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第一粒扣子

96
潮家东合肥
2017.11.20 21:45* 字数 2841
大地上等待腐朽

今天,失语,不知道说什么。

昨晚写《文字里有禁区》,发完5分钟后被编辑锁定,然后20分解禁,今天中午12点多,系统通知又被编辑锁定,朋友圈里打不开。我很奇怪“简书”APP后面有几个编辑审核我文稿,那个编辑部主任对我小文章是不是太高看了。当真,我说的话在禁区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下午,对一个主题稿件仔细琢磨,列详细内容,划逻辑线,就是没有办法打好框架,于是拷贝文档回家。在家开电脑,拷好文档,又没心思做。我现在比以前可懒多了,以往,只要是工作,就是骑自行车、骑摩托车,都会琢磨着怎么弄,从哪下手,找到了什么好导语,就切进去,只要切进一刀,稿子都能啃下来。少年狂不再有,真忧伤。

这跟少年谈恋爱一样,只要愿意去解姑娘扣子,而且姑娘被你撩拨了愿意给你解开那第一粒口子,后面自然顺理成章,一气呵成。老夫聊发,大多太假,不是真狂。我今天晚上回家不写稿子充分说明心态太疲乏,一头老发,要罚跪洗衣板。哎呀,连解第一粒扣子的勇气都没有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其实,文字有个牛逼地方,就是你可以用文字组建架构体系,你可以唱一出戏,吹牛逼,反正吹牛逼不用交税。当然,如果你给甲方吹牛逼,你还是得考虑甲方感受,不能胡吹海吹,牛逼吹错了方向,甲方是不付钱的。

今天,在写主题稿件翻找该校旧材料时,竟然发现了自己大学三年级写得一个论述草稿《宋词富贵气初探》,回家前也把它拷在优盘里。刚打开看了,感觉好云里雾里,一脸乌马黑。我日,当年读大学时,我还能这样没遮没掩吹牛逼,这扣子解得宏大、高贵,虽然那次吹牛逼目的有一部分是去理解泼皮的世俗文化。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其实,今天我想说我和文字的另一种关系,就是在我精神充沛时候,我可以借据文字把我思维里的价值进行逻辑化,我会建立一个初步假设框架,然后找文字来求证。

我也不知道,我在2003年5月份为什么有这样一个命题假设。当时,我们唐宋文学导师孙维城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宋词有富贵气,就是不好总结归纳。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伙子——我——贸然列了一个排列组合,想说明白宋词富贵气。后来,老孙特意把他专著《宋韵》题字给我,希望我能读他唐宋文学研究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时候,第一粒扣子解开了就解了,那要有基于非完全认知后的文字勇气。

我现在是越活越回去了,再也不愿意去解那一粒关键扣子。这的确让人忧伤。

其实,2003年里我也遇到了我人生中始终没有办法解决的两个难题。它们,从那一年一直梗在我心里,一个跟家庭生活有关,一个跟另一个认知框架有关。好在14年后,我都把它不当成问题从自己大脑内部清除了。

我还想说我坦诚这两个问题时,应该有一个人会明白,虽然我现在都没有去解TA扣子!

不能让点开的兄弟失望 冒昧发图

附:《宋词富贵气初探》 潮家东 2013年5月16日

                宋词富贵气初探

1、  气有清园之气(唐诗精脉)、富贵之气(宋词气象)、平民之气(明清曲艺小说)。

2、  “气之清浊有体,不可力强而致。”“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反映了气是高妙的韵觉,不是简单的风格问题,是文本中的人文精神在作家心象世界的充分酵化下于文艺家的感性表现所显示的文艺家的社会价值的内指,形成的文本有作家的个性表现,所以有“逸气”与“奇气”之分(参照郭绍虞对《典论·论文》之中“奇气”的评叙),也有时代的共同要求特征。

3、  “气”作为中国古代哲学、文论和美学的重要的范畴,在魏晋时期,由哲学范畴向美学范畴转化,这承接魏晋以前的“元气自然论”——气即是主观的知觉把握,又是世界的本原组成部分(老庄哲学的“道”、“精”即“气”、“象”的论述)。所以“阴阳”相对有“奇逸”,气有外指事功的“阳刚之美”亦有内指心绪的“阴柔之美”。(以上参见叶朗《中国美学史大纲》及朱光潜《文艺心理学》)

4、

甲:富贵

上言富贵 意中富贵  诗书涵养出的闲适、典雅、丰腴、要眇宜修、寒香愁离

下言富贵 物中富贵  金玉堆积出的香楼、玉粉、清愁、浅露直率、乱风乱雨

乙:气 

上言事功 清刚逸气  心象豪率韵觉出的欣雄、刚劲、淡疏、青青无烟、空尽

下言心绪 沉郁奇气  外物感心影映出的哀惋、凄楚、浓郁、渺渺愁烟、阴霾

甲与乙的排列组合遂有:

(1)、甲上乙上(上上之气)

(2)、甲上乙下(上下之气)

(3)、甲下乙上(下上之气)

(4)、甲下乙下(下下之气)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四种文艺的气象我以为唐诗清圆之气自当为(1)中的上上之气,遂有唐诗的“境阔”,而宋词之所以能成为宋代文学区别于其它各朝代的典型特征在于(2)中的上下之气,遂有宋词的“绵长”。而后,中国文学在雅兴知觉上就逐步失落了,剩下的是与市民社会逐步出现的文学的民间诉求相结合,文学由雅向俗的渗透,逐步被市民思想到来而诱发的俗文学向雅兴的知识分子寻求思想的精神生活资源替代。(近代社会以降又另当别论,古典文化的哲学资源、政治资源和经济资源发生逆转,文化和文学的脉络根基不深且交错无序。)

但我个人以为,宋词(泛指唐宋词)的富贵气象富有上上气、上下气、下上气、下下气,只是作为宋代文学区别其它各朝代的文学的典型特征,我们对宋词的古代文学的研究与继承应该且只能应该在上下之气的“绵长”的探讨上。

5、  宋词的富贵气象(宋词的意言富贵的沉郁奇气):

(1)、魏晋以来士大夫就开始的文艺自发向内心开拓的精神,经过几百年的文化生态文人的自觉开拓,尤其唐末五代战乱,生死无常,人们的“忧生”尤为强烈(参见孙维城先生《宋韵》),这种内心心灵世界的拓展,使得词这种独特的抒发心灵情绪的文体有了表现的必然话语对象,且这种对象是以前雅兴文学没有在文学主流状态或者说亚主流状态的文人群体中自觉地被表现的。

(2)、宋代的物质条件,郾武息文,宋代对知识分子的优待与政治权利的紧缩,即使其有物质条件的享受,又使其政治人格的闭索后而更加加深内心的愁楚。(参见葛兆光的《中国思想史》及章培恒《中国文学史》)

(3)、词曲以往的功用所决定的文体特征。无论词是声诗渐变为文人词曲,还是民间弹词的社会娱乐文艺作用而后文人的参与,有一点是一致的,宋词这种文体是区别于诗、文、奏章这些都有语言逻辑组合后的文本再现,它在唐末五代及北宋前期便于曲唱,他们没有逻辑性的文路,即不是时间上的严谨,也不是空间上的对称照应。

词(他们)随心往,无所不至,当然这种不至在典型宋词中是所至到“闺房”,所至到“心境”,从而“走进更为细腻的官能感受和情感色彩的捕捉追求中”(参见李泽厚《美的历程》)。文体的特征与时代的审美特征暗合,既有文体发展的必然,又有审美诉求发展的必然,从这意义上说高雅文人的词曲这种文体本身就有了“富贵气象”。(参见童庆炳《文体与文体的创造》)

(4)、文人作词的态度(文章末枝)和功用(愉宾遣性),能把豪贵生活中细腻的枝节表露。

6、宋词的富贵气象探讨的当代意义:

(1)、文学中雅兴实质如何和市民要求的习惯形式的结合,使文学在和政治作用渐行渐远时,找到他存在的要求,强化他的审美与娱乐的功能。

(2)、文体变革的必然性,对当代文学的文体变迁需求找一点理论支持。使得文学文体和当代的审美要求结合,使崛起的需要文学“美”育的广大大众有他们接受的“大众形式”。

(3)、宋词对心灵情绪审美表现的各种手法,以及表现人内心细腻、生动的文化审美资源,当代的文化人,自由作家,文学生产者应该吸收,摆脱那种浮躁脂粉气,使的“文学”受众找到文化生存的根性,不至于在“解构”的历史剧中使人显得浅薄。

日记本