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学宋词】江城子.密州出猎 苏轼(2)

老夫聊发少年狂⑶,左牵黄,右擎苍⑷,锦帽貂裘⑸,千骑卷平冈⑹。为报倾城随太守⑺,亲射虎,看孙郎⑻。
酒酣胸胆尚开张⑼,鬓微霜⑽,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⑾?会挽雕弓如满月⑿,西北望,射天狼⒀。[1]

词句注释

⑴.江城子:词牌名。江城子·密州出猎

⑵.密州:在今山东省诸城市。

⑶.老夫:作者自称,时年四十。聊:姑且,暂且。狂:狂妄。

⑷.左牵黄,右擎苍:左手牵着黄狗,右臂托起苍鹰,形容围猎时用以追捕猎物的架势。

⑸.锦帽貂裘:名词作动词,头戴着华美鲜艳的帽子。貂裘,身穿貂鼠皮衣。这是汉羽林军穿的服装。

⑹.千骑卷平冈:形容马多尘土飞扬,把山岗像卷席子一般掠过。千骑(jì):形容从骑之多。平冈:指山脊平坦处。

⑺.为报:为了报答。太守:古代州府的行政长官。

⑻.孙郎:三国时期东吴的孙权,这里作者自喻。《三国志·吴志·孙权传》载:“二十三年十月,权将如吴,亲乘马射虎于凌亭,马为虎伤。权投以双戟,虎却废。常从张世,击以戈、获之。”

⑼.酒酣胸胆尚开张:尽情畅饮,胸怀开阔,胆气豪壮。尚:更。

⑽.鬓:额角边的头发。霜:白。

⑾.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朝廷何日派遣冯唐去云中郡赦免魏尚的罪呢?典出《史记·冯唐列传》。汉文帝时,魏尚为云中(汉时的郡名,在今内蒙古自治区托克托县一带,包括山西西北部分地区)太守。他爱惜士卒,优待军吏,匈奴远避。匈奴曾一度来犯,魏尚亲率车骑出击,所杀甚众。后因报功文书上所载杀敌的数字与实际不合(虚报了六个),被削职。经冯唐代为辨白后,认为判的过重,文帝就派冯唐“持节”(带着传达圣旨的符节)去赦免魏尚的罪,让魏尚仍然担任云中郡太守。苏轼此时因政治上处境不好,调密州太守,故以魏尚自许,希望能得到朝廷的信任。节:兵符,带着传达命令的符节。持节:是奉有朝廷重大使命。


⑿.会挽雕弓如满月:会,应当。挽,拉。雕弓,弓背上有雕花的弓。满月:圆月。


⒀.天狼:星名,一称犬星,旧说指侵掠,这里引指西夏。《楚辞·九歌·东君》:“长矢兮射天狼。”《晋书·天文志》云:“狼一星在东井南,为野将,主侵掠。”词中以之隐喻侵犯北宋边境的辽国与西夏。[2]

苏轼平生最得意的一首词,一个狂字贯穿全篇,专门写信向朋友炫耀。

累了的时候,就吃上一碗东坡肉,读上一首苏轼的词吧!作为宋代词坛的一哥,他的词充满了魅力,让人爱不释手。用“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来形容一个男子总觉得有些不妥,但事实却又当真是如此!

于是后世总希望用一些标签,给他的词定个义,但却发现太难了。有人拿出了豪放的标签,毕竟“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是豪放派众位巨匠无法超越的经典;也有人拿出了婉约的标签,毕竟“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的美,至今仍让人心醉。于是在争论不休时,一个专门为他设立的词诞生了——宋词集大成者!

本期小编要再给这位宋词一哥加一个标签——狂。苏轼的狂和李白的狂不同。李白的狂是仙气满满,一般人不敢评说;苏轼的狂是却颇为接地气,有时候甚至有些诙谐可爱,每每令人会心一笑。比如在本期要和大家分享的这首《江城子·密州出猎》中,就是一个狂字贯穿全篇,让我们来品一品。

《江城子·密州出猎》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写这首词的时候,苏轼在密州任太守,这是他首次尝试豪放词。在此之前,宋词一直处于浅斟低唱、哀哀怨怨之境,柳永等人的婉约词一直是最主流的词风。这首词的出现对他自己、对宋词都有极大的意义。

在写完这首词后,苏轼自己也颇为得意,他在后来写给朋友鲜于子骏的一封书信中写道:“近却颇作小词,虽无柳七郎风味,亦自是一家。令东州壮士抵掌顿足而歌之,吹笛击鼓以为节,颇壮观也”。意思大概是自己的词与柳永词不同,自成一家,写完后在场的人都喜欢得不得了,吹笛击鼓传唱!虽然这段话看起来有些小骄傲,但却一点也不夸张。

全词写的是身为太守的自己率兵狩猎的情形。词的上片,“老夫聊发少年狂”出手就已狂得不行!此时他是“左牵黄,右擎苍”,这样的豪情当真也是没谁了。最后一句是用典,词人用孙权自比,希望自己能和孙权一样亲射猛虎。

词的下片是对年龄的不屑,哪怕是两鬓斑白又如何?写此词时,苏轼处于被贬的状态,他希望朝廷能“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派人拿着诏书招他回京。最后一句也是全诗最狂的一句,到那时他定要将弓拉满,朝着西北将那天狼星都射下来。词人用极为生动的字眼,连用几个动词,将满腔豪情写得淋漓尽致!

全词慷慨激昂,气象万千,让世人首次见识到原来宋词也能写得如此豪情万丈。这是属于东坡的狂,大家感受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