如今她虽已远离老家多年,但保持这样的姿态已经几乎习惯性地成为她的一个职责了。
想法:

2018-10-16
原文:……在活着的人偏颇的眼光中看来是妖魔一般的行为,从死者更宽厚的角度看却无非是宇宙正义的一种现象……
想法:

2018-10-17
原文:。她的嘴巴开始在扭曲了
想法:

2018-10-17
原文:“可是你不是等于在说有负罪感一无用处吗?大家全都这么说。难道不是吗?” “这可是你说的。
想法:

2018-10-17
原文:在实际生活中总免不了有屈辱性和令人失望的事,她总是设法把它们尽快从自己头脑里驱赶出去。
想法:

2018-10-17
原文:朱丽叶很高兴能有人指点她,但是轮到自己当老师时她也同样高兴。
想法:

2018-10-17
原文:天上哪个方向看,他也一点儿都没有碰触到她。自然是不应该的。他是结了婚的。
想法:

2018-10-17
原文:她的声音里满含着一种真正的怨气。朱丽叶觉得自己不得不表个态,“我吃完点心可以来帮你一块儿干的。”
想法:

2018-10-17
原文:“不用。我觉得没有必要,”艾罗说,“这儿的一切我熟悉。”她走过来走过去,行动不算敏捷但是目的性很强,很有效率
想法:

2018-10-17
原文:未来的行动似乎都安排得毫无商量的余地了
想法:

2018-10-17
原文:没有了艾罗的阻梗,她领悟起自己的意图来容易得多了
想法:

2018-10-17
原文:很少人,非常非常少人,才拥有宝藏,如果你真的拥有,那你就千万不要松手。你必须别让自己路遇拦劫,从自己身边把它丢失了。
想法:

2018-10-17
原文:。她是个深色头发、身材纤细的姑娘,很风趣但有时也会有些闷闷不乐,在往后的岁月里,她将成为朱丽叶的心腹之交与主要的依靠——虽然她永远也没有完全抛弃那种隐隐嘲笑朱丽叶的习惯,那无非是一个潜藏的竞争对手心中惯常会兴起的醋波微澜的一种反映。
想法:

2018-10-17
原文:。再加上萨拉不从巴特里克公司的目录上挑选衣服,却总是根据《时尚》杂志上的样子自己缝制——有时候简直是不伦不类。
想法:

2018-10-17
原文:雄才大略
想法:

2018-10-18
原文:你就省点劲儿吧,太太,”山姆说,“要不然等我们回到家里你会连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想法:

2018-10-18
原文:有关领导自然会认为他不是当校长的料儿,还是让他做原来的工作危害相对来说会轻一些。
想法:

2018-10-19
原文:朱丽叶觉得自己太没礼貌了,真不该瞎打听的,现在再表示同情也显得有点伪善了。
想法:

2018-10-19
原文:可是就在婴儿的手边却有一样东西,那是朱丽叶方才没有看见的。一颗钉子。这样的东西你本来是根本不会注意到的,直到你有了一个会把什么都往嘴里放的宝宝,从这时起你的注意力就一刻都不能松懈了。
想法:

2018-10-19
原文:他并不害怕跟别人意见不一样呀。
想法:

2018-10-19
原文:她讨厌萨拉睁大眼睛用一些自以为很机巧的问题来破坏他们的谈话,她那些打岔总是试图要把话题扯回到她自己的身上去。
想法:

2018-10-19
原文:可是因为嗜酒,已经在家中形成了一个恐怖的氛围
想法:

2018-10-20
原文:他心下暗自地赞赏她,也许是因为他看到的是一个展现大胆性生活成果的女子
想法:

2018-10-21
原文:。山姆把喇叭按响了两下,在车子开动时又挥了挥手,艾琳决定给予回应,她举起了一只胳膊,那动作似乎是在轰赶一只苍蝇。
想法:

2018-10-21
原文:朱丽叶的口气说出来时比她原先设想的更为生硬。
想法:

2018-10-21
原文:这个梦里充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怖。
想法:

2018-10-21
原文:微笑的背后却没带多少感情。
想法:

2018-10-21
原文:萨拉喜欢和兴奋得什么似的,想伸手去取她够不着的梳子,取不到只好改变主意用手指尽可能地把头发理理顺
想法:

2018-10-21
原文:“那太可悲了,”唐恩轻轻地说道,“对于你们自己来说,这是很可悲的。你和你的那位,不管你们是怎么称呼的,你们竟决定要拒绝神的恩典。嗯。你们是成年人。可是不让你们的孩子得到,那就跟不向她提供营养一样了。” 朱丽叶觉得自己的镇静快要维持不住了。“可是我们不相信呀,”她说,“我们不相信有神的恩典。这不是不给她营养,而是不让她在谎言中长大。” “谎言。全世界千百万的人都相信的,你却称之为谎言。你不觉得自己过于狂妄了吗,居然称上帝为谎言?”
想法:

2018-10-21
原文:我看不出有什么证据说明这二者当中哪一个是活的,就目前而言。”
想法:

2018-10-21
原文:使得他们的表演告一结束的还是佩内洛普的大声哭闹,她尿湿了,觉得很不舒服,先是轻声呜咽了一阵表示不满,接着便抱怨得更厉害了一些,最后终于迸发出雷霆大怒。最先觉察到这一动向的是萨拉,她试着去引起论争两造的注意。
想法:

2018-10-21
原文:,她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说话声也尽可能温柔一些
想法:

2018-10-21
原文:他的眼睛遇上了她的目光。
想法:

2018-10-21
原文:山姆几年之后也重新结婚了。他找了一位教师同行,一位脾气好、长相不错还挺能干的女士。
想法:

2018-10-21
原文:他跟山姆处得不错,正如山姆所说的那样,热烈得都快要让房子着火了。
想法:

2018-10-21
原文:因为你试着去保护,想尽可能好地、时间尽可能长地加以保护的,总是发生在家里的那些事。
想法:

2018-10-21
原文:象牙白
想法:

2018-10-21
原文:她带给了我欢乐,朱丽叶是完全可以这么说的。倒不是因为她是那种能歌善舞,给人带来阳光与喜悦,凡事都乐乐和和的女孩。我希望我培养的女儿比这样的人要更优秀。她气质优雅,有同情心,明智得像是在世界上已经有了八十年的阅历。她天性就是深思熟虑的,不像我,一遇到事儿就找不着北了。是有些内向,这一点像她父亲。她还天仙似的美丽,和我母亲一样,也像我母亲一样有着那样的金头发和白皮肤,只是没有外婆那么纤弱。她既强壮又高雅。挺拔丰满,我得说,像一尊女像柱。一般人都以为我会妒忌她,可是这样的心思我一点点都没有。在没有她在的这长长一段时间里——从她那里连一个字都没有呀,因为“精神平衡”不允许通信与电话联系——这整段时间里我真是有如身在沙漠,当她的信息传来时我简直像是龟裂的土地痛饮到了一场甘霖。 希望星期天下午能见到你。是时候了。佩内洛普的卡片上是这样
想法:

2018-10-21
原文:“地方我找对了,是吗?在丹曼这地方,我是两眼一抹黑呀,”她有意让气氛显得轻松一些,“你知道的,我是来看佩内洛普的
想法:

2018-10-21
原文:
想法:

2018-10-22
原文:我是多么地钦佩你做出的成绩。那是黑暗中的一道光芒呀。
想法:

2018-10-22
原文:朱丽叶决定先不跟她计较这一点。性灵这两个字让她作呕,什么东西像是都能往这个筐里装
想法:

2018-10-22
原文:朱丽叶明白,自己对这次谈话,还有对自己的控制力,正在一点点地失去,很可能会完全丧失。
想法:

2018-10-22
原文:就跟某出戏里一个角色脱口说到某件事情,大家全都扭过头去避开话头一样,
想法:

2018-10-22
原文:。再过一阵,整个世界都像是变空了,佩内洛普认识的人全都消失了,让她甩掉的男孩和把她甩掉的男孩,跟她嘁嘁喳喳扯闲篇说不定还和她推心置腹的女孩,一个个全都不见了。
想法:

2018-10-22
原文:她爆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啜泣,还时不时会全身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想法:

2018-10-22
原文:埃里克却正好相反,他最愿意的就是看到矛盾暂时得以缓解,大家对之视而不见。按照埃里克的思路,客客气气总能恢复好感的吧,假装那就是爱情了,好歹也能蒙混下去,撑到爱情真的复苏的那一天,要是始终都复苏不了呢,那也只能这样了,埃里克反正是能这样凑合着过的。
想法:

2018-10-22
原文:有佩内洛普在家里,就有了一个行为举止都得规规矩矩的理由——让朱丽叶可以规规矩矩
想法:

2018-10-22
原文:起先,他只承认发生过一次(那是酒后失德),可是在进一步追问具体细节,在跟他较真了之后,他又说没准不止一次
想法:

2018-10-22
原文:也许?记不得了?次数太多所以才记不得的吧? 他记性好着呢。
想法:

2018-10-22
原文:朱丽叶冲克里斯塔发火其实只是走走形式而已。她很清楚,与一个旧女友在干草堆里打了几个滚(这是埃里克拙劣之至的描述,他还以为这么说就可以缩小事态了呢),这跟和一个女的刚认识不久便缠在了一起,严重性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想法:

2018-10-22
原文:忧伤刺激了他们,使得他们的做爱变得十分完美。每一次做完之后他都以为事情总算过去了,不幸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可是每一次他都错了。
想法:

2018-10-22
原文:—他们被类似的境况撩拨得春心荡漾
想法:

2018-10-22
原文:,她却把脸板得跟石头一样
想法:

2018-10-23
原文:她的斯堪的纳维亚血统、挺得笔直的腰板、那头在风中飘飞的白发,似乎使她天生就能担当“海之寡妇”这样的角色
想法:

2018-10-23
原文:他说开了头,话就长得没个完了,事后有人分析说,这是他在艾罗专制统治下长期受压抑的心态的反弹。
想法:

2018-10-23
原文:当她煞有介事地穿着橘黄色的救生衣,
想法:

2018-10-23
原文:她在本子上记下布网的地点,把捕获的鱼的头剁下、肚肠掏空时,技术越来越熟练、动作越来越麻利,也越来越冷酷无情。
想法:

2018-10-23
原文:那场暴风雨、遗体的发现、海滩上举行的火葬——那都像是一场她不得不瞻仰、不得不赞同的仪式,其实那跟埃里克和她,仍然都没有任何关系。
想法:

2018-10-23
原文:她们在鲸鱼湾的生活画上一个句号,她们给在那儿的生活拉下了帷幕。
想法:

2018-10-23
原文:她来到此处后,仍然是生活在埃里克震动的余波之中,并未完全明白埃里克已经不在了。他任何的一切都已经不存在了。而在一天天过去的再平凡不过的世界里,对他的记忆已经在一点点消退了。
想法:

2018-10-23
原文:。她多年来的广泛阅读(在鲸鱼湾的日子里,这一点正是艾罗顶顶瞧不上眼的),平时对信息的点滴收集,她的贪婪吸收与快速消化,此时此刻,刚好都派得上用场。
想法:

2018-10-23
原文:在摄像机前,没什么事情能让她怯场。
想法:

2018-10-23
原文:“哦,基督啊。我那会儿真傻。我后来就再没有对男人那么犯晕过。我是没有吧?” 克里斯塔没有点穿也许那是因为一时还没有候选的男人。
想法:

2018-10-23
原文:名唤台阿吉尼斯
想法:

2018-10-23
原文:,周围的人莫不敬畏有加
想法:

2018-10-23
原文:她毕竟基本上还是一位宽宏大度、母仪天下的仁君。
想法:

2018-10-23
原文:那是个瘦瘦的女子,三十七八岁光景。衣着入时,黑发中夹杂着一绺绺棕色的发丝。
想法:

2018-10-24
原文:虽仍留存却早已不合时宜的东西
想法:

2018-10-24
原文:特拉弗斯先生从来不讲故事,他吃饭时连话都很少说,不过如果他恰好看到你在注视——比方说——用石块砌起来的壁炉,他就会说,“你对岩石也感兴趣?”并且告诉你每一块石头的出处,以及他又是怎样费尽周折寻觅到那块特殊的粉红色花岗石的
想法:

2018-10-24
原文:他个子高高的,背有些驼,嗓音柔和,稀稀拉拉的几根头发油光光地贴在脑壳上。
想法:

2018-10-24
原文:胆怯却很热诚,天真但是很有决心。
想法:

2018-10-24
原文:(莫里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他对于她能这样想却没一点看不起的意思,相反倒几乎是怀着敬意呢。)
想法:

2018-10-24
原文:她在思想与心灵上都是既成熟又有自己的独立见解的
想法:

2018-10-24
原文:他尊重她对影片的看法
想法:

2018-10-24
原文:显然,在表现出来的她与希望别人认定的她之间,是存在着差别的
想法:

2018-10-24
原文:又长又卷、野性十足的深色头发
想法:

2018-10-24
原文:事实上,她一下子就喜欢上特拉弗斯太太了,就跟莫里一下子就爱上了她一样。当然,她一般是不会如此晕头晕脑地被迷住、成为精神上的俘虏的,这不合她的天性,她跟莫里可不一样。
想法:

2018-10-24
原文:,这就像她的体形和她的穆穆袍一样,显示出了她那独来独往的个性。
想法:

2018-10-24
原文:千万别把我的话当真。你不会的,是吧?” “我恐怕从来都不受别人看法的影响。”连格雷斯自己都对会这样答复感到吃惊,不知道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还是过于幼稚了,
想法:

2018-10-24
原文:莫里老是问她,她在舅公舅婆面前是怎么说他的,她又打算什么时候带他上她家里去与他们见面。其实他那么信口用的家这一个字,在她听来还是觉得有点别扭的,虽然这个字她自己也是不得不用。在她看来,更恰当的说法应当是我舅公舅婆的家。
想法:

2018-10-24
原文:愠怒
想法:

2018-10-25
原文:有一头密密实实的灰黑鬈发,灰色眼睛挺亮,大嘴巴的嘴唇皮薄薄的,一扭曲时,便显出一副挺不耐烦、消化不良或是挺痛苦的模样。
想法:

2018-10-25
原文:“活儿干得漂亮。”她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
想法:

2018-10-25
原文:她不习惯坐在盖子开开的敞篷车里。风灌满了她的眼睛,控制着她的头发
想法:

2018-10-25
原文:他没指斥她操纵得不好,也没怪她光顾转方向盘忘了踩油门,仅仅是说:“继续往前,往前走,别离开路,别让引擎熄火。”
想法:

2018-10-25
原文:“真的吗?” “真得不能再真了。
想法:

2018-10-25
原文:这事她做得挺傻的,却还很认真,就跟一个人在从一朵花上揪下花瓣似的,就剩下没有公然这样喃喃自语了:他爱我,他不爱我。
想法:

2018-10-25
原文:你膀胱那里胀不胀?
想法:

2018-10-25
原文:。什么都可以谈。我就是喜欢听你说话。”
想法:

2018-10-25
原文:他拧上小扁瓶的盖子,放下扁瓶,把手伸出去抓住她的手。他轻轻地握着,那是一种伙伴式的感情。
想法:

2018-10-25
原文:,使他觉得她跟自己一样,也是个大俗人
想法:

2018-10-26
原文:她遥看那清澈的天空
想法:

2018-10-26
原文:此刻,夜寒使她意识到必须另外打主意了。他们不能留在这里,他们毕竟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她必须得回到伯莱瀑布去。
想法:

2018-10-26
原文:她用从未超过三十英里的时速开在一条两车道的公路上。来往的车子不多。有一两回,后面的车子按响着喇叭超越了她,迎面而来为数不多的几辆也按响了喇叭。前者是因为她速度太慢,后者则是因为她不懂应该变暗灯光。不过这不重要。她开在半路上反正也不能停下来给自己打气。因此她只能继续往前开,像他对她说过的那样。只管往前开。
想法:

2018-10-26
原文:他穿着衬衫,打着领带,外加一件开襟羊毛衫、一条裤子,所有的衣服都像是一起长出来的——全都是软绵绵、松皱皱、毛茸茸的,像是他长在外面的一层灰乎乎的易剥落的皮肤,而他的真皮肤则隐藏于下。
想法:

2018-10-26
原文:“现在该由你来吻新郎了。”他对艾琳说,艾琳紧张地微笑着,啄了啄老人的头顶。
想法:

2018-10-26
原文:她对准她父亲的耳朵吼道,“问你婚姻这么快乐有什么诀窍呢?” 老人的脸调皮地皱成了一团。 “唯一要做的就是用一只脚踩住她的脖子再别松开。”
想法:

2018-10-26
原文:生活的要义,哈里告诉劳莲,就是满怀兴趣地活在这个世界上。睁大你的眼睛,要从你所遇到的每一个人的身上看到各种可能性——看到他的人性。要时刻注意。如果他有什么可以传授给女儿的话,那就是这句话了:要时刻注意。
想法:

2018-10-26
原文:太阳已经西沉,秋天多少犹存的暖意正暴露出它虚假的一面
想法:

2018-10-26
原文:她必定是经常得把头发往脸后面甩的,如她此刻正在做的那样
想法:

2018-10-26
原文:她苍白与平滑的脸膛跟身体一样,也是宽宽的。但她身上没有一点点懒散的迹象
想法:

2018-10-26
原文:德尔芬那张宽脸膛上漾出了一个微笑。
想法:

2018-10-26
原文:她觉得德尔芬有点儿紧张。正因为这样她才一个劲儿地说话不怎么停歇,在不该笑的时候也哈哈大笑,而且还不惜采取了点小手腕,把手伸到抽屉里去摸出早有准备的一条巧克力来。
想法:

2018-10-26
原文:“你用不着拿小恩小惠吸引我来你这儿的,”她说,“我愿意来。” “哦——嗬。我用不着,对不对?你真是小机灵鬼。那好,就把那还给我吧。” 她伸手去抓巧克力,劳莲闪开不让她拿到。现在劳莲也哈哈大笑了。
想法:

2018-10-26
原文:这是个垃圾场。德尔芬说话就是这样的。她言辞激烈——她从不讨论而只是陈述,她的判断总是那么尖酸刻薄。她讲到她自己——她的喜好、她的体力活——就跟讲一桩惊心动魄的案子似的,那简直是空前绝后、举世无双的。
想法:

2018-10-26
原文:哈里会觉得嘲弄纽芬兰人(所谓纽法人)的笑话是不该对劳莲说的,但劳莲听德尔芬讲了以后也还是尽责地笑了。
想法:

2018-10-26
原文:“不。他们没有领养。”劳莲差一点要说出艾琳怀孕时所发生的事了,可是她咽了回去,因为哈里是那么认真地把它当作一个秘密来对待的。在诺言遵守上她是很迷信的,虽然她注意到成年人经常并不把遵守诺言当作一回事。
想法:

2018-10-27
原文:“有时候我真想问问你们,”劳莲在晚餐桌上很果断地问哈里和艾琳,“我会不会有一丁点儿领养来的可能呢?” “你这个念头是打哪儿得来的呀?”艾琳说。 哈里停止了吃东西,对着劳莲警告地扬起眉毛,接着又打趣起来了。“如果我们当初想领养孩子,”他说,“你以为我们会领养一个爱瞎提问题的吗?”
想法:

2018-10-27
原文:。她突然之间产生了一种愿望,希望是在家里,裹着毛毯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想法:

2018-10-27
原文:你在想,哇,她一定是很穷呀。为什么她没有更多的东西呢?不过我这个人不爱攒东西。理由很清楚,收拾东西走人,这样的事情我经历得太多了。刚安定下来,你就发现有什么事情不对头,只好搬家。不过我攒钱。别人要是知道了我在银行里存下了多少钱,准会大吃一惊的。”
想法:

2018-10-27
原文:可是房间里有一种不管不顾的气氛,那是未经语言表达出来的
想法:

2018-10-27
原文:吵架过后的第二天,他们会沉默不语,沮丧,不好意思,而且奇怪的是,还会异常兴奋。“人就得这样,压抑自己的情绪是极为有害的,”艾琳有一次告诉劳莲,“甚至还有一种理论呢,说把自己的愤怒压抑下去是会得癌的。” 哈里则把这样的吵架说成是拌嘴。“很遗憾又拌嘴了,”他会这样说,“艾琳是个情绪很不稳定的女人。我唯一能说的是,宝贝女儿——哦上帝,我唯一能说的就是——这样的事是到处都在发生的。”
想法:

2018-10-27
原文:。她绝没有想偷走你或是做这类事的意思,只是想跟你做个朋友。她仅仅是很孤独,心里很不好受罢了。”
想法:

2018-10-27
原文:当哈里让车子慢下来以便让她下车时,他说:“要是哪天晚上你不当班,愿意上我们家来一起吃一顿晚餐,那就太好了。” “我几乎什么时候都是要干活的。”德尔芬说。她下了车,说了声“再见”,不是特别针对谁的,接着便迈着沉重的脚步穿过潮滋滋的人行道进入了旅馆。
想法:

2018-10-27
原文:从乔安妮说的这些话里你是永远也挑不出什么毛病的。她的语气很平和,她的嘲讽几乎让人无法察觉,而她的冷笑——现在已经收住了——也仅仅是嘴角极细微地往上一翘。
想法:

2018-10-27
原文:乔安妮有一副孩子般的身躯,胸部窄窄的,脸又长又扁,头发则是细细直直土褐色的。她从不讳言自己是个十十足足的苦命人,竟在青春少女的半途当中停止了发育
想法:

2018-10-27
原文:,听到的总是乔安妮这样的一句话:“你这会儿又怎么啦?”
想法:

2018-10-27
原文:她很艰苦地穿过热得烤人的停车场
想法:

2018-10-27
原文:一条大狗从她后面走来,经过时碰到了她。那是条深棕色的狗,腿长长的,脸上一副凶巴巴、犟头犟脑的模样。
想法:

2018-10-27
原文:“走在草地上的时候我把它松开。那是在剧场的下面。它喜欢那样。可是来到这儿就应该拴住它了。我偷懒了。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话题一下子转到这上面来,若冰甚至都没有感到惊奇。她说:“我钱包丢了。是我自己的错儿。
想法:

2018-10-27
原文:她想起了母亲以前对她和乔安妮作过的嘱咐,让她们每当坐火车旅行或者说只要是出门旅行的时候,都永远得另外准备几张钞票,折起来用别针别在内衣内裤上。而且,永远都不要和陌生男人说话。
想法:

2018-10-27
原文:,像学校里的老师,有点专横,他需要的是尊敬,却绝对不是亲密
想法:

2018-10-27
原文:他站起来去放了一段音乐。他也没有问她想听什么,那倒让她感到轻松了。她不希望有人问她最喜欢的是哪些作曲家,因为她脑子里想得起来的仅有两个名字,那就是莫扎特和贝多芬,而且她也说不清他们中究竟谁作了什么曲子
想法:

2018-10-27
原文:。事实上她怎么想都没能想出来有哪位男士是自己希望与之结婚的呢。
想法:

2018-10-27
原文:这以后他们又说到,天黑下来后总算凉快多了,这真是天遂人愿
想法:

2018-10-27
原文:。这次谈话越来越像是两个人默契达成的一个花招了,就如同是掩饰他们之间正越来越无法避免、越来越感到必须要走的那一步通常得有的纱幕。
想法:

2018-10-27
原文:“没问题。”若冰说,声音里打了一个顿,一来是因为觉得地面有些不平,二来是因为此刻他扶住了她的双肩,接着那双手又一点点移到了她光着的手臂上。 “重要的是我们相遇了,”他说,“我是这样想的。你也这样想吗?” 她说:“是的。” “是的。是的。” 他把双手滑向她手臂的内侧,抱住了她的腰,抱得紧了一些,他们吻了又吻。
想法:

2018-10-27
原文:她现在任何时候都有所依托了。她感觉到有一种光芒在照亮着她,照着她的身体、她的声音以及她在做着的一切事情。这使得她走起路来也与平时不一样,无缘无故也会微笑起来,对待病人也体贴入微,异乎寻常。她觉得那是她的愉快:能在同一时间内既惦念着一件事,又做她的日常工作,或者和乔安妮一起吃她的晚饭
想法:

2018-10-27
原文:现在他又朝她走过来了,好像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干什么了。不再对着她看,而是坚决地而且——在她看来——十分反感地,把一只手放在那扇木门的后面——那扇一直是开着的店门——对着她的脸推门关上。 这可是一个直截了当的表示。她震惊地领会到了他的意思。他做这个动作因为这是个更简捷的办法,可以摆脱她而无须作任何解释,足以应付她的惊讶和女性的大吵大闹,她受伤的感情以及可能会出现的精神崩溃与眼泪汪汪。
想法:

2018-10-27
原文:。穿裤子的东西没一个可信的
想法:

2018-10-27
原文:。若冰曾经听到一块儿工作的一个妇女在说到抛弃了她的一个男人时这么说过
想法:

2018-10-27
原文:也许真的有过女人为了他而犯傻,为了摆脱她们他真没少动脑筋。这样也不失为一种做法。宁愿狠狠心也不要心慈手软。不作道歉,不加解释,也不给她留下希望。
想法:

2018-10-27
原文:还有别的一些事是她要做的,或者说,再也不要去做的。永远也不去斯特拉特福了,永远不再在那几条街上散步了
想法:

2018-10-27
原文:若是果真好事难圆,
想法:

2018-10-27
原文:显然,他们当时进入的是另外的一个世界。一如任何一个在舞台上虚构的世界。他们脆弱的安排,他们仪式般的接吻,由鲁莽的信心主宰着,他们竟会一门心思地相信一切都会按照设想往前发展。在这样危险的布局下,只要往这边或是那边移动一分,事情便会落空。
想法:

2018-10-27
原文:他赶紧假装这里面的奥秘他全都门儿清
想法:

2018-10-27
原文:唉,可怜哟。
想法:

2018-10-27
原文:因此我只好夹着尾巴匆匆逃走了。
想法:

2018-10-27
原文:威尔夫没有在读书俱乐部露面,因为有个老人中了风。因此我给他写了一封短信。试着表示歉意但又不显得太卑躬屈膝
想法:

2018-10-28
原文:他是个在寻找前途,使自己有安身立命之处的人。”
想法:

2018-10-28
原文:我没有扫父亲的兴去反驳说,依我之见,他在本地留下来管理一家伐木厂的可能性,跟我进入齐格菲歌舞团去表演跳舞的可能性,其实是不相上下的。
想法:

2018-10-28
原文:他们见面时他对待她自然是十分殷勤的,他引导她,让她说个没完
想法:

2018-10-28
原文:那儿除了上升中的月亮,再也没有别的伴侣。
想法:

2018-10-28
原文:我是骨鲠在喉不吐不快呀。
想法:

2018-10-28
原文:我很难过,在你眼里我竟是如此不堪
想法:

2018-10-28
原文:“如果他没有死,”泰莎说,语气非常坚定且理由充足,“那他为什么不上这儿来接我走呢?他说了他会的。”
想法:

2018-10-28
原文:有些人——有些男人——一进商店与餐馆总爱摆出一副跟里面的人有多大的交情的样子。
想法:

2018-10-28
原文: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始末说个端详
想法:

2018-10-28
原文:“不了,南希。” 在整个过程中她一直在等待他说一句真话。这整个下午,或者说,其实她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她都一直在等,现在他终于说了。 不了。
想法:

2018-10-28
原文:她的声音也亮了,似乎嗓子被清泉洗涤过了。
想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