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突然害怕毕业的来临。

  昨天一个许久不联系的学姐找我借一条黑色牛仔裤,用来毕业汇演。

今天突然刷到她离校的朋友圈,放了很多和班上宿舍同学的合照。有青涩的,搞怪的,还有所有人规规矩矩穿着礼服走毕业红毯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抬起头,老师的声音还在教室里穿堂而过,心里已经开始叹息。

毕业其实不见得快乐。

相较于以前的小打小闹,来自五湖四海又即将回归五湖四海的我们,一旦毕业,好像就没有非聚不可的理由了。

  现在还躺在你身边的临床,指不定结婚的时候,你只能在千里之外发个红包,连她的一杯喜酒都只能遥遥相望。

总以为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到底是白云苍狗,时光穿梭不停。

喜欢的人从学校离开了,像是带走了一部分两个人的青春往事。和很多人肆无忌惮地说起他,我们之间山南海北的性格和平淡无奇的那几个月。

自此一别,下次相见不知朝夕。    到底意难平。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相熟的朋友离开了,以前那个带着你在陌生的城市里找好吃的,结伴而行骑了多久的自行车,老到地教你请假逃课熟悉老师,在某些酒吧和KTV吐了多少次数不胜数的人,走了。

嘿,突然就觉得,还没入社会,就已经开始世故。

对了,不记得谁教我说过的方言,自你毕业了,他们说,我的方言像原创的。

成为被留下的那个人固然不可怕,至少前路漫漫,仍然有同行者。

  成群结队去电影院看搞笑片,凌晨时分窝在返程归家的火车上,没有人在理直气壮的要你早点回学校陪她。

  至此,有的时间点再也没有意义,九月也不再意味着相聚,而下一个六月忽然而至时,我们就真真切切地回到各自的方块里。

  其实也无所畏惧,手机里频繁跳跃的消息到午夜依然毫不停歇。下次聚在一起还是会唱起那些老歌。 哦对了,还有那些年我们演过的戏和灵感。

  有机会我们应该选一个好日子,用背包藏好酒,悄悄地在熄灯后转向操场。抱着吐槽矫情到不能自己的诗集,黑灯瞎火的大声朗读。

  我心里住了个不良少年,却乖乖念书写字到长大。    还有那么多想做的事来不及完成,学生时代就要呼啸而过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