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生来孤独——《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这本书花了我很长时间才看完。

一般来说,这种不算厚字数也不算多的书,花上半个月了不起了,结果这本书足足用了我两个月的时间。究其原因,想了一想,一来是里面的很多内容的晦涩程度着实超出了我的认知和理解范畴,二来则是我需要时间缓冲开解心中的那些疑惑与不安。

书里的每一个人物都有他们各自独特的世界观,有些人的见解甚至会令人对自己所认识的世界有另一种不一样的看法,这让我感到惶恐。

书看到一半,我突然开始害怕,一直以来世界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是真的吗?大部分人所认同的那些公理到底是真相还是巨大的谎言?那些我们认为不正常的人他们所看到的所认识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书里的他们,会是突然对某个领域拥有惊人理解力的专家,会是神神秘秘地表示自己来自另一个不同于我们所处的世界的空间的异类,会是痛苦于自身经历不得解脱表面依然要强装淡定的可怜人。

有一个案例给了我很深的印象。那个夜里总会做同样一个孤独的梦的守望者。他每次梦里都在重复地做着同样的事情,每次都在无助地寻找是否还有同伴存活,每次都在无边的孤独与寂静中不停沉沦。

他说,他在梦里总是带着那么一点点希望等着,可是,从来没有等到过;他说,他在现实中努力地对每一个人友好尽心地用真心不求回报地对待每一个人以期摆脱那挥之不去的孤独感,但总是收效甚微。

作为局外人,看着那些冰冷文字所描述的梦境,寒意渐渐涌上心头。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身处一个毫无生机的陌生环境,每一次呼吸都充满孤寂,每一眼探寻都充满失望。你的欢乐你的痛苦你的一切的一切,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理解没有人回应。

而另一个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的故事,很温暖也很感伤。那位一直以为老伴没有去世一直用心照顾老伴的老人。她跟他唠嗑,她给他倒茶,她向他介绍着家里来的客人,她感叹着照顾他也算还了他的人情。她忘记了很多事情,只深深地记得他还在她的身边,纵使躺椅上只留空气。

她深爱着的人哪,她不能接受他已经离开,用一腔深情给自己营造了一个温馨的假象。没有人愿意破坏这一假象,因为,这样的她,显得不那么孤寂。

而我们每个人,生来孤独。

我们的思想是在后天的各种经历下逐渐完善的,我们至今仍然会有所有人都不能理解的各种奇怪想法。我们在岁月的磨洗中逐渐懂得什么时候该认同什么时候该理解,我们渐渐地收起了质疑的眼神和异样的言论,但在我们的内心仍然有个角落固执地坚守着,孤独地每日重复地做着一样的工作寻找着那不知何时会出现的同类。

我们不过都是戴着一副面具,在光怪陆离的世界里欢歌笑语,真实的自己是什么样,黑夜会知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