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大理pcc线下课第三次闭环 - 草稿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参加大理线下课以前,我老公不认同我的时候会说“你不是好的ACC”“你没有达到ACC的标准”“我才不想被你教练”等等让我感觉受伤害的话。我时常会陷入这种“被伤害”的错觉,分不清真假。10月的第一个SC课程里面,品嫙老师说的那段金句深深疗愈了我,使我从夫妻关系的伤害中解脱出来,那句话是:“为什么当下要去创建一个别人可以接受的形象?”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个问句引发了我无数的思考,我惊觉包括自己在内的很多表达过自己在夫妻矛盾的关系中受到的伤害的人的被伤害其实更大程度上来自于人们自己。人们活在自我伤害里,这种自我伤害很轻易就被某个目标触发了开关,然后这种伤害被“受伤害的自己”创造成无止尽的样子。这样的觉察使我明白之前我和许多夫妻关系中的某一方一样,我们都在一直想找到解脱的方法却不得其法和生活在“我很矛盾”“我很痛苦”这样的假象中,而通过这个金句的启发令我得到了救赎。现在分享出来,是为了加深这个体会,也希望看到的人能够得到你需要的。

p:救赎中产生的思考如下

我想让我老公接受我,要他接受的是我认为“我已经变得更好”的自己。我不接受夫妻不融洽的状况,认为不融洽违反了我的规则。是我更在意自己对自己的评价和规则,所以我对他的评判才会那么在意和不接受,导致最后伤害了自己的自尊心。

“为什么在他眼里我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好?”

“为什么他会那样评判我?”

“我们关系中的黑洞为什么总是绵延不绝?”

“我该做成什么样才会使他满意我?”

这样的思考充满痛苦,也映射了十年婚姻的某些不堪回首的过程,在被思考带出来的十年的经验中的不愉快的黑暗被放大了,放大的结果是加重了所谓的“痛苦”。这种痛苦似是而非,完全来自于我的创造力和想象力。

于是想到:

我不害怕回顾带出来的黑暗感受,我接纳我黑暗的存在,我已经不再害怕面对。但却不愿意接受不好的自己这样的评判,所以又引发了思考是“我为什么要去创建?”我创建的究竟是什么?所以品嫙老师说:

ACC是一个什么样子?

PCC又是一个什么样子?

我们要活成什么样子?能不能自在一点?

图片发自简书App

对啊,我能不能自在一点?问题一定需要答案吗???品鏇老师说:我们去“忆起”自己是谁就好,越长大,越有能力重新去选择。我的存在是无可界定的,心可以比任何都大,比任何都小,无限不过它。学任何东西都是充实我,而不是界定我,通过我生命的东西,可否让我的生命(灵魂)更净化一些?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些话听在我的耳朵里都好像启示一样,是带着某种使命和责任的能量,在告诉我什么?是在告诉我生命需要被净化,我的烦恼里面那些所谓的痛苦也是需要被净化的一部分吧。我的烦恼,那些向我咨询夫妻关系的人群,那些看似相同相似的关系的问题,不都是需要被净化后才能找到答案的吗?我们在烦恼什么?!烦恼因何而起?是我对自己的界定,对自己的要求,对他人的要求和不满,对关系的界定,对关系的要求和不满。

所以我的那些一遍遍去寻求解决的方法,一次次要求自己照的镜子,最终和以前一样,我在镜子里又找到了自己看见了自己。对,依然什么都没有,只有自己。恩,就在这个充满求证和验证意义的过程中,我 终于感觉到了自己被净化后的轻盈和飘然。现在,我 真实的在这个关系的本质的层面上获得了自在。

感恩遇见品嫙老师~薛老师~同学们~

教练,真是一场有益身心的旅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